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台灣這家公司的員工待遇為什麼會這麼低?

來源:網傳

台灣這家公司的員工待遇為什麼會這麼低?如何解決台灣經濟的困境?
by企業人士高飛鷂

我是蔣渭水文化基金會的董事高飛鷂。曾經創辦經營跨國企業30年,去過30個以上的國家,擅長策略規劃與品牌行銷。1992年起開始在對岸投資,2002年收成將公司高價賣給美國上市公司(所賣得的每一分錢都回到台灣)。2004年半退休之後,曾被延攬到鴻海任副總經理,培養接班團隊。對鴻海,乃至台灣企業的問題,有很深入獨到的見解。

我現在已經退休,也不代表任何利益團體,我只希望能幫助台灣。我對我以下的建言也絕對負責。

郭台銘說:“笨蛋,問題在經濟”,雖然不是衝著我,但我會很自信的回他一句:“笨蛋!經濟沒有問題!”

不是喊口號 -《拼經濟,所以要拼公平正義》
CIA網站的 World Fact上的統計數字顯示:台灣人口全世界排名58,總GDP排名第20,前19名不是靠人口多,就是靠地大物博 – 沒有一個例外。(這裡說的GDP是根據物價平準調整過的,比用官定匯率換算的更接近實際) 更令我們自傲的是:臺灣人均GDP排名第28,如果去掉人口500萬以下的國家,則是排名13。重點是:我們的人均GDP,超過德國、英國、法國、義大利、日本和歐盟的平均值,當然還有韓國!IMD甫公佈的競爭力排名,我們排名世界第七。這樣傲人的成就,說明台灣經濟很好,競爭力很強,可是人民滿意嗎? 沒有。普羅大眾抱怨日子過不下去,因為他們的收入沒有增加,也看不到未來的機會。金字塔頂端的企業主、富人也埋怨政府沒有努力拼經濟。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問題在:台灣 GDP高而人民收入不成比例的低,就像一家公司獲利很好,但是員工薪水卻是不成比例的低一樣,所以人民才會抱怨。這也就是前面開宗明義說的《所以要拼公平正義》。 如果政府可以看清這一點,就不能光以“拼經濟”或 “提高GDP”來回應人民對生活水準的訴求,尤其是不可以為了拼經濟就如傅高義教授說的“無法避免過度依賴對岸”,進而威脅到我們國家的自主性。

台灣這家公司的員工待遇為什麼會低?
我先用一個虛構的故事來描述我們國家在世界經濟圈裡的地位:《歐巴桑與大學生的經濟世界》

我是名牌大學的學生,住在學校附近學生公寓裡,大部分同學都克勤克儉,自己打理生活,從打掃洗衣服到煮飯做菜都自己包辦,不敢假手他人。我卻不一樣,我到處兼差當家庭教師,而把打掃洗衣服到煮飯做菜的工作外包給附近人家的中年沒有工作的歐巴桑(我們那年代是這麼叫中年婦女的)。因為當家庭教師賺錢多,我只要花我當家教賺來的錢的一小部分就夠請歐巴桑,甚至為了我過更好的生活,我請一個打掃的歐巴桑,洗衣服也請一個,請第三個就只燒飯給我吃。

有時候,我沒有準時收到家教的薪水,手頭緊一些,為了讓歐巴桑們放心,我就寫了欠條給他們,她們也接受。經過一陣子之後,她們很相信我,甚至當她們之間標會或彼此交易時,竟然也以我的欠條代替鈔票,甚至有時候會把我的欠條當 錢一樣存起來,我的欠條變成她們的貨幣。

在我跟這些歐巴桑的世界裡,歐巴桑們努力為我工作以換取報酬,而我卻以我自己發行的欠條做為支付報酬的工具,居然也相安無事。慢慢的所有的同學都用和我一樣的方法-請歐巴桑做家事,過著舒適安逸的日子。對應現實世界,大學生就是歐美國家,他們的欠條就是美元(或歐元),歐巴桑就是亞洲新興國家。大學生的工作就是科技、軍事,品牌行銷,還有一個很可怕的東西叫做“衍生性金融商品”;歐巴桑的工作就是所謂的“製造業”。

