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容名嘴、代表我們離文明社會還很遠

朱宅這種咖,說白了就是個趨炎附勢、崇尚暴力、噬血為樂、嘩眾取寵又沒膽動手做流氓的嘴砲家罷了,一想到嚴刑峻法能懲治他想像中的惡人就高潮,絲毫不考慮權力節制這種東西,要是在古羅馬,大概是不錯的暴民演說家跟競技場主人吧。

以下轉貼 chien jung chien 的大作:〈縱容名嘴 如殘害無辜〉
2013年06月19日沒有專欄文章

妖言惑眾
有個傢伙蒙上眼睛和耳朵,拿了一隻麥克風作在電視裡到處亂放炮,你是要想方設法立刻阻止他這種行為,避免善良的人受到誤導;

同樣的狀況,在台灣,有個傢伙國際電競平常沒在跟,拿了「自由之心」四個字就上網PO文自稱宅X。被鄉民打臉後後又想盡辦法硬坳說自己真的有玩,你是要想方設法立刻阻止他腦羞亂罵無辜的人;還是拿出一本T-SHIRT目錄大喊我是成衣業者,我要炒作我家T-SHIRT的行銷,否則就是扼殺我的言論自由?

很遺憾的,不管看起來多麼可笑愚蠢,台灣就有一群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宅X教徒選擇的是後者。一堆教徒說什麼宅X真的很有料,鄉民不要見不得人家好。

身為一個不敢自居為宅X的升斗網民,對那些大聲支持X宅的人只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要問:誰會在網路上盜圖、賣成衣、裝熟、亂罵人?難道是人權鬥士為了捍衛人權盜圖、賣成衣、裝熟、耍中二嗎?或是法律系教授為了炫耀自己是《刑法》專家會盜圖、賣成衣、裝熟、耍中二嗎?

當然都不是,會在網路上腦羞的人就是知道自己被打臉的人,既然這些人蒙起眼在網路亂放炮,放了砲拿著了幾公斤的成衣目錄上街;那麼踢爆他又有什麼不對?

一遇到強權就沉默
在旺中集團迫害言論自由時,這位宅X有沒有出來講話?沒有。他們噤口不言,他說這個議題我沒在關切。職災法規定雇主讓員工過勞死只需要罰30萬,這位宅X有沒有講話?沒有。參加上海世博會,現場管理人員強制要求這位宅X換下阿宅反抗軍T-SHIRT的時候,這位宅X有沒有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沒有,他還很得意的在網路上PO文說賺到一件免費T-SHIRT。

結果一看到有人談人權,宅X就出來講話了。你說這荒不荒謬?當自己面對國家暴力言論自由被侵害的時候,這位宅X就沉默不語;要說好好的討論法律跟議題,宅X就PO一篇網誌說說不可,這樣是殘害無辜!

阻止名嘴何錯之有
我國的媒體到底保護的大眾知的權利,還是成衣業者的嘴炮?用社會的常識和看過那麼多過去的名嘴言論之後,你會得到一個很簡單的結論,對於這些名嘴真誠,就是對自己的腦袋殘忍。關電視阻止這些名嘴謀殺你的腦袋,何錯之有?
媒體本來就是為了保護知的權利而存在的,既然你要靠北,那就自己在家裡靠北!

作者為鄉民

同場加映
獨孤木:討論事情不用這樣灑狗血吧
王聖熒:駁朱學恒《縱容酒駕》一文

Warm Bodies 僵屍哪有那麼帥之KUSO觀後感

Julie-and-R-warm-bodies-movie-33361865-500-500來源:萬惡的 Google,這張海報的標題真是太妙了 XD

最近看完這不可愛的小品電影,一直模模糊糊的想要寫些甚麼,就這麼胡裡胡塗生出這篇,替部落格除點草…

What makes you feel alive? 這個問題在台灣似乎比世界其他地方更有趣,畢竟看著馬水母帶領的一群文武百官整天惡搞,例如水庫集水區要全面開發、派遣工即將全面開放、水電要繼續漲、核四要盡快蓋、澱粉有毒、中國的服務業人口要大舉入台、保險公司倒了保單未必全賠。哇,what a wonderful world…馬水母像不像片中的骷髏骨惑仔、驅使這堆像僵屍一樣的文武百官作惡?

更別提隔著台灣海峽、在對岸高坐中南海的那一大票骨惑仔了,失去人性、善於威脅利誘、對於權力上癮而永不滿足,也因此以壓榨人民為樂,就像台灣人鮮美的血肉一樣,總是能引起這群人的慾求不滿。至於島上,占多數的選民們不就像行屍走肉一樣,光是靠口號與恐懼就自動把選票奉上?掌權者說沒有核四會缺電,這麼明顯的謊言還是會有一大群僵屍附和、或是喃喃自語的說:「有種不要吹冷氣」。014只有恐嚇取財罪而非貪污、高志鵬助理收50萬就變貪污,更別說被刻意凌虐、極有可能死在獄中的阿扁。

如果不是有這麼大群的僵屍、如果不是在沒有旅客的機場這種荒謬的地方,這些事情怎麼可能發生?深受黨國教育薰陶的台灣人通常不是feel alive,而是feel hungry and fear,見到資源的扭曲分配並不會感到不公、反倒加速向有權有勢者靠攏以獲得好處。痛恨罪犯,因此只想到死刑這種除之而後快的廉價方式,就算再多十個江國慶大概也很難扭轉這種思考懶惰病,唉,這好像也是僵屍習性。再來像酒駕好了,似乎即將通過預防性羈押,那麼以後的異議份子不就可以被預防性羈押到天荒地老?黨國大老曾說過戒嚴只影響到百分之三的人,這種鬼話也可以大言不慚的說,只是那位大老沒有提任何人都可以是那百分之三、看統治者高興罷了。而且如果酒駕就可以剝奪勞工的工作權、那為何軍警公教就只須停職?平等原則在這裡也喝醉了嗎?

