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一場山難,罹難的是張博崴、是消防體制、還是台灣人的「成熟」?

全文轉自雪羊世界的臉書,完整內容如下。


昨日,一起4年多前轟動社會的山難「張博崴事件」,經台北地院審理3年,判決南投縣消防局需國賠266餘萬元給家屬,引起社會嘩然、激起許多對登山運動與救災體制的討論甚至批判。

身為森林系友,亦為愛山、走過38座百岳的山友,看著這起事件的起落與判決,心中煞是五味雜陳。怎麼說呢?事件必須拆成幾個層面來看,還一併道出了台灣社會嚴重的心態問題:

1. 台灣人對山的陌生與輕忽:
登山,一直以來都是一門非常非常專業的運動,也是所有運動項目之中,少數與「死亡」緊密連結的項目之一。

你可能會很驚訝「怎麼會~我去陽明山走一走,輕鬆愉快又開心啊!」那是陽明山,用整個台灣山區的比例來看,是“極少數”整理完善的大眾化步道;且如果你不乖乖照著步道走,中途離開步道往森林裡切,一樣可以發生死亡山難。山,真的太大了,有著各種地形、茂密的樹木與深潭流水阻隔,一個叉路不對就足以讓你從天堂通往地獄。郊山如此,更遑論3000公尺級的荒遠深山,那是一個遠離文明、沒有去過的人想也想像不到的「冒險」級別。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去過陽明山,就是爬過山了、有經驗了。

登山,是需要學習非常多專業知識、並且搭配許多體能與心理素質訓練的「專業運動」:舉凡地圖指北針定位、GPS應用、路跡判定、野外求生、氣候變化應變、冷靜判斷、組織能力…都是除了體能以外,登山所需要具備的「基本技術能力」,皆非一朝一夕、一蹴可幾的!且在深山中,只要缺少幾樣,就足以讓你命喪黃泉。

它也是一門嚴重被台灣人輕忽的「運動」,你可能會覺得NBA、MLB的球星帥到破表、排球網球好刺激好看,但你不會料想到「登山」有著跟這些光鮮亮麗的競技運動完全不同層次的帥法:與死亡為伍。打籃球打網球不會死,但每個登山者都必須要有一個覺悟:我只要上了山,只要有所閃失,那麼招來的很可能就是死亡。世界各地的登山者,都是抱著這樣的覺悟往山裡去的,但台灣呢?

登山是一門需要「讀很多書」的運動,「知識、技術、體能」三位一體的運動,我們必須要有這個認知,才能快樂又安全的爬山;只要這個三角形缺了一角,在登山的過程中就很有可能發生山難,到時候又要勞師動眾的發動許多人力上山救援,救不到又要該國賠,這豈不本末倒置?正確的登山教育,教導大眾如何以正確的方法與態度親近山林,才是杜絕山難發生的唯一解藥。

2. 消防隊過勞與制度問題:
就第一點提到的登山「專業性」,便揭露了「山難搜救」並不是嘴上說說那麼簡單,因為山真的太大了。山難搜救在外國都是極其專業的工作,有專門的人經過專業的訓練來負責。

但台灣呢?竟然是因為「內政部消防署組織條例第二條、第三條第一至三款、第十三款、第二○至二十一款」這些法條的規定,導致只要與「災難、人命」有關全部都是消防隊該負責!這是哪門子的不合理法條?還不准消防隊組工會伸張權益,根本是高壓獨裁統治下的產物!害死消防員、更害死需要幫助的人。消防隊的專業是「救火」,請政府醒醒別再為了成本,強加額外的業務給消防員了好嗎?人命關天啊!

消防隊真的不是山難搜救隊,也不是拿來救山難的,他們缺少那些登山所需的專業知識,並且對於路跡判識、山難者的行為模式等都不甚熟悉、經驗薄弱。山難搜救靠的是「經驗」、靠的是「知識」,缺少這些的消防隊員就算上山也只能在固定路線上搜救而已,派他們分散到沒有路跡的地方找人,根本是要引發更多山難!難道消防隊員的命就不是命嗎?這根本不是他們的職責,叫他們負責根本莫名其妙。山難搜救是需要長時間培養的專業工作,不是消防員的工作,請重視消防隊員的權益、支持消防隊員組成工會捍衛自己!

3. 國賠其實有理,但賠了之後呢?
法官完全依照法條辦事,而消防局在這畸形法規下確實要負責救山難,南投消防局在時機掌握還有搜索方法上確實也有疏失,這是無法辯駁的。但有人發現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搜救不利”嗎?

因為經驗與知識的缺乏。

張媽媽的努力很好,也確實推動了一些台灣山難救助的成長,值得嘉許;但要求國賠此舉,無疑是對消防系統的一大打擊:消防隊員認真工作、被畸形制度強加了這項職責,在沒有專業裝備與經驗知識的狀況下依然盡力上山搜救,卻因為缺乏經驗導致的缺失要被你們告到脫褲。你們的基金會拿到了兩百萬的基金,但從此國家再沒有單位敢出來要成立專業的山難搜救隊,只因為救不到人就要賠國賠,誰肯出來負責?這個國賠讓你們伸張了你們的“正義”,卻也賠掉了公辦專職山難搜救單位的一線希望。靠民間養專業山難搜救隊,太困難了,光經費就不知道從哪來。

再說了,拿國外「專業山難搜救隊」的百萬字資料來打臉我們的「消防隊」辦事不力,張家不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嗎?這根本是拿小當家出來碾壓四郎啊!!!有沒有搞錯?你們應該緊咬緊盯的是根本的「制度」問題、推動專業山難搜救隊的成立與台灣登山基礎教育,而不是要一個單位出來當替死鬼讓你們釘十字架、為這起山難負責啊!!這樣被制度害死的消防隊員何辜?賠1元的國賠也是案例成立,今天是你們只要1元或會全捐,只要下次再有山難發生,家屬獅子大開口國家也無可奈何啊!

