[FB] Mock Mayson:國民黨擄人勒贖 強姦害命

全文轉貼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69605673.A.01F.html


國民黨不僅屠殺貪污、強姦搶劫、搞慰安婦, 甚至還是擄人勒贖的綁匪老祖宗呢。

Mock Mayson · http://tinyurl.com/jhpvbrh 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講到國民黨的不當黨產,我先來講一個丈夫被綁架、妻子被輪姦、財產被搬光的悲慘故事好了。為什麼我要把這個看起來不相關的悲慘故事跟國民黨不當黨產相提並論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葉廷珪(ㄍㄨㄟ)這名字或許對老一輩的台南人還算熟悉,但是對大多數的台灣人而言, 這是一個陌生的名字。葉廷珪其實就是台南市第一屆的民選市長(1951年),也是早期極為少數的黨外政治人物。(有人說他曾經加入國民黨,但是他的女兒葉秀英指證他的父親從未加入國民黨,是葉廷珪選上民選台南市長之後,才被國民黨不要臉地單方面宣稱而「 被加入」國民黨。)

葉廷珪在日本時代就曾經當選台南市的民選議員,他同時也是戰前東亞信託株式會社的社長,戰後則是台南扶輪社的第一屆社長。就是因為他的富裕背景,讓他在戰後因為被中國國民黨盯上而遭遇極大的不幸。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葉廷珪在台南市開山路的家中接到一通電話而外出,然後就被國民黨人綁架帶走,一路押到中國南京,然後再轉押到上海。如果國民黨要定葉廷珪是什麼叛亂暴民、共產黨徒或是日本倭寇的罪,那他們大可像抓湯德章一樣抓去大正公園槍斃不就好啦,連法院判決令都不用,幹嘛要大費周章把葉廷珪抓去中國上海呢?

肉票換鈔票」就是葉廷珪被中國國民黨抓去上海的唯一原因,俗稱擄人勒贖。擄人勒贖這種事情在二二八抗暴事件發生後與白色恐怖時期特別多,一堆人莫名其妙被國民黨抓去監牢,然後苦主的家門口就會多出一堆莫名其妙的人跟你說要拿錢來「打通關係」或是「安排見面」。(被槍斃的台灣金融先驅陳炘即是另外一例,陳炘被捕後,他家也出現一堆人跟他太太要錢說可以幫忙打聽消息,讓他太太花了一堆錢而導致家庭經濟困頓。)

現在的詐騙集團是打電話騙你說你的小孩被綁架,1947年的國民黨是打電話騙你外出然後直接綁架你。國民黨,你贏了。一堆台灣人就這樣散盡家財只為了把一個本來就無辜無罪的人給贖回來,結果通常多是錢出去了,人還是沒回來。你們國民黨人若是要上台講你們這個黨是如何創業發達致富的故事,記得要把這段「篳路藍縷」的白手起家過程給說出來,哥倫比亞毒梟都會跟你們磕頭。

葉廷珪被國民黨抓去當肉票之後,葉廷珪的妻子劉瓊瑛趕緊把家中的大片土地變賣,換取了一船黃金,然後依照綁匪指示坐著船到上海的碼頭交付贖款。當然,如果國民黨當場就拿錢放人,那它就不叫國民黨了。天真的劉瓊瑛坐著船到上海交付黃金之後,她就被這群國民黨官兵給拖去輪姦,然後被丟到上海又臭又髒的後巷等死,直到被人發現才送去醫院 急救。

葉廷珪本人呢?當然繼續被綁匪押著啦!這群國民黨綁匪因為幹了拿錢不放人還輪姦他太太的事情,卻又找不到任何理由去定他的罪,就羅織了一個葉廷珪在日本時代改日本名叫 「葉山岩」,說他是皇民的極爛理由來定罪。我是不知道中山樵跟石岡一郎會怎麼想這件事啦。然後國民黨偽造一堆文書就把葉廷珪丟進專關日本戰犯的上海高境廟監獄,隨便用一個中國愛國流氓最愛用的「漢奸」名義來說他是二戰戰犯,丟給國際戰犯法庭就烙跑閃 人了。

還好國際戰犯法庭不是由這群桑斯奧福畢曲的中國人在主導,不然大概又會出現一堆胡判亂判的枉死冤獄。凡事講求證據的國際戰犯法庭根本找不到葉廷珪有犯下任何戰爭罪行的證據,所以就以抓錯人的原由無罪釋放葉廷珪。

