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人人可以上大學」的真相,其實是窮人借錢穩定高等教育 民進黨立委鄭麗君:教育公共化才是教改唯一解

出處 http://buzzorange.com/2016/03/11/ddp_cheng/

以下全文轉貼這幾年,從反黑箱課綱、高等教育退場,到近日的大學整併、繁星入學,教育議題總是充滿爭議。教育是國家之本,如今在台灣千瘡百孔的教育體制下,該如何細緻規劃教育政策,實為難題。今年,換了新國會、新執政黨,也令大家好奇,新政府在教育議題上是否會做出不一樣的改變?

民進黨立法委員鄭麗君,擔任第八屆立法委員期間,多次替反媒體壟斷、反黑箱課綱等學生運動發聲,也在立院裡發揮教育與文化專 業,力推多項法案。長期關心青年發展的她,內心一直有相當清楚的教育藍圖。鄭麗君深信,青年人才的未來是國家最優先考量,若現今的教育結構能提高公共化比 例,讓學生的培養環境能以適性發展取代競爭,台灣才能成為一個更具有思考力的國家。

IMG_4352

圖片:民進黨立委鄭麗君 / 攝影:黃佳玉

  • 從青輔會到不分區立委   年輕人是社會發展的關鍵

2004 年,鄭麗君擔任青輔會主委,是阿扁時代最年輕的部會首長。青輔會任內,鄭麗君推動許多與青年社會參與相關的活動,包含青年國是會議、審議式民主、並策畫《青少年政策白皮書綱領》。

「對於青年的發展要有想像,如果沒有這個想像,很多規畫都只能在既有的權力關係或資源分配的邏輯中思考,那就無法以價值導向,沒辦法培養長遠思考。加上我們的民主還不夠成熟,大部分是短期選舉考量,這個選舉拉力會讓我們的思考一直被困在當下。」

因此,鄭麗君在政策思考上以青年為主體,「青年是社會進步的動力,所以如果有辦法汲取這個能量,包含來自青年的監督,甚至於反對,你才有辦法做出比較超越式的思考。」對鄭麗君而言,年輕人的政策不能以短期、局部的方式思考,更是考驗政府對國家發展的長遠規劃,決定整體社會的內涵,以及下個世代人才的核心能力。

圖片:年輕人的教育、工作與公共參與是國家發展重要面向 / 來源:大紀元

在鄭麗君的青年政策思考中,最重要的三件事,就是青年的教育,就業以及社會參與。

「教育決定我們下個社會的人才與人的核心能力,就決定這個社會的內涵;年輕人的工作決定了我們的經濟型態;年輕人的社會關懷決定了我們這個社會是否能變得更為成熟。

可是目前台灣社會的狀況是完全顛倒的,教育出問題,年輕人無法階級流動,反重分配,弱勢家庭無法得到支持,所以畢業以後還是低 薪,就算找得到工作也找不到好工作,所以他們無法發揮他們的能力。如果青年無法發揮他們的能力,我們的經濟怎麼可能創新,怎麼可能升級?… 因為貧窮,年輕人沒辦法成家立業,下一代還是會有一樣的問題。最後,年輕人如果不關心社會,這個社會就會讓少數人一直在決定。永遠是當下的既得利益者在決 定,年輕人就更不可能有未來性。」

鄭麗君認為,三大面向是青年政策的重要方向,「這幾年有學運來製造出一個破口,我覺得是學運跟公民運動逼使政治輪替,但是要反 省的是,我們可能有青年的選票,但是不是有辦法在政策上有新的青年視野出現,還是未定數。」鄭麗君坦承,雖然自己是未來多數黨的成員之一,也必須不斷提醒 與建議,努力撐起青年在社會上可以有所發揮的空間。

  • 高教改革問題 核心在於教育資源分配失調

從上一屆開始就擔任教育與文化委員會的鄭麗君,對於目前的教改議題更是感觸良多。鄭麗君指出,台灣升學導向的教育是民眾的壓力來源。

「什麼叫做升學導向的教育?目前的台灣教育是考試、競爭與淘汰的過程,考試成為競爭工具。其實考試本身沒有對錯,如果你用來作為評量,比如法國的會考只出兩題,考驗學生的思辨能力,跟用考試來讓學生競爭,是不一樣的使用方式。

但考試成為競爭工具,就會扭曲教學現場的理想。競爭意味者淘汰,教育資源集中在競爭的勝出者身上。我們都知道凡競爭社經地位一定有影響。社經地位弱勢的家庭在競爭過程中通常也都是弱勢的,只有少數有辦法追求與其他一般家庭一樣的表現。」

