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星期專訪》前銓敘部長朱武獻︰組獨立「退休金公團」 統合操作

出處: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nov/5/today-p1.htm

記者鄒景雯/專訪

前銓敘部長朱武獻受訪指出,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當年(民國八十四年)銓敘部將第一代與第二代退撫的新舊制全合在一起,再加上十八趴,種下今天惡果。由於公務員的所得替代率已經過度偏高,現在不是將公保養老給付年金化的時機,銓敘部若貿然推動,問題將會很大。他同時強調,因為現任的做得太差,害了百姓、勞工、退休人員,下一步,總統應該起帶頭作用,苦民所苦,由他以降的各級政務官應該自動宣布減薪、不領年終獎金才對。

公保年金制 目前非實施時機

記者問:銓敘部計畫十二月要提出退撫第三代改革的三層年金制,你有何評論?

朱武獻答:首先,我要說明,九十五年我推動公保養老給付優惠存款的調整措施,對於退休所得替代率偏高者,調降其公保養老給付辦理優惠存款的額度,去年(一百年)國民黨又調整了二次,最後一次是一百年二月一日的方案,採取兩個計算公式,第一公式是本(年功)俸乘以二,除以月退休金加公保養老給付優惠存款每月利息,以及參考九十五年的改革方案作為第二公式,即本(年功)俸加專業加給加權平均數加主管職務加給加年終工作獎金的十二分之一,除以月退休金加公保養老給付每月優惠存款利息,兩者經計算後,取其較低者為度。但這個方案沒有比我九十五年的調整方案節省。考試院宣稱如此可以每年省下五十億,其實九十五年的方案迄民國一三七年止約可節省三千億。

我在銓敘部時,當時退撫司也提出公教人員保險給付年金化規劃,但我說緩一緩,我反對的主要原因是,現在所有的公務員退休幾乎都橫跨第一代與第二代的新舊制,所得替代率偏高,比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高出許多,同時十八趴在一○四年又將達到高峰,在這個時候就不該又將公保養老給付年金化。目前的一次性給付,以現在平均餘命年化結果,退休所得替代率已經多了三%到五%,公保養老給付年金化所得替代率將會更高,若再度精算不準,又將造成長期的國庫負擔。大家看看現在哪個基金沒有潛藏負債?這都是當初精算失準的結果。

舊制先結束 110年再推也不遲

最近銓敘部說要推出三層年金制,也就是第一層基礎年金、第二層職業年金、第三層商業年金。依據考試院提出之公教人員保險法修正草案,只要繳十五年,滿六十五歲,或繳二十年,滿六十歲,或繳三十年滿五十五歲退休時即可領取公保年金,並且要追溯到從九十九年開始實施,這個草案在這個節骨眼若貿然上路,問題會很大。其中,商業年金任何人都可以隨時參加,實不宜混為一談,又謂社會保險是基礎年金所以要年金化,世界銀行的標準如此,但問題是我們在第二層的職業年金實在領太多了,這是十八趴摻在一起造成的,堪稱世界上最優厚的退休待遇,既然這個有問題的制度已經存在了,政府必須衡量當前國家財政負擔如此嚴重,應該等到第一代的退休舊制度逐步結束後,再來實施第一層的公保養老給付年金化,也許時程延到一一○年也還不遲。現在這個時間點不是好時機。銓敘部應該先從第二層的職業年金先改革起,如從新進人員實施雙層制或確定提撥制,也比較好一點。

社會倒是應該關心私校的教職員,他們既不是軍公教也不是勞工,勞工有勞保、勞退給付,私校教職員在民國九十九年以後,雖有私校退撫儲金,但退休所得替代率仍低,不能與軍公教相比,若是針對這個族群單獨實施保險給付年金化,我就很支持,因為他們沒有前述的歷史包袱問題。平心而論,這個社會對於所有族群的資源分配都應該合理,勞工與軍公教的差距不能太大,私校教職員在第一層年金是否給予照顧,也應該要討論。

兩代退撫制 未切割造成負擔

問:退撫第一代與第二代混雜,是很大的肇端,這錯誤是如何發生的?

朱:第二代的改革是陳桂華當部長時開始規劃的,而後由關中部長繼任接手。當時在草創新制時,如果能依據時間點,把適用舊制與新制的人切開,情況會單純很多。因為,新制有新制的優點,把新舊制全合在一起,再加上十八趴,造成今日局面。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所以將來要實施第三代退撫制度時,也應該與第二代切斷,千萬不要重蹈覆轍。

總統應帶頭 減薪、不領年終

問:退休軍公教年終慰問金要逐年檢討的過程,你看到了什麼問題?

