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金錢不能葬送民主

全文來自2012年11月10日的蘋果日報專欄。很可惜的是,多數台灣人被黨國洗腦的很成功,不大具有權利意識、也認為功利價值遠高於民主,否則今天我們不會有學者們寫這篇文章的必要……。樂觀一點想,社會,總是慢慢進步的啊。

台灣的民主得來不易。多少人在黑牢裡度過青春,多少人流離海外有家歸不得,多少人暗夜吞聲無處埋冤,但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追求民主的夢想,一時一刻都不曾放棄過。

諷刺的是,卻有很多人以為台灣的民主廉價,以為只要能讓人投票,大家就是共和國的主人了,以為只要政黨曾經輪替,就不會一黨獨大,就鞏固了民主。錯!民主時時都處於危機中,危機來自於政府的恣意濫權,危機源於自以為金錢萬能的貪婪資本家想要控制輿論,危機來自於這兩者在暗地裡互相勾著脖子喝紅酒。

很多人說,有錢不是罪惡,不要有反商情結。我們尊重每個人憑自己的本事去闖天下,我們尊重每個人的財產權,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必須忍受一個粗暴的資本家傷害我們的民主生活。什麼是民主?一個資本家可以說老子有的是錢,所以把批評他的媒體買下來,讓不同意見從此銷聲匿跡?可以用自己的媒體去吹捧他商場上的朋友,讓我們看到一堆垃圾新聞嗎?可以要求新聞工作者戴上中立客觀的假面去當政府的公關化妝師?

從蔡衍明先生接受《華盛頓郵報》的專訪開始,這一年來,台灣社會已經相當清楚蔡衍明先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媒體經營者。在他經營下的《中國時報》,可以發生游婉琪事件,把記者寫的稿子改得面目全非,用來攻擊曾經批評蔡先生的知識份子。在他經營下的《中國時報》,把一位論壇編輯掃地出門。縱然有上萬名的民眾上街頭抗議蔡先生所經營的媒體,他也毫無赧色地叫員工在報社建築物上懸吊布條痛批競爭對手。

用暴富關閉反對聲

蔡衍明先生從來不知道反省。蔡衍明先生不斷地用他的金脈為台灣人純樸的民主信念送葬。蔡衍明先生搞垮《中國時報》的公信力後,如今又傳出要買下《蘋果日報》的消息,倘若是真,真讓台灣人見識到「錢可以買到一切」,讓台灣人在他的金山銀山前面下跪磕頭。企業可以這樣搞嗎?可以將媒體的公共性這樣私有化嗎?

更讓人擔憂的是,他的企業是不透明的,資金流向也無從查核,更不用談到什麼企業社會責任。不只如此,我們的法律也放任媒體產業不透明,無能、膽怯的NCC更不願建立反壟斷制度,讓媒體民主逐漸毀壞。我們在此呼籲,公平會和金管會應該加快腳步,盡速調查此宗交易的資金背景與結構。

30年前台灣人曾經正面遭遇龐大的黨國資本主義,那時候的國民黨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30年後,我們再次遭遇了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和資本家來挑戰台灣民主,我們必須再一次保衛自己的民主。感謝蔡衍明先生讓我們領悟到這是一場長期抗戰,這是一場與金權政治持續對抗的精神戰爭,這是一場民主與極權的對抗。為了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先生曾經說過:「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蔡先生過去的表現,絕對不是一個適格的媒體經營者,我們擔心他要運用暴富來關閉所有反對他的聲音,他要讓台灣社會好不容易建立的一點新聞自由和民主體質,全部葬送在他的鈔票裡。民主傾圮的代價是我們要共同承受的,台灣社會必須大聲地告訴蔡衍明先生:金錢不能葬送我們的民主。

劉靜怡為台灣大學國發所教授、哈佛法學院Berkman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 Fellow;管中祥為中正大學電傳所副教授;黃國昌為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美國傅爾布萊特訪問學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