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包圍中正一分局事件

411的路過中正一分局事件,在媒體操作下,臨時被推上場處理的洪崇晏同學目前成了被獵巫的對象,被強力抹黑。但是,中正一分局背信棄義的驅離是一回事、敢嗆說違憲也要這樣做,就罪無可赦。今天方癢寧一個局長因此幾乎要下台,也是提醒所有警察從業人員,你/妳是有多勇?以後執法請多注意尺度,敢再拿警棍爆頭試試看、敢公然晃點別人試試看,人民只會被你們訓練得越來越專業的!

而這位洪同學早就在替警眷爭取應有的權益、組織警察工會,這才是釜底抽薪、避免過重的勤務與普遍過勞的職業災害,到底是誰仇警、是誰害的警察如此辛苦?稍微思考一下、並不困難吧!


參考連結(以下全文轉貼):從近期的抗爭談些社會意識的錯誤

錯誤一:「警察是無辜的,要找就找後面下令的人。」

複製貼上故事:
1991年9月,在柏林圍牆倒塌之後的德國,在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四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將要接受審判,他們曾經是柏林圍牆的東德守衛。

兩年前一個冬夜,剛滿二十歲的克利斯和一個好朋友一起企圖爬過柏林圍牆逃向自由。幾聲槍聲後,一顆子彈由克利斯前胸穿入,他很快就斷了氣。他不知道,他是這面牆下最後一個遇難者。那個射殺他的東德衛兵,叫亨裏奇。當然他也絕沒有想到,九個月之後,圍牆被柏林人推到,而自己最終會站在法庭上因為殺人罪而接受審判。

法庭最終的判決是:判處開槍射殺克利斯的衛兵亨裏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他的律師辯稱,他僅僅是執行命令的人,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罪不在己。

法官當庭指出:「東德的法律要你殺人,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唾棄政府而逃亡的人是無辜的,明知他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作為士兵,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今晚有人說,方仰寧是無辜的,要找就找王卓鈞…

如果這種邏輯成立,那你找王卓鈞時,他也可以說「王卓鈞是無辜的,要找就找江宜樺」

找江宜樺時就可以說「江宜樺是無辜的,要找就找馬英九」

然後你如果真的找馬英九,那他要不就是講「我們不要無限上綱…」不然就是講「馬英九是無辜的,要找就找習近平」

方仰寧不是無辜的,他是執行者,連他底下的員警也是執行者。怎麼會是無辜的。

他覺得高層下的指令不合理,他可以選擇辭職。家裡有妻子孩子要養也不是理由,大家都有妻子孩子要養,沒當警察也沒人餓死。

方仰寧不但應該負責,王卓鈞也該負責。如果能逼江宜樺、馬英九負責更好。
毆打群眾、不當執法的警察就該付出代價。否則未來民眾抗爭上街都會愈來愈危險。
至於我說找郝龍斌沒有意義,是因為郝龍斌在警察人事權上完全只是橡皮圖章,而他自己跳出來坦得很開心,是為了分攤炮火。

他又不選台北市長了。今天過後他再裝無辜地說:「市府對警察人事並沒有介入的權力,我也愛莫能助,是你們當初找錯對象…」這樣就好了。(明明就是他自己跳出來坦,事後還能怪給群眾說你們找錯對象,然後群眾還會自責自己弄錯了。而他還不用選了,你們連制裁他的方法都沒有… 又再次見識到國民黨的超級神坦了嗎?(≧∀≦)ゞ)

錯誤二:「我們要和平理性。」

和平理性不是訴求,請不要搞錯重點了。

和平理性能達成訴求,那當然和平理性很好。當不能達成訴求時,還要不要和平理性?

如果不和平不理性能夠達成人民訴求,那不和平不理性也很好。

造成人民不和平不理性的絕對是政府,不是人民自己。

人民沒必要去自我審查自己有沒有和平理性。那又不是訴求重點。要把和平理性當訴求,在家看電視最和平理性了。

昨天我還看到去中正一分局抗議還自動收垃圾……(≧∀≦) 我是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會去清除牆上噴漆的…

做那種事已經不是叫做有道德的公民了,是根本爆笑啊!不要被制約到這樣啦!

警察在fb留言說些混蛋話,在國外是直接免職的。

方仰寧這種警察,不但要被判刑,民事上還會賠到傾家盪產。

而且警察違法違憲驅離群眾,這在國外有民主意識的國家,我還真沒看過警車沒被翻過來放火燒掉的。

你們居然還去幫他收垃圾…Σ(lliд゚ノ )ノ 你怎麼不乾脆派人進去幫警察按摩說害他們站那麼久真是辛苦了啊?

另外台灣人忽略掉一件事。

最近很流行非暴力抗爭。但是……我講一個殘酷的事實:

非暴力抗爭能不能推翻每一個暴政,其實很有爭議。

袁紅冰對非暴力抗爭就很反對,他覺得那是美國特意製造的謊言。

而我看吉恩夏普所寫的書,與其說他提出的非暴力爭說是政治手段,不如說是社會觀察論文。

如果非暴力抗爭是那麼有用,那其實我們不需要軍隊,反正敵國來了,我們非暴力抗爭就好了。

白起坑殺趙軍四十萬,那四十萬趙軍已經投降了啊!夠不夠非暴力啊?

