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黃居正:台灣主張了什麼?

出處 http://constitutiontw.org/archives/2401

台灣從來沒有主張過自己是獨立的國家,雖然自己人在內部這麼認為,但是,看在外國國際法學者的眼中,台灣人正透過民主選舉,將自己推向「一個中國」的模式裡。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1979年,James Crawford(克洛福,國際法學者)將他在國際法大師Ian Brownlie指導下,完成的牛津大學法學博士論文《國際法下國家的成立》付梓,成就了這本首次具體化國家成立之國際法原則的鉅著。

2006年發行的第二版,更擴充為870頁。它是極少數非漢語系國際法學者,在專書中另闢章節討論台灣法律地位的著作。

書中針對的問題,又特別是攸關台灣國家定位的國際法原則,與台灣的法律地位,有切身利害的政府官員、國際法學者與讀者,絕對有必要在第一時間裡了解。

擁有國家要件 卻不明白宣示

基本上,克洛福並未改變在第一版書中,對台灣地位的觀點;

第一、國家承認,固然並非國家成立的絕對必要條件。國家一旦能有效治理特定領土與人民,即使未獲其他國家的承認,亦不妨礙其成為一個國家。

第二、但是台灣偏偏就是國家承認與國家成立間,產生必然關係的唯一例證。

亦即,儘管台灣在事實上,除了「國家承認」之外,已經滿足了其他一切國家成立的要件,卻因為台灣從不明白宣示自己是獨立的國家,以致世界各國也普遍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台灣終究不是一個國家。

克洛福認為,在1949年與1970年間,有兩個關鍵性的現實,足以左右有關台灣法律地位的最終合理推斷。那就是世界各國對「兩個交戰政府的承認」,以及「聯合國中國會籍」的問題。

為何這兩個關鍵性現實,與台灣地位的結論息息相關?因為,不論是在「外交承認」或是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代表權爭奪戰」中,海峽兩岸政府的態度,都明白宣示了追求「中國統一」的意願。

兩邊唯一的歧見只在於,誰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而已。

1970年代,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各自擁有邦交國,卻沒有任何國家同時承認「兩個中國政府」。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驅逐中華民國代表,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其中國席位。

1979年中華民國的最重要邦交國美國也轉而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自此以後,中華民國之邦交國都僅維持26國上下。克洛福認為這些都是影響台灣作為一個國家不可否認的現實。

憲法增修條款 自我限制主權

克洛福認為,過去關於台灣地位的論述,都將重點集中在「中國」是否取得台灣領土這個爭議上。但是,他覺得真正關鍵問題在於,兩岸政府都拒絕承認「兩個中國」。

雖然「兩個中國」在國際法上的效果還在未定之天,不過如果真的有「另一個」國家存在於台灣,那麼「中國」是否取得台灣領土,就完全不重要了。

也因為這種存在於兩岸政府間的「共識」(一個中國),使得關於台灣是否為中國領土的問題,變成了討論「中華民國」是否僅是一個治理台灣的「中國代表」,而非獨立的主權這個問題。

對於台灣政府的立場,克洛福一反過去非漢語系國際法學者的簡略論證,在第二版書中,逐字翻譯與推敲了近年來台灣政府所主張的「默認」之存在,並且得到如下結論:

「雖然台灣政府在1990年初大幅修改憲法,而且漸漸調整過去對台灣法律地位的主張,不過,這些作為與言論,都不足以改變台灣屬於中國領土的法律地位。」

被檢視的包括台灣於1990年所製訂的「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款」。

儘管多數論者認為,透過增修條款,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等於是實質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國大陸享有治權,同時也自我限制了主權行使的範圍。

不過,克洛福強調,由於增修條款並未明示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的意圖,因此並無法藉以證明台灣是一主權獨立的國家。

克洛福同時認為,雖然憲法增修條款及法院實務,都有意將台灣的治權(法律)自我限制在台灣及澎湖,但是,增修條款與其子法,並未將中國大陸視為外國,而是將中國區劃為「自由地區(台灣)」與「大陸地區(中國)」。

至於「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對大陸地區人民的行為規範,也不像一個主權獨立國家通常規範外國人的形式。

克洛福強調,固然台灣自1991年開始的一連串憲法改革,是逐步建構「台灣化」政府體制的過程,也是台灣邁向全面獨立的前提,可是仍不足以充分證明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未能區隔中國 只是政治實體

在國際法上,兩個欠缺憲法紐帶的政治實體,並不必然形成兩個國家。

克洛福舉了如下兩個國際實例,證明在國際法上,對於憲法的認同,並不等於對國家的認同。

1、賽浦路斯(由兩個政府(南部希臘族之賽浦路斯共和國與北部土耳其族之北賽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國)共存於單一領土上,且互不承認彼此之合法性)。

