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美麗灣的「在地」與「發展」邏輯—鬼扯蛋的山寨開發迷思

出處:漂浪。島嶼–munch

2011-12-21 18-47-24_nEO_IMG

違法大違建的美麗灣,該拆不拆,硬拗再環評,台東在地勢力又是搬出「台東人自家事」以及「促進地方發展」的山寨開發迷思。

首 先,反美麗灣開發,從頭到尾是反對美麗灣飯店獨佔沙灘,破壞國土的開發行為。它要蓋到縣府旁,還是市區任何商業地,沒有人會反對,只要不是徵收土地迫遷居民,或是強租國有地拆毀歷史老屋,就像城市起大樓,愛怎麼蓋,也是商業行為。因此,不必把美麗灣強佔海岸,破壞環境生態的開發,簡化為反美麗灣開發。

再者,美麗灣圈地沙灘,會是促進地方經濟?台灣有太多BOT或私人購地的圈地開發行為,以號稱林務局BOT第一案的富源森林遊樂區為例, 2004年交由民間業者獨佔經營後,將近十年,區外村落有無因BOT而興盛,原本低廉的門票、泡湯、住宿,還能吸引遊客到村落消費,現今一晚近萬的高房價,只是吸引貴客到園區吃喝拉撒,車來車走,村民根本看不到人,更別論下車消費。

BOT的獨佔經營,本質上是將原本公共使用的空間,交由業者變成營利場所,在高價策略及獨佔壟斷下,對一般民眾已是權益剝奪。另一方面從商業競爭來看,原本國家規劃一個景點,應該是吸引遊客前來,吃喝居住在外圍,讓景區外的各餐飲、旅館商業店家公平競爭,如今一家獨佔景點,圈起園區,對外面各商業店家就形成不公平競爭。以杉原灣為例,原本可以居住市區,食宿消費在市區,公平進入沙灘遊玩,成為吸引觀光的公共資源,現今美麗灣飯店獨佔,以獨享沙灘為賣點,壟斷觀光資源,藉此拉高售價,對其他業者就是不公平。

所以說,美麗灣會促進地方經濟,不如說美麗灣壟斷觀光資源,在不公平競爭下,反而讓原本有錢可賺的店家,眼巴巴看著遊客進園區完全通吃。地方業者該挺身而出,反對將原本吸引遊客的公共觀光資源,不斷劃給私人獨佔。

最後,每逢開發,屢屢搬出的「在地人說法」,讓人生厭。所有環境的開發問題,事關「國土環境」,影響的是整體大環境,不是談「縣土開發」,就只容一地居民圈起山寨,放任殘害國土。

環境影響評估的意義,包含著對不能言語的萬物,一個共存尊重的態度,透過公正不違法的環評,審視變動的開發,不應影響原本千萬年存在環境生態。那是橫跨在地觀點,世界都該關心的議題,如何是一地以山寨觀點,劃地為王。

一如都市裡,關起房門燒垃圾,可以說是我家事,不容外人干涉?或如日本核子污染,可以築起國界,不顧周遭國家安危?或是氣流、洋流的擴散危害?環境事物有其公共性格,豈是一地一人高聲叫囂,高興如何就如何的山寨心態。

美麗灣飯店違法開發,破壞環境,早已是公眾事務,全國民眾都有權關心,甚至到現今牴觸法律,成為破壞司法正義的惡例,更是應該舉國同聲譴責,平復正義,如何是關起門,以「在地事物」叫囂,不容人民守護環境,堅持司法正義。

一件開發有其造福地方功能,但是不能無限上綱,甚至在獨厚BOT業者的不公平競爭下,又形成重創環境,毀壞司法。別再信那套「開發是在地事」的山寨邏輯,守護環境,人人有責,沒有人有特權,可以圈地毀環境,獨佔搶資源,違法再環評,以山寨心態橫行世間。

廣告

【轉】 [新聞] 「15K都到不了」立錡董座發言惹議

轉貼自PTT

作者 onemore (onemore)
標題 Re: [新聞] 「15K都到不了」 立錡董座發言惹議
時間 Wed Dec 12 21:33:56 2012

1. 鬆綁外勞基本薪資

搭配已經大幅放寬的外勞人數與適用產業別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2. 加班工時適度調整

