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雜感

隨著天安門事件滿二十三周年,突然想起小說家宋澤萊先生在『熱帶魔界』中的一段文字:

就在他們腳下,無盡的洋面這邊出現了一座連綿幾里的海上都城,五顏六色的燈光閃閃爍爍,富麗繁華。

巨大高聳的城牆包圍住了無數的宮闕、樓台、花園、禁苑。層層飛簷建築,左右相接,一直延伸到看不見的夜的尾端。

那是古代的皇城,比任何一座皇城都更輝煌的皇城,有棋盤的道路,有笙歌達旦的劇院,也有酒池肉林的場所。所有鳥嘴人形的禽類都在歌唱跳舞,所有犬頭人身的狼人都在啖著人的骨頭。蒼白著臉的人在街頭做著苦役、被鞭笞或流浪。每條道路的交叉路口設下斬殺死者焚毀屍體的刑架。

主要的是正中央浮起一座巨大的宮闕,有百級的石階通到上面。他在瞭望鏡中,看見宮闕前坐著13個一排的古帝王,他們中風、痲痺、滿臉膿瘡;他們披金帶銀,穿著龍袍;他們由呼吸中吐出毒氣;時而仰天而唾,時而口水橫流,痰涎聚合流佈四周,污染天下。他們的座前,巡行著13隻的龜獸,每隻龜獸背上騎著殺人戰將,他們的刀光即是利器,每分鐘要殺死1000個弱小邊疆異族,血流成河。那是躲於亞洲地底深處的古帝王,依次是秦皇、漢武、唐宗、明祖下及好戰軍閥。

這段將異象融入創作的文字,現在看起來,無論是從當代的新聞報導、或是中國歷史的血腥證言,都是異常的寫實。這個國家、這個文化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沉淪在黑暗與暴力之中,但令其受苦的大中國沙文主義卻方興未艾,只能說是著魔了…。

被屠殺的弱小邊疆民族,現在的圖博、特別是拉薩,不就是最慘痛的例子?

迷戀權勢、武力與民族大義的好戰軍閥們,過去有老毛與兩蔣,現在有資助緬甸、蘇丹達佛、北韓與斯里蘭卡進行鎮壓與內戰的北京共產黨,這群人似乎很想從亞洲地底深處出土,重建魔氣森森、富麗無比的皇城。

至於鳥嘴人形的禽類、犬頭人身的狼人,台灣現在掌握權力的集團,不就是這種貨色嗎?對外,只知道對極權國家逢迎諂媚;對內,卻只會巧言令色、粉飾太平。昨天能夠說塞車是幸福、以後就能說貧病交加是恩惠。

至於許多沉迷在馬長瘤迷夢的台灣人們,你們的選擇助長了在亞洲各地蔓延的威權幽靈,從莫斯科、北京、仰光、平壤到台北,這難道不是一種集體中邪?救贖畢竟不在外力,還是在於多數人的覺醒,但願還有足夠的時間與機會看到這一天!

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的影片:

延伸閱讀

《台灣好生活》六四23週年:如果台灣信奉人權價值

大地基金會:六四天安門事件照片(極端噁心)慎入!

李濠仲:台灣好多奎斯林

鄒景雯:六四紀念專文 批判消音 馬反民主始終如一

許建榮:別讓中國腐蝕台灣民主

林峯正:紀念六四 凸顯人權

李筱峰:台灣人應該認識的六四

慕容理深:這麼怕「推」,跟當年兩蔣一個樣 (1)

圓指彈:記載六四事件最完整的書籍《六四日記》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