好笑的是,戰犯法庭已經宣布無罪釋放葉廷珪,但是中國監獄的獄卒仍然不願意釋放他,原因是葉廷珪出獄前想跟獄卒要回他的Parker牌金筆,結果獄卒不想還他,就硬是把他多關了一個月。你還真以為中國國民黨會這麼輕易放棄他們的不義之財啊。

葉廷珪大難不死返回台灣後,就開始以黨外身分競選公職,由於他人氣超高,為人清廉不貪污又眼光遠大勤建設,前後當選了三任台南市長,包括第一屆、第三屆與第五屆台南市長,這種黨外跳屆當選三次的也算台灣政壇奇葩啦。其中1960年第四屆台南市長競選時,葉廷珪之所以敗給了國民黨的辛文炳,原因是國民黨大量作票,還把廢票灌進國民黨的票數裡。

國民黨在台南作票這件事還被「自由中國」雜誌在社論中拿出來痛罵並要求選舉無效。葉廷珪謝票的時候因此受到數萬名鄉親的英雄式歡迎,加上葉廷珪一度想要呼應「自由中國 」的主張來籌組新的在野黨,這些事情讓國民黨高層相當憤怒,決定要用謀殺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大受人民愛戴的政敵。(「自由中國」雜誌也在該年被國民黨查禁停刊。)但是葉廷珪那麼受台南鄉親的歡迎與矚目,當然不能直接殺他,所以國民黨的邪惡腦筋就動到了葉廷珪的妻子劉瓊瑛身上。

你應該知道電影中那種最下賤的反派總是愛把腦筋動到主角的家人身上的劇情吧!有想起林宅血案嗎?有想起楊清化血案嗎?曾經遭國民黨兵在上海輪姦的葉廷珪妻子劉瓊瑛,雖然九死一生逃過一劫,但是國民黨人在1961年再次派人在她吃的西瓜裡面下毒,她終究還是被國民黨給毒殺致死。下毒的市長公館煮飯佣人連夜打包逃走,連下毒者的戶籍資料都全部被銷毀,非常有國民黨特務的行事風格。葉廷珪的女兒也差點被國民黨派來的人給用刀刺死,還好葉廷珪即時出現救了他女兒一命。(劉瓊瑛遭毒死的公園路市長官邸後來也傳出鬧鬼事件。)

國民黨殺完人之後哩?當然接著就是劫財啦。葉家在台南有許多房產,連美軍顧問團都曾經跟葉廷珪承租房子,後來全部被國民黨人用你會在詐騙集團判決書裡看到的各種手法給偷光光,連他的古董金庫都搬光光,逼得葉家人只好在外租屋,甚至逼到他們家宣布破產。葉廷珪一家人被國民黨迫害劫財污名的經歷直到2004年才獲得陳水扁頒發恢復名譽證書而得以平反,連立法院都為「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條例」來增列「葉廷珪條款」。

好啦!我故事說完了。我知道你接著會想問說:「這跟國民黨的不當黨產有什麼關係呢? 」、「葉廷珪這種個案式的搜刮貪污未必會與政黨集團侵佔公產有什麼關連性。」或是「這些個人侵佔劫掠的財物絕對不會流到集團的黨產當中啦。」抑或是「葉廷珪的個案有白色恐怖時期的補償條例去賠償,該賠的也賠啦,不要跟國民黨侵佔國產的黨產扯在一起啦 。」你如果會想這樣子問,就代表你可能不是很了解問題的本質,或是想要鋸箭切割。

曾經在二戰後駐台的美國領事館官員葛超智,又名喬治˙柯爾(George Kerr),在「被出賣的台灣」一書中將中國國民黨在戰後1945年開始對台灣的貪腐劫財情形分成了三個等級:   ================= 「財物掠奪的程度可分為三個等級。(國民黨)軍人的財物掠奪屬於最低的一級。任何可以移動的東西,任何不經心放著,或沒人看管的東西,片刻間便會被那些衣衫襤褸、無紀律的軍人奪走。

掠奪的第二級則在於軍隊裡較高層軍官。他們與承攬商在各港口設置倉庫,然後從那裡轉運出口大宗的軍事及民生物資。最高層級則是陳儀及其徒黨牢牢掌控了所有的工業原料、儲備的農產品、及戰後日本人移交或充公的房產等。」 ================= 如果你不相信一個美國官員說的話,那這位中華民國官員,也是當時國民黨的省主席魏道明說的話你總該信吧:「國民黨接收台灣拿走的多,給的少。比日本還不如。」拿的多是什麼意思,你不會還不懂吧?