亞洲新興國家,包括台灣與大陸,拼命製造產品來貢獻給歐美國家,甚至做到不惜血本,可是把東西賣了之後,換來的不過就是人家想印多少就印多少的欠條-美元(或歐元)。不僅如此,這些大學生除了拼命印欠條讓他們看起來購買力很強之外,又設置了一大堆障礙,像是配額制度、行業標準、認證制度讓歐巴桑們有階級高低之分(例如打掃的歐巴桑除非經過認證,否則不可以做燒飯的工作,反之亦然),還有更可怕的反托辣斯法,乾脆明訂歐巴桑們不可以組織同業公會,哄抬價格,讓他們沒辦法合作,競爭更加激烈。另外也製造許多題材,像是環保、人權、或智慧財產權等等障礙,讓歐巴桑們窮于證明自己既能夠服務大學生又不至於危害人類,或甚至毀滅地球,卻忘了該挑戰的是:憑什麼你大學生有特權印欠條,憑什麼你做的事就值那麼多,而我做的就只值那麼一點點? 如此這般過了30年情況變成這麼糟…

大學生的毛利率: Apple 40% DELL 20%
歐巴桑的毛利率: 鴻海 4.0% 宏達電 2.3%

這群歐巴桑裡,有一個叫鴻海的很特別,很聰明(也很笨),她把做家事所需要的工具和消耗品都慢慢弄成自己做,又從鄉下找了一群比他更窮的親戚來幫忙。不但如此,他還把因此所降低的成本,統統用來降低價錢爭取更多工作。其它歐巴桑儘管埋怨,但為了生活也不得不跟著降價才能保住工作。所以儘管大學生能夠給的工作量就是那麼多,年年也隨大學生人數增加而有成長,可是這些歐巴桑們日子卻過得越來越辛苦。

終於有一天連這個歐巴桑居然在里民大會裡大罵里長說:笨蛋!問題在經濟。各位,您認為這樣有天理嗎?我認為沒有。

台灣這家公司的員工待遇為什麼會低?

因為這公司就像上面的歐巴桑,從來都是靠幫傭賺微薄的工錢,早年是台灣質優價低的勞工隨便用就能賺錢,近20年來大陸的改革開放更給我們繼續賺這種Easy Money的機會,所以只要工資夠低,能殺價搶單,企業就能賺錢,而不必在意行銷或研發,也不必考慮轉行搶大學生的工作。這種靠濫用廉價勞力,賤賣自己價值的企業裡的員工,收入當然高不起來!

所以我認為台灣政府應該努力做三種事來改善這狀況,並讓經濟成就可以分享給全民:

1.政府拼經濟,首先應認清我國在經濟世界裡不合理的地位,努力改善,不可怠惰。我國在世界經濟裡的地位,就如前述的歐巴桑地位一樣,既不公平,也不合理。但是我們的政府與人民,卻一直俯首認命的順服,尤其可悲的是,我們的財經學者、官員,幾乎全盤接受西方的世界經濟觀,從沒想過挑戰這種不公平的環境,不公平的遊戲規則,完全就像故事裡的歐巴桑,連思想都被大學生牽著鼻子走,這就是政府的怠惰!

舉例來說,我們普遍接受“歐美國家是消費大國,新興國家是生產大國”這種基本概念;試想:你負責生產(做苦工),我負責消費(享受),所以只要我消費大國的消費能力或意願下降,你這些生產大國的經濟就不會好,也不該好。這世界到了21世紀,怎麼還有這種主人與奴隸式的分工法?

舉例來說,美國政府以違反公平貿易的罪名,將奇美電的前總經理判刑送監時,我們的政府,就算承認美國法院的判決100%合理,可曾作態表示關切或遺憾?

又如面對歐債危機,我們只能消極因應,降低曝險以減少損失嗎?為什麼不想:世界都缺錢時,我們這坐擁有全世界第四多現金的國家,能不能利用機會賺一點錢呢?應付未來的更不穩定的世界經濟情勢,我們是不是該設立主權基金,利用時勢賺錢同時也成為平準的工具呢?

