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格不是拿來秤斤論兩的

前陣子看到一篇奇文〈誰說你有資格反核?〉,同場加映這篇回應文:我是人,我反核。——回應褚士瑩〈誰說你有資格反核?〉。其實整件事情很簡單,同理可問褚先生:你憑甚麼有資格質問別人反不反核,這點基本的邏輯都沒有嗎?台灣社會依然太多這種道貌岸然的假道學,不論是以公益、宗教、環保或NGO為名皆然,以道德訴求取代議題思辨、方便愚民。就像甚麼中秋烤肉增加碳排,可是一個六輕一天的排放量大概要考上萬年的肉。講得更白一點,呼吸也要耗氧氣,核電的利益共生結構異常龐大,會保護自己是正常,只是護航也要專業一點、文明一點,不講道理先論資格,又不是軍中老鳥電菜鳥…

以下是網友評論~

‎[轉]
這篇文章基本上有兩個錯誤。
一、公共政策選擇問題,從來不是個人道德問題。
二、供需問題在核電問題裡是個假議題。因為供需既不是問題,也不是選項。

如果必須要先省電才能講廢核電的話,那是不是要先散盡家財濟孤卹貧的人才能討論社會福利政策?
是不是要先生八個小孩才有資格討論獎勵生育政策?
是不是要先異國通婚才能組織外籍配偶權益促進會?
是不是要開車不超速不闖紅燈不亂丟煙蒂的人才可以當法官?

質問「你有什麼資格反核」,其實就和現在的政府一樣;元首以「減碳」的名義進行實質的道德運動,標榜省電、不吹冷氣、穿破褲子、吃便當。

但不吹冷氣(假設這是真的好了)的元首,卻力主高耗能產業,何者排碳較大?不吹冷氣的元首,卻運作禁止人民用自己的汽油在車上吹冷氣,敏感的碰觸到了個人財產權與自由權的核心。當人的焦點只注意到「減碳」這樣的道德命題時,「不吹冷氣的元首」,主詞到底是「不吹冷氣」?抑或「元首」?難免就要混淆了。

用個人道德墊高政策的正當性,骨子裡只是封建遺緒而已。

身為一個公民,我本來就對任何社會政策都有資格表示意見。這個基本原則,沒有任何附加條件可言。

真要問的話,我家幾乎不吹冷氣,我一家四口每個月的電費比我認識的絕大部分人都低,所以我應該有資格批評元首的「不吹冷氣」包裝太難看,以及質問質問別人有何資格反核的人有何資格質問別人吧?

從第一點延伸到第二點。台灣即便現在把核電全部停掉,也並不缺電,這點經濟部和台電從來不敢正面回應。

也就是說,事實上供需關係從來就不是政府談核能政策時的考量。供需關係至多只是擁核者經常出現的口頭禪而已。當沒人願意認真面對供需關係時,要如何用供需關係來作為政策的考量?非必要的節電美德又怎麼可能是一種對核對政策發言的必要道德?

電是發了就沒辦法儲存的,沒用到的發電量就是浪費掉。所以現在台電已發出的電,我用了,或不用,僅僅只有影響到我的電費而已,與任何人都無關,完全不會影響台電的發電負擔。我現在開始省電,和我等到廢核之後開始省電,和我等到真的電力不足的時候才開始省電,三者意義其實是一樣的。

現在談節電,至多就是一種於己有利但與他人無關,接近於吃飯時細嚼慢嚥輕聲細語的道德。這種事情,你要求你自己就好了,誰說你有資格指著別人的鼻子,質疑別人公民權呢?

更蠢的是,這論點竟然還不是對準擁核的對立方,而是對準了反核的己方。這大概算是台灣人的自虐天分的再一次展現。

供需是互相創造的,是動態平衡的,這是經濟學的ABC。絕對不是供給面固定,需求面受制於供給面的單邊平衡。「廢核會缺電」的謊言,就是建立在這個虛假的單邊平衡之上。看不破這個擁核說詞的虛假之處,才會把省電當作崇高的道德命題呢。

當然我們可以同情的理解,這篇文章的出發點是良善的,用負面的言詞包裝著正面的期望。然而,「一切都是為你好」的背後,總有父權的魔咒隱隱蠢動。何者為善?何者為不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