你可以說一兩個黨員的貪腐未必跟整個黨有關係。但是如果整個黨從上到下都在貪腐呢? 這種中國黨國政治文化所帶來的結構性集體貪腐問題,你要怎麼切割來看呢?你要怎麼把劫掠個案私產與劫掠集體公產的原因切開來看呢?

你前面看到令人髮指的葉廷珪綁票案例若不是由葛超智口中程度最低下的一級,一群結夥的國民黨軍人或是軍官所幹出來的爛事,就是由二、三級的高階軍官或是國民黨高層所籌畫的邪惡計劃。但是不管這件事是由低階或是高階的國民黨官所為,它都指向了一個方向,就是當時國民黨人上上下下兄弟登山各憑本事的集體貪腐劫掠作為。細漢的搬細車,大漢的搬大船,如此而已。

一些低階的國民黨官兵之所以只能搬街上的腳踏車與民家私產,或是幹些偷拔鐵路號誌去賣,導致火車撞車出軌的狗盜之事,只是因為他們沒本事幹到第二級或是第三級那種可以獨攬進出口生意或是獨佔原料與侵佔日本移交公家廠房財產的程度(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理解的國民黨不當黨產的大宗來源)。

我個人相信那些只能在街上搶劫腳踏車的國民黨軍,寧可穿著軍服西裝在辦公室裡優雅地批閱文件來下令劫掠,也不想那麼辛苦地流血流汗去挨家挨戶擄人勒贖,因為葛超智口中的二、三級貪腐掠奪所搶來的可不會只有一船黃金跟一枝Parker牌金筆。

不管葉廷珪被勒贖劫掠的財產流向何處,他的悲慘境遇只是各種不幸被劫掠台灣人的濃縮版本而已。他的遭遇不只是一個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個案,而是指向了國民黨不法謀財的集體犯罪心態,而這個犯罪心態不但造就了國民黨眾多的貪腐個案,也造就了國民黨的龐大不當黨產。最下流的就是,國民黨還會冠以剿匪、平亂、救國、愛心、婦女、慈善之美名,來行劫貨奪產騙財之實,事後想要追討的時候,他們還會罵你清算鬥爭

你現在搞懂了為什麼在講國民黨不當黨產之前,我要先把葉廷珪的不幸故事講出來的原因了嗎?你現在知道為什麼中華民國在1945年時才來到台灣六個禮拜的時間,台灣的街頭巷尾就貼滿了「狗去豬來」的標語了嗎?你現在知道台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為什麼聽不懂國民黨行政長官陳儀廣播時所說的當官要:「不偷懶,不撒謊,不揩油」的「揩油」是什麼意思?那你現在知道「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的財產追蹤為什麼要回溯到1945年嗎?

有時候我會看到一些國民黨與深藍支持者很愛說二二八事件是鎮壓共產黨徒、平定暴民倭奴的事件,那麼請告訴我,既然二二八是中華民國國軍平亂剿匪的事件,為什麼有一堆被中華民國軍隊屠殺的人身上財物都不翼而飛呢?不是國族家恨的仇殺嗎?怎麼變成了謀財害命的財殺了呢?

一、王石定(高雄市漁業代表):於1947年3月6日遭國民黨軍隊以機槍掃射致死。死後身上的西裝、戒指、手錶全部不翼而飛。

二、郭章垣(宜蘭省立醫院院長):於1947年3月18日遭國民黨軍人槍殺,軍人逮捕郭章垣之前,到他家中翻箱倒櫃的搜刮與搶劫財物,臨走前本想順手牽羊拿走另一位醫師蔡陽昆的風衣,後被蔡陽昆喝止才被丟還。