又如復徵證所稅,為什麼把外資排除在課徵範圍外?因為其他國家都是這樣,所以如果只有我們課外資的稅,外資就不來了?真的只能想到這裡就打住嗎?這也是怠惰!設想您是外資的話,您是在意賺了錢必須繳稅呢?還是賺錢容易比較重要?報告總統,外資在台灣股市呼風喚雨、吃香喝辣,大口吃肉大口吸(散戶的)血已經不是三五年了,您會擔心他們為了區區一點證所稅,就放棄這全世界最容易賺錢的市場嗎?

又如拼經濟,就是拼GDP嗎?GDP已經名列前茅,再怎麼拼,有意義嗎?拼經濟就是每一個企業都像鴻海學習,就像歐巴桑們向那聰明的歐巴桑看齊,垂直整合、吃苦耐勞,然後把利益全部送給大學生嗎?

我們的財經官員,包括立法委員,有人能think out of the box嗎?從證所稅反來覆去修得荒腔走板來看,只恐怕連think straight的能力都有問題!

2.督促企業拼經濟,就不要濫用廉價勞力(包括對岸的),要懂得行銷技術,不要賤賣自己創造的價值。前述的故事裡,歐巴桑個個看輕自己的價值,他們充其量只是在大學生所設下的遊戲規則中努力,彼此競爭(或互相傷害),而沒有轉行挑 戰大學生的想法或勇氣。

台灣大多數的企業也是這樣,企業主,其實只是一直在海峽兩岸扮演“工頭”的角色而已,他們順著開放的時勢賺這種Easy Money少說已經20年,現在是您催促他們真正動起來做一個企業家的時候了。(您看郭台銘過去30年來只是重覆一個相同的經驗模式:殺價搶單 – 擴廠增人 – 殺價搶單 – 擴廠增人…,最近才開始認真想一些跟過去30年所做不一樣的事,不是嗎?)

如何讓企業不濫用廉價勞力呢?政府上個月不是才說過油電價格不調漲,不但資源會被濫用,而且相當於用得少的人補貼用得多的人嗎?勞力也差不多,只是兩岸勞力市場價格幾乎是決定在大陸政府手裡。所幸的是,大陸政府同樣想通了不濫用、不賤賣才是硬道理,所以從兩年前起就不遺餘力提高工資(此舉既可創造內需市場取代衰退的歐美市場,又能夠避免美國壓迫人民幣升值帶來損失,可是,我所接觸的財經學者跟官員,沒有人看出這些關聯),到現在大陸與台灣的工資越來越接近,也許政府可以要求下屬研究大幅提高基本工資的可能性吧?

其次說不賤賣自己的價值,各位可不可以先想像一下,如果鴻海倒閉了,台灣經濟會怎樣? 如果宏達電倒了,台灣經濟又會怎麼樣?

答案是:

鴻海倒了,台灣經濟不會怎樣,只會更好。因為同樣的工作會有其他的競爭者(例如廣達、華碩、仁寶…)用比較高的價錢分著做,因此台灣整個產業鏈總收入會增加。

宏達電倒了,非常糟糕,代表歐巴桑挑戰大學生的工作失敗,台灣經濟要轉型更難了。

請政府瞭解上述之後,不要吝惜身段,多接觸企業界,要求這些企業配合您的政策,真的做出價值來拼經濟,而不是讓他們怠惰、濫用勞力資源賺easy money,卻要指責政府不夠努力拼經濟。

3.政府應該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讓全民無論收入高低,均能同等享受到高GDP的成果。多年來我們政府創造出企業容易賺錢的環境,例如刻意低估台幣以增加出口競爭力,開放對大陸投資乃至開放陸資投資台灣,簽訂ECFA等等,造就了一些特定的賺錢企業和個人。可是這些國家政策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與風險,是全民共同分擔。因此應該有租稅制度讓企業或個人所賺的錢,分享一部份給全體台灣人民,否則就是不公不義,社會M型化和對立只會更加嚴重。

例如廣建捷運,使市中心與郊區同時都享受一樣的方便,也相當於擴大了房屋的有效供給,房價自然較平均,民怨就少了。(相較於此,廣建社會住宅則是個杯水車薪、事倍功半的笨主意)

又例如政府以公共資源提供托嬰及老人照護,解決這種無論貧富,早晚都會面對的問題。對一般人民而言,這方面的負擔減輕,不只是相當於實質上可支配的收入變多,也是大幅減輕了為人父母或子女的精神壓力,絕對可以提升生活滿意度。

另外我們有足夠的人才與條件,建構內容精采全面e化社會,讓全民幾乎不必花一文錢,就可以享受方便舒適的生活。我只舉一個已經存在的例子說明:台北的公車資訊系統,可以即時顯示每一班公車的位置,您可以想像這樣的系統,對GDP的貢獻微乎其微,可是它所提供生活上的方便與從容,可能是再高的GDP都換不到的。

此外我們已經看到政府想推動的證所稅、房地產按實價課稅也都是朝《公平正義》這方向去做!