4. 張博崴本身問題可大了:
說到這個就整個懶趴都是火了。他有許多郊山經驗,就充滿自信的要爬百岳,玉山雪山嘉明湖這樣的大眾路線不挑,第一個就挑中橫四辣之首「白姑大山」,真正會爬山的人看了真的是咒罵聲連連。

張博崴不是死在山難,而是死在他的「自負與高傲」。入山時警察就曾勸離(不理警察)、第一座百岳就挑高郊山好幾個檔次的白姑大山(以為自己經驗豐富而自負、事前功課做不夠)、發現自己經迷路打給女友竟說「我沒事我會自己走出去」(自信滿滿)、迷路還一直往前走越過許多深潭瀑布(完全無視迷路的準則:停止或後退)、沒有足夠的衣物與備用存糧和火源(連備用存糧與火都不帶真夠小看高山了),完完全全不把登山的「知識」放在眼裡。用這樣的心態上山還能不發生山難的話,那真的是上輩子燒了幾卡車的好香吧…

帶著自負與高傲上山,不管有幾條命、有多少專業的搜救隊,都不夠賠。台灣外國都一樣,白目才是山難發生最大的原因。

一個人獨攀不是自殺也不是錯誤,而是需要具備充分的知識、技術、體能、經驗、勇氣,並完全對自己生命負責的自我挑戰與心理訓練。獨攀者,應該是做好了非常充分準備與「死」的覺悟才上山,而不是出了事還唧唧歪歪、要人家救要國賠的三腳貓。

那種不做充分準備、沒累積經驗還不肯對自己的生命與行為負全責,就一個人上山,不知天高地厚、不尊重山、不把登山的「專業」看在眼裡的人,我只能說,一旦進去,那山就是你的墳墓了。

5. 台灣人的「媽寶」心態:
出了事,一定要找個誰出來怪,怪東怪西就是不會怪自己,「都是They的錯」,這不是媽寶什麼是媽寶?這是台灣大眾最普遍的心態。

自己小孩高傲自負、第一座百岳就不聽勸告獨攀白姑,如此行為招至死亡、各方人馬前來搜救,家長竟是責怪相關單位搜救不利,而完全沒想到自己小孩當初怎麼會死,真是標準的「檢討他人不檢討自己」。忽略張博崴的高傲自大導致整起事件的發生,而著眼在消防隊辦事不利要求國賠,是不是也有點不肯為自己行為、沒有教好小孩「謙卑」觀念而檢討的味道在呢?

死者沒有比較偉大,死者有錯也必須受到檢視,而不是抓救災人員當替死鬼。

台灣太多太多這種「檢討他人不檢討自己」的媽寶心態了,醫療人員亦如是、消防隊員亦如是。出了車禍,送到醫院沒有救成功,要怪醫生;房子自己弄失火了,消防隊員救災不如你的意,你也要告他救災不利。看出問題在哪了嗎?我們永遠都要找一個人來怪罪才會滿意,一定要「都是They的錯」才滿意,從來沒有「歐…這是我自己沒準備好、沒注意,怪不得誰」的成熟心態來面對失敗與災難。這是多麼幼稚而媽寶的心態?這樣的國家與人民,是要怎麼進步?

而管理單位也順應這樣的媽寶心態,把我們的山、我們的海,都給封了起來。「危險,禁止跨越」、「危險,禁止進入」的告示牌在我們的山林海邊比比皆是,但為什麼我從來沒有看過「危險,進入者須自行負責」的告示牌?

我們都懂投資理財會有風險,要謹慎評估。戶外活動也有風險,為什麼你不用謹慎評估,功課不做好技術知識不夠,出了事可以在那邊怪別人呢?難道你投資失敗要怪銀行借你錢嗎?這樣的民族性真是天大的笑話,更阻擋了真正愛山、愛海的人擁抱他們的所愛!

————

山,很危險,但也無比美麗,如同這玉山頂峰的照片一般。在面對山的容顏時,人是如此渺小、脆弱。當你帶著謙卑俯首向上時,山會包容你、照顧你、給你感動到不能自己的美景,並指引你平安下山;但當你帶著自負與高傲上山,他也會毫不留情的將你埋葬。這就是無情的自然,山海皆然。我們無論做什麼事,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起全責,而不是事後找單位怪罪,這只會讓單位怕事而封山封海,最後我們就只能住在一個有山有海,卻無法親近的可笑國度。

最後,整個事件可以用下面三點作結,也是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
1. 推動健全的登山教育、教育大眾如何正確的親近山林、讓人民開始熟悉佔台灣一半面積的廣袤山林,才是減少山難發生的根本之道。像雪霸國家公園那種只會封山(一條步道可以封三年五年都不開,夠不夠鴕鳥?)的作為應該被唾棄,我們是納稅請人「管理」山林的,而不是花錢請人「封山」。並且入山的人都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2. 支持那包山包海的消防法規修法,讓職責一碼歸一碼不再全包、力挺消防員組成工會捍衛自己的權益,讓消防歸消防,不用再因為其他雜項疲於奔命而降低救災時的「品質」,你挺消防隊員、有朝一日一定換訓練有素的高品質消防員挺你。

3. 消防員不是神,他們也沒有月薪10萬,沒有人有資格要求他們十項全能。督促政府或相關部門,組成專門的山難搜救團隊、接受長期的專業訓練並累積大量經驗,才是提升山難救助成功率的唯一解!怪罪「消防隊員」搜救不利是不道德且本末倒置的!

台灣人,居住在這美麗的島嶼上,卻因為國民政府來台以後實施了38年的戒嚴,封山封海,讓人民變得懼山懼海,對自己坐擁的寶山視而不見、甚至視為洪水猛獸。解嚴了這麼久,我們依然還沒從過去的陰影、歷史的遺毒中走出來,認識我們的山、我們的海,仍停留在過去懼怕不解的階段;甚至還有人希望繼續封山封海以杜絕危險,有這樣非常幼稚且鴕鳥的心態,住在這座島上真的很可惜。

希望有那麼一天,台灣人能一如外國,成熟的對自己的行為負起全責,擁抱山林、徜徉大海,在了解風險並且學習處理後,盡情地享受這上天賜給台灣、台灣人,最美麗而無可取代的寶藏。

北二段O型縱走【復刻版】

2011年的8月13日,籌備近半個月的忍者聯軍終於出發、夜宿宜蘭。這一隊由木柵忍者村兩位年老體衰的上忍+一位中忍;三峽忍者村四位年輕力壯的上忍+一位首度 縱走的下忍組成。分別是領隊阿爹、護隊黃大頁、財務紀小慈、醫藥陳刺激、大廚兼搞笑天后陳小昕、器材加油小古、快腳安跟火箭豪。承蒙大家不棄嫌,8月14 日中元節當天一起踢林道,本隊不免俗的準備高粱一小瓶向山神致敬,但願順利通過無明跟鬼門關斷崖,平安歸來。