三、李瑞漢(律師):於1947年3月10日遭國民黨特務帶走,就此失蹤。李瑞漢失蹤後,李瑞漢律師事務所的金庫被洗劫一空。

四、許錫謙(花蓮富商):於1947年3月遭國民黨憲兵槍殺,死後身上錢財、戒指、金鍊 、懷錶不翼而飛。

五、張七郎(花蓮縣議會議長):與其子兩人,共三人於1947年4月4日遭國民黨軍槍決,死後父子三人被國民黨軍埋於公墓,身上衣服與物品全部不翼而飛。

六、陳復志(三青團嘉義分團主任):於1947年3月18日遭國民黨軍人槍殺於嘉義火車站前。死後身上手錶與皮鞋不翼而飛。

凡此劫財殺人事件不勝枚舉。中華民國軍隊從1947年3月20日還開始以「綏靖清鄉」為名進行屠村,不但任意進入民家搜查,許多台灣人被迫交出與「武器」無關的個人財物,將財產奪去後,國民黨軍還可能把原屋主與其家人殺害滅口。若家中有姿色貌美的女人被國民黨軍幹部看上,就會發生男被殺,女被姦殺的慘劇。後來屠殺台灣的中華民國二十一師部隊被中國人民解放軍三十一軍在上海殲滅之後,從國民黨軍人的屍體中搜出許多金戒指 、金鍊與手錶,這些就是1947年對台大屠殺時所掠奪而來的財物。

如果你們中國黨是為了你們所認為的「仇敵」而殺人,你們所認為的「主義」而殺人,你們所認為的「統一大業」而殺人,不管這個「仇敵」該不該殺,這個「主義」有沒有道理 ,這個「統一大業」是不是本質就是侵略,我都還會敬你們個三分。但是很明顯的,從眾多的歷史案例來看,你們中國黨的真正動機就只是為了劫財而殺人而已

你知道電影「終極警探」(Die Hard)第一集裡面麥克連警探的經典名言嗎?我很想說 Yippee Ki-yay, Motherfxxker! 但不是這一句,是另外一句:「在那麼多的惺惺作態與禮義廉恥之後,你不過就是個賊而已。」(After all your posturing, all your little speeches, you’re nothing but a common thief.)國民黨,你們不過就是群賊而已。

【轉】與「陳芳明們」說醮:脫離土地後其實俗不可耐

全文轉貼自 http://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9789/1692347


2016-05-13 11:59:22

武德宮百年建醮醮壇。 圖/劉明岩

總統就職典禮的舞臺設計,因政治大學陳芳明教授批評「怎麼這麼醜」,引起不同層次的討論與紛議。美醜反應,原本應該是基於個人美感經驗不同,而有相當程度差異,但在這件事情上,幾乎沒什麼人仔細討論設計美學,絕大多數時間都在論證建醮與廟會等民俗上不了檯面,真是奇異。

民俗其實不是特定階級的特殊文化,它是一種生活價值觀與思想表現,只是,嘲弄與瞧不起底層民俗,卻一直都是知識菁英的「日常慣習」。

媒體報導陳芳明發言時,其強調:建醮是「大型災禍消災」、「犯忌諱」,且「廟會的東西,不應該被放在國家大典上」、「剪紙也太難看」等等,這些言詞倒比較像是他個人對民俗的鄙視與偏見,而不是攸關美感的討論。值得注意是,受其評議影響,果然不少同聲附議者也都帶著嘲諷民俗文化的心態,甚至有人直接就說:「唱野台戲不能登大雅之堂」、「民俗=俗=醜」、「已經很像靈堂了還送毛巾當禮物是告別式嗎」。先不說把醮壇當作戲臺很荒謬無知,這些「陳芳明們」一再彰顯的,恐怕只是與民俗文化相距遙遠的個人優越感,以及表現知識菁英說三道四、帶議題風向的能力罷了。

主舞臺採用建醮概念來設計,並不會「犯忌諱」,若對民俗無知必定會。民間信仰儀式確實都帶有避禍消災的信仰功能,但建醮意義多元,不是只為消災而已,舉凡慶成、豐收、祈安、祝福、禳災等目的都可建醮,全臺許多小型精緻的漁醮、三獻醮、生日醮、普度醮等,就是庶民生活經驗中,面對土地環境需求而誕生的一般性醮典。而遠在中國古代,其實也有皇帝登基建醮、祈子建醮,甚至有太子為皇帝做祈福醮的案例。

紅毛港飛鳳宮半世紀前建醮紀念照片。 圖/楊順發提供

新任總統就職若想要建醮當然可以,這些建醮元素可以是「祈安清醮」,藉以祈禱臺灣未來產業豐收、經濟起飛;或也可為「禳災醮」、「送瘟醮」,把舉世聞名的死亡之握、大煞星速速送離總統府,以利國泰民安,這不是舉國歡騰、萬民同慶嗎?實不知陳芳明所說的忌諱何來之有?更何況這個舞臺只是取「建醮」元素進行設計,而非真的建醮,仔細檢視所有圖騰符號,無一觸犯禁忌,豈有不可之處?