2、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Bosnia-Herzegovina)(單一國家中存在兩個政治實體,二者間幾乎沒有憲法紐帶)。

在結論中,克洛福再次強調,台灣之所以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是因為台灣從未明白宣示獨立於中國之外,因此也沒有被承認與中國有所分別。

台灣是一個處於內戰狀態之下的「地方性事實政府(local de facto govern ment)」迄今仍然沒有改變。

克洛福指出,(自願)作為一個權利義務能力有限的「事實政府」或「政治實體」,並非完全沒有從事國際活動的空間與效果,不過大多必須倚賴其他主權國家之行政與司法機制的妥協或諒解。

面對這種困境,「中華民國」政府一直非常努力以各式各樣的名稱,參與國際組織與國際公約(例如 WTO或是國際漁業組織)。

克洛福也很替台灣擔心,繼續這樣下去,難道不會得到國際人格分裂症?

透過克洛福的法律意見,我們看到了台灣政府最不想碰觸的兩個盲點,「從不明白宣示台灣獨立」,以及「未曾以獨立台灣的國家身分尋求國際承認」。

這兩個不願意,使得台灣必須是「中國、台北」、「中華台北」、「台澎金馬獨立關稅領域(還是簡稱「中華台北」)!」

但,永遠就不曾,也不會是「台灣」!

廣告

【轉】新生活運動:shampoo-free

來源:http://mhsiao.pixnet.net/blog/post/39091417-%5B%E7%94%9F%E6%B4%BB%5D-%E6%96%B0%E7%94%9F%E6%B4%BB%E9%81%8B%E5%8B%95%EF%BC%9Ashampoo-free

“shampoo-free" 簡稱"poo-free",也就是不用洗髮精的意思,當初看到"poo-free"這名詞時可真是嚇一大跳("poo"在英語裡是大便的意思),想說這是瞎米咚咚,非得好好研讀一番,所以用Google找到了幾篇討論文章,後來又看到旅德歌手鄭華娟在部落格裡提到她也是"poo-free"的一員,分享她執行"poo-free"半年後的改變(截至目前為止,她實行超過一年半的"poo-free"),一直希望自己能夠生活的更健康、更簡單的我在綜合好幾個外國部落客的分享文後,在今年三月底也加入"poo-free"的行列。

一般加入"poo-free"的人有許多不同的訴求,最大宗以"健康"為主,多數洗髮精加入不必要的化學成分導致使用後有落髮、過敏等現象,想藉由"poo-free"來改善頭皮的健康;另外也有許多人是以「環保」為訴求,洗髮精裡的化學成分透過下水道系統很容易滲透到土壤裡,污染了地球,此外不用洗髮精之後,家裡就不會每隔一段時間就跑出一個塑膠空瓶,自然也就為環保盡了一份心力。

至於我自己加入"poo-free"的最大原因是想改善頭皮屑的問題,打從國中起,我頭皮屑的狀況就很嚴重,尤其是到了秋冬,穿起深色外套時,時常可見我衣服上的「雪花片片」,坊間上的各種抗屑洗髮精我幾乎都使用過了(我用「海X仙X斯」真的沒有效,用了N瓶依舊是雪花片片,因為我的頭皮屑很嚴重),只有「仁山X舒」對我真的有效,但小小一瓶100ml就要360元,一瓶洗沒幾次就見底,而且洗完之後頭髮會很乾澀,一定要潤絲。我看了好多篇國外部落客分享自己"poo-free"後頭皮問題的改善,覺得「心動不如行動」,列出了"poo-free"的SOP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標準作業程序),希望可以很容易的執行。

雖然台灣的氣候潮濕、悶熱,執行「洗髮不用洗髮精」(shampoo free)的難度可能比氣候乾燥的歐美高,可是洗髮精的發明也不過是近代的事,我們的老祖宗在沒有洗髮精的年代也是需要洗頭呀,況且不用洗髮精不代表只用清水洗頭(只用清水洗頭,要洗的乾淨難度就真的高了),在綜合數篇國外網路分享後,我發現"poo-free"實踐者主要使用兩種物品取代洗髮精:一、小 蘇打粉,二、手工香皂。由於我現在洗臉已經改用手工香皂而不再使用洗面乳,也有打算最後一瓶沐浴乳用完之後,洗澡也改用手工香皂,所以我的"poo- free"選擇第二種方式,以手工香皂取代洗髮精,以後一塊手工香皂可以從頭洗到腳,浴室裡的瓶瓶罐罐也少了一大半,簡單又省事。

