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深音網路廣播:被統一的台灣。!?

2012年5月18日,本魚也去了慕哲咖啡館參加這一次哲學星期五的對談。說實在的,眼看黯淡的未來像是惡兆一樣的逐漸逼近、而多數人仍毫不知覺或在歡樂中逃避,的確加強了偶對希臘悲劇的感受力。

油電雙漲對中國國民黨是利多,反正牠們隨時可降、而且馬騜不會再選了;物價飛漲對中國國民黨是超級利多,因為疲敝民力之後、那些有空思考又吃飽太閒中產階級再也無力反抗,而多數人在更加不公的環境底下會更加依賴鑽營門路與當權者的施捨。以台灣人對殖民者的順從(簡稱奴性),這點絲毫不令人意外。

從種種理性推論來看,台灣最好的狀態是形成朝貢冊封體制下的小國、每個統治者都必須向北京叩頭;最壞的狀態是被徹底併吞、移民實邊、徹底成為殖民地。當然啦,也有意外的可能性,就是超越這兩種情狀之外的偶然。歷史固然有其必然,但有時更多的是巧合。只是期待這種意外,不如期待三太子罩你一世人。大事不成、就從小事著手,火堆會被撲滅、但燭火難以盡熄。未來苦難實多,大家善自珍重!

附上無諍大大的看法:「被統一的台灣。!?」的關鍵

以下轉載自酥餅

馬英九第二次當選,國際社會普遍的解讀是台灣人支持與中國發展更緊密的關係,所以被統一的台灣也成為關心公共議題的人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這一集的深音由酥餅主持,邀請到台北醫學大學通識中心,也是台灣智庫諮詢委員,曾經擔任反恐辦公室專門委員的張國城老師擔任與談人討論被統一的台灣。!?

酥餅與張國城老師將針對下列幾個問題進行深入討論,內容精采請千萬不要錯過:

1. 台灣被統一後的處境與哪些因素有關?
2. 被統一後的台灣在社會、經濟、政治、教育、媒體、司法、文化等方面會變成什麼樣子,台灣人民會被如何對待?
3. 被統一的台灣與香港相比如何?會更好、一樣、還是更差?為什麼?
4. 如果不想被統一,可以採取什麼行動?

被統一的台灣(一):開場

被統一的台灣(二);對談

把你當人看進階版:反核的都不是人

看完環境資訊中心這則報導之後,已經不是啼笑皆非的問題了。而是這個馬政府已經徹底透露出蠻橫、霸道、忝不知恥、謊言治國的暴力手段。在這種指鹿為馬的愚民政策下,台灣再也不會有反對人士,因為反對的都不配當人了。好笑嗎?有趣嗎?所有血腥恐怖的事蹟都是這樣開始的。不過以我們台灣人習慣威權統治的優良傳統來看,只怕是張燈結綵喜洋洋、歡樂歌兒繼續唱呢。

原文:
馬總統520連任就職演說提出「打造低碳綠能環境」為五大支柱之一,提出要擴大綠能產業投資、推動能源價格合理化,對近日安全爭議不休的核電問題則未有著墨。但在19日的記者會上,回應有外媒提問對核能問題的態度時,則重提去年11月公布之能源政策未變,並表示「我們的感覺是當時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反對,因此我們還是會照這個方式來做。」反核人士批評,總統老是什麼反對都沒聽到,對核安「只有口號,沒有對策」。

(中有圖片,但不想刊登那個髒東西的照片,故略)

2011年11月3日,馬總統親自召開記者會說明國家能源政策,定調為「確保核安、穩健減核、打造綠能低碳環境、逐步邁向非核家園」,既有核電廠依規定除役後不再延役,核四兩部機組則在2016年前「穩定商轉」,屆時核一可配合提前「停轉」。

總統:逐步邁向非核家園 和法律規定一致

在519就職前夕的記者會上,面對有外媒提問總統關於核能問題以及對核四的態度,特別是最近台電管理頻頻出包的狀況下,「核四廠的時程要延長到多久、造價升高到多高,才是您心中的停損點?」

總統回覆如下:

(原音重現)

