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瞿欣怡:不要害怕,外面的人會守護我們──318學生佔領議場側記

是的,不用害怕,外面有很多哥哥姐姐、叔伯阿姨們一起保護你們,我也是其中之一。

全文出處:獨立評論

關鍵字:

三月十九日深夜,立法院外,人潮越來越多,流言也越來越多。聽說議場內斷電了,我們想像學生是否深陷黑暗?有人絕望地問:「學生怎麼辦?」「烙人來啊,只要我們人夠多,警察就會怕,政府就會怕!」

焦慮不是辦法,繞著立法院走了兩三圈,我終於翻牆進入立法院。跨越尖刺的鐵牆翻入立院停車場後,在擁擠的人潮中,高舉記者證,才能爬上一層樓高的長梯,爬過高高的窗戶,爬過堆得像山的椅子,才終於進到議場。

現場平靜得超乎想像。學生們搶下失序國會,建立一個民主碉堡。電還有,空調也還吹著,快午夜了,學生們或坐或躺。指揮部把現場管理得井然有序。主席台後方是指揮部,左右兩側的議室台,最右端是服務處,管理各項雜事,包括手機充電;接著是醫療站,桌上放滿整齊的藥物,十幾個穿著白袍的醫師隨時提供諮詢。左邊則是藝術系的學生在畫畫。

終於進入議場,我試著用時間標示,記錄他們議場裡的一夜。

12:00—2:00

抗議現場,流言紛亂。最新的一則是「斷電危機」。晚上議場內的燈曾經半數熄滅。學生指揮發言:「每個人手邊一定要準備好照明工具,停電時就地坐下,千萬不要驚慌。」指揮也預告了12:15會開放上廁所,10鐘後關門,來不及回來的只能等到12:50。

指揮話還沒完,二樓傳來騷動,警察有動作了。守門的學生迅速集結在八個門口,指揮清點各門口守衛學生人數,點到門號的,守門員就舉手,人數不夠馬上補齊。議場前的學生們也都坐定位警戒。上廁所時間取消。

警戒一陣子後,沒動靜啊,原來只是警察交接班。指揮只好站出來呼籲:「各位同學,警察交接班很正常,我知道大家很緊張,放輕鬆,千萬不要驚慌。」既然沒有進一步攻堅,大家終於可以放風上廁所。被椅子擋住的門開了小縫,沒有爭先恐後,學生們彷彿早就習慣忍耐。

議場內無事。清潔小隊拿著垃圾袋整理環境,還做分類。我旁邊趴著一個男孩,很認真讀英文報告,原來是社會系的大學生,靦腆笑說:「要交報告,還是要把書念完。」他在議場內實踐的,不就是社會系教導的種種理論嗎?

學生領袖再度發言:「只要是在議場裡的,都是夥伴,不管是學生、公民,或者媒體。我們要爭取的是整個社會的認同,我們一定不可以對特定媒體有敵意,不可以不禮貌。各位媒體朋友,如果我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請你們包涵。」說到最後幾句,發言學生哽咽了。

又過了一陣子,學生領袖發言:「報告大家一個好消息,外面的人已經超過兩萬人,大家不用害怕,他們會保護我們的。」

2:00—3:00

放風時間和南藝大兼程趕來的學生們到走廊吹風,正好碰到警察輪班。有人跟警察說:「辛苦了。」我開玩笑說:「警察心裡應該OS:『你們這群小屁孩趕快回家,我就不用辛苦了。』」

「我們不能回家,一回家,國家就完了!」南藝大學生說。學生們都笑了,我卻覺得心好酸。這群學生從小品學兼優,考上好大學,對知識充滿渴望,對未來充滿期待。我們的國家為什麼逼得他們以街頭為家?

「國家好像把我們當成次等公民。」

「不,國家把你們當敵人。」我說。

為什麼國家如此仇恨這群青年?難道就因為他們純真敢言,揭穿國家的謊言?為什麼媒體要抹黑他們?為什麼該反省的是學生,而不是政府?

回到議場,聽到兩個好消息,最新物資來了,有人送麻辣鴨血來囉~!終於不用吃冷麵包了,學生大聲歡呼。第二個好消息,繼攻佔土耳其媒體後,包圍立法院行動登上香港蘋果日報頭條了!學生更是大力歡呼!