至於嘲弄「送毛巾」像是辦喪禮,根本是刻意扭曲。在民間信仰活動中,贈送毛巾、帽子、衣服給參與者是相當稀鬆平常之事,以便參與者在活動中整合穿著、擦汗,隨時顧及服裝儀容,既能感謝所有人投入勞力,也有實用價值。有些虔誠信徒甚至主動贊助遶境活動的毛巾、衣著,只為酬謝神恩,有時還得擲筊請示神明喜歡的款式顏色,再來製作分發。既然就職大典是取材自「建醮」,發個幾條毛巾當然都屬喜慶意義。或許只有遠離土地、庶民生活經驗太過淺薄者,因為缺乏見識,才會隨意抓取一些民俗文化的元素,來訕笑理解,刻意往陰暗的民俗面向去思考,這難道不是充滿狹隘偏見?

松柏嶺受天宮遶境時,分發毛巾與帽子。民間醮典信仰活動時大多會以發贈毛巾給參與者。 圖/作者自攝

在民間信仰活動中,贈送毛巾、帽子、衣服給參與者是相當稀鬆平常之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對許多人來說,陳芳明們幾乎是無的放矢,無故中傷民俗,連來自野臺戲,且已被譽為「臺灣歌劇」的歌仔戲也莫名中槍。主舞臺雖宣稱是以建醮為概念,卻不全然如此。無論怎麼看,這個舞臺其實都不像是常見的醮壇。哪裡是把就職典禮當作祭典進行了?設計者很明顯地只是取用建醮元素,甚至是祈福意象,透過剪紙藝術強調象徵性的概念來創作。建醮畢竟是民間最珍視的活動,在各個社區裡往往可以達到不分階級族群、不論宗教類別的全民參與盛況,因此最能呈現庶民生活豐富多樣的概念。設計師利用此點,再將各行各業象徵圖騰整合進去,稍對文化象徵符號有點認識的人,應該都看得出來,還可以再庶民一些。意想不到,卻引來特定知識菁英看不慣、沒話找話說的民俗批鬥大會。

從日常生活中可以察覺,庶民美學往往有「繁複多元」的特徵,各種可能性的美可以混合,然後再共構一種協調感,不見得均衡卻充滿和諧氣味。庶民美學絕對是扎根於臺灣土地、樸拙生長的元素,或許部分文人不習慣這類豐滿、豐沛,象徵圓滿的設計,但美醜絕對是見仁見智,使用民俗元素進行設計,早已蔚為趨勢,是呼應國家人民扎根土地的熱情。更何況此次用以設計的剪紙藝術,從初民社會的生活節慶、祭典用物,到戰後融入多元族群轉化為藝術創作,早已累積臺灣特色,顯現設計師有足夠的文化敏銳度。

民俗是國家社會文化發展的根本,貶抑民俗並不會提升個人審美觀,也無助於社會文化發展,請別把知識菁英的美感元素當作至高絕對,脫離對土地的關注,才是俗不可耐。

旗山天后宮建醮封街普渡好兄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轉】新生活運動:shampoo-free

來源:http://mhsiao.pixnet.net/blog/post/39091417-%5B%E7%94%9F%E6%B4%BB%5D-%E6%96%B0%E7%94%9F%E6%B4%BB%E9%81%8B%E5%8B%95%EF%BC%9Ashampoo-free

“shampoo-free" 簡稱"poo-free",也就是不用洗髮精的意思,當初看到"poo-free"這名詞時可真是嚇一大跳("poo"在英語裡是大便的意思),想說這是瞎米咚咚,非得好好研讀一番,所以用Google找到了幾篇討論文章,後來又看到旅德歌手鄭華娟在部落格裡提到她也是"poo-free"的一員,分享她執行"poo-free"半年後的改變(截至目前為止,她實行超過一年半的"poo-free"),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生活的更健康、更簡單的我在綜合好幾個外國部落客的分享文後,在今年三月底也加入"poo-free"的行列。