「我們的核能政策是第一,確保核安,一定要安全才能繼續運作,不管已經在營運當中的或興建中的,都是一樣,不到安全程度,不可以運轉。」

「第二個就是穩健減核…在日本福島核能事件之後,世界各國對於核能政策的看法其實是很分歧…我們的作法就是穩健的減核。人民對於核能電廠可能再來的災害,確實是相當恐懼,這我們是放在心上的。」

「第三就是打造低碳綠能環境。因為你要想取代現在核能在我們能源供應、甚至於電力供應上所扮演的角色,勢必要有一個相對比較便宜、而且穩定的能源供應,否則的話,很輕率地把核能通通取消,這時候我們產生的問題會很嚴重。…所以我們提出『千架海陸風力機、陽光屋頂百萬座』的政策…但這個政策不可能很快地就可以取代核能,而且要經過相當的時間,一方面價格要更便宜,而且供應要夠穩定。」

「最後才是逐步邁向非核家園。非核家園是環境基本法23條所明文規定的,這是法律的命令,我們不可能改變。…但條文裡面規定也是逐步達成非核家園目標,所以我們政策和法律要求是一致的。

「我們這個政策提出來之後,我們的感覺是當時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反對,因此我們還是會照著這方式來走,….所以我們的態度是非常理性的。」

崔愫欣:只有口號 沒有解決方式

對於總統的回應,長年參與核能議題監督,曾拍攝《貢寮‧你好嗎?》紀錄片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批評,新聞報導、政論節目那麼多,「他老是什麼反對都沒聽到。

崔愫欣指出,追求安全,當然不會有人反對,但問題是現在核四要怎麼蓋下去沒人曉得,台電的解決方案也沒有出來。

崔愫欣表示,儘管從正面角度來解讀總統的訊息,至少執政黨和台電「終於鬆口承認安全有問題」,但後續「要怎麼解決?是不是還要追加預算?到目前都沒有達成共識!」總統目前的說法,是只有口號,沒有實際解決方案。

520就職演說  未交代核能政策

馬總統520就職演說中,提及「打造低碳綠能環境」是提升台灣競爭力的第三大支柱。他承諾未來將鼓勵民間,擴大對綠能相關產業的投資,並要讓能源價格合理化,創造綠能發展的誘因。不過對於核電在其中的角色、對台灣競爭力與社會公平正義的風險和因應之道,未交代隻字片語。

有關「打造低碳綠能環境」,總統演說全文摘錄如下:

「提升台灣競爭力的第三大支柱,就是打造低碳綠能環境。全球氣候變遷、資源供需失調,對台灣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全球所有的產業都將強調綠色生產,綠色產業是未來產業競爭的新領域,消費型態也必須符合節能減碳的要求。因此我們將鼓勵民間擴大對綠能產業、綠色建築與綠色生產的研發與投資,讓綠色產業成為帶動就業與成長的新亮點,讓台灣一步步成為『低碳綠能島』。我們一定要堅持永續發展的理念,為我們下一代留下清朗的天空,乾淨的空氣,豐沛的水資源,以及生意盎然的山林、溪流、濕地與海洋。」

「在政策上,我們要讓能源價格合理化,創造節能減碳與促進投資綠能產業的動力。我們要讓油電等公用事業回歸市場機制,落實使用者付費的原則;更要進一步回應民意對改革國營事業、提升經營效率的高度期待,創造消費者與生產者雙贏的局面。」

準備好了…〈NEVER篇〉【復刻版】

4月30日,那位媚共的東方馬囧接受CNN專訪,說出:「We will never ask Americans to fight for Taiwan」、直接在全世界面前脫褲子。之後又去稱讚死刑專用滅音槍,說實在,這位馬先生才是最應該抓來試槍的標靶。專訪的內容,在這篇「好問題濫回答」裡有詳細說明。而真正嚴重的後果是這種充滿中國特色的義和團心態,將嚴重影響台灣的整體安全;另一方面,把米國當成死人的後果,通常都是自己先躺下來。孔子說過--國之大事唯祀與戎,要是他見到把軍事戰略當兒戲的馬,應該會大嘆糞土之牆不可汙也。