應該是衝著這兩條來的

男工一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一個月工作(加班)總時數不得超過四十六小時;
女工一日不得超過二小時,一個月工作(加班)總時數不得超過二十四小時。

這也是跟第一條相關 因為台灣一般勞工 不會加班這麼久

需要加這麼久的 通常也都是責任制了 但是使用外勞的單位經常有勞動檢查

所以常常被這條卡住了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3. 鬆綁工時、定期契約與資遣解雇之規定

**鬆綁工時
現在一堆製造業與服務業被雙周84工時 卡的死死的

員工不是不願意加班 就是會吵著要加班費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定期契約
應該是衝著這條來的

勞基法九條一項 [定期契約]若勞工工作有連續性 應視為[不定期契約]

如果這條被廢止 以後老闆都跟你搞三個月一約 一個月一約

什麼無薪假 資遣費用 什麼都不用這麼麻煩了 約滿直接叫你滾

勞工甚至連拿失業津貼的權利都沒有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資遣解雇
我想這個規範就非常多了 對很多慣老闆來說 最痛苦的就是卡在這一點

資遣必須一個月前預告 還要給預告工資

工作每滿一年 要給一個月基數的平均工資

勞工還要拿到資遣證明 去勞保局申請失業救濟

這時候又很容易被勞工告 高薪低報
(因為失業救濟是按 投保薪資一定比例發放)
不但會被罰款 還可能被要求補足勞工損失

這些一旦被廢止 老闆開除人 成本大幅下降 想怎麼搞你就怎麼搞你

員工用久了 薪資墊高了 我就開除你 換低薪的人來幹就好 反正不需要資遣費用了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4. 藍領外勞永久居留

現在外勞 有一次三年 最多得申請延長三次 也就是十二年
(這也是今年初才改的喔 原本最多九年)

申請外勞有一堆第一次費用 如果申請後可以永久使用 就少掉第一次費用

再者又搭配第一項 外勞與基本工資脫鉤 然後又設立經濟特區

專門給使用外勞的老闆蓋工廠 不用多說 你懂得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5. 留用外籍生,鬆綁薪資下限

留用外籍生 應該是衝著陸生來的 這個有很多政治因素 就不討論了

鬆綁薪資下限 其實就是廢除基本工資

這條只要廢止 15K指日可待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6. 降低資方對部分工時勞工的勞保負擔

部分工時 很饒口對不對 簡單說就是 “工讀生"

長期連續聘用的工讀生 企業一樣要負擔勞健保等費用

如果降低或者取消企業這部分的費用

那這些老闆 就可以用工讀生的名義與你執行工作合約

既然是工讀生 要你滾就滾 要你休就休 哪有資遣跟無薪假的問題呢

–目的人力費用COST DOWN

這個會議不是[全國產業發展會議]嗎?