但是隨之而來的壞消息,為場內帶來緊張氣氛,據說飆車族可能會混入議場,學生領袖不斷強調:「注意你身邊有沒有陌生人。千萬不要理會任何挑釁,有衝突時請找糾察隊處理。我們一定一定要克制我們的情緒。」

繼續攻堅練習,從一號門到八號門重新清點守門人。守門的學生輪流站在椅子上監看外面的情勢,休息的人就躺在門邊不敢走遠。為了怕有人帶武器進來攻擊,從此刻起,進入議場的背包都要檢查,學生們很有禮貌地一邊說:「抱歉,抱歉。」醫師也上場呼籲攻堅時受傷的處理原則:「萬一攻堅時受傷而無法移動,旁邊的人千萬不要扛他,我們會到你身邊。」

緊張的氣氛瀰漫,吾爾開希來了,現場受到很大的鼓勵。「六四天安門事件」已經二十五年,這群大學生們可能都還沒出生。他們未曾經歷六四,未曾經歷當時香港、台灣的大遊行;未曾聽張雨生親口唱「沒有煙抽的日子」,以及崔建的「一無所有」;但是他們擁有的智慧與勇氣,毫不遜於當年霸佔天安門的中國學生們。

台灣從日治時期開始的人民抗爭史,也深深影響他們。負責物資的同學是解嚴元年出生,她說:「我一直以為民主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當我知道鄭南榕事件後,我開始反省,原來民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台灣人民抗暴史,從日治時期就未曾間斷,我們骨子裡的叛逆,一直都在,哪怕經歷白色恐怖,都無法殺死台灣人的強悍。這群青年學生毫不懼怕威權,勇敢、純真而理性地追求自由民主。他們參加公聽會、閱讀大量資料,了解服貿背後的陷阱,在政府失職時,跳出來大喊:「退回服貿,重啟談判」,國際學運抗爭史上第一次有學生佔領國會。馬英九以為掌握國民黨、行政院與立法院,就可以為所欲為,但人民的力量遠比他想像還要巨大。他忘了總統應該為人民服務,而非掌控人民。也許他從不讀台灣史,不知道台灣人的強悍是有傳統的。

吾爾開希發言後,換陳為廷上場,他耍寶:「外面開演唱會,不如我們自己也來開一個!」他帶著大家一起唱滅火器的「晚安台灣」。五百個學生一起唱著:「黑暗他總會過去,太陽一出來仍舊會是好天氣,你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天公伯總會保庇,太陽一出來仍然會是好天氣,願你平安,台灣;願你順遂,台灣。」緊繃一整晚,終於可以笑一下了。

3:00–4:00

空調已經關閉兩小時了吧,空氣越來越稀薄。守門學生不能睡,聊起法文的小喉音,蹲在椅子上發出奇怪的聲音。倒地而睡的學生越來越多。王丹終於進到議場,在角落靜靜地與學生說話。

空氣好稀薄,心臟隱隱作痛,頭好昏卻睡不著。恍惚中聽到外面廣場傳來歡呼聲,知道有人在外面守著,就覺得安心。一直想著學生說的:「外面有兩萬個人保護我們,不要害怕!」

涼風吹進來,聽說外面下雨了?說好會來的人,還會依約前來守護嗎?佔領立法院兩天一夜了,到最後會怎麼收場呢?此刻的議場很平靜,但是過了今晚呢?學生們對台灣展現了絕對的愛與勇敢,他們會得到同等的回報嗎?

5:30

場內無事,決定離開。離去前看到一列列警察在走廊上,我緊張地問守門學生:「不會有事吧?」學生安慰我:「不會的,只是交班而已。而且外面有這麼多人守著,他們如果包圍我們,就會被外面的人包圍。你不用害怕。」我不是害怕,我是為你們擔憂啊。

下定決心走出議場,寒風寒雨。沿著青島西路轉到中山南路,又走到濟南路,昨天晚上的兩萬人走了許多。但仍有很多人堅定地坐在立法院外圍,守護學生。

雨停了。遠遠聽見外場指揮大聲地說:「雨停了。我們又撐過一個晚上,接下來也一定可以的!」

是的,現在只是抗爭的起點。有那麼堅強勇敢的學生們,一定可以撐過去。而我們這些把世界搞壞的大人,要站出來,成為他們的後盾,守護他們。這是我們愧欠的。

回家的路上,我崩潰大哭,一直想著學生說的:「不要害怕,外面有兩萬個人保護我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