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媒體巨獸的小插曲:可恥的教育部長蔣偉寧與清華大學

近來壹傳媒被併購的風波形成對台灣民主的巨大威脅,也激起了難得一見的學生運動。這種大事竟然是由尚未畢業的大學生挑大樑,簡直是台灣青壯一代人的恥辱……。

更令人無言的是清大學生陳為廷於12月3日進入立法院備詢發表意見後,竟然出現以下報導:
學生飆部長偽善 李桐豪:你不是立院主人、無言論免責權
聯合報的汙衊廢文→ 學生備詢台罵教長:偽善、滿口謊言(本站備份)

顯而易見的,聯合報這種顛倒先後、避重就輕的謊言報導,根本是在為教育部恣意濫權、發文清查參與運動學生名單的行為開脫、找藉口。更等而下之的是以禮貌、尊師重道等鬼話做為濫用權力、恐嚇他人的遮羞布;即便教育部沒有這種權力或實力對學生如何,但這已經是對大學自治的嚴重侵害、以及努力喚醒白色恐怖年代的記憶、重施恐怖統治的挑釁行為。蔣偉寧這個可恥的部長在頂不住各方壓力後,方才開口道歉,然後這個社會就輕易原諒掌權者的濫權行為、轉而注意學生的禮貌?禮教吃人、醬缸偽善莫此為甚!

而同樣可恥的清華大學竟然在FB上發表這樣斯文掃地的聲明,這才真的是寡廉鮮恥、師道不存。陳為廷先生還是個大三的學生,關校友服務中心甚麼事?清大的行政單位又是憑甚麼程序發表這種代表校方全體意見的聲明?全文轉貼如下:

【國立清華大學聲明稿】對於陳姓學生不當行為 清華公開表達道歉

國立清華大學校友服務中心寫於 2012年12月4日11:30 ·

清華大學對於本校陳姓同學昨(3)日在立法院不當行為,深感痛心外,也對教育部蔣偉寧部長及社會大眾所造成的傷害,致上最深的歉意。清華大學嚴正聲明,針對公共議題,本校不贊同學生恣意作為,曲解公開發言之行為的正當性及合理性;而對於忽視人與人之間互動應有的尊重,更不是本校教育所樂見的。

清華教育理念,注重全人教育,向來尊重師生公開言論的表述。但是,自由不是代表允許個人行為恣意妄為,尤其是被塑造為意見領袖者,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一方意見,足以影響社群間外顯行為及形象,是以,更應以成熟的思辨能力及待人接物的敦厚準則嚴格自律。

發稿日期:101年12月4日

新聞聯絡人:秘書處公共事務組組長余憶如

聯絡電話:03-5162006

以下轉貼陳為廷的聲明,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一比對,就知道誰才沒禮貌、誰才是昏庸無道。

昨晚受完訪,就接到訊息說:聯合報社方的立場就是要來修理學生。沒想到今天以頭版處理。

對這個事件,我有幾點聲明:
一、昨天,我是和「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的夥伴、和幾位發起連署聲援的老師,到教育委員會上這個教育部長的「關心學生公文」專案報告上「備詢」。立委本就有職權邀請公民到場「備詢」,在必要時提供意見。我被徵詢的內容,就是對這次事件的看法。

整個過程,我就是在陳述我的意見,並沒有要質問、要求蔣偉寧回答的意思。聯合報卻下「立委讓學生質詢部長」、「荒腔走板」這種標,簡直莫名其妙。難道學生就不能作為公民來備詢、表示意見?

二、我批評蔣偉寧「偽善」、「說謊」,並不只針對發公文事件。真正惹怒我的,是他昨天居然公開在國會撒謊!林飛帆問他,「若關心學生,為何不直接到現場來,而要事後發函?」,蔣偉寧回應:「我最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若學生參與的是教育政策相關運動,我會到現場關心」。

這分明是謊言!因為我們曾多次到教育部和平抗爭,要求蔣偉寧出來對話,他沒有一次出來,甚至還備妥鎮暴警察!這樣還好意思說「關心」?除了偽善,我找不到詞來形容。

三、聯合報指控我們態度不禮貌、干擾議事。我的部份,大家可以參考我的發言內容,自行評斷。至於什麼不理部長講話、陳學聖指控學生在部長講話時在台下高喊。都是末須有的!蔣偉寧中場休息時(引著一批攝影機)來找我們談話,我們也是跟他就事論事。

說實在,教育部在這次運動中,實在不是重要的戰場。本來昨天聽蔣偉寧那樣講,忍一忍也就過了,我們可以留更多時間去做更重要的工作。但昨天那個當口,還是忍不住。對大家很不好意思,是我不夠聰明。

但我覺得,我說的話、我作的批評,並沒有錯。我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

影片內發言全文:

部長,我想要對你說:我認為你是一個偽善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不知悔改的部長。我認為你沒有資格做我們的部長。請你向我們道歉!請你向我們道歉!部長,請你向我們道歉!

為什麼我說部長是一個說謊的部長呢?剛剛部長說:「如果是跟教育相關的運動,我一定到第一現場去關心。」(蔣偉寧針對林飛帆質問:「既然關心學生,為什麼不到行政院前來關心?而要事後才發函?」所做的回應)。但事實上這根本就是個謊言。

我們這聯盟很多的學生,我們參與各式各樣的社會運動,我們也關心教育商品化的問題。我們到教育部前面去抗議了好多次,每一次去我們都希望部長能出來、當面跟我們談話,我們每次去都說:「部長出來!部長出來!」。我們透過警察協調,他們進去教育部裡面、出來之後都說,部長沒有要出來。我們每一次去,每一次都得到這樣的回應。

甚至最後一次,上個月我們去的時候,我們看到現場來了好幾輛警備車。要離開的時候,我們還發現裡面有上百名的鎮暴警察!拿著警棍、拿著盾牌、戴著鋼盔,準備要來對付我們!

這是教育部長所謂的「關注學運」、「關心學生」、「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方式!?這顯然,是一種偽善的言詞。

我們上一次去教育部抗議的時候,是反漲學費。我們希望教育部能夠投注更多的公共經費,希望政府能夠對資本課稅,來減低學生的負擔。上一次有很多同學,他們去的時候,他們是私立學校的學生。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揹著好多的學貸,二、三十萬!他們去抗議。這一次我們邀請他們來這次的運動的時候,他們說:「對不起我們不能來了,因為我們要去打工,打兩三份工,我們不能去這次的運動,對不起。」

然後,第二次聽到這個「關心」的函出來之後,又有幾個同學跟我講說,他更不能來了。因為他們的家長看到這樣的東西以後,覺得很害怕,警告他的小孩說:你不能去!

這些學生,他又要打工,看到這種函,他更不能來!

我們看到這就是馬政府一連串的「商品化」的政策:把媒體商品化、把教育商品化!

部長,如果你真的關心學生。你應該撤銷你的「常態學費調整方案」,我甚至也不需要你到現場來關心我們、不需要你來發這個函關心我們。你要關心學生,就從結構上來解決這個問題。

最後,我要重申: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偽善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不知悔改的部長。請你向我們道歉。請你向那些被教育部所影響到的同學道歉。請你為那些,想要來參與學運,可是他必須要承擔各式各樣學費的負擔而不能來的同學、那些被恐嚇到的家長,道歉!

請你對我們道歉,讓我們對你的人格,可以保持一些基本的尊重。

後記:大約下午兩點以後,這則清大的聲明已經被移除,截圖在此~

https://i1.wp.com/images.plurk.com/5wcucwfXmEMoHFLdg1OznE.jp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