怎麼會議結束的後的結論 感覺台灣產業的問題只有一項

就是人力成本過高

而近期的國際經爭力利報告

卻一面倒的指出台灣最大的兢爭優勢

是低廉且高素質的人力

**看到上面六條 說真的我還覺得勞工團體太客氣 沒潑他們大便 已經夠客氣了


~~~Cogito ergo sum~~~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61.220.23.32
推 popy8789:老闆:有8小時給你睡覺已經很幸福了 你還苛求什麼? 12/12 21:34
※ 編輯: onemore 來自: 61.220.23.32 (12/12 21:35)
推 aa1477888:全國老闆COST DOWN會議 12/12 21:35
→ basicnet: 陳沖無感 12/12 21:36
噓 gk524:689的最愛 台灣的罪人 689吃屎吧 幹 12/12 21:37
→ LAM:這篇才是該在FB上轉貼的重點 12/12 21:37
推 POGHERKV:推 12/12 21:38
→ carternet:第二條 外勞有可能從事的責任制工作是??? 12/12 21:39
→ vickyshan:推推推推推 12/12 21:39
→ xiaomu:鬼島悲哀 12/12 21:41
→ inyei:老闆:台灣沒有人才~~~ 12/12 21:41
推 yrrh:這篇才是真話 12/12 21:41
推 basicnet:推認真 12/12 21:42
推 flysonics:這篇一針見血 12/12 21:43
推 wsdykssj:推 12/12 21:47
→ netsphere:傀島乾脆奴隸制算了 12/12 21:48
推 Bourbaki:推這篇 一針見血 12/12 21:50
推 Su22:老闆腦中只有寇斯盪! 12/12 21:52
推 lkrichard:慘 12/12 21:52
推 ray2501:You got it. 12/12 21:54
噓 jeross:你在這邊摳死當什麼啦 快去發臉書給我轉貼 12/12 21:57
推 KPline:一針見血! 12/12 21:59
推 lfp:一針見血 12/12 22:02
推 Su22:對阿,這篇可以借轉貼嗎? 12/12 22:06
推 ccc101419:幹 你知道的太多了 不怕被作成消波塊嗎?! 12/12 22:10
推 aquawill:我貼這類文章在臉書上都沒人鳥,看來大家還過的很爽 12/12 22:16
→ waynedd:1F妳確定勞工還有八小時睡覺然後養活自己的薪資收入嗎?? 12/12 22:20
推 chungyiju:鬼島 Q_Q 12/12 22:26
→ chungyiju:感覺根本沒未來了 能閃快閃 閃不了死了快活 12/12 22:27
推 inyei: 12/12 22:29
推 askey:華生…你突破盲腸了 12/12 22:36
推 cloudwolf:推!!!!! 12/12 22:56
推 j60441783:Good Job!!! 12/12 22:59
推 Su22:FB沒人鳥的話,寫到雅虎奇摩新聞下的討論區去 12/12 23:02
推 newglory:你知道得太多了 12/12 23:07
推 iwcuforever:媽的 12/12 23:25
推 hchs654:簡單明瞭!! 12/12 23:47
推 Notraces:還有環保哩??? 12/13 00:08
推 samisami:你知道太多了…. 12/13 00:11
推 erasermyself:幹 一定要推!!!!!! 12/13 00:27
推 dragonsoul: 12/13 00:27
推 rede:記者敢抄嗎!? 12/13 00:35
推 dragonsoul: 12/13 00:38
推 scottiting:wow 12/13 00:44
→ Luba:你知道的太多了 12/13 00:45