在升學過程中出現激烈的考試競爭,是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資源。鄭麗君指出,在其他國家,高等教育公共化的比例都高於台灣。舉例 而言,美國有 68% 的公立就學機會,紐西蘭約為 90%,歐洲國家則是 100%。相較之下,台灣的公共化比例,在大學約為三成,高中職也僅約四成。同時,因為台灣的公立大學長期擁有國家提供的教育與研究資源,「大家心目中低學費又能提供好品質的學校比例很低,為了要得到 cp 值最高的教育,當然會有非常激烈的競爭。

教育現場扭曲的根本在於教育資源的競爭,因此,修改入學考試只是換湯不換藥。「最大的問題是國家在整體教育中的角色,政府長期不去面對教育資源分配的問題。」鄭麗君指出,公共化比例的問題是跨越黨派的問題。從 90 年代要求廣設高中大學,高等教育擴張,努力達成人人有大學念的理想。但事實上,高教擴張的以私校為主,公立學校並沒有變多,整體教育結構公共化的比例沒有改變,考試競爭也依舊存在。

  • 人人有大學念的殘酷真相 弱勢家庭用學貸撐起高教

然而,私校大量擴充卻帶來另外一項嚴重的問題。政府為了保持「人人有大學念」的現況,補助私校經費,長期而言,造成台灣高等教育公私立定位不明。鄭麗君說明,

「通常多數國家的公立教育透過政府補助,學費較為低廉;而私立學校則自主營運,學費上並無限制,除了少數政策有產學合作需求, 基本上私立學校自行負擔所有營運經費。台灣公私立大學混淆的情況下,針對私立大學學費進行管制,私立學校經費限制,又沒有公立大學那麼多資源,品質參差不 齊,在考試排名上也比較後段。

公私立定位不明,造成弱勢家庭因缺少競爭條件,只能唸學費較高,品質較為參差的私立大學;在升學競爭中較優勢的學生反而可以念到學費低,品質高的公立大學。」

鄭麗君對於過去不論國民兩黨,皆無法逆轉高等教育困境感到痛心。「民進黨過去的方法是補貼弱勢貸款的利息,可是這不是治本的方法。」鄭麗君十年以來追蹤台灣高等教育發展,最終得到令人難過的感觸,「台灣人人可以念大學的真相是,沒有錢的人必須借錢去念高學費,品質參差不齊的學校。政府在裡面的角色完全失靈,透過弱勢家庭借錢穩定高教體系,維持私立學校的營運,這是極端不公不義的事情!

圖片:現有教育讓學生負債累累 /來源:Student Loan Debt Thinker

然而,國家一直累積學貸,使青年貧窮化的狀況持續惡劣,學貸造成財政赤字,這樣的問題回到個人身上,影響更是劇烈。「你可以想 像教育讓每個家庭都在負債,」鄭麗君提出這幾年國會辦公室進行的研究數據,「假設我念大學需要背學貸,那大學總共大約花費 60 萬,若又要念到研究所,則大概借到 100 萬。一個年輕人 20 幾歲畢業就開始負債。以年輕人薪資來說,六成左右的人可能薪水 3 萬,扣除生活費等等,要還完學貸,大概要還到 30 幾歲。加上現在高房價,如果你想買房子,存到頭期款都已經準備要退休了!」

台灣目前的教育環境不僅難以培育年輕人才,甚至拉大台灣的貧富差距,使缺少競爭條件的年輕人苦不堪言。

鄭麗君更進一步指出,貧窮的可怕並不純然是「沒有錢」而已,連帶生活中思考、進修、娛樂的可能都被剝奪,年輕人要溫飽自己就已經很困難,不可能有時間進行自我提升、創新技術,更不可能讓年輕人有足夠的空間與心力思考台灣社會發展。

「政府應該要讓年輕人有一個安定的教育、提供就業機會,讓年輕人有充足準備去發展他們的人生,再進一步搭配居住與照顧政策,這 些都是攸關重分配的三個方向。政府安定好一般家庭的這三項負擔,社會自然會就會進步成長。現在的政策問題不是只有教育之於青年,更是維繫社會的世代正義的 問題。世代正義的核心就是階級複製和貧窮化。」

但現在,社會讓年輕人看不到未來,國家也無法累積人才,對於鄭麗君而言,這是相當糟糕的惡性循環。

  • 現有制度千瘡百孔  教育公共化是最佳解

既然台灣教育制度千瘡百孔,到底要怎麼改善目前的制度問題?對此,鄭麗君始終認為,教育公共化,重新進行教育的資源分配,是最重要的事情。

現在的教改都是改教學現場,但如果不從整體結構調整,問題不會解決。這部分甚至從現在大專院校的資源使用就可以直接先去改善。校地使用、硬體設備,這些是不是有過度浪費的問題?