洗頭髮主要有兩個部分,一是清潔頭皮,二是潤絲,既然都決定不用洗髮精了,當然也就沒有使用市售潤絲精的道理,那該用什麼物品取代潤絲精呢?很簡單,廚房裡的醋,我這一個半月都是用米醋,還沒試過烏醋,以後有機會再來比較使用這兩種醋有無差別。以下是我的"poo-free" 洗髮步驟:

1. 洗髮前先用梳子把頭髮梳順(我的頭髮很長,不管有沒有用洗髮精,這個步驟都不能省略,頭髮一沾濕,毛鱗片都打開的時候會糾結在一起,很難梳開)。

2. 將頭髮淋濕,在頭皮部分抹上手工香皂。注意:香皂只需要抹在頭皮上,不需要抹在頭髮上。

3. 以指腹充分按摩頭皮的每一個部位。香皂的泡沫比起洗髮精少很多,剛開始洗會很不習慣,總以為洗不乾淨,需要克服這點心理障礙。

4. 以梳子把頭髮梳順 (頭髮短的人可以用手指撥一撥即可,我的頭髮很長,用梳子比較方便)

5. 以清水沖乾淨,這時會覺得頭髮澀澀的,因為頭髮的毛鱗片遇水而張開,是正常現象。把頭皮、頭髮上的香皂沖乾淨即可。

6. 潤絲:將頭髮浸或淋醋水(比例約為:500 ml清水加約20ml的醋,比例可自己調整,醋的比例越高潤絲效果越高,但也不能加太多醋)。這步驟我習慣以小水杓施行,將醋水在水杓裡調好之後,先將髮 梢的部分浸泡在水杓裡,之後再用杓子裡的醋水,均勻的淋在整個頭髮上。

之後就可以洗澡、洗臉等,最後記得還要用清水把頭上的醋水沖乾淨,跟一般的潤絲精使用方式一樣。

除了用手工香皂外,也可使用小蘇打粉,跟上述步驟一模一樣,僅步驟二改用小蘇打粉,每次洗頭時,將適量的小蘇打粉放入一個小玻璃罐,以少許清水調成糊狀,均勻的抹在頭皮上(跟香皂一樣,只需要抹在頭皮上,不需要抹在頭髮上),其他步驟與注意事項跟使用香皂一模一樣。

施行shampoo free一個半月心得分享

我的頭髮量原本就很多,再加上頭髮很長,以前使用洗髮精洗頭時,不管梳頭、洗頭都會掉很多頭髮,不過我不確定到底是因為頭髮長而造成掉落數量很多的錯覺(隨便抓都有一把掉髮),還是我的頭髮真的掉很多,但是沒有明顯感覺我的髮量有逐年減少的現象,也就沒有特別留意。

一開始我是為了改善頭皮屑而加入"poo-free"行列,施行一個半月後,最大的改變是落髮量少很多,每次梳頭跟洗頭,真的只有掉幾根頭髮而已,現在房間裡的地板上已經不會有隔幾天就有一堆掉髮的狀況。至於頭皮屑,我自己覺得有改善,不過還是得等到頭皮屑最嚴重的秋冬時節才能驗證,所以等到年底再來分享頭皮屑的改善狀況。

另一個沒想過的"poo-free"好處是省錢。 一塊手工香皂可以洗很久,這陣子洗出對手工香皂的喜愛,打算手上的存貨用完後,要加入手工香皂製作行列,不久的將來嗜好又會增加一個項目,多了一種生活樂 趣,呵呵。醋原本就是我廚房裡必備的調味品,以前常擔心醋的使用量不多,一瓶要吃很久,現在洗頭改用醋潤絲之後,就不需要擔心這問題了。

shampoo free的心理障礙

從一出生就使用洗髮精跟潤絲精,我們人體已經被這些產品造成的假象所矇騙,所以頭一個月絕對有很多的不適應。以我自己來說,最大的不適應有兩點:洗頭時沒有很多的泡泡 & 潤絲後頭髮沒有超級滑順的手感。想要克服這些心理障礙,必須從瞭解事實的真相開始。

1. 洗髮精可以產生很多泡沫的主要原因是加了「界面活性劑」(常見的有SLS:Sodium Lauryl Sulphate or Sodium Lauryl Sulfate),而且通常越便宜的界面活性劑可以產生越多的泡沫,這些界面活性劑容易經由皮膚吸收,造成過敏等現象,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研讀「經皮毒」 (經由皮膚吸收的毒)。泡泡多,不代表清潔效果好;相反的,泡泡少,也不代表清潔效果差。有了這個基本認識之後,比較能夠接受洗頭時如果泡泡不多,還是可 以把頭皮洗的很乾淨。

2. 潤絲後頭髮沒有超級滑順的手感:一般市售潤絲精之所以使用過後會有柔順感,是因為它不但幫忙把毛鱗片關上,還在頭髮外層用一層物質包起來,讓我們摸起來覺 得滑順,但頭髮卻因此呼吸不順,而且我們摸起來的滑順感並不是頭髮本身,而是頭髮外層裹上的不明物質。使用醋取代潤絲精,頭髮雖然沒有使用潤絲精那樣滑 順,但卻是髮絲真正的柔順感,這不才是我們想要的嗎?