推 jeross:http://disp.cc/b/163-4LwX 有人弄成這樣可以轉了 補推 12/13 00:49
推 ksxo:外籍生問題 如果承認陸生為外籍生 就是承認台獨 看政府要嗎 12/13 00:50
推 sddturbo:這不推對不起良心 12/13 00:51
推 cowardlyman:推! 12/13 01:39
推 Alex500:必推 12/13 01:43
推 bagaking:太慘了…. 12/13 01:51
→ jghs121:外勞基本薪資脫鉤的話是多少?這樣外勞還要來台灣嗎 12/13 02:32
→ jghs121:不定期契約不可能被廢除.. 12/13 02:35
推 PerdueFala:專業推 12/13 02:37
推 Frobenius:專業推 12/13 02:57

【轉】鷹犬爪牙?還是麥田捕手?

出處:鷹犬爪牙?還是麥田捕手?

(這篇文章拒投中時、不投自由、投蘋果被退稿了。作者不玩臉書,請朋友開了一個網頁在這裡。願意轉貼的請轉貼。謝謝。)

2012.12.06

文 胡淑雯

「鷹犬爪牙」是一個醜陋的詞彙,當大作家以這樣的字眼,攻擊「發怒的學運青年」,身為讀者的我,感到無比的陰冷、恐怖。在聯合報與大作家的「合奏」中,暗藏了某種巨大深沉的惡意,那是對青年理想主義的惡意。這樣的惡意來自傲慢。傲慢因無知而頑強。這當中最頑固可笑的是,將學生比做「紅衛兵」:這是對「文化大革命」的無知,或者更陰險的,借用媒體「以抄寫代替採訪」的惰性,煽動大眾的恐懼,將學生塑造成可怕的小魔鬼。

那些批評學生無禮的人,怎麼可能有機會看見學生的「禮貌與風度」呢?當天氣「冷得像巫婆的奶頭」(借用「麥田捕手」的形容),學生們淋雨吹風面對警棍熬夜靜坐的時候,這些罵人的長輩沒一個在場。當學生們為了「反對媒體壟斷」犧牲睡眠、餓著肚子、咳嗽發燒,擬聲明、發新聞、製作布條道具、扛著對社會的情感與責任走上街頭,那些罵人的長輩(與媒體主事者)冷眼旁觀,等著看他們犯錯。如果他們遲遲不犯錯,沒關係,製造一個錯誤栽給他們。

聯合報及其鷹犬(讓我們把這醜陋的字眼還給應得的人)的作為,恰恰提醒我們,學生們的行動與訴求有多重要:兩岸的官僚與資本,正聯手通過購買媒體,試圖買斷我們對現實的認知。他們擁有消音器、剪接術、擴大器,以及無數由金錢與政權特許的利益。學生們站在前線,在抵抗的中途,就已經見識到「對手」的威力:看看這幾天,媒體及其鷹犬信口開河吐出的穢物,如何汙染了這個社會的生活與氣息。

世故的人說,算了,別再計較媒體怎麼回事、該怎麼辦,媒體就是這麼回事。但是青年們不夠世故,他們持續追問,渴望改變。他們是我們的「麥田捕手」,守護著這個社會,這一點點,得來不易的「開放性」──生活在台灣,除了認同此地、就地以行動良善此地,別無選擇,別無他想。

「麥田捕手」的主角霍頓很沒禮貌,滿口髒話,他最最鄙視的,就是,成人偽善的生存之道。像霍頓這樣的年輕人,幸虧台灣還有不少。當他們在生命的麥田裡遊戲、奔跑、戀愛、衝撞,總有失速、受傷、衝過頭、被自己的熱情灼傷的時候,有鷹犬趁勢咬他們一口,卻另有其他的人、更多的人,以言論、以行動,守候在麥田邊的斷崖線上,張開手臂,渴望守護他們免於失足、墜落,就像他們以青春守護這個社會一樣。

如果你曾經旁觀兩代「麥田捕手」的互動,你會看見:中年捕手見少年捕手淋雨熬夜又感冒,在座談會後請他們吃宵夜,順便聊聊天,少年捕手(對,就是被罵沒禮貌的那幾個學生)好客氣,沒吃飽卻裝飽,不好意思追加酒菜;有人要捐款,「沒禮貌的」少年捕手婉拒了,說,「需要的時候再公開募款,」他們不習慣私相授受,那是他們的反對者擅長的事。我無意誇大這些少年男女的美麗,只不過在媒體的醜化工程中,提出「一個人的平衡報導」而已。

【轉】一次不太清楚的啟蒙

轉貼前的感想:
理直氣婉,通常是具備一定程度的資源與權力的優勢者才有辦法做出的行為控制、或是姿態。就普世價值而言,持異議的弱勢者本來就不該擺姿態,只不過,不少台灣人對普世價值的理解似乎都與全世界背道而馳,哪ㄟ安爾?