鄭麗君認為,現有教育制度需要進行長期結構調整,並逐步改善入學方式。鄭麗君以韓國為例,目前韓國擬定全國社經資料庫,建立學 習歷程檔案,從龐大的資料庫觀察學生學習狀態,全面的方式審核入學群體,要求學校在招收學生時需要保持在族裔、性別方面的多元性,致力解決教育重分配問 題。

「多元是教育追求卓越的元素,很多國家已經有這樣的概念,但是台灣還停留在商業機構所做的國際排名。」鄭麗君對教育部的方式非 常不以為然,「教育部對學校的資源補助沒有價值導向,在分配上又以頂尖為名,搞出許多形式化的評鑑,用比賽的方式下放資源,卻說不出這是什麼樣的『卓 越』」。缺少對教育長遠規劃與價值導向,競爭導向、考試為優先,自然而然也衍生出黑箱課綱等問題。

其實課綱本身就代表教育是由上而下,國家告訴人民你要怎麼思考事情,可是教育的本質不應該是這樣,為什麼政府要管這麼多?應該 讓民間自然去發展教材,由下而上發展教育內容,逐步免試化。這是我長遠的理想,政府承擔一定的公共責任,我們逐步推動免試,可是資源結構不改,就不可能達 到這樣的目標。

鄭麗君認為,過去教改重點都擺在教育內容,可是不面對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問題依然不會解決。「老師和家長會反對,那不是他們的 錯,從既有規則裡大家都會有自己的考量,但過去政府的角色權力很大,卻沒有負責任。」鄭麗君過去曾向政府建議,應該先花 4 到 8 年的時間做教育結構的改革,讓就學機會分布平均,品質均優化,再一步到位達成免試。但 12 年國教倉促上路,使人民對於教改有極大的反彈。

現在,學校為了經營存活,開始走向教育商品化、師資彈性化、學費市場化的道路。大學為了經營開始有整併問題、調漲學費,學生需要繳納越來越高的學費、學校不聘正職老師,許多師資只能四處兼課維生,種種問題使整體教育產業越來越惡化。

圖片:大學整併問題造成極大爭議/來源:鄭麗君粉絲頁

  • 改善由下而上教育思維  讓學習回歸適性發展 

十年以來,鄭麗君從台灣智庫、青輔會,到成為立委,對於教育體制發展感觸良多。鄭麗君回憶自己過去的學習經驗,在台大時期就對於思辨充滿興趣的她, 從理工科系轉到哲學,後來到巴黎深造,「歐洲的教育模式很不一樣,他們鼓勵你發展自己的思考,和別人討論你自己的想法」。也就是這樣的生命經驗,使得鄭麗 君認為,高等教育的發展不該只是技術的傳承,更是國家人才培育的重要關鍵。

「教育的主體應該回到學生身上,」鄭麗君一直期許一個可以讓年輕人自由思考的教育體制,「長期而言教育結構的改革是公共化,關於教育內容方面,則要 透過教科書廢除審定制(註一)、課綱柔性化、逐步改善考試結構,這都是彼此相關的。」鄭麗君認為,改善教育結構與重新以長期眼光思考台灣教育制度核心目 標,都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在新的國會中,鄭麗君依然會為了台灣的高等教育持續打拼。認真的她不因為民進黨的勝選停下腳步,鄭麗君表示會持續提醒自己,民進黨在這次勝選之中, 看到的是民眾對於不公不義事件的反彈、中國因素的侵蝕。在種種反民主與民主倒退的問題上,政府更應該承擔起責任,在青年發展的議題上有更長遠的目光。

圖片:鄭麗君未來在教育與人權上都會持續推動修法並監督行政/來源:鄭麗君粉絲頁

 

註一:鄭麗君委員期許推動現行的教科書廢除審定制。目前,台灣的教科書依照課綱編輯完成後,要再給教育部審查機制確認,若有錯誤需再修改。但審定機 制和憲法所規定的出版自由有所衝突。觀察其他國家,目前的教科書制度分四種,依照自由度為:部編版、審定制、評選制、自由制。大致而言,部編版為政府出 版,以威權國家為主,如:北韓。審定版為政府有審定教科書之權利,目前台灣與多數亞洲國家都是採取這樣的方式。評選制則由國家附屬委員會針對不同教科書進 行評選和推薦認定編輯教好的教科書。英國則採取自由制,沒有特定教科書規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