輕易的支持嚴刑峻法、歡天喜地的看著別人的權利不當受到踐踏、不加思索的為了生存而拋棄立場或尊嚴,最後就是那些暴政與壓迫通通都會回到自身,照現在來看,可能比想像更快……。當然啦,僵屍也不是不能回復人性,雖然很老梗,但通常是要靠愛與正妹 XD。唉,不敢期望台灣的僵屍跟人類一起驅逐骨惑仔,少一點為虎作倀、助紂為虐的就很阿彌陀佛了。

【轉】法務部無權釋放顏清標

全文轉貼自2013年6月6日錢建榮法官在蘋果日報的投書。那位當選總統前號稱是法匠的水母先生,在他的任期內是最徹底的全面破壞台灣法治,這個人所代表的集團深刻的了解台灣人、所以完全知道怎麼玩弄台灣人於股掌之間。這麼徹底的邪惡,沒有多數人的配合也無法發揮。時間不站在福爾摩沙這邊,也許等多數人覺醒之後也來不及了。睜大眼睛,看這個島國能沉淪到甚麼地步吧。

出處: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606/35067276/

有位先生撿拾一只紙箱被檢察官偵查竊盜罪,不堪受辱氣得喝鹽酸自殺身亡。更早還有位小姐在租書店借漫畫書逾期未還,店家狀告侵占罪,警察登門以手銬強行帶人回警局偵辦。想想看一個場景:某天立法院修正《民法》,規定「紙箱」、「漫畫書」不屬於《民法》上的「動產」。理由是,這樣《刑法》上的竊盜罪與侵占罪就會部分除罪化。看來風馬牛不相及的立法作為會離譜嗎?在台灣一點也不!

立法院前幾天才修正與刑罰八竿子打不著,專門規範各政府主計部門的《會計法》,明訂地方民意代表支用國家編列的業務費,如涉刑事責任者不罰,且還溯及既往。法律還未公布,法務部就急著對外界說明,因挪用業務費喝花酒被判處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確定服刑的顏清標,將因此釋放。

更諷刺地是,此次修法還「夾帶」大專院校「職員」、學術研究機構研究人員,支用政府機關補助研究計劃費的不實行為也一併除罪化。

未經法院個案審定

《民法》、《刑法》的主管機關都是法務部,立委要動《民法》至少還要徵詢主管機關意見,但修正《會計法》就不必問法務部意見,因不是主管機關。可修正結果卻是「架空」國家的特定刑罰權,而看法務部事後「配合演出」的完美表現,恐怕不只是不敢說話,甚至是貫徹執行上意吧!

法務部說,顏清標釋放的依據是《刑法》第2條第3項,處罰之裁判確定後,未執行或執行未完畢,而法律有變更,不處罰其行為,免其刑之執行。
問題是此處「法律有變更不處罰其行為」,是指刑罰法律本身「除罪化」。如以往廢止《檢肅流氓條例》、刪除《動產擔保交易法》刑罰規範,須直接適用該等法律定罪的執行中受刑人,才能「免其刑之執行」。

就算立法者大膽到在其他不相干法律中另訂某行為態樣不屬於流氓或動擔處罰,難道不須經「法院」重新檢視個案事實是否屬該態樣,進而決定如何適用法律?
顏清標定罪的法律是《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2款的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及《刑法》上的偽造文書罪,可從來不會也不可能是《會計法》。

同樣是民意代表支用業務費的行為,其主觀犯意、違法態樣千奇百變,是否均構成貪污罪,須經由審判法院的判斷(支用研究經費的教授亦同),除非法院個案適用的貪污罪及偽造文書罪法條修正除罪,否則豈可因一個不相干的法律修正,「概括空泛」的免除刑責,執行刑罰機關的法務部就能恣意地「越俎代庖」代替法院重新認定事實、解讀仍有效存在
的論罪法條的構成要件?
別陷馬總統於不義

針對個案情節制定的「措施法」(個別性法律)並非不能制訂,但不得侵及行政權或司法權核心。修正《會計法》隔空免除特定或可得特定人的貪污刑罰權,除非有正當合理的差別待遇理由,否則就是違憲。

這次《會計法》的修正,非主管機關法務部事前或許無從參與,事後卻任由法務部自行解讀適用於顏清標,將之排除於根本未除罪的貪污罪法條。根本是為特定某人量身訂做的免除刑罰法律,已屬侵犯國家刑罰權核心的「個案性」法律,也侵犯總統《憲法》上的特赦權。

法務部千萬要懸崖勒「馬」,別再陷向來只知尊重主管機關職權的馬總統於不義!

作者為桃園地方法院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