全文轉自吳明益老師的臉書:【一次不太清楚的啟蒙】

近日有同學或臉友詢問我對「陳為廷與蔣偉寧對話事件」的意見,由於自己就在教育現場,我不願在這個議題上迴避表達我的看法。

我以為這個新聞事件,或許可以拆成官方單位、抗議者、民意代表、媒體這幾個面向來觀察。

「反媒體巨獸」這個議題涉及從上個世紀以來最有力量的組織─「新聞媒體」,複雜度當然很高。基本上,官方單位、民意代表與媒體,都不能不說是具有強烈政治性的權力者。而我們知道,權力者通常也是資訊的掌控者。抗議者面對掌權者往往要挑戰「資訊不對稱」(information asymmetry)的困境。

從「反媒體巨獸」牽連出來的「教育部關心事件」,是整個大事件中的一環,卻是這次新聞事件的引發點。無論動機為何,教育部以一個官方單位的姿態要求學校「關心」學生,就已經犯了錯。理由是大學的學生多數都已成人,當然也擁有集會表達意志的自由,這個關心不但多餘,也讓人懷疑,過去是否也有未曝光的「關心」程序?

事件中兩個教育的單位(教育部與清華大學)反應都教人失望,教育部不該還錯以為自己仍可以是情治資訊的末梢神經,而「大學」這樣一個機構不宜也不能代替任何一個成年的個人發言(包括道歉)。

而在網上看過所謂「相對完整版」的影片,也查詢過相關法令後,判斷陳為廷同學列席備詢是沒有違法疑慮的。只是做為一個單純的旁觀者,當然無從判斷陳為廷是否有其他潛在的動機,但形式上可以確定他的身份較接近於學生團體的意見領袖。而他所代表的群體,大致上交付他幾個發言的重點,主要是這些日子學生團體向教育部抗議的「教育商品化」,以及「反媒體商品化」的訴求。陳為廷發言中數次重申要部長道歉,從語境上來看,他使用的批判語詞分別是「滿口謊言」、「偽善」、「不知悔改」。而從他發言的後半部來對應,「謊言」意指部長宣稱如果學生抗議是為了教育相關事宜他必會到場(但實際他並未到場);「偽善」指的是在「反漲學費」集會時發現警車中有武裝警察,而部長卻宣稱他關心學生;「不知悔改」則推論是指部長回應葉宜津立委時,並沒有道歉這件事。

先擱置對陳為廷發言態度、技巧的意見,這三點批判他確實是有提出理由的,理由似乎也成立。蔣部長在回答葉宜津的質詢時,宣稱這三點批判是誤解,而在休息時間的溝通裡,蔣部長對第二點提出了回應,那就是他並不知道曾派遣鎮暴警察,並對這點表達歉意。姑且也以寬鬆的角度來看待蔣部長,認為他算是回應了後兩點,但第一點仍是默認了,因為他確實沒有實際在學生抗議的現場,與學生交換意見過。(僅在公聽會聆聽過意見)如果不要強烈地質疑蔣部長說謊,唯一的可能是他宣稱的是「未來式」,而陳為廷檢驗他的是「過去式」。

而在備詢臺外的溝通,除了上述各點以外,聚焦在學費調漲政策的討論。這時陳為廷同學確實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狀況,不過我很能理解,純粹只是因為我也是一個經常情緒失控的人。

我在國中時曾因為帶鳥到學校,數學課的時候飛出來被叫到辦公室責備,臨走時我失控地踢了導師的椅子;大學時挑釁過我們當時的系主任,認為他上的「中國傳播史」只是照本宣科,沒有開一堂課的意義,因為我們都不是「文盲」,自己讀就懂了。而研究所的時候針對所長要取消我的獎學金(他懷疑修習現代文學的學生都是貪圖高分),我在同學面前與所長有激烈的論辯。我本想將這幾位我還記得名字的長輩寫出來,以示言責自負,但實在沒有必要在事隔多年後彼此傷害。特別是當時這幾位老師都有權威可以處罰我,但他們並沒有。

相對於其他學生,陳為廷是被賦予發言權的意見領袖,從這點來看,他是整個事件中相對弱勢群體(學生運動的學生們)裡的優勢者,但並未改變他在教育部長面前是發言權較弱勢的角色。檢驗陳為廷的發言,他的批判是有提出後續解釋的,情緒的失控則我個人也能情感上理解。畢竟自己年輕時與年長者發生意見衝突時,哪一次不是血氣上湧?就我個人而言,「理直氣婉」,確實是非常難以做到的事。