以上是我以個人35年獨特的經歷所歸納出來的建言。

【轉】2013中國最新國情報告:不看不知道 看完嚇一跳

本文是瞭解中國發展的最新報告,並附有作者的觀察評論,值得關心中國、華人世界的讀者一讀、深思。

2013年中國國情報告:中國國情最新數據

●中國人口13.4億,60歲以上1.78億占13.26%,其中一半──無子女空巢,最大問題──心靈孤獨。中國3億人失業,2億人口流動,單身1.8億,5,800萬農村留守兒童生存狀況堪憂,97%公民不具科學素養。

●2011年中國進入全民焦慮時期,房價物價飛漲、醫療費用高、養老保險成百姓憂慮之源,中國人年收入全球排名第159位,71%的人生活艱難,65%以上家庭「老養小」,74%的「80後」(1980年代後出生的子女)照顧父母力不從心,94.5%的人對食品沒有安全感。99.6%的人認為純友誼越來越少,75.5%認為鮮有君子之交。

●中國68.5%居民認為房價高難接受,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房租瘋漲,白領一半工資付房租。北京380多萬空置房,城區郊區共出租房屋240萬套,租賃人口700萬。

●中國40%女性有出軌行婚外性行為,36至40歲是女性婚外情高峰期,民政統計數據顯示每天五千家庭解體。

●中國人均耕地,在全球人口超過2千萬的52個國家中,排名35位。英國、日本、韓國等國的人均耕地都比中國少,農業強國荷蘭人均耕地只有0.057公頃,台灣的人均耕地面積只有中國大陸的三分之一左右。……說明人均農用地和人均耕地並不決定一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

一、關於犯罪率

根據重慶大學法學教授陳忠林的研究,從1999-2003年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報告等相關數據可以推算出,中國普通民眾犯罪率為1/400;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為1/200;司法機關人員犯罪率為3/200。

筆者注:這是1999─2003年的數據統計,我們記得那個時期曝光的官員們還沒有最近這十年這麼多,說明現在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還要高於1/200; 司法機關人員犯罪率還要高於1.5/100。中國普通民眾犯罪率為1/400,如果去除老人和兒童,說明成年人的犯罪率遠遠低於1/400。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是普通民眾的2到3倍,司法機關人員犯罪率是普通民眾的6到7倍,是他們所處的環境條件誘發他們容易犯罪嗎?他們手中可是握有財產、資源和政策法律的權力呀!他們在自己的圈內圈外可是高高在上,一呼百諾沒人敢管的人們啊!

二、關於房價與家庭收入的比例

合理的房價與家庭年收入之比,世界銀行的標準是5:1,聯合國制定的標準是3:1,現實中,美國是3:1,日本是4:1,發達國家最高的是悉尼8.5:1,紐約7.9:1,倫敦6.9:1,首爾7.7:1,東京7.9:1,新加坡5:1,而中國是20:1~30:1,北京上海杭州等甚至達40:1。

筆者注:這個統計的數字與實際情況出入也是太大,可能按高收入人群統計的,實際上有許多普通人民用二、三百年,三、四百年的工資也買不上一套離工作地點近些、像樣點的房子。

三、關於收入差距

電力、電信、石油、金融、保險、水電氣供應、煙草等國有行業的職工不足全國職工總數的8%,但工資和工資外收入總額卻相當於全國職工工資總額的55%。

筆者注:為什麼會出現這樣嚴重工資收入差距極大的現象?因為電力、電信、石油、金融、保險、水電氣供應、煙草等國有行業是國有壟斷行業,他們的工資標準制定得遠遠高於其他行業的工資標準,而且這些部門的領導班子的工資實行年薪制,年薪可達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這些部門的領導班子也多是官二代們,真不知道社會主義“各盡所能,按勞分配”的原則是怎麼執行的?他們有什麼功勞?他們創造了什麼價值?他們製造了巨大的貧富差距。(其他方面另撰文)

