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只談普世價值,打得倒國民黨嗎?

全文轉貼自妖西的臉書:〈只談普世價值,打得倒國民黨嗎?
完全贊同這個觀點,非常值得參考,以下為本文。
—————————————————————————-
前幾天跟酥餅的討論讓我後續想了些事情。

酥餅「普世價值就夠了」的主張,提醒了我這一陣子為什麼會針對「去政治化」、「切割獨派」、「建立公民社會」、「避談殖民體制與其遺續(包括威權遺續)」、「受左統勢力影響與牽制」、「避談中國因素」…等社運/學運圈常見的現象提出批判。

和酥餅的那一場爭論,可以說是我這幾年內在思辨過程的濃縮版。我想我應該整理一篇文章,把我的想法做一個比較清楚的交代,以免那些被我扣上「受左統勢力影響」帽子的人,老是覺得自己冤枉。

台獨 = 毒台?

回想過去,我一度也認為台灣獨立其實就(只)是基本人權中住民自決原則的落實,不多不少,所以民間團體或政黨只要談基本人權、普世價值就夠了,不需要談刺激性那麼強的台灣獨立、國族主義,讓自己陷入被邊緣化的危局中。

包括民進黨在內許多政治人物也相信這一套,比方說上週六呂副出席【如何組撓國民黨繼續執政:Part3】活動(http://ppt.cc/CDZ8) ,提到「台灣從1996年總統直選之後就獨立了」;很多社運圈、政治圈的朋友更是喜歡在選舉的前後用指責的語氣說「民進黨就是因為被獨派綁架了,才會輸!」。

事實上,作為曾經志同道合的立場,我可以理解這樣的看法。畢竟,很多人花了大半輩子在打倒國民黨威權、推動各類平權以及台灣獨立,而且某種程度來說,他們達成目標了,2000年國民黨真的倒台了。此時如果告訴他們,其實這只是開始,好戲才正要開始、路還長的很,眼前還有更巨大、更難纏的敵人在等著我們 — 對他們來說勢必很難吞下去。

但是,這終究是個人層次的同理,而不是兩種路線的客觀分析與比較。我想,我們還是需要做一點客觀的分析,來比較「國族主義」vs.「普世價值」這兩個路線,檢視一下兩者在走了這麼多年之後,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後者就足夠。

喊台獨?你想被邊緣化嗎?

先從「邊緣化」這一點來談。讓我們面對現實,社運、學運團體真的有因為避談台獨、避談台灣國族主義、切割獨派,訴諸普世價值基本人權,就因此比較不邊緣了嗎?每一次以普世價值、基本人權號召而來的群眾,因此有比獨派多嗎?或者,有因為高舉普世價值、基本人權,民進黨就姿態比較低,配合度(無論主動或被動)就比較高、比較願意跟著「進步」了嗎?

其實不然。先論民進黨。民進黨是一個走選舉路線的非理念型政黨,至少現在是了。你群眾不夠多,他基本上就不大會鳥你,你透過人脈或專業或打著普世價值大旗,能夠給予的政治壓力事實上非常有限;你敵不過財團,也算不上夠力的籌碼能夠阻止藍綠的政治交換。你有的,就只是一個透過媒體的發言權而已,但說出的話進一步到底又有多少政治上的實質影響力?影響力很小。

所以,群眾還是根本來源,沒有群眾、沒有影響力。檢視台獨團體與普世價值團體各自的組成與召喚到的群眾,確實可以發現兩者不大一樣:前者的群眾明顯年紀較大、後者以中生代以及一些年輕學生(但也沒很多)為主;前者講台語的多,後者則多講國語(或英文);前者組成的學者較少,但職業分佈較平均、多元,後者則以學者或律師為主體,相對較專業。整體而言,獨派團體的群眾比較「草根」,而普世價值的群眾則比較「中產」、「菁英」。