至於在影片中我無從判斷民意代表的角色,所以就從抗議者與民意代表的關係來思考。參與過任何反對運動的人都該知道,當一切趨向絕望之時,若有可能接觸到權力者,或者有機會運用權力者的影響力,去接近自己構想的目標一點的時候,抗議者通常不會放棄。原因很簡單,規則仍是權力者所訂定的,更改規則大半的機會也掌握在權力者手上。革命或藉由選舉改變權力結構,事實上也是由「取得權力」來獲得改變的機會。也就是,權力者是一個有爭議,卻可能也有效益的管道。

立委是否有違背他們的職權?就這件事來看是沒有的。即使以過去的經驗來看,確實偶爾也會請當事人進入議場「備詢」,至於是否別有機心就暫置不論,我盡可能不用動機論來測度。當然,立委選舉是代議政治,立委應該做的功課是,以其專業知識蒐集資料並諮詢對象,再將這些意見轉為自己質詢或提案的論述建構根據。如果立委每一案都請當事人來面對官員,一方面就漏失了為什麼代議政治要選「賢能」的意義(他們理應就是較佳的代議士);另一方面,備詢者的代表性,畢竟不像立委是一票一票投出來的,在一些人的判斷裡,爭議性或許更高也不一定。

至於媒體的處理則是最為可議的。當天《聯合報》的頭版照片,顯然是刻意用編輯手法,以照片來形塑「囂張的陳為廷」,與「溫文卑屈的蔣偉寧」。類似的操作手法來影響輿論,坦白說現存的四大報都善長得很。再加上標題下的是「史上首遭 教長被學生罵到臭頭 立委讓學生質詢部長 荒腔走板」,可以說是已經暴露了報社對此事所持的是「批判」立場。而在這批判立場的後頭,則很巧妙地把「個人」身份聯結到「集體意識」,裡頭當然還包含過去我們的教育,對我們灌輸的身份想像:學生就是乖巧求知,除了唸書其他都不應該管;而教育部長是掌管全國教育的最高首長。其中隱涵的「逆倫」指控就不言可喻了。

說到逆倫,我總想起那也是文學裡很重要一個象徵。

至於其他評論者的回應與回應的回應,實在太多元且龐雜了,就請容我略過,畢竟,那都是我們要保障的言論自由裡的一環。很慚愧的是,用了這麼多的文字,我也沒表達對兩造爭議的「學費調漲」表達我的個人看法。

我想起1990年三月的那一周,野百合學運開始登上媒體版面,剛剛取得大學生身份的我,因為學長的緣故,也天天背著相機到中正紀念堂「散步」。說實話當時我對幾個關鍵詞並不理解,比方說「解散國民大會」裡的「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裡的「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裡的「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的「政經改革」。

並不是我沒常識,而是這些詞彙裡都有盤根錯結的歷史因素與政、法各層面的意涵,當它們化約為幾個字的時候,卻又變得模糊了。我在現場看了「野百合」的骨架被立了起來,並且拍了照片。我知道學生團體在用某種符號來讓大家的心靈聚焦,在文學手法上稱為「象徵」。運動當然得談理性,但也避免不了象徵。

在這場以野百合為象徵的運動裡,我當然不是個角色,即使日後印證那時在臺上的發言者有不少人教人失望,但那幾天確實啟發了我心靈的某個部分,當時我並不太清楚,甚至可以說,直到現在也還不太清楚。

只是那不太清楚的啟蒙,直到現在我都帶在身上。

我設想這次事件對某些孩子來說,也是一次不太清楚的啟蒙。

我還記得520農民遊行時我正就讀成功高中,當時媒體一致把那場遊行形容成有心人士導引的暴動,暴民恣意毆打警察。但我猶記那天下課回家時,親眼看到幾個警察把一個中年人拖進巷子裡打了一頓。那一幕震撼我的心弦,也教我學會懷疑。

我的懷疑讓我此刻都還相信自己只有兩顆眼睛與算是中等平常的腦容量,無法給予洞見。只是做為一個大學老師,我確實寧願學生去各式各樣的現場,前提是他們也提領了相當的前人知識去現場印證、反省。我以為平面媒體即將在下個十年失去宰制的影響力,而網路世代成長的一代,有責任、權力去創造一種麥克‧魯漢時代想像不到的媒體。

那時一定會有另一批人想要掌控、宰制那個新媒體,那就繼續教育我們的下下一代去挑戰他們罷。

真是道德清高、制禮作樂啊~

路邊社外電:

據聞台灣的聯合報近來進行一項前衛、而且異常成功的語言實驗,那就是如何用指鹿為馬的手段把禮貌二字轉化成髒話,據國際神經語言協會的專家表示,此種實驗具有極高的道德風險,容易造成未成年或心智未成熟人士的神經迴路錯亂與認知異常,後續影響評估仍待大規模的實驗調查確認。另外,民明書房的CEO江田島平八先生也表示:禮貌是三小?我不知道禮貌、只知道怎麼在太空艙外憑著一份聯合報當作安然返回地球的逃生工具,目前已經交由清華大學的材料工程專家教授們進行進一步的成份分析。

以下為此實驗的片段報導

反媒體巨獸的小插曲:可恥的教育部長蔣偉寧與清華大學

近來壹傳媒被併購的風波形成對台灣民主的巨大威脅,也激起了難得一見的學生運動。這種大事竟然是由尚未畢業的大學生挑大樑,簡直是台灣青壯一代人的恥辱……。

更令人無言的是清大學生陳為廷於12月3日進入立法院備詢發表意見後,竟然出現以下報導:
學生飆部長偽善 李桐豪:你不是立院主人、無言論免責權
聯合報的汙衊廢文→ 學生備詢台罵教長:偽善、滿口謊言(本站備份)

顯而易見的,聯合報這種顛倒先後、避重就輕的謊言報導,根本是在為教育部恣意濫權、發文清查參與運動學生名單的行為開脫、找藉口。更等而下之的是以禮貌、尊師重道等鬼話做為濫用權力、恐嚇他人的遮羞布;即便教育部沒有這種權力或實力對學生如何,但這已經是對大學自治的嚴重侵害、以及努力喚醒白色恐怖年代的記憶、重施恐怖統治的挑釁行為。蔣偉寧這個可恥的部長在頂不住各方壓力後,方才開口道歉,然後這個社會就輕易原諒掌權者的濫權行為、轉而注意學生的禮貌?禮教吃人、醬缸偽善莫此為甚!

而同樣可恥的清華大學竟然在FB上發表這樣斯文掃地的聲明,這才真的是寡廉鮮恥、師道不存。陳為廷先生還是個大三的學生,關校友服務中心甚麼事?清大的行政單位又是憑甚麼程序發表這種代表校方全體意見的聲明?全文轉貼如下:

【國立清華大學聲明稿】對於陳姓學生不當行為 清華公開表達道歉

國立清華大學校友服務中心寫於 2012年12月4日11:30 ·

清華大學對於本校陳姓同學昨(3)日在立法院不當行為,深感痛心外,也對教育部蔣偉寧部長及社會大眾所造成的傷害,致上最深的歉意。清華大學嚴正聲明,針對公共議題,本校不贊同學生恣意作為,曲解公開發言之行為的正當性及合理性;而對於忽視人與人之間互動應有的尊重,更不是本校教育所樂見的。

清華教育理念,注重全人教育,向來尊重師生公開言論的表述。但是,自由不是代表允許個人行為恣意妄為,尤其是被塑造為意見領袖者,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一方意見,足以影響社群間外顯行為及形象,是以,更應以成熟的思辨能力及待人接物的敦厚準則嚴格自律。

發稿日期:101年12月4日

新聞聯絡人:秘書處公共事務組組長余憶如

聯絡電話:03-5162006

以下轉貼陳為廷的聲明,有正常思考能力的人一比對,就知道誰才沒禮貌、誰才是昏庸無道。

昨晚受完訪,就接到訊息說:聯合報社方的立場就是要來修理學生。沒想到今天以頭版處理。

對這個事件,我有幾點聲明:
一、昨天,我是和「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的夥伴、和幾位發起連署聲援的老師,到教育委員會上這個教育部長的「關心學生公文」專案報告上「備詢」。立委本就有職權邀請公民到場「備詢」,在必要時提供意見。我被徵詢的內容,就是對這次事件的看法。

整個過程,我就是在陳述我的意見,並沒有要質問、要求蔣偉寧回答的意思。聯合報卻下「立委讓學生質詢部長」、「荒腔走板」這種標,簡直莫名其妙。難道學生就不能作為公民來備詢、表示意見?

二、我批評蔣偉寧「偽善」、「說謊」,並不只針對發公文事件。真正惹怒我的,是他昨天居然公開在國會撒謊!林飛帆問他,「若關心學生,為何不直接到現場來,而要事後發函?」,蔣偉寧回應:「我最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若學生參與的是教育政策相關運動,我會到現場關心」。