不需要擔心使用醋潤絲之後,頭髮會有濃濃的醋味,我自己沒事就把頭髮抓起來聞一聞,檢查一下(頭髮長做這動作很簡單,因為我也不希望走到哪裡都有一 股醋味跟著我) ,我沒有告訴周遭朋友我正在執行"poo-free",也沒有朋友發現我頭髮有何異樣(至少還沒有人說我頭髮有股醋味,或很油膩該洗了)。

我是油性且有嚴重頭皮屑的髮質,希望選擇更健康、更自然的清潔產品與生活方式來改善我的頭皮健康。最近研讀了一些「經皮毒」的資訊,發現家裡使用的 各種清潔劑可說是隱形殺手,我幫自己訂立新生活目標,以漸進方式,希望半年內全面將洗衣乳、洗碗精等清潔用品以更天然的皂絲、小蘇打粉取代。

shampoo free 終極目標

shampoo free的終極目標不但是不再使用洗髮精,甚至連香皂、小蘇打粉都可以不需要使用,洗髮時只用清水沖洗就可以,想要到達到這個目標,首先要透過不使用洗髮 精,長期改用香皂、小蘇打粉,讓頭皮恢復真正的健康,真正健康的頭皮不會有頭皮屑、過度發油、過度乾燥、過敏等現象,也就有只用清水就可以把頭皮洗乾淨的 機會。

我不知道自己"poo-free"能夠執行多久,目前是幫自己設定先改用香皂洗頭三個月(這三個月是無論如何不能中途放棄),之後再看結果決定繼續用香皂洗頭,還是改用小蘇打粉。不管結果如何,我是不會回頭去用一般市售的洗髮精,因為光是這一個半月的親身體驗,我才發現自己以前不知道白白掉了多少頭髮,還好我的本錢夠,頭髮多,不至於掉到頭都禿了才開始驚覺情況不對。

補充資訊:

1. 鄭華娟的 poo-free 經驗分享

2. 想加入poo-free行列的朋友,可以加入臉書【我愛poo-free】 粉絲網頁,由鄭華娟主持,鄭華娟施行poo-free差不多有兩年的時間了,而且早已達成poo-free的終極目標:只用清水洗頭,完全不需使用手工皂、小蘇打粉或任何其他成分。不用任何產品,只需清水洗頭對於喜歡旅行的我來說,是非常吸引人的目標(簡單方便,不需攜帶任何洗髮產品,旅行時行李又可以減輕一點重量)。

3. SLS (Sodium Lauryl Sulphate or Sodium Lauryl Sulfate) 目前並沒有確切的實驗證明會致癌,但容易引起各種過敏反應。

4. shampoo-free 施行三個月心得分享<<點這裡>>

5. shampoo-free 施行4.5月心得分享<<點這裡>>

小梅子碎碎念

當初讀了「經皮毒」的資訊後,首先檢查列為罪魁禍首之一的SLS (Sodium Lauryl Sulphate or Sodium Lauryl Sulfate)成分,結果驚訝的發現我用過的洗髮精幾乎都有這個成分,連價格高昂的專櫃產品也不例外,差點氣到吐血,只好把剩餘的存貨拿來當浴室清潔劑 (嗚嗚,花了大把$$的洗髮精居然淪落到這個下場)。

陸陸續續收到朋友們贈送的手工香皂,一開始只是很單純的拿來使用,沒有特別研究洗頭、洗澡、洗臉是不是需要用不同的手工香皂,我相信只要成分天然,對身體、健康都好,所以沒有特別挑選。洗臉改用手工香皂的第一個月也是很不習慣,但至今已經改用半年多了,反而很喜歡手工香皂的容易沖洗。

我很喜歡現在的「慢活」步調,有很多時間可以看書、思考,甚至發呆,閱讀時遇到新的名詞、觀念或跟自己原本想法衝突的地方,我可以花很多時間查資料、思考,看看到底是自己的想法錯,還是資料錯誤。我從小就是好奇寶寶,喜歡思考、喜歡發問,但前幾年的工作步調很快、下班後很疲憊,讓我對於事物慢慢失去好奇跟興趣,我不喜歡自己的這種轉變,也就有了跳脫原有生活方式的想法。很開心自己轉了地球一圈後,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