第一天,讓身體適應林道,慢 慢的踢到17.5K處紮營。出發不久就搭到好心人的便車,讓我們少了2~3K的路程。我們木柵忍者村的兩名OB實在遜掉,怎樣都趕不上前面的在校生們,只 好在後面強顏歡笑,啊~不提當年勇啊。叉路口17.5K營地樹叢茂密,入夜後竟覺幾分涼意,早早入睡,之後每天都得早起啊。

第 二天預計住在鈴鳴山東鞍營地,本爹反覆思考、想省點時間放掉閂山。最後變成我們兩位OB偷懶、跟去過閂山的加油小古向前推進,其他五人單攻閂山再隨後趕 上。看著午後濃密的烏雲,心想不免被老天灌溉一番了。在前往有如神龍教主髮髻的鈴鳴山路上,不止雨水、還加上米粒大小的冰雹,阿爹、大頁跟小古只好全身濕 透的趕到營地去。沒想到後隊只晚了我們一小時就趕到,雖說我們在前面不斷鬼混有功(好像不是這麼說的)、但這些單攻閂山的勇腳也太熱血了吧?下切溪溝的水源充足,不過我下切時不小心撞到腰、幸無大礙!

當晚的營地另有三位山友的自組隊作伴,總共四頂帳填滿了鈴鳴東鞍。每個人都濕淋淋的,使三峽忍者村的勇腳們認真思考下星期還要去能安的可行性。就算是鋼鐵般的意志,遇到午後雷陣雨會動搖也是正常的啊~XD

第三天的重頭戲就是傳聞已久的無明大斷崖,也是北二段在江湖上聞名已久的險峻路段。結果當偶看到斷崖時,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好斷崖、不來一趟嗎」?(這個深奧的典故請參考傳說中的好男人,連結在此天啊,偶實在太糟糕惹,請無明山神原諒小的,囧。

崩壁高約三米,雖說不難過,但如果是下雨天、我們這種八人隊伍就會嚴重耽擱。說是人定勝天、攻下山頭;其實只是順勢而為、老天賞臉罷了。面對山、面對自然,人類還是不要把自己想得太了不起,這片山區從來不缺乏人柱啊。上到無明山前,假山頭一重又一重、正所謂好事多磨吧!

我 一直在擔心午後陣雨,因為每天的行程都接近十小時,稍有不慎或天候惡劣,都會讓隊伍的風險上升。太久沒當領隊,雖然滿口玩笑,但也難免想東想西的。所幸大 家體力、知識跟適應力都在顛峰,行進跟營地大小事無需費心,能有這麼配合、不會賴床的隊員,大概是每支隊伍都夢寐以求的吧。至於偶棉兩個OB的垃圾話、北 七笑點跟不計形象的演出,那是為了解決山上苦悶之用的,下山後請自動抹去這段記憶~XD

無明池營地的夕陽極度美麗,曬乾全身、又有尚稱乾淨的池水可用,心滿意足至極。打給留守大人,劈頭就是一句撤退了嗎?偏偏跟留守大人事與願違,一過無明池只能勇往直前囉~XDD

第 四天通過鬼門關斷崖再下切耳無溪營地、回家的路就近了。鬼斷遠看氣勢磅礡、實際一走不算困難,只是後面有座非常遙遠的甘藷峰要撿。沒撿到這顆甘藷、等於是 北二要再來一次或是經由死亡稜過去,兩個選項都不優,因此多拼4小時,添顆百岳囉!在甘藷峰頂近看中央尖山與西峰之間的死亡稜,倍覺震撼!而刺激妹妹在這 個摩門特掏出香草可樂登頂罐,頓時讓人猶如置身度假勝地啊~

下切溪底營地比想像中慢了一點,但也頗為順利。此處已經不會寒冷,夜裡連保暖衣物都不必穿了。只是河裡長了不少綠藻,不知到底是哪來的這麼多營養?

第五天、也是最後一天,又是起個大早趕上林道。大家發揮林道越野賽的驚人實力、趕著搭下午一點半的國光客運回宜蘭吃個夠。這股氣勢猶如「吃到飽、永遠的獵場」,讓人不禁也想拿起獵槍啊~(魏導,偶對不起你的賽德克巴萊…Orz)最後全員平安的在登山口大合照,不知道是偶的鏡頭太髒、還是有甚麼巧合,大廚陳小昕手中放出祥光,回想這幾天的路程,的確每天都很受眷顧啊,感謝山神、感謝農家給我們吃的水蜜桃、感謝準時的司機們、還有更多更多一路幫助我們的人!

丹大九華嘆息灣出馬博【復刻版】

丹大九華嘆息灣出馬博,結果九華瀑布、愛情灣與嘆息灣都沒去成,算是圓滿中的小小缺憾吧。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很可能是封山之作,以後就都去四天以內的逸樂隊伍囉。此外,上山煮茶固然提神,但是瓦斯罐也要計較好、免得差點斷火,XD

第六次進入丹大的領域、三過丹大山而不入,說不出有甚麼樣的感想,這樣震撼人心的地方,唯有親身體驗才知道,多言無益啊。

日期:2010年7月15日至7月28日

貓大自組隊,人員為:陳寶尼(領隊)、幽默辰、棒棒棠、寒雲、怪腳云、清董跟楊阿爹兩位OB

留守:阿萍學姐

簡略記錄,僅供參考。

7/15,D0

14:50 大天使的包車開到14.5K左右,大家在此整裝待發。

15:40 瑞穗林道開踢,天氣晴朗、尚未看到惡名昭彰的螞蝗。

16:50 至19K斷橋處,偷懶紮營後開始下雨,傍晚連下兩個多小時不停。先來吃飽睡足、應付明天的重頭戲。

7/16,D1

05:25 早餐

06:30 出發

07:10 小休十分鐘,茅草似乎有人清理、較為好走,但已經開始發癢抓螞蝗。

07:45 全隊又停了十五分鐘彈螞蝗,不過跟上回的百隻盛況比起來、算是斯文多了。

08:45 林道26K前溪谷小休半小時…

11:10 到達28K工寮,有人清理、相當乾淨。這段上切、高繞加上綿密的植被暗藏螞蝗,讓速度催不起來。幸好工寮有善心人士留下口糧,讓本隊疑似缺糧的陰影暫時紓解。由於糧食背起來實在有點不像十三天的重量,因此格外加深對食物的渴望 XD