但以規模論,很明顯前者群眾人數通常較多,後者一般來說較少。

我認為單這一點就告訴我們,普世價值路線並沒有像很多人所想像的那樣,具有召喚群眾的魅力。容我不客氣的說,普世價值路線不只是不如很多人想像那般,而是根本就沒什麼號召力。

也因此,我不看好林峯正律師、黃國昌老師、馮光遠先生…等人,試圖在罷免吳育昇運動後籌組政團成功的可能性。一個簡單的原因是:他們頂多算是「台派」而不是「獨派」,在國民黨也有很多「台派」、也不時高喊「普世價值」、「基本人權」的情況下,將無法被選民有效區辨,很容易就選戰的亂局中被取代;綠黨、第三社會黨的經驗也告訴我們,第三勢力論沒那麼簡單就實現。藍/綠、統/獨的大格局或板塊,不會只因為你喊了普世價值、基本人權而產生顯著的挪移。也就是說,單靠普世價值為立論基礎的第三勢力政團,無法成功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他甚至可能幫倒忙、扯後腿。

台獨真的沒市場嗎?O_Q

也許有人會問,那1985的20萬白色公民怎麼說?這不正是普世價值力量的展現嗎?所以,別再喊台獨或國族主義了啦,就像姚人多講的,「台獨沒市場」啦~!

我對這樣的說法高度懷疑。真的是這樣嗎?白色公民真的是因為受到普世價值基本人權的號召而來的嗎?我想,我們都知道不是這樣。與其說號召他們來的是普世價值、基本人權,不如說是因為受害者明確與低門檻的同理心,召喚出了他們內心的素樸正義感,而這種素樸正義感…離普世價值、基本人權其實還有好一段距離

對一般庶民來說,台灣國族/民族主義理解的門檻其實比普世價值、基本人權要低很多,接受度則高很多。今天我們走在街上隨便抓一個人來問:你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還是日本人?大概很難聽到有人不是回答「台灣人」。當然,也許有人會講國族主義才不是這麼簡單的東西。是,當然沒那麼簡單,但那是認知的最低門檻;若是比認知的最低門檻,普世價值、基本人權肯定要高了許多。

國民黨也支持普世價值

我說了這麼多,不是試圖做某種強迫選擇(forced choice),要大家只能在兩個路線中選一個,而是希望能打開一個相互合作、戰略互補的思維空間。獨派就我所知不大會拒絕普世價值團體的合作邀約,但反之卻常常不成立,反服貿就是一個好例子;國民黨不是唯一邊緣化獨派的兇手,普世價值團體也是「幫兇」之一。而我基於實務經驗,認為這很大比例是受到左統長期以來的影響與牽制的結果。

我的看法是,獨派團體應該要開始像普世價值路線的團體一樣,組建「獨派的議題團體」,但採取不大一樣的角度切入,在解殖以及符合現代需求與進步價值的國族主義框架下處理與看待議題,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或政策,進行議題的倡議。

總是愛訴諸「XX權」的普世價值團體,則應該正視國民黨2008年回歸所代表的政經與歷史意義,正視殖民體制現存的事實與其遺續的影響,重新思考切割台獨、去政治化、只談建立「公民社會」、避談殖民體制與其遺續(包括威權遺續)、避談中國因素…等一直以來的慣性作為,是否真的能夠有效促成台灣改革。

中華民國生病了,病的不輕、病了很久。這病是有歷史的,跟他一直以來的生活習慣、個性、人生哲學、家庭背景/文化與教養…都有關係。普世價值路線不是不好,而是不夠,因為他忽略了歷史、忽略了人民權利保障要能落實、社會運動要有足夠的政治空間以發揮影響力並成功達成訴求,前提是這國家是一個正常的國家。

但中華民國不是。

從「中華民國」這名字在台灣落地開始,他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

但,從普世價值我們能從一個國家的名字就看出他不正常嗎?看不出來。所以,作為診斷工具,普世價值、基本人權顯然並不足夠。

我們需要國族主義、需要解殖論述、需要轉型正義。

台灣才可能因此重生,成為一個獨立並落實普世價值與基本人權的美好國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