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印度製造」能否取代「中國製造」?

以下全文轉貼自紐約時報中文網


印度浦那——幾十年來,培樂多(Play-Doh)、大富翁(Monopoly),以及孩之寶(Hasbro)的幾乎所有其他玩具都在中國生產。現在,孩之寶開始改弦更張。

雖然孩之寶旗下較為昂貴、複雜的玩具,比如電子的「親親寵物」(FurReal Friends)系列,仍然在中國加工製造,但該公司的生產訂單也發往了土耳其、印度尼西亞、越南和墨西哥。它進軍最積極的地方是印度,孩之寶現在已經在印度有了幾家相當大的工廠,而且還計劃再開一家。

世界各地的跨國公司已經開始認真看待印度製造業,那裡有充足的廉價勞動力資源。但投資印度並不意味着在該國開展業務變容易了,而是顯示出在中國做生意越來越難了。

美好集團(Musical Group)總部設在香港,其在中國南部的旗艦工廠遭遇了嚴重的勞動力短缺,而且工人工資飆升,於是該集團決定在印度修建最新的孩之寶工廠。但是和許多公司一樣,該集團在購買土地的問題上也陷入了印度的官僚泥沼,項目進度落後了數月之久。

「我們與當地政府的談判非常艱難,」美好集團董事總經理謝鴻強(Christopher Tse)說,「花的時間比我預期的長。」該集團近35年來所有的製造加工環節,幾乎都是在中國內地進行的。

對於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來說,這種情況是政治和經濟上的一個挑戰。

一年多前,莫迪穿着亮黃色的傳統上衣,站在一個巨大的印度虎標誌下,推出了一項雄心勃勃的壯大印度製造業的計劃。「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計劃承諾削減官僚手續,改善基礎設施,為大型跨國公司和其他外國投資者鋪平道路。這是莫迪競選政綱的核心。

自那時之後,幾乎沒有哪一項目標在按計劃進行。

改善該國的道路、鐵路和港口不足的行動進展緩慢。腐敗仍然猖獗。隨着更多的工廠建成,印度城市空氣污染的程度甚至變得比中國還糟糕,而且可能會進一步惡化。

重寫勞動法和土地法,大幅調整地方稅的計劃也在議會裡遭遇阻撓。莫迪想繞過議會頒佈臨時行政命令,但也遇到了麻煩。

莫迪最具爭議性,但有可能帶來影響深遠的行政命令,允許將農田更容易地轉變為工廠用地,它已經在今年8月31日到期,莫迪決定不再延期。這個行政命令在各邦的選舉中已經成了一個政治包袱,農民擔心有人利用它來徵收自己的耕地。

「經商環境仍待完善,」財政部長阿倫·賈特里(Arun Jaitley)表示。他補充說,各邦政府已經開始修改土地法和勞動法。

然而,有點出人預料的是,印度製造業已經開始慢慢吸引海外投資了。

富士康(Foxconn)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機和其他電子產品的代工製造商,其大部分工廠都設在中國。今年8月,該公司表示到2020年前,將在印度西部開設10到12家工廠,僱傭多達5萬名工人。這個計劃公布一周前,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宣布計劃投資10億美元,在印度市場開發新車型,並將其在浦那市郊有7年歷史的老廠,擴大將近一倍。

印度官員認為,製造業對該國的未來發展至關重要。印度每年有1000萬青年工人加入勞動力大軍,幾乎沒有其他方法來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

德文德拉·法德納維斯(Devendra Fadnavis)是莫迪的盟友,也是孟買和浦那所在的馬哈拉施特拉邦的首席部長。他前往中國和其他國家時,一直積極宣傳該邦巨大的勞動力資源。「我們有人力資源——如果我們能夠釋放這些資源的潛力,就可以成為整個世界工業生產的先鋒,」法德納維斯說。

這種宣傳發揮了效果。在過去兩年,印度獲得的外國直接投資增長了46%。而中國卻減少了1.3%,不過最近出現了小幅反彈的跡象。

最近湧入的外國投資正在幫助推動印度增長。印度預計會成為今年全世界增長最快的主要經濟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本月預測,2015年印度經濟增速會達到7.3%,而中國今年預計僅為6.8%。

在很多方面,印度都受益於中國面臨的挑戰。

過去十年里,中國藍領工人的工資至少翻了兩番。儘管經濟疲軟,但企業卻面臨著用工荒。「如果想招1000人,只能找到600人,並且每個月的人員流動率會達到15%到20%,」美好集團的謝鴻強說。該集團是孩之寶(Hasbro)的供應商。

一些跨國公司還擔心,在中國做生意麵臨的政治風險越來越大。中國日漸頻繁地炫耀武力的做法,也加劇了這種擔心。比如9月3日,成千上萬名士兵踢着正步走過天安門廣場,又比如在有爭議的南海,中國今年在倉促建成的人工島上,迅速修建了軍用級別的機場。

相比之下,印度有穩定的民主制度,且工資水平低。浦那有時會被稱作印度的底特律,在那裡,工廠熟練工的月工資也只有大約300美元,是中國工資的一半。

但對印度來說,保持優勢並非易事。

其中一個問題是,印度需要大幅升級道路、港口和其他基礎設施。美好集團起初考慮在離加爾各答市區約200公里的地方建廠。但印度糟糕的路況意味着,這段路要耗時四個小時。

「在中國,200公里只要兩小時,」謝鴻強說。他最終決定去找距離港口幾公里遠的高價土地,卻又遭遇了效率低下的地方官員。

印度還試圖在全球貿易失速之際擴大製造業。印度儲備銀行(Reserve Bank of India)行長、印度政府前首席經濟顧問拉古拉姆·拉詹(Raghuram Rajan)稱,印度大力推動出口可能會招致其他國家的強烈反對。

如果指望成為另一個中國,卻又不在政治上遭遇任何反彈,那就太天真了,」他在孟買接受採訪時說。「要想贏得市場份額,我們還要打一場艱苦得多的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