12:30 結束快樂的午餐,往前推進不久即見野生動物說明木牌

13:30 小休十分鐘

14:30 至31K的雪白大理石岩壁休十五分鐘,此處中華電信可通、打給留守大人報平安

15:00 至32K工寮,有兩座水泥倉庫與一個鐵皮屋,都有點髒,全隊七人在雨稍停之後紮營在土地公廟外的空地,此處已無香火、尚稱平整不淹水。


7/17,D2

03:30 起床早餐,看來為了避過午後陣雨,都得摸黑起大早囉。

05:15 出發!想到不會再被吸血、太平西溪就讓人格外振奮~

05:45 小休十分鐘脫雨衣褲,一大早的陽光也是熱力十足。

06:05 上切大理石岩稜至34K,可見遠處的瑞穗市區,唉。此處有多條黑水管、之後連續上切、路基極窄植被極濕。

08:05 走到全身濕透、心頭起火。休半小時扭乾襪子後,全隊在低迷氣氛中繼續踢。

09:25大休一小時煮綠茶喝。本爹準備數十包茶應付這種狀況,沒想到數日後差點把瓦斯提前用完,各位愛打茫的山友們,愛租乙喔。這次就在低氣壓與罪惡感中繼續趕路…Orz

11:20 經過紅巾營地在巨石溪溝中休息午餐至11:55

12:50 至鐵線岩壁、2924峰西南稜的越稜點,鐵線雖然穩固、但有時也礙手礙腳。

13:20 松林營地小休

13:35 開始下溪、20分鐘後即到太平東溪,過5分鐘就是西溪營地。

14:10 西溪紮營,目前是枯水期,在此生火洗澡、輕鬆愜意。

7/18,D3

06:25 出發陡上,路就在營地旁的溪溝。

07:50 不停上升中,小休,此處松針鋪地。

08:30 再次小休十五分鐘

09:35 上至一鞍部小休二十分鐘,巧遇美麗的小隻龜殼花,可惜一下子就鑽進樹叢躲起來了。

10:35過一東向溪溝下切再上稜,於松針空地中小休。

10:55 午餐至12:10,巧遇雲科大隊伍,從郡大逆走而來、已是第15天。

13:10 上至稜線的青草營地混到兩點,再向前50分鐘即是太平溪源前的溪谷。

03:00 出發,20分鐘後就是水草豐美的太平溪源營地,一隻雄鹿在附近徘徊吃草、雖然充滿戒心,但也十分靠近我們了。

7/19,D4

03:30 起床,一夜鹿鳴、水氣極重。打算往丹大溪源前進!

05:30 出發、三過丹大山而不入。

06:30 沿傳統路上切,小休20分鐘再走。

07:30 至內領爾三叉路口,領隊與兩位OB偷懶打混曬裝備、其他人單攻。

08:40 全隊出發,在內嶺爾山頂連絡留守,似乎有低氣壓形成、但是暫時不影響台灣。

09:15 小休5分鐘躲日頭。

09:50 在馬路巴拉讓休半小時。

10:40 再度小休五分鐘,可見儲山、東郡、干卓萬等稜線,烈日當頭,曬得人人無力。

11:20 午餐半小時

12:30 小休10分鐘,在大霧中往義西請馬至山頭上升…

13:10 最低鞍前小休10分鐘,先狂下再陡上,可謂連本帶利啊!

14:00 下起大雨,45分鐘後才停,鬥志被瓦解以後,大家決定紮在義西營地,少用點水便是。

15:15 瘋狂陡上、已過兩段繩索傘帶,小休10分鐘。

15:25 再度小休10分鐘,最後這段似乎茫茫相連到天邊……。

15:55 總算到山頭前營地,雨中紮營吃水蜜桃罐!

7/20,D5

03:30 起床

05:45 往斷稜東西山出發

06:30 草坡小休

07:03 天氣晴朗,已近東山之前小休

07:20 出發,開始下切

08:10 全員通過,小心通過即可、並不難走,林中水源也已乾涸、殘念。

08:15 上裡門山,9點到達山頂休半小時,此時已有雲霧生起、詭異的天氣。

09:55 到達丹大溪源!

11:00 開始下溯童話世界,營地旁支流稍微高繞即可接回主流,一路輕鬆好走。

11:35 遇到向東流的瀑布層,從左側高繞過去。

12:30 再遇兩層瀑布,繞過去後即是絕美的童話世界。往前探路,看紅崖山上切點在哪裡,領隊決定紮在上切點邊。

13:15 紮營!傍晚下了兩個多小時的雨,營地都差點積水,這幾天的雨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圖為童話世界一景


7/21,D6

03:30 起床早餐,不過今天打混日,搞到7:10才開工。

08:10 紅崖山下,在此決定不往九華池方向,往3181峰的稜線找方向下切到溪底,再殺去愛情灣。

下半日就是不間斷的探路,14:40下到丹大溪底紮營躲雨,明天再看情況如何吧,一下到溪全身痠痛,本爹開黑麥汁慰勞大家!

7/22,D7

03:30 早餐

05:53 決定單攻九華瀑布,一小時半之內到不了即折返。

06:15 單攻九華瀑布

06:50 回撤,瘋狂高繞後下不去溪床,與巴羅博瀑布無緣啊。

08:00 全隊往愛情灣前進。

09:10 遇深潭高繞

10:35 再次高繞過溪,西溪今天很不好親近喔。

11:40-12:05 午餐!

13:05 決定硬上稜線,清董往前探路遇瀑布,還是乖一點吧…。

14:00 沒辦法了,從紅崖山西北稜硬切回去,這次也與愛情灣無緣。

15:15 在3181峰前小山頭小休。

17:10 紅崖山頂看天池旁紮營,本日超時加班、人仰馬翻是也。

7/23,D8

03:30 早餐,東混西混又是六點半才閃人。

07:25 出發

08:10 回到童話世界打混曬裝備,這時給我們一隻牛大概都吃得掉,可惜口糧拿得不夠多……。西溪水位明顯下降五公分以上,有種詭異的感結。

09:20 大概是太輕鬆的路,結果一路衰到不行。

10:10 小休15分鐘,阿爹從瀑布上摔了一跤,暗聲連連。

11:00 丹大溪源紮營,度過被水鹿包圍的一整天 XD

7/24,D9

06:05 再次過斷稜!

