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光遠 TAXI 事件感想

前陣子立委參選人馮光遠先生搭計程車時受到司機恐嚇,引發一些討論,然後出現許多不知所云的言論、表現出台灣社會偽善、淺薄又濫情的一面。例如蘋果日報這篇〈「白目」馮光遠,這次一點都不好笑〉可以說是有點代表性的奇文共欣賞。

首先,馮先生很嚴肅的聲明這件事、沒有任何搞笑之意,到底誰白目?

再者,這個計程車司機憑什麼對人口出威脅、違反職業道德?這樣的行為受到批評,跟權力不對等根本扯不上關係,硬要講成馮國寶好像已經當選、大權在握的樣子,是一種左派幼稚病。從這位計程車司機的發言跟事後回應,一開始就敢大言不慚的說什麼綠色特權、政治退出校園的巧言狂辯,根本就是平庸之惡、小人物在日常生活的每個層面同意威權的一種表現。

這位司機當然相對弱勢、不具備太大的社會影響力,但如果在30多年前,也是會對美麗島受審者喊打喊殺的人。弱勢不代表絕對正義、不等於當然有理,當這位弱勢司機表現出黨同伐異、虛矯偽善的嘴臉,想操作自己的弱勢地位把政治偏見強加於人的時候,到底是哪裡不該批評?政治退出校園是指中國國民黨體制性的入侵學校組織,有其歷史脈絡,這種言論可能出自無知或腦部功能缺陷、也可能是病入膏肓的獨裁崇拜心理,跟3K黨、白人至上或新納粹沒什麼兩樣,而且更反映了整個台灣在轉型正義上的嚴重缺陷。

至於什麼性的汙名,更是扯到十萬八千里。金靠著性關係竊取權力,這哪裡是歧視?不知所云的文青作者完全劃錯重點。性歧視跟權力不對等才是真正相關,馬金這種關係被如此描繪,不過是剛好而已。一般人笑得動他們、歧視得到他們嗎、一般同性戀者有辦法靠著性關係竊取權力嗎?一堆文青自以為有理想、有普世價值,結果活在自己的空思夢想裡面,只能說裝睡的人叫不醒,整個社會的前進,果真是漫漫長路啊。

同場加映:
馮光遠FB
新一的戰文

【紀念-1987年7月15日解嚴】

全文轉自WUFI臉書

10981353_942256902484594_9165675021730140975_n

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遺忘。你記得今天(7 月 15 日) 是解嚴紀念日嗎?

1987年7月14日,蔣經國頒布總統令,宣告台灣自該年的 7 月 15 日凌晨零時起解除戒嚴,從1949到1987年解除戒嚴,這道禁錮台灣、澎湖與其它附屬島嶼38年的戒嚴令,將台灣綁在一個高壓且威權的統治時代中。

1949年5月20日中國國民黨因為政權受到中共的挑戰,加諸從中國由北而南一路敗逃來到台灣,面對台灣民眾要求民主與自由的聲浪,為了自身統治權的合法性,因此頒布了「台灣省全國戒嚴令」。從1949年5月20日到1987年7月15日,這38年間,台灣人民的自由,包括集會、言論、出版、結社….等食衣住行,只要中國國民黨覺得不妥,通通都會遭到限制或禁止,例如;海禁政策。而中國國民黨也利用戒嚴令,藉機鎮壓異己,逮捕了諸多政治異議人士,並在未公開的司法審判中,對這些人進行審判或處決。

因此;從 1949 年到 1987 年的這段時期,除了史稱「戒嚴時期」,另一方面又被稱為「白色恐怖」。無數寶貴的生命因為勇敢站出來對抗當時的國民黨政權,而喪失自己的生命,這些人,深愛這塊土地,帶著追求自由、民主的理想與生命,與這恐怖統治的政權對抗例如,只為了能留給後代一個無須恐懼的環境。

然而;解除戒嚴迄今,威權統治的陰影仍然壟罩著台灣。從許多校園內還殘純的蔣中正的銅像,到許多人面對社會抗爭爭取權益時,卻總脫口而出:「戒嚴的時候生活多安定、也不像現在這麼亂………」。諸多令人難以相信的思維與言論,宛如一道枷鎖,在無形中綑綁著你我的行動與視野。希特勒讓德國走出一戰後的經濟低靡,但是他屠殺了猶太人,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更進行殘忍的種族屠殺………這使得德國人唾棄他的行為,更教育後代要記住這段不堪回首的殘酷歷史;而在台灣,卻仍有許多人緬懷、紀念這段往事,甚而要求要放下過去,面對未來。

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被遺忘,民主的台灣,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圖檔來源
http://www.archives.gov.tw/Publish.aspx?cnid=948&p=748

http://buzzorange.com/2014/07/15/martial-law-in-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