四、關於貧困人口

一向將稱成功消滅了多少貧困人口列為政績,稱中國貧困人口只有4300萬人。要分攤聯合國經費時,中國说:如果按照世界銀行人均每天消費低於1.25美元的標準計算,中國的貧困人口總數超過2.5億,高居世界第二位。

筆者注:中國的統計數字總是不統一,各部門統計的標準有可能不一樣,應用的範圍有可能不一樣,微微有差距说得過去,有時一差十萬八千里能说得過去嗎?以此統計貧困人口為例,對國內人民群衆说中國貧困人口只有4300萬人,對聯合國就得说實話,中國的貧困人口總數超過2.5億,高居世界第二位!不理解是那些生活在貧困綫以上的外國人需要援助,還是這生活在貧困綫以下的2.5億中國人更需要救助!

五、關於人均收入

1955年中國的人均收入是韓國的3.2倍,日本的1.1倍。但經過50多年“翻天覆地”的增長,2008年中國的人均收入是日本的3%,韓國7%。

奧巴馬日前接受採訪说:中國人均生活水平停留在美國1910年水準。

筆者注:從1955–2008年經過五、六十年“翻天覆地”的增長,日本超出了中國的人均收入34.5倍,韓國超出了中國的人均收入17.5倍,中國人均生活水平比美國落后了100多年了耶。中國人民辛苦勞動經濟增長的碩果沒用到人民身上都用到什麼地方去了?社會主義國家還不如受美帝國主義奴役下的日本、韓國把人民群衆放在心上嗎?

六、關於官員人數和人民人數的比例

中國曆代民、官的比例:西漢7945:1;東漢7464:1;唐朝2927:1;元朝2613:1;明朝2299:1;清朝911:1;現代67:1。

1998年財政部部長助理劉長琨说:漢朝八千人養一個官員,唐朝三千人養一個官員,清朝一千人養一個官員,現在四十個人養一個公務員。

筆者注:公務員越來越多,最新網上的統計消息,現在十八個人養一個公務員。人民當主人的譜是越來越大了,公仆們越來越多了,再過了幾年,沒準倆、仨人就可以用一個公仆了,只可惜主人們越來越累斷了腰,兒女們越來越筋骨瘦,公仆們卻一個個腦滿腸肥滾瓜流油。

七、關於行政費用所占生産總值的比例

用於行政費用所占生産總值的比例:中國:25.6%,印度:6.3%,美國:3.4%,日本:2.8%

筆者注:中國用於行政費用所占生産總值的比例是印度的4.1倍,是美國的7.5倍,是日本的9.1倍。為什麼?就是因為中國的機構太臃腫,有一個龐大的國家機器,有一個不創造財富的運轉這架機器的龐大的廢物隊伍。

八、關於醫療、教育費用所占生産總值的比例

用於教育醫療的費用所占生産總值的比例:中國:3.8%,印度:19.7%,美國:21.5%,日本:23.3%

筆者注:用於教育醫療的費用所占生産總值的比例印度卻是中國的5.2倍,美國是中國的5.7倍,日本是中國的6.1倍。為什麼?印度、美國、日本重視和提高國民的文化水平、思想素質、身體健康。而中國就是這3.8%,其中的80%還都用在2–3%的高官們身上享用。

九、關於政府增長和百姓收入的比例

政府收入增長了985倍百姓收入只增長了19倍。

筆者注:政府收入增長了是百姓收入增長的52倍!為什麼?因為政府的人員越來越多,他們需要坐汽車、大吃八喝,國內外旅遊,三房四院,二奶三情,辦公樓越豪華越好,各種待遇越高越好,錢越來越多越好,權力越來越大越好,維穩的費用越多越好……