06:35 裡門山上小休5分鐘

08:00 過完斷稜西山

08:40 斷稜東山前小休

09:20 義西請馬至山頭,刺柏與小蘗等植物熱烈的歡迎大家,受寵大驚啊。

09:40 起大霧,往哈依拉漏北源營地出發。

09:55 這段路更是被刺到亂七八糟,救人喔。

10:22 『偽』烏妹浪胖池前午餐,開啟緊急紮營的封印……。

11:05 上至『偽』烏妹浪胖山頭,清董、幽默辰與棒棠自十一點半下切探路,直到一點半才回到山頭。領隊決定全隊沿主稜下切,走傳統路吧。

14:00 烏妹浪胖池…Orz,這下真是糗到家了。再上切半個小時左右,仍無路跡,加上能見度不佳,領隊與棒棠下切取水,全隊在2894稜線上找空地紮營,士氣更加低落。

7/25,D10

4點早餐、6點霧雨中出發。

08:00 稜線上小休10分鐘,循貓腿記錄中的東南支稜下切,果然抓方向後越走越順。

09:00 下至哈伊拉漏溪床,多處乾涸、沿溪下溯至匯流口即可。

09:40 哈溪北源營地,小休15分鐘。

11:35 午餐至12點,在此處沿支流硬切上主稜。

12:40 小休

13:25 僕落西擴山,霧雨不停。

14:25 上至一無名山頭又下切溪溝,中源營地遙遙無期,大約五點左右於溪邊緊急紮營,雨勢轉大、度過極為潮濕的一夜。

7/26,D11

06:20 小小賴床後再出發…今天切回主稜、走久就會到!

09:30 大休半小時,南三主稜的植被果真原始綿密,也無三角點、基點等物。

10:50 至烏可冬可山頭,已不見鐵牌,只見周圍數條路標,過後即是下切哈溪南源營地,因此應為烏可冬可沒錯。在此午餐!

11:50 下切南源營地,岩稜甚為險峻、暴露感大,但難度不高、小心即可。

12:30 哈南營地,小休10分鐘後上切馬利加南東峰山屋吧!

15:25 淒風苦雨中到達馬東山屋,簡直接近颱風天的風雨加上超級陡的上坡,讓人暗聲不斷!山屋空無一物,今晚拿出啤酒來喝,稍解疲勞。

7/27,D12

4點早餐

06:05 風雨中開踢

10:00 至馬布谷時手指已凍僵,煮茶午餐、預計殺到中平林道35K工寮紮營,怨嘆冇路用,早踢早回家是也。

10:55 開工啦!

15:00 左右至太平谷,大概塞的下2-3個足球場吧,進入聞之色變的中平林道。從谷底上切開始,倒木不計其數,讓人走起來不辨東西南北、十分煩人。

20:48 又是沿溪找路許久,最後在兩台黃色發電機處往叉路走幾分鐘即是35K工寮,夜色中確實難以辨認,加上久無人煙,增加辨識難度。工寮床位狀況不好,全隊七個人睡起來已經有點勉強,也許以後就要自己紮營。

7/28,D13

05:00 早餐

07:12 出發,林道狀況極糟,過玉林橋崩壁遺址後、又有兩個崩壁。植被依然綿密繁雜、空氣潮濕沉悶,萬萬沒想到最後一天的路況依舊如此惡劣。

11:30 午餐半小時

14:50 林道18K左右見到大天使的包車,大家把滿身的螞蝗盡可能彈掉以後下山,先到瑞穗洗塵、重返人間!

2010年的雪山西稜【復刻版】

近來經過一番波折,剛好又有機會上山,其實有自知之明,這次的狀況不會太好,但還是心存些許僥倖,想說硬撐一下應該沒問題吧?

第一天
6月27號早上和阿三、小翔在永寧站集合,往三峽大學出發。東拖西拖的,終於拍下這張出發照,請注意,還帶了根牛蒡上山喔~XD

中午到了小雪山遊客中心整裝出發,本隊的帥哥阿三被路邊阿桑超熱情的問候之後,踏上有氣無力的旅程。對了,是阿爹偶有氣無力、隊員們都粉猛啊……。第一天只走了一下午,隨著冰涼的午後雷陣雨灑下,重新回味全身披上雨衣、一身濕黏的違和感。大學時都不把這些當作一回事,難道,真的是老骨頭化了嗎?蒸騰的汗氣、水滴、土塊、木屑、草渣、以及野地裡腐植質的熟透氣味,真的是待在都市裡太久了嗎,竟然有點陌生啊!大家踢到7K林道處紮營,到底是進入林道百K還是兩百K俱樂部,也一片模糊了。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像失憶症患者,但是又沒帶銀杏上山,就先吃先睡、一切明天再說吧。

第二天
一大早過完崩壁,何阿倫小妹妹竟然扭到腳。原本預定要上中雪山的行程,看來也不大樂觀…。速度有落差後、很自然的分成兩隊,前隊在23K處紮營,領隊大人與OB們開始商量撤退或拆隊的決策。這時候,一定要有人當忠良、有人當佞臣,才會讓領隊大人在決策過程中充滿張力與樂趣啊~至於決策過程,一方面是阿爹記性不好、一方面是講白了就不好玩,所以馬賽克處理。明天由王小翔跟林阿男兩位壯丁陪同何阿倫撤退,其他人勇往直前!