朱:其實,現職人員應該同步砍。哪有政務官負責政策,把國家財政搞成這樣,都不必負責的?例如,油電雙漲是誰的責任?當然全體閣員都有責任。金融風暴時,各國經濟成長率都下降,你下降比較沒話說,但有為的政府也要想辦法不要降得這麼慘。現在是大家都起來了,你居然還爬不起來,甚至在亞洲墊底,這說明現任做得真的很差,既然是你們害了百姓、勞工、退休人員,那麼在砍了退休人員的慰問金之後,總統應該起帶頭作用,苦民所苦,與人民站在一起,由他以降的各級政務官應該自動宣布減薪、不領年終獎金才對,將來如果「六三三」做到了,可以隨時再行恢復啊!這樣以示負責有困難嗎?社會可以就此理性討論。

其次,在制度面,軍公教人員的子女教育補助費是非常不合理的,一年要編十多億,而且不分階級。國家要保障的是公務員個人,使其退休後的生活不虞匱乏,永業文官制度的本意是如此,並不是要保障你全家人從妻子兒女都要不虞匱乏,這樣國家承擔得起嗎?

問:針對整體退休基金的改善之道,政府應該如何著手,你有何具體建議?

朱:現在國庫負擔這麼嚴重,債務這麼多,主政者必須從各方面全盤考慮。第一,組織不要過於龐大,組織龐大,養的員額自然多,尤其高階的官員、特任官何其多。例如考試院與監察院,明明不需要用這麼多人,馬總統就是要用這麼多,這是不必要的,可以不要的。民進黨執政時並沒有用滿,照樣運作,可見不是非這樣用滿不可,因此應該要節省地用。地方政府也一樣,約聘雇人員數額應該好好檢討。少用一個人,一年就少花一百萬。至少表示你有在用心經營嘛!

社會當前普遍關切國家財政問題,經濟又不景氣,財政負擔又重,因而開始關注資源如何分配才合理。政府在縮小規模這個部分,我認為不夠徹底,就組織規模而言,擁有國會多數的他應該要做得更好,也沒有更好。一些工作可以交給民間,以減少國家的負擔,但委外經營的部分並不積極,行政法人的推動也不力,行政法人法已完成立法,部分政府機構行政法人化之推動,應該要加速。

救退休基金 須精簡政府組織

第二,基金的經營績效不善,成為負債增加的原因之一,已受到外界詬病,我建議應將所有公私部門退休準備金共組退休金公團,由行政院負責統合一批人來操作,共同營運管理,如韓國、新加坡的經驗,一方面精簡人力,另一方面可整合管理人力,培養優秀金融操作人力,避免成為外資之提款對象。退休金公團可以類似財團法人,具有獨立性,並接受國會監督,馬政府掌握國會半數,若真要做事,是有足夠力量的,應該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現在幾個退休基金放給公務員在各自操作,又沒給績效獎金,做好是這樣,做不好也是這樣,從人性的角度,可想而知。而且公務員也會怕,於是委外,丟給投信去做,但是從公布的數據來看,投信也沒賺錢啊,國外大的資產管理公司比較賺錢,盈餘逾十%大有人在,但有些基金也不敢交給國外法人去操作。首長的態度也很重要,像央行操作匯率,是彭總裁親自下去看盤,其他相關首長又如何?不僅要投入很多時間,非常辛苦,而且要夠內行,這些都是問題。

第三,我認為退休制度的改革要快一點,教師的部分到現在沒動,增加提撥率與八五制的法案都還躺在立法院,教師會一反對,立委就不敢過,提撥率明明要三、四十%才夠,但從十二%要改成十五%仍在計較,這都是問題。老師平常在外面講話很大聲,但是講到要減自己時,不也一樣?軍人的部分也是相同狀況,大家應該共體時艱才對。

我必須誠懇地提醒:馬政府對於基金經營的用心與重視度不夠,「公務成本」的概念非常不足,只知道一直花錢,現在最危險的是孩子生太少,這些債務全都要留給後代,要六十年才能消化,將來誰要來承擔?想到這些,我的手腳都會冷,主政者怎麼可以視而不見,毫不擔憂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