十、關於裸官人數

知道現在中國有多少“裸官”嗎?118萬。這是一個什麼概念?也就是平均每個省(直轄市)有3萬多名“裸官”,如按全國2000多個市縣算,每個市縣也有50多人。

筆者注:118萬裸官,多麼可怕的官場!這叫什麼樣的政權?據悉近30年來,中國外逃官員約為4000人,卷走資金近4000億元,人均席捲約1億元臓款,他們在這裏裸官能是為人民服務嗎?還不是為了更多的享受,為了更多的貪財,並隨時跑掉逃避制裁,這潛藏的威脅和危險中央領導們不知道看見了嗎?這樣的人還能讓他們再掌握政權嗎?不知道我們的憲法是不是規定政府官員每個縣市都允許50個以上的“外國人”掌權?希望它是古今中外空前絶后的歷史現象。

十一、關於中美兩國2004年財政比較

關於中美兩國財政公共服務程度比較的資料。以2004年兩國財政支出為例,中國用於行政公務支出的比例為37.6%,美國為12.5%;中國用於經濟建設支出的比例為11.6%,美國為5.0%;中國用於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的支出總量為25%,美國為75%;用於其他支出的,中國和美國分別為25.8% 和7.5%。

筆者注:國家2004年財政支出

行政公務支出經濟建設支出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的支出其他支出

中國100%37.6%11.6%25%25.8%

美國100%12.5%5%75%7.5%

比較300.8%232%33.3%344%

1、以2004年兩國財政支出為例,中國用於行政公務支出是美國的3倍,说明中國行政機構有嚴重的臃腫、浪費現象。

2、中國用於經濟建設支出是美國的兩倍多,證明中國確實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它用於經濟建設的支出是美國的兩倍多並不算多,再多些也是應該的、正常的。

3、中國用於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的支出總量僅是美國的1/3,说明中國不重視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工作,重官輕民,保護社會環境和自然環境的意識非常差。

4、中國用於其他方面的支出是美國的3.5倍。其他支出的面比較廣了,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是不是應該用納稅人上繳的稅款支付的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中國的財政支出不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批准,不向全國人民公佈,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唄。

十二、關於中國非正常死亡的狀況

中國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數超過320萬:

單項統計:

1.每年因自殺死亡者高達28.7萬

2.中國每年約有二十萬人死於藥物不良反應

3.每年醫療事故死亡20萬人(估算)

4.中國每年死於塵肺病約5000人(估算)

5.每年約有13萬人死於結核病

6.2005年全國共報告甲、乙類傳染病3508114例,死亡13185人

7.中國每年道路交通事故死亡約10萬。

8.全國每年因裝修污染引起的死亡人數已達11.1萬人

9.中國目前每年工傷事故死亡約13萬多人

10.每年觸電死亡約8000人

11.中國火災年平均損失近200億元,並有2300多民衆傷亡

12.全國每年1.6萬中小學生、3000大學生非正常死亡

13.各類刑事案件死亡年均近7萬人

14.廣州每年産生約1200具無主屍體

15.中國每年因使用不當導致農藥中毒的死亡人數達上萬人

16.每年食物中毒死亡數萬

17.1986年因酒精中毒死亡9830人

18..中國每年過勞死人數達60萬

19.承每年因大氣污染死亡38.5萬!

以上合計約230.5萬!!!

筆者注:中國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數超過320萬,足可以超過一個小國家的人口了。從單項的統計數字看,這許多瞬間被奪取的鮮活生命多為兒童、小中大學生 們,正值中流砥柱的工人們、農民們、精英們;從死亡的原因看多為醫療事故、交通事故、工傷事故、污染事故、食物中毒事故、勞累致死、精神崩潰致死……這些致死的原因都是許多社會弊病造成的,如果政府下大力量能少一些行政公務的支出,多一些公共服務和社會管理的支出,解決對百姓就業及各種福利、安全的保障,一定會使這些非正常死亡的人數大大減少的。

20.經由不安全注射傳播的肝炎和愛滋病,已導致三十九萬中國人提早死亡,並造成六百八十九萬壽命年的損失(注:新華社公佈的數字)

筆者注:致病肝炎的原因多是營養不良及不衛生的飲食習慣所致,愛滋病在我國的傳播有許多卻是采血人員不負責任地將采血針頭不經消毒反復使用造成的惡果。提高衛生條件,保障食品衛生,大力宣傳改變百姓的不良衛生習慣是我們長期義不容辭的責任。對於那些披着人皮或披着白衣天使卻視人民生命為草芥,給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帶來威脅的惡魔必須以法律嚴懲。