一般加入"poo-free"的人有許多不同的訴求,最大宗以"健康"為主,多數洗髮精加入不必要的化學成分導致使用後有落髮、過敏等現象,想藉由"poo-free"來改善頭皮的健康;另外也有許多人是以「環保」為訴求,洗髮精裡的化學成分透過下水道系統很容易滲透到土壤裡,污染了地球,此外不用洗髮精之後,家裡就不會每隔一段時間就跑出一個塑膠空瓶,自然也就為環保盡了一份心力。

至於我自己加入"poo-free"的最大原因是想改善頭皮屑的問題,打從國中起,我頭皮屑的狀況就很嚴重,尤其是到了秋冬,穿起深色外套時,時常可見我衣服上的「雪花片片」,坊間上的各種抗屑洗髮精我幾乎都使用過了(我用「海X仙X斯」真的沒有效,用了N瓶依舊是雪花片片,因為我的頭皮屑很嚴重),只有「仁山X舒」對我真的有效,但小小一瓶100ml就要360元,一瓶洗沒幾次就見底,而且洗完之後頭髮會很乾澀,一定要潤絲。我看了好多篇國外部落客分享自己"poo-free"後頭皮問題的改善,覺得「心動不如行動」,列出了"poo-free"的SOP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標準作業程序),希望可以很容易的執行。

雖然台灣的氣候潮濕、悶熱,執行「洗髮不用洗髮精」(shampoo free)的難度可能比氣候乾燥的歐美高,可是洗髮精的發明也不過是近代的事,我們的老祖宗在沒有洗髮精的年代也是需要洗頭呀,況且不用洗髮精不代表只用清水洗頭(只用清水洗頭,要洗的乾淨難度就真的高了),在綜合數篇國外網路分享後,我發現"poo-free"實踐者主要使用兩種物品取代洗髮精:一、小 蘇打粉,二、手工香皂。由於我現在洗臉已經改用手工香皂而不再使用洗面乳,也有打算最後一瓶沐浴乳用完之後,洗澡也改用手工香皂,所以我的"poo- free"選擇第二種方式,以手工香皂取代洗髮精,以後一塊手工香皂可以從頭洗到腳,浴室裡的瓶瓶罐罐也少了一大半,簡單又省事。

洗頭髮主要有兩個部分,一是清潔頭皮,二是潤絲,既然都決定不用洗髮精了,當然也就沒有使用市售潤絲精的道理,那該用什麼物品取代潤絲精呢?很簡單,廚房裡的醋,我這一個半月都是用米醋,還沒試過烏醋,以後有機會再來比較使用這兩種醋有無差別。以下是我的"poo-free" 洗髮步驟:

1. 洗髮前先用梳子把頭髮梳順(我的頭髮很長,不管有沒有用洗髮精,這個步驟都不能省略,頭髮一沾濕,毛鱗片都打開的時候會糾結在一起,很難梳開)。

2. 將頭髮淋濕,在頭皮部分抹上手工香皂。注意:香皂只需要抹在頭皮上,不需要抹在頭髮上。

3. 以指腹充分按摩頭皮的每一個部位。香皂的泡沫比起洗髮精少很多,剛開始洗會很不習慣,總以為洗不乾淨,需要克服這點心理障礙。

4. 以梳子把頭髮梳順 (頭髮短的人可以用手指撥一撥即可,我的頭髮很長,用梳子比較方便)

5. 以清水沖乾淨,這時會覺得頭髮澀澀的,因為頭髮的毛鱗片遇水而張開,是正常現象。把頭皮、頭髮上的香皂沖乾淨即可。

6. 潤絲:將頭髮浸或淋醋水(比例約為:500 ml清水加約20ml的醋,比例可自己調整,醋的比例越高潤絲效果越高,但也不能加太多醋)。這步驟我習慣以小水杓施行,將醋水在水杓裡調好之後,先將髮 梢的部分浸泡在水杓裡,之後再用杓子裡的醋水,均勻的淋在整個頭髮上。

之後就可以洗澡、洗臉等,最後記得還要用清水把頭上的醋水沖乾淨,跟一般的潤絲精使用方式一樣。

除了用手工香皂外,也可使用小蘇打粉,跟上述步驟一模一樣,僅步驟二改用小蘇打粉,每次洗頭時,將適量的小蘇打粉放入一個小玻璃罐,以少許清水調成糊狀,均勻的抹在頭皮上(跟香皂一樣,只需要抹在頭皮上,不需要抹在頭髮上),其他步驟與注意事項跟使用香皂一模一樣。