這分明是謊言!因為我們曾多次到教育部和平抗爭,要求蔣偉寧出來對話,他沒有一次出來,甚至還備妥鎮暴警察!這樣還好意思說「關心」?除了偽善,我找不到詞來形容。

三、聯合報指控我們態度不禮貌、干擾議事。我的部份,大家可以參考我的發言內容,自行評斷。至於什麼不理部長講話、陳學聖指控學生在部長講話時在台下高喊。都是末須有的!蔣偉寧中場休息時(引著一批攝影機)來找我們談話,我們也是跟他就事論事。

說實在,教育部在這次運動中,實在不是重要的戰場。本來昨天聽蔣偉寧那樣講,忍一忍也就過了,我們可以留更多時間去做更重要的工作。但昨天那個當口,還是忍不住。對大家很不好意思,是我不夠聰明。

但我覺得,我說的話、我作的批評,並沒有錯。我再無旁顧,這就是我的立場。

影片內發言全文:

部長,我想要對你說:我認為你是一個偽善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不知悔改的部長。我認為你沒有資格做我們的部長。請你向我們道歉!請你向我們道歉!部長,請你向我們道歉!

為什麼我說部長是一個說謊的部長呢?剛剛部長說:「如果是跟教育相關的運動,我一定到第一現場去關心。」(蔣偉寧針對林飛帆質問:「既然關心學生,為什麼不到行政院前來關心?而要事後才發函?」所做的回應)。但事實上這根本就是個謊言。

我們這聯盟很多的學生,我們參與各式各樣的社會運動,我們也關心教育商品化的問題。我們到教育部前面去抗議了好多次,每一次去我們都希望部長能出來、當面跟我們談話,我們每次去都說:「部長出來!部長出來!」。我們透過警察協調,他們進去教育部裡面、出來之後都說,部長沒有要出來。我們每一次去,每一次都得到這樣的回應。

甚至最後一次,上個月我們去的時候,我們看到現場來了好幾輛警備車。要離開的時候,我們還發現裡面有上百名的鎮暴警察!拿著警棍、拿著盾牌、戴著鋼盔,準備要來對付我們!

這是教育部長所謂的「關注學運」、「關心學生」、「支持學生參與公共事務」的方式!?這顯然,是一種偽善的言詞。

我們上一次去教育部抗議的時候,是反漲學費。我們希望教育部能夠投注更多的公共經費,希望政府能夠對資本課稅,來減低學生的負擔。上一次有很多同學,他們去的時候,他們是私立學校的學生。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揹著好多的學貸,二、三十萬!他們去抗議。這一次我們邀請他們來這次的運動的時候,他們說:「對不起我們不能來了,因為我們要去打工,打兩三份工,我們不能去這次的運動,對不起。」

然後,第二次聽到這個「關心」的函出來之後,又有幾個同學跟我講說,他更不能來了。因為他們的家長看到這樣的東西以後,覺得很害怕,警告他的小孩說:你不能去!

這些學生,他又要打工,看到這種函,他更不能來!

我們看到這就是馬政府一連串的「商品化」的政策:把媒體商品化、把教育商品化!

部長,如果你真的關心學生。你應該撤銷你的「常態學費調整方案」,我甚至也不需要你到現場來關心我們、不需要你來發這個函關心我們。你要關心學生,就從結構上來解決這個問題。

最後,我要重申: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偽善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滿口謊言的部長,我認為你是一個不知悔改的部長。請你向我們道歉。請你向那些被教育部所影響到的同學道歉。請你為那些,想要來參與學運,可是他必須要承擔各式各樣學費的負擔而不能來的同學、那些被恐嚇到的家長,道歉!

請你對我們道歉,讓我們對你的人格,可以保持一些基本的尊重。

後記:大約下午兩點以後,這則清大的聲明已經被移除,截圖在此~

https://i1.wp.com/images.plurk.com/5wcucwfXmEMoHFLdg1Ozn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