六四也是非暴力,而且還有人向共產黨下跪,可是後來還被血腥鎮壓。
(當然,六四為什麼失敗,有很多層面可以探討。六四的敗因在這次太陽花也看得到,有機會再說。所以太陽花還沒結束,太陽花還需要被檢討,然後這些經驗才能成為下一次人民抗爭的依據,然後人民的抗爭才會愈來愈有力。為了避免有人聽到要檢討太陽花就跳腳,我再說明一下:檢討不是壞事,不是對這次運動的否定。檢討是中性的名詞。任何一場運動都該檢討,讓後人有經驗可以傳承。尤其太陽花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可以討論,一場抗爭連事後檢討的價值都沒有的話那才可悲。)

另外一提,我的老師一直要我學非暴力抗爭,可是我一直很抗拒,沒去學這招。

沒去學是因為,我相信我一輩子都不會有勇氣去執行這種東西。

因為我沒學,所以沒辦法講得很深入,但越俎代庖粗淺提一下:

有人對非暴力作出一個簡短的闡述:
沒有對政府的抗爭是不流血的。暴力抗爭是流警察的血,非暴力抗爭是流自己的血。
所以,執行非暴力抗爭是要有比暴力抗爭更大的決心,甚至是自殺的必死決心。因此,蔡教授在警察驅離時決定以死明志。他是在決定走非暴力抗爭時就已經下定這個決心了。

非暴力抗爭的重點在抗爭,不在非暴力。 如果沒有抗爭的決心,又想要不流血的非暴力,那最後就是處在統治者劃給你的籠子中,陷入統治者的制約。

暴力抗爭是用讓政府的鷹犬流血,來逼使獨裁者屈服。

非暴力抗爭是用讓自己流血,來驅使自己的同胞覺醒。

這也是為什麼我沒去學非暴力抗爭的原因,我想一輩子都不會有勇氣去執行這種東西。
我寧願讓政府的鷹犬血流成河,我也不會想平白流下自己的一滴血在這片土地上。

我自己都不去執行的東西,我更沒有資格去叫人執行。

而逼使一個政府向人民屈服,我覺得是暴力與非暴力的配合,是鷹派與鴿派的配合。
沒有鷹派的暴力抗爭讓統治者付出代價,統治者沒有向鴿派妥協的必要,甚至還可以貼你標籤說你暴力。

就如太陽花如果會被說很暴力,那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為台灣沒有真正的恐怖份子。
如果台灣有團體的訴求就是要馬英九死全家,而且放話要將總統府打爛重建;那馬英九看到太陽花恐怕還會跪下來謝謝大家這麼和平理性。(所以衝行政院雖然被驅散,但那次的行動還是有很多價值。)

沒有鴿派的和平訴求誘使統治者適度妥協,統治者就只能一味迷信暴力鎮壓,最後雙方都會付出慘烈的代價。

但鴿派絕對不能自我審查成統治者制約鷹派的工具。

非暴力抗爭是不自由,毋寧死的覺悟。並不是抗爭後收垃圾、警察來躺下喊「要和平、要理性」這樣表面膚淺的東西。
—————————————————————————————————————
順帶一提,大約十點左右,我看電視有人向警局丟了一個塑膠瓶,結果四周民眾一擁而上將那個人壓制,然後還將交給警方,讓警方將他帶入盾牌陣中。

這是抗議警察違憲的民眾應該做的事嗎?

從這點可以看到,台灣人民被制約得有多嚴重。在這種社會,恐怕很難有革命產生。
對馬英九發動革命的恐怕不是被馬英九的鷹犬打死,而是會先被自己的群眾出賣。

丟塑膠瓶是什麼嚴重的罪行嗎?頂多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罷了。

我看去壓制的人傷害罪與妨害人身自由還比較嚴重吧!

好,你說大家要非暴力,那你也道德勸說就好了,勸不聽,自己看警察要不要處理。
甚至群眾可以選擇是否包庇那個人,因為違法違憲的警察罪行比丟塑膠瓶還要嚴重。
怎麼會是自己抓他,然後乖乖地交給你們所抗議的「違法違憲」的警察呢? ╮(╯_╰)╭

如果他是被警察帶進去毆打,還是被一同前來抗議警察違憲的同伴交給警察的,原因只因為他丟了一個寶特瓶…那你覺得這群群眾會被人怎麼看待?統治者又會怎麼看? (所以馬英九為什麼立法院抗議才剛結束就敢加碼說要與共產黨做政治談判?請想想看。)
有人說:「可是他可能是內奸故意滋事,讓警察有理由鎮壓的啊。」

我的看法是覺得,統治者要不要鎮壓,其實不是評估你是不是有人故意滋事,是民眾凝聚的力量是否大到讓他不敢挑戰你。

安排內奸故意滋事給警方鎮壓理由只是"果","因"是你的拳頭不夠大。

因為你的拳頭不夠大,他評估可以鎮壓得下來,所以乾脆安排內奸給你,好讓他動用國家暴力收場。

不然丟瓶子可以視為鎮暴理由,那下次有民眾吐痰是不是鎮暴理由?音量太大是不是鎮暴理由?

鎮暴理由是隨統治者自己定義的,自己不要去自我審查那種東西。

參考連結二:給現在不知道為中正一分局所為何事的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