230林道上到處都是如此美麗的毛地黃,這裡的地力很足啊。

第三天
今天早上的重頭戲是中雪山,大家分攤裝備與食物後,直到中午才回到登山口,看來要晚點紮營了……。天氣似乎有開始轉好的跡象,沒有午後雷陣雨,淺淺的雲悶住熾熱的陽光。唯一殘念的是,登上中雪以後來不及去林文安老前輩的紀念碑憑弔一番。

午餐後從28K處開始沿溪谷上切,這段慘無人道的陡坡,堪稱此行最累的一段啊。走到太陽下山、天色全黑之前,終於找到稜線上的一塊空地紮營。身體的直覺告訴我,大雪山之門大約是在1小時左右以後,醒來再慢慢補吧,但是匹匹達東鞍營地明天應該是睡不到了。怎麼辦,每天都有趕進度的問題,就連偶這種諧星都快要笑不出來了,金害。

第四天
總算,上到稜線來,有高山開闊的感覺、而不是待在平整無聊、甚至有點氣悶的林道上。身體這幾天不聽使喚的感覺逐漸鬆開,之前像是拉肚子的不適感隨著大太陽煙消雲散。滿山的草坡,讓全身的細胞都很想哼起歌來,這就是在山上無比的Natural High啊!!!到了大雪山,再度遇到張老師跟李大哥兩位前輩,突發奇想,不知道偶六十幾歲的時候還能不能夠像這樣子上山?到時,還有多少人敢陪偶上山? 雖說山永遠在、但人不會啊……。很難得的在大雪山北峰等後隊、外加睡個暢快的午覺。躺在曬熱的岩石上、像是做高級SPA的感覺,不過,可能就是在這時候把臉曬傷的,囧。到達奇峻山南鞍的營地,水源號稱十米、不過水量卻像尿尿小童。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度,太陽一下山就立刻感覺涼意,大家在營地一邊吃著晚餐、一邊看著滿天星星,天蠍座與北斗七星各據天空的一角、閃耀無比。這種原始的神祕感也是山的魅力之一吧。

第五天
今天可以踢到火石山下營地,符合原來行程…只不過…晚了整整一天~

這下子,乖乖從雪東踢出來吧,看來跟小劍山緣分未到,反正也等了12年、不差這一次!本爹每次上山都會開啟一些奇怪的話題,一早上到頭鷹山頂的時候,突然跟 Jolin聊起爬山的HIGH法,就是走路走到一種忘我的境界、讓意志力的作用降到最低的狀態。不過隨著後隊過頭又衝回山頭來的腳步聲讓偶笑場之後,這個話題也無疾而終惹。再聊下去會扯出甚麼偶也不知道,反正本爹的頭腦不大正常,這大概是偶所有朋友的共識。傍晚走到營地時,巧遇Tailu大哥帶朋友上山, 喝到專業級的金針香菇湯後精神大振,腳也不痠了、衣服也不臭了、露宿不會冷、連起床氣都沒了~(以上純屬唬爛,但是湯很好喝是真的)

第六天
早上撿個火石山之後,就要去住翠池,也就是旅程的尾聲了。由於太開心,所以在山頂啾瞇一下…就請火石山神原諒偶棉吧~
想吐嗎…可以直接space過去啦 XDDD

今晚就睡在池邊(見下圖),開始星夜呢喃,也可以稱為檢討會。當然啦,呢喃不符合偶的風格,午夜禽獸才是。只是此次行程對偶來說,不只是走完雪山六線,也是重新喚醒記憶之旅。偶已經忘記爬山的青澀時代是甚麼樣子了,也許當年的偶在學長姐眼中是個頭痛人物吧?仔細一想,十二年前踏入雪山山區,就此被山迷住,舊地重遊的感覺真是奇特啊……。

第七天
上雪主與北稜角之後,就是一路踢下山了。

到了雪主以後,腦中一直不斷迴盪『浮生千山路』的旋律。每當山路難行、覺得自己何必找罪受的時候;換個角度想,人生中也有一座又一座的大山,都不比真正的山好爬啊。也許樂趣就在於走過以後欣賞到的風景,以及那永遠都預料不到的意外、坐看水窮雲起。也向一路上巧遇的山友致敬,願這份對山的情意長長遠遠、歷久彌新!

以下為山社記錄:
2010年6月27日~7月3日 7天 雪山西稜
領隊:陳刺激
嚮導:古阿加、何阿倫
隊員:林阿男、賴小妤、王大涵、蔡Jolin、林阿三、楊阿爹、王小翔
記錄:第一天為阿倫,之後為阿加
新老手比:1:9
男女比:1:1
留守人:賈妞

預定行程:
06/27(日) D1   北大→大雪山森林遊樂區→230林道0K→9K崩壁→17K廢棄工寮(水源) C1
06/28(一) D2   C1→26K中雪山登山口→中雪山(輕)→登山口→28K廢棄工寮(水源) C2
06/29(二) D3   C2→匹匹達山東鞍營地→大雪山→奇峻南鞍營地(水源) C3
06/30(三) D4   C3→奇峻山→頭鷹山→大南山登山口→火石下營地(水源) C4
07/01(四) D5   C4→火石山(輕)→營地→博可爾草原→翠池→雪山(輕)→翠池(水源) C5
07/02(五) D6   C5→完美谷→雪山西南峰→大劍山→油婆蘭營地(背水) C6
07/03(六) D7   C6→小劍山→油婆蘭營地 C7
07/04(日) D8   C7→推論山→防火巷登山口→松茂水文站→仁壽檢查哨→回家
07/05(一) D9   預備天
07/06(二) D10 預備天

撤退路線:
D5未達大雪山緊急紮營,隔天原路撤回
D6未達翠池從雪東出去
D7未達油婆蘭營地放棄小劍山直接出來

實際行程:
06/27 (日) D1 台北大學→大雪山森林遊樂區→230林道0K→7K廢棄工寮(水源) C1
06/28 (一) D2 C1→23.5K營地(水源) C2
06/29 (二) D3 C2→26K中雪山登山口→中雪山(輕)→登山口→28K廢棄工寮→山腰寬稜 C3
06/30 (三) D4 C3→匹匹達山東鞍營地→大雪山→奇峻南鞍營地(水源) C4
07/01 (四) D5 C4→奇峻山→頭鷹山→大南山登山口→火石下營地(水源) C5
07/02 (五) D6 C5→火石山(輕裝)→營地→博可爾草原→翠池 C6
07/03 (六) D7 C6→北稜角→雪山→369山莊→七卡山莊→雪山遊客中心→回家

司機:阿章大哥 0934040646、0931195520
車費:13600

行程記錄:

6/27 DAY1 人員均安(午後雷陣雨)
0930 北大校門口
1230 大雪山收費站
1305 登山口整裝
1340 230林道出發
1435 崩壁1
1441 崩壁2
1443 崩壁3
1456 小溪
1513 小崩壁
1520 碎石崩壁
1600 4.2K雪霸牌
1620 崩壁
1800 7K廢棄工寮 C1