看看我們的鄰居日本,鳩山內閣光是一個沖繩的普天間米軍基地要不要搬,就搞到滿臉豆花,台灣又算哪根蔥?鳩山被日本人戲稱軟弱的鴿子,但是在媚共傾中這方面倒是飛得很快。當初民主黨對沖繩人開芭樂票、承諾自己選上之後一定要把美軍基地搬走;現在提不出替代方案,這隻鴿子只好跑去跟沖繩人求情,差一點當場就被民眾打。米國在二次大戰花了多大的代價才完成在東亞的戰略布局,哪可能被一群支那男妾出賣掉。戰略優勢要多少黃金才能收買,可不只是有錢就好的問題。
回顧一下,去年八八風災拒絕外援的公文曝光,難道沒有米國的影子?事後美軍還像抓猴一樣,在8月16日派直升機來台救災演習。北京本來以為解放軍可以沾到台灣泥土,沒想到是吃了滿嘴泥巴,吵都不敢吵。兩大國在檯面下激烈過招,之後歐巴馬在11月訪問北京,也可以看出雖然米國將重心放在內部問題,但仍未忽略國際,只要別鬧太兇就可以。

很可惜這個姓馬的沒學乖,想用牛肉討好米國,卻搞掉軍機大臣蘇起。4月底說完NEVER以後,5月初又去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表示要『台灣消減獨立的主張,讓彼此先致力維持和平』, 照他們原本的主張,種花冥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現在也要被削減掉了。然後又接連說一堆蠢話,甚麼展現自慰的決心、這才是有骨氣、只是說給米國人聽等 等……。真正有骨氣,就該學老蔣反攻大陸;真正有信心,就不會整天說任內沒有戰爭;真正有guts,就不會延續民進黨跟米國敲定的軍購案、買一模 一樣的武器還貴好幾十億!

以小事大須要智慧,而有智慧的人通常會得到對手或敵人的尊敬。只是掌握小小權柄的島主或區長,就急著對內耀武揚 威、對外逢迎諂媚,這種統治者不會得到任何人的尊敬、也難以善終。連賣台都賣不到好價錢、只會急著認賠送出去,這也算是叛國賊裡的奇葩!繼續縱容這種投機 爆衝的馬戲團,台灣人NEVER翻身。

同場加映

雲程

「永不要求」恐將肢解美國西太平洋防線
拒絕盟友 選邊站
沖繩基地搬遷後續
台灣感謝!美軍救災結束離台 ■自由(2009.08.23)
0816確定救援:USAID+美軍
美日安保觀點下,馬的「不作為」

獨孤木:所以沒有冤枉他, 馬英九就是不要求美國出兵

新聞:

馬英九甚至不如唐景崧
敬致Miss Christiane Amanpour
還有兩個NEVER
馬:「never」講給美國人聽的
不要求美為台而戰 馬:任內兩岸不會發生戰爭
馬:自我防衛 才是有骨氣台灣人

李筱峰專欄-為馬英九草擬〈呈北京中央述職書〉

自由時報:馬英九與美國亞太盟邦「背道而馳」

【轉】用兩分鐘抵抗虛假的永遠

註:2012田5月3日,遭台塑控告民事訴訟案的莊秉潔教授第一次開庭,基本上很詭異的是,怎麼舉證責任變成做研究的學者要負擔了?六輕造成致癌率提高早就有其他研究證實,王家真以為仗著財大勢大就能一手遮天啊,又不是在拍威龍闖天關!

原文出處: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

今天是莊秉潔教授被台塑提告的民事訴訟案第一次開庭。主要內容是針對雙方提告與答辯理由進行確認與釐清。

● 當事人適格性

今天的言詞辯論,雙方主要針對程序與事實兩方面進行攻防。莊秉潔教授的委任律師詹順貴等人,首先針對原告,也就是台化纖與麥寮汽電共生是否具有提告適格的部分進行釐清。

詹順貴首先定義,「六輕」包括年煉原油 2,500 萬公噸的煉油廠、年產乙烯 293.5 萬公噸輕油裂解廠及其相關石化工廠、重機械廠、汽電廠及麥寮工業港、基載燃煤火力發電廠等項目。而一般人對「六輕」的認知,約可分為兩種,一是台塑石化、麥寮汽電、台塑、台化、南中石化、大連、長春人造樹脂、長春石油化學、、台塑重工、中塑油品、台塑旭、小松電子等15家公司、66家工廠;二是特指擁有年煉原油 2,500 萬公噸的煉油廠及台灣第六套輕油裂解廠(即此「六輕」名稱之由來)的台塑公司。