21.中國每年有將近一百萬五歲以下的兒童死亡

筆者注:為什麼每年會有將近一百萬五歲以下的兒童死亡,這麼龐大的數字?一是先天性疾病和先天性不足造成的,二是貧困的生活,缺乏營養缺乏照顧造成的,三可能是性別的歧視、遺棄、拐賣等原因造成的吧。所以優生優育、普遍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男女平等、解決社會養老問題應該是我們長期的國策。

合計:328萬以上,扣除可能存在重覆部份,同時考慮統計不全部份,每年非正常死亡超過300萬應該沒有問題!其中80%屬於責任事故!

十三、關於危害國家安全的人數

據官方統計,2006年中國政府逮捕了604名危害國家安全犯罪嫌疑人,是2005年的兩倍。同樣,因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罪而遭逮捕的人數在2007年(742人)相比前年增加了23%。

筆者注:什麼人是危害國家安全犯罪嫌疑人?最近這些年暴出的因為反對城管隊的野蠻制止零售和野蠻拆毀住房的群衆,上訪他們野蠻霸道行為,給人民生活和財産造成極大損失的人反倒成為了危害國家安全犯罪嫌疑人。真是本末倒置賊喊捉賊了,不正確地處理這些問題,民憤只會越來越大,矛盾只會越來越激化,這是個危險的訊號。

十四、關於政府費用的比較

各國政府費用比較:

德國:財政收入的2.7%,埃及:3.1%,印度:6.3%,加拿大是7.1%,俄羅斯是7.6%,而我們中國是30%!這還只算公務員部份。

筆者注:

各國政府費用與財政收入的比

德國埃及印度加拿大俄羅斯中國

2.7%3.1%6.3%7.1%7.6%30%

中國政府與其他國家的比

11.1倍9.7倍4.8倍4.2倍3.9倍

筆者注:中國納稅人的稅款有1/3都用與養活公務員了,這也是為什麼中國人民窮困的原因之一,中國人民的福利待遇極其低劣的原因之一,中國的環境得不到很好改善的原因之一。

十五、關於中國稅收

今年的稅收將突破60000億,相當於13億國民每人要給政府納稅4615元,平均以每戶4人計算,相當於每家要給政府納稅:18461元。

筆者注:“年稅收將突破60000億”,這篇文章可能是2008年或2009年統計的數字,因為2008年的財政收入是60000億以上,2009年的財政收入是65720億,2011年的財政收入是103740億元,相當於13億國民每人要給政府納稅7980元,平均以每戶4人計算,相當於每家要給政府納稅:31920元。這麼高的納稅額可能在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了。沉重的稅賦決不是一項治國的良策,歷史的實踐每每給出了證實。不過分析這三、四年間稅收額猛增長的重要原因還由於比較加強了監督、監管和審計的力度,使一些偷逃稅款、“合理避稅”的現象有所減少。今后仍要繼續加強監督、監管和審計的力度,為減免一些稅賦提供可靠保證。

十六、關於物價

物價,97號汽油是美國的1.3倍,電影票是美國的兩倍,阿瑪尼西裝是美國的3倍,寶馬Z4中國9萬美元,美國是3萬,Levi’s牛仔褲價格是美國的7倍。房價,早已經遠遠超過美國若幹倍了。

筆者注:以2010年為例,美國人均收入36300美元,中國4700美元,美國人均收入是中國人均收入的7.72倍,中國的許多商品價格卻向美國看 齊,甚至超過美國,真乃咄咄怪事,除了上面说的97號汽油、電影票、阿瑪尼西裝、寶馬Z4、Levi’s牛仔褲、房價等已經遠遠超過美國若幹倍以外,像藥品、學雜費、蔬菜、鷄蛋、水果、水費等等也都高於美國。中國這樣的工資收入與物價的比潛藏着一種人民群衆不滿憤懣的情緒,是改革開放的破壞因素,價格是調整市場經濟的槓桿,無政府主義的暴利價格、瘋狂價格是一些人私欲黑心的標尺,是破壞改革開放的罪魁,政府必須扼制、裁定這些破壞價格政策的罪魁禍首,保障市場經濟的順利進行。