營地狀況:廢棄工寮已不敷使用,林道上可紮營,往後走約五分鐘有溪流

6/28 DAY2 阿倫在0520時扭到腳(午後雷陣雨)
0300 起床
0420 出發
0520 小崩壁,阿倫扭到腳
0540 9K大崩壁,高繞
0630 高繞完畢,拆隊,阿男陪阿倫在後面慢慢走
0900 11K雙股小瀑
1000 午餐~1050出發
1120 過東北轉西北,溪溝
1135 大休~1155
1158 大崩壁,過溪,方向轉西北
1230 16.5K道班房,大休~1300
1340 大休~1355
1420 合流山雨量計
1440 大休~1517
1527 路右見一樹牌
1550 23.5K營地 C2
1750 阿加和大涵回16.5K後20分鐘路程林阿男及何阿倫紮營處幫忙及睡覺

晚餐後決定拆隊,撤退隊有何阿倫、林阿男、王小翔,由原路撤退,帶走一頂雪地帳,一片天幕一片地布,些許糧食,預計三天踢回登山口,其餘七人繼續前進完成路線。
營地狀況:平坦,水源在來時路約50公尺處

6/29 DAY3 接近中午後就不曾下過雨了
0540 三人撤退,七人續行
0635 中雪山登山口,輕裝~0650出發
0950 到達中雪山~1015下山
1225 最後隊員回到登山口,中餐~1300
1405 28K廢棄工寮
1410 活水源,取水,大休~1500
1545 上溯完溪溝準備接路徑,溪水量頗大,古阿加不慎摔入溪中所幸只濕了右腳
1630 小平台大休~1650,碎石路陡上,路徑兩旁滿滿的咬人貓,眾人不堪其擾、頻臨崩潰,楚涵欣然接受。
1655 路徑轉為箭竹林之字上
1725 大休~1735
1900 寬稜 C3

JOLIN跟刺激在中雪山上切錯路因此慢了20分鐘
營地狀況:為臨時紮營,一頂四人帳勉強塞的下,附近沒有水源

6/30 DAY4  隊員腳底陸陸續續出現水泡 (大太陽~)
0520 出發
0530 圖根點
0540 西北向乾溪溝,寬約五米
0615 溪溝結束,大雪北之門(兩顆大樹在路上,字印在樹後面)
0650 上到鞍部大休~0705
0805 大休~0845(眾人打電話,拆大涵及小妤的背包)
0950 大休~1010
1040 匹匹達山營地後方午餐~1140
1205 三叉路口,往右30公尺為大雪山,左往大雪山北峰~1300
1340 先鋒到達大雪北,1420最後一位到~1430
1600 先鋒到達奇峻南鞍營地 C4

JOLIN跟刺激在剛離開大雪北崩壁後因誤認營地等因素慢了約一個小時半
營地狀況:不避風,約可紮三頂帳篷,營地往回走五分鐘為伏流,水量有點小,水質不錯

7/1 DAY5 一堆水泡(早上出太陽下午轉陰天)
0520 出發(嚮導沒睡醒帶到假山頭浪費了半小時)
0625 奇峻山~0645
0720 前隊到頭鷹山,0740後隊到~0800
0900 崩石坡路左進勘查道,開始漫無天日的箭竹林
0920 大休~0935
1010 崩石坡大休~1025
1045 崩石坡
1050 出惱人箭竹林,陸右即為弓水營地,約可紮一頂帳篷,續走30秒可見到弓水伏流,幾乎為死水
1105 大休~1125
1148 弓水大南鞍部營地
1210 大南山登山口,活水源,水量充沛水利工程完善,午餐~1315
1340 上稜
1430 大休~1500
1620 連續兩處活水(後隊落後20分鐘)
1730 火石營地 C5(後隊落後20分鐘)

因為有另外12人隊伍,好營地被搶先,所以全隊7人都露宿
營地狀況:壁風,可紮三頂帳篷,其餘地方不夠紮四人帳,水源穩定

7/2 DAY6 兩個月經+更多的水泡 (大太陽~)
0420 往火石山看日出,王大涵在營地休息
0510 火石山~0605
0635 回到火石營地~0715
0820 大休~0900
0925 乾溪溝,約五米寬,南向
0950 博可爾草原入口,超熱,上漆,大休~1015
1045 草原頂,午餐~1130
1250 下翠池~1330
1445 翠池營地

翠池山屋客滿,三人露宿,極冷,入夜氣溫5度以下,早上五點7度
營地狀況:可紮近十頂帳篷,水源穩定但水質沒有比火石營地好

7/3 DAY7 水泡 (大太陽~)
0640 出發
0810 大隊到達雪主跟北稜角鞍部(先鋒在0740到)
0840 輕裝上北稜角~0900
0910 回到鞍部
0945 重裝上雪主,吃吃喝喝拍拍照照(10.9K)~1105

*以下時間為先鋒時間
1150 8.95K大休~1210
1245 7K369山莊大休吃吃喝喝聊聊天天看看帥哥蝙蝠~1450
1530 5K雪山東峰~1605
1705 2K七卡山莊
1735 0K雪山遊客中心
1900 所有隊員出登山口

司機大哥於三點多到遊客中心,全員均安,水泡瘀青眾多

後記:全程路徑大致清楚明瞭,叉路不可走的地方都用路條擋住;大草坡路徑多,認大方向及跟著路條走就沒問題了。

冬日志佳陽【復刻版】

11號禮拜五的晚上,坐上包車往環山部落,上志佳陽大山走走。領隊是jolin、輔導員是蟑螂、隊員則是強獸人、Sean、油妹、刺激、香香公主跟本爹。算一算,偶好像是第三次來了。找地方紮營後,明天一早殺到賽良久營地、禮拜天單攻志佳陽再直接下山。環山部落大概1700公尺、賽良久大概2600公尺、志佳陽大山則是3289公尺。仔細想想,還真是有點操…兩天內這樣上上下下,偶彷彿已經聽到膝蓋的哀嚎啊~~~

禮拜六的行程十分愜意,還揹了羊肉爐煮晚餐。一路不停的緩上加陡上,總之就是無盡的上。加上無比和煦的冬陽,簡直像是回到睽違已久的熟悉地帶,催眠曲不斷在我腦中響起。隨著一腳不斷踏在另一腳的前面,竟然好幾次邊走邊睡著了。沒甚麼雜念、也忘了一切操心的事情,這是山癌發作症候群嗎?XDDD