施行shampoo free一個半月心得分享

我的頭髮量原本就很多,再加上頭髮很長,以前使用洗髮精洗頭時,不管梳頭、洗頭都會掉很多頭髮,不過我不確定到底是因為頭髮長而造成掉落數量很多的錯覺(隨便抓都有一把掉髮),還是我的頭髮真的掉很多,但是沒有明顯感覺我的髮量有逐年減少的現象,也就沒有特別留意。

一開始我是為了改善頭皮屑而加入"poo-free"行列,施行一個半月後,最大的改變是落髮量少很多,每次梳頭跟洗頭,真的只有掉幾根頭髮而已,現在房間裡的地板上已經不會有隔幾天就有一堆掉髮的狀況。至於頭皮屑,我自己覺得有改善,不過還是得等到頭皮屑最嚴重的秋冬時節才能驗證,所以等到年底再來分享頭皮屑的改善狀況。

另一個沒想過的"poo-free"好處是省錢。 一塊手工香皂可以洗很久,這陣子洗出對手工香皂的喜愛,打算手上的存貨用完後,要加入手工香皂製作行列,不久的將來嗜好又會增加一個項目,多了一種生活樂 趣,呵呵。醋原本就是我廚房裡必備的調味品,以前常擔心醋的使用量不多,一瓶要吃很久,現在洗頭改用醋潤絲之後,就不需要擔心這問題了。

shampoo free的心理障礙

從一出生就使用洗髮精跟潤絲精,我們人體已經被這些產品造成的假象所矇騙,所以頭一個月絕對有很多的不適應。以我自己來說,最大的不適應有兩點:洗頭時沒有很多的泡泡 & 潤絲後頭髮沒有超級滑順的手感。想要克服這些心理障礙,必須從瞭解事實的真相開始。

1. 洗髮精可以產生很多泡沫的主要原因是加了「界面活性劑」(常見的有SLS:Sodium Lauryl Sulphate or Sodium Lauryl Sulfate),而且通常越便宜的界面活性劑可以產生越多的泡沫,這些界面活性劑容易經由皮膚吸收,造成過敏等現象,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研讀「經皮毒」 (經由皮膚吸收的毒)。泡泡多,不代表清潔效果好;相反的,泡泡少,也不代表清潔效果差。有了這個基本認識之後,比較能夠接受洗頭時如果泡泡不多,還是可 以把頭皮洗的很乾淨。

2. 潤絲後頭髮沒有超級滑順的手感:一般市售潤絲精之所以使用過後會有柔順感,是因為它不但幫忙把毛鱗片關上,還在頭髮外層用一層物質包起來,讓我們摸起來覺 得滑順,但頭髮卻因此呼吸不順,而且我們摸起來的滑順感並不是頭髮本身,而是頭髮外層裹上的不明物質。使用醋取代潤絲精,頭髮雖然沒有使用潤絲精那樣滑 順,但卻是髮絲真正的柔順感,這不才是我們想要的嗎?

不需要擔心使用醋潤絲之後,頭髮會有濃濃的醋味,我自己沒事就把頭髮抓起來聞一聞,檢查一下(頭髮長做這動作很簡單,因為我也不希望走到哪裡都有一 股醋味跟著我) ,我沒有告訴周遭朋友我正在執行"poo-free",也沒有朋友發現我頭髮有何異樣(至少還沒有人說我頭髮有股醋味,或很油膩該洗了)。

我是油性且有嚴重頭皮屑的髮質,希望選擇更健康、更自然的清潔產品與生活方式來改善我的頭皮健康。最近研讀了一些「經皮毒」的資訊,發現家裡使用的 各種清潔劑可說是隱形殺手,我幫自己訂立新生活目標,以漸進方式,希望半年內全面將洗衣乳、洗碗精等清潔用品以更天然的皂絲、小蘇打粉取代。

shampoo free 終極目標

shampoo free的終極目標不但是不再使用洗髮精,甚至連香皂、小蘇打粉都可以不需要使用,洗髮時只用清水沖洗就可以,想要到達到這個目標,首先要透過不使用洗髮 精,長期改用香皂、小蘇打粉,讓頭皮恢復真正的健康,真正健康的頭皮不會有頭皮屑、過度發油、過度乾燥、過敏等現象,也就有只用清水就可以把頭皮洗乾淨的 機會。