十七、關於勞動力工資增加速度

1997–2008年間,勞動力工資的增速是11.6%左右,但是財富性收入,比如國企利潤增速是32%多,政府土地轉讓金收入的年均增幅超過33.6%。

筆者注:1997–2008年間,國企利潤增速和政府土地轉讓金收入是勞動力工資增速的三倍说明了什麼問題?说明了官與民爭!官第一,民第二,民從屬於官,政府總是把官的利益置於百姓的利益之上,甚至達到政府的利益是全體百姓利益的三倍以上,這也就不難理解了,為什麼我們有這麼臃腫的政府機構,有這麼龐大的“公務員”隊伍,幹部終身制,能上不能下,甚至從幼兒園,上學,工作,有病一直到退休了,離職了,關押了,死亡了,在一切生存的環境中,他們的特權待遇利益都要高於普通百姓多少倍。

十八、關於環境污染的后果

空氣、水、食品、藥品污染的結果就是癌症村的出現,癌症的發病率大幅上升,先天缺陷大幅上升。全國每年約有20萬–30萬肉眼可見的先天殘疾兒出生,加上出生后數月和數年才顯現出來的缺陷,先天殘疾兒童總數高達80萬–120萬,約占每年出生人口總數的4%–6%。

世界衛生組織2007年估計,空氣污染每年在中國致死的人數為65萬以上。世界銀行同年估計污染在中國每年致死75萬,當是所有污染致死的數字!

筆者注:空氣、水、食品、藥品的污染追其根溯其源,根子在政府,尤其改革后,那種盲目跟進,政績保官,不懂科學,毀民毀財毀物的官場作風再度掀起黑風惡浪!盲目引進的過時項目、垃圾項目、污染項目、泡影項目嚴重污染了我們的空氣和水源;資本主義的唯利是圖、黑心惡膽讓一些人挺而走險嚴重污染了我們的食品和藥品;政府對這些現象開始時置若罔聞,可能只認為這些是“九個指頭中的一個指頭”的缺點和錯誤,不予干涉和制止,待這一切已泛濫成災的時候,環境污染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環境污染的后果正吞噬着我們的山河、我們的民族!政府再想扼制這些污染卻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和時間。

十九、關於國有企業

天則所報告展示統計稱:與民企相比,2001到2008年間,國企少繳付的利息共計2.85萬億元,地租3.09萬億元,資源租5000多億元,虧損補貼1198億元。合計起來國企少付的成本是6.48萬億元,國企享有的上述利益,遠大於同時期國企賬面顯示的4.92萬億元累積利潤總額。所長盛洪说: “國有企業已被內部人控制了”。

筆者注:2001到2008年間,合計起來國企少付的成本是6.48萬億元,遠大於同時期國企賬面顯示的4.92萬億元累積利潤總額1.56萬億元,说明了什麼?说明了國營企業在2001到2008年間的七年經營,不僅沒有獲得一分錢的經營利潤和其他利潤,並且這七年少繳付2.85萬億元的利息,3.09萬億元地租,5000多億元資源租金,1198億元虧損補貼(這些應該是不消耗任何成本的),其中有1.56萬億元被吞噬掉了!這1.56萬億元被吞噬到哪裏去了?那些國營企業多是大型資源、金融壟斷企業,不受競爭的干擾,應該起碼有經營利潤的,應該有幾萬億利潤的,那幾萬億利潤又哪裏去了?所長盛洪说:“國有企業已被內部人控制了”一點不假,這些控制國有企業的內部人是無賴,是蠹蟲,是侵蝕和損壞我們經濟支柱的鶚魚,政府不應該找他們算細帳,追回他們侵吞的財産嗎?!

二十、關於中國失蹤兒童

保守評估,中國每年的失蹤兒童總數在20萬左右,而能夠被找回來的只占0.1%。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佈的一項調查結果表明,意外傷害是中國0–14歲兒童的首位死亡原因,每年有超過20萬的0–14歲的兒童因意外傷害而死亡,64萬名兒童因意外傷害致殘。失、輟學兒童人數世界第一,因為貧窮導致自殺、家破人亡的案件數,世界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