午餐時間更是痛快的睡了一頓午覺,很慶幸的是現在還有這個體力上山、更慶幸我從來沒把爬山與征服或成就感混在一起。十多年過去了,還能體會在山上單純的美感。高山是福爾摩沙的脊椎、支柱、命脈、以及所有自然元素交會的起點。用心上過高山的人都會知道,這不是比喻,而是真的如字面上的意義。空氣與水在此徘迴,陽光與雲霧千變萬化的交纏,沒有山、台灣必然是沙漠。

夜裡,早早吃完飯爬進冰冷的睡袋,除了嫌睡袋不大夠力以外,體溫似乎也產生得很慢,XD,真是越來越不中用啊。大家優閒的單攻,以下就是上到山頂時看到的雪山主峰。旁邊就是聖稜線、往南便是大小劍,一切都美得讓人心滿意足,除了驚嘆造化之奇妙以外,沒甚麼好多言的。當然啦,跟隊友講垃圾話、耍嘴砲、開玩笑是另當別論囉,只是有點感嘆,怎麼現在學弟妹們對黃色笑話的領悟力這麼低,簡直是說一梗就被破一梗,可惜啊~

雪主

這種時候,有登頂罐當然更應景惹,看看可愛鞋妹們喝交杯酒的快活模樣就知道囉~

刺激跟亞昕的交杯酒

只是,竟然不跟鞋長喝!

懷著淡淡的殘念殺下山,走了12小時上車,然後又要延著漫長的台七線經宜蘭回台北。在宜蘭夜市吃晚飯時,簡直想唱歌仔戲的名句:我雙啊跤啊跪落…喔~喔~喔~啊……。上山累、下山累、坐車也耗體力,不過還是難以抗拒一次又一次的出隊,當個快樂的薛西佛斯,爬到不能爬為止囉。

7月29日南湖中央尖(下)【復刻版】

本來昨天走到全身無力了,一度有放棄單攻的念頭,不過在堅強的意志力下(大誤…其實是不想再來)、5點輕裝出發,沿著溪谷一直上,就到了。或者說,上到沒力的時候,就到了…Orz

萬里無雲,真的是一絲雲都沒有,異常。天氣要變了,明天還是一天殺出去吧,再拖就要淋雨了。以下為中央尖主東鞍遠眺山頂的樣子,看來遙不可及,但『走久就會到』這句名言,終究是真的。

更接近一點的時候看山頂,山勢果然有點險惡。

過了這塊大岩石,就是中央尖山頂了。

以下就是惡名昭彰的死亡稜,從中央尖山頂到西峰之間,沿路是碎石稜線、充滿抽取式頁岩,隱身雲霧之中、看起來並不恐怖。但是問偶的話,偶寧願百岳不全、也不想走這段,XD

下山途中興致一來,山歌唱個不停,高興之情難以言傳!喜悅,就是純粹的喜悅!對愛山的人來說,這就是最大的獎賞,站在山頭看盡壯麗的景色,這是福爾摩沙深邃、罕為人知的一面!

最後一天,過南湖溪殺往木杆鞍部下山。以下是南湖溪一景,溪水清澈無比,美得像是在夢裡一樣。

又回到林道上,百合花仍然綻放。這時已經收到大雨特報的消息,午後開始不斷下雨。18:35分,全員衝出思源啞口,在滂沱大雨中坐上包車,回到山下!

7月29日南湖中央尖(上)【復刻版】

南湖中央尖一共5天、隊員7人,領隊為蟲蟲、再來是寒雲、小圭、張美美、阿派、梁成與我。

行程大致為:7月29日抵達思源啞口、第一天至雲稜山莊、第二天至下圈谷南湖山屋、第三天至中央尖溪山屋、第四天單攻中央尖、第五天從中央尖溪山屋踢出思源啞口。

從思源啞口進入710林道的紫色小花,此時天色尚未大亮。由於每天行程頗長,3點起床5點出發成了例行公事。

從6.8k登山口開始,這隻可愛的白狗就一路跟著我們到雲稜山莊。可惜我們的晚餐都沒有狗狗可以吃的東西,因為太鹹,但是狗狗還是很想跟著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隔天要上到圈谷時,為了怕牠太冷,還是將狗狗趕下山了。

第二天上到審馬陣草原途中,即可見到南湖大山。穿過這片雲霧與北山後的五岩峰,便是下圈谷、著名的冰斗地形了。

大家在審馬陣山頂上混了一陣子、打手機報平安,以下為山頂遠眺中央尖的畫面,中間那條深溝,便是著名的中央尖溪溪溝。

一路上艷陽高照,午後終於來到下圈谷叉路,照片中的紅點,就是南湖山莊。此時的我已經被曬得七葷八素,只想用滑雪的速度殺下去,然後到溪邊取水、狠狠的喝個飽!後來到溪溝時,大概是太久沒降雨吧,水量比以前少了許多,但也十分足夠了。大家取水梳洗一下、回山屋煮起下午茶、看著太陽從山邊下降。夜裡氣溫降到3度,滿天星斗,預告明天又是好天氣。

第3天往中央尖溪山屋出發,沿路可撿到南湖大山、南湖南峰與巴巴山3顆百岳。印象有點模糊了,但巴巴山可能是偶的第50岳…XD

南湖的對面,便是神聖的稜線,從右邊的大霸尖到左邊的佳陽崩壁,清晰可見。美麗,就是極為直接的美麗,像破表的紫外線一樣滲入皮膚的美麗。曬傷的皮膚會蛻去,這種美麗印在腦海後就再也不會消失。

撿到巴巴山以後,就可以回去吃午餐了。沿路白色的石壁像是無數的鏡子一樣,將陽光反覆折射強化,我們沒有人中暑也真是幸運。撿完這顆以後偶瀕臨破功,這麼鳥的山,不會想來第二次了。午餐時坐在有陰影的石壁裡,沒被陽光照到的地方像冰塊、照到的地方又像燒起來,莫非是傳說中的冰火二重天?

最後,就是不斷的下,下到頭暈腦脹的時候就到中央尖溪山屋了。好好煮個黑糖薑茶、吃個晚餐、與山屋裡的老鼠和平共處一夜。明天是此行的重頭戲--三尖之首的中央尖山。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