我不知道自己"poo-free"能夠執行多久,目前是幫自己設定先改用香皂洗頭三個月(這三個月是無論如何不能中途放棄),之後再看結果決定繼續用香皂洗頭,還是改用小蘇打粉。不管結果如何,我是不會回頭去用一般市售的洗髮精,因為光是這一個半月的親身體驗,我才發現自己以前不知道白白掉了多少頭髮,還好我的本錢夠,頭髮多,不至於掉到頭都禿了才開始驚覺情況不對。

補充資訊:

1. 鄭華娟的 poo-free 經驗分享

2. 想加入poo-free行列的朋友,可以加入臉書【我愛poo-free】 粉絲網頁,由鄭華娟主持,鄭華娟施行poo-free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了,而且早已達成poo-free的終極目標:只用清水洗頭,完全不需使用手工皂、小蘇打粉或任何其他成分。不用任何產品,只需清水洗頭對於喜歡旅行的我來說,是非常吸引人的目標(簡單方便,不需攜帶任何洗髮產品,旅行時行李又可以減輕一點重量)。

3. SLS (Sodium Lauryl Sulphate or Sodium Lauryl Sulfate) 目前並沒有確切的實驗證明會致癌,但容易引起各種過敏反應。

4. shampoo-free 施行三個月心得分享<<點這裡>>

5. shampoo-free 施行4.5月心得分享<<點這裡>>

小梅子碎碎念

當初讀了「經皮毒」的資訊後,首先檢查列為罪魁禍首之一的SLS (Sodium Lauryl Sulphate or Sodium Lauryl Sulfate)成分,結果驚訝的發現我用過的洗髮精幾乎都有這個成分,連價格高昂的專櫃產品也不例外,差點氣到吐血,只好把剩餘的存貨拿來當浴室清潔劑 (嗚嗚,花了大把$$的洗髮精居然淪落到這個下場)。

陸陸續續收到朋友們贈送的手工香皂,一開始只是很單純的拿來使用,沒有特別研究洗頭、洗澡、洗臉是不是需要用不同的手工香皂,我相信只要成分天然,對身體、健康都好,所以沒有特別挑選。洗臉改用手工香皂的第一個月也是很不習慣,但至今已經改用半年多了,反而很喜歡手工香皂的容易沖洗。

我很喜歡現在的「慢活」步調,有很多時間可以看書、思考,甚至發呆,閱讀時遇到新的名詞、觀念或跟自己原本想法衝突的地方,我可以花很多時間查資料、思考,看看到底是自己的想法錯,還是資料錯誤。我從小就是好奇寶寶,喜歡思考、喜歡發問,但前幾年的工作步調很快、下班後很疲憊,讓我對於事物慢慢失去好奇跟興趣,我不喜歡自己的這種轉變,也就有了跳脫原有生活方式的想法。很開心自己轉了地球一圈後,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翻車魚開格紀念

今天是2012年2月28日,也是228事件滿65周年。這個部落格,便是為了這個現在多數台灣人都忽略的紀念日而存在,背負著一個也許難以實現的夢想--希望福爾摩沙居民能夠開創自己的新天地,無論是在文化上、政治上或是經濟生活上,能夠徹底清掃KMT的醬缸習氣、真正向前進化!

本格的前身是百無禁忌不累格,經歷本土力量2008、2012兩次的連續挫敗,所以賭氣關站 XD 但選後沉澱至今,深深感覺之前的努力也無需付諸東流,之後會慢慢篩選舊文貼出,或是重新改寫。寫作方向也會微調,減少純政論的寫作,盡量從生活經驗出發,擴展自己的想像力、催化不同的可能。

最後,郝柏村這種無恥軍頭近來仍在扭曲228這項反人類罪的事實與解釋權,任何堅持台灣主體性的人都不會坐視不管。就算福爾摩沙的居民人窮志短,到最後抵抗不了中國的極權專制與金錢誘惑,而自甘屈服於暴政之下,我們也該堅持進步價值、留下自由的記憶與民主的憧憬直到最後,願天佑台灣、Ilha Formo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