但無論哪一種定義,台化纖與麥寮汽電共生兩位原告所提出來的證據,基本上是以石化業,也就是輕油裂解為主的研究發表成果。詹順貴認為:「顯見原告只是莊秉潔的研究對象,並不構成刻意詆毀的條件。」

不過,台塑公司的委任律師陳怡妃卻說,「六輕」是計畫名稱,所以提告不必然是要「整個六輕的廠都來提告」,況且台化纖與麥寮汽電共生是六輕的「主要投資者」,自然有適格性。

● 莊秉潔之罪

檢視陳怡妃的答辯,其實很有趣。第一,不論是台化纖或是麥寮汽電共生,基本上都是「台塑公司」的投資項目,莊秉潔的研究,涵蓋所有台塑六輕的空氣污染物,也就是莊秉潔如果「真的有針對性」,那也是針對「整個六輕」,而非特定投資項目。

第二,若陳怡妃的邏輯成立,也就是誰有提告資格,與其投資項目多寡較有關係,那麼從台塑在其網站公佈的投資項目共45項來看,投資項目比例最高的,是台灣塑膠(13項)、其次是南亞塑膠(10項)。台化纖和麥寮汽電共生加起來不過8項,連南亞塑膠都敵不過。

但從整個台塑高層不遺餘力堅持提告來看,台塑真的非常堅持「因為是主要投資者所以有適格性」。到底主要投資在那裡?答案正是六輕4.6、4.7期擴建案。台化纖,是主要投資者

4.7期擴建案,雖然還沒有經過環評大會確認,但已在2011年11月23日通過環保署專案小組審查,按往例,這個案子六輕已經勝券在握。唯一的問題是,環評結論中要求,「空氣污染物、有害空氣污染物應先減量再投產」,第二個重點來了,環評委員還要求,增設HSBC廠的增量致癌風險,「應從既存風險中抵減,以具體降低健康風險」。

於是,既存風險到底是什麼?誰說了算?是不是符合環保署每次在說的低於十的負六次方,就變得非常重要。

根據醫師錢建文指出,工業局在六輕投產的第六年,曾委託成大進行一份「雲林離島式基礎工業區環境與居民身體健康之暴露疾風險評估研究」,當時報告就發現廠區周邊六個國小的致癌風險都高於十的負六次方。麥寮、台西、四湖、口湖等鄉鎮,苯的致癌風險,也都高於十的負六次方。這份報告,一直到台大詹長權在98年提出報告時才公開,不意外的,詹老師的研究結論,也有相同結果。

光這兩份報告就已經顯示「這裡沒有任何可增風險的空間」。莊秉潔的研究,老實說,針對雲林地區的部分,只是再一次證實了當地沒有任何可增風險的空間。但是莊秉潔的研究殺傷力不在於此,他的研究殺傷力,在於「原來任何新增的石化開發不只影響雲林、彰化,還會擴及全台!

就我看來,這是莊秉潔要被扼殺、打壓的真正原因。國光石化之所以引發全台共鳴,除了白海豚,關鍵原因就在於PM2.5對全台民眾的影響。誠如今天早上立委田秋堇的嗆聲:「如果莊秉潔的研究不對,馬英九幹嘛不蓋國光石化?有種就繼續蓋下去啊!」因此,只要去除掉這個影響全台的原因,把健康風險的問題侷限在雲林一帶,問題就變得很好解決。

● 創造一言堂

如何解決?長期以來,環保署試圖掌握「健康風險評估規範應該如何」的主導權,歷次相關的健康會議風險,一再挑戰台大兩位公衛學者詹長權以及吳焜裕的研究內容與方法。其挑戰方式,除了透過新聞稿指責兩位教授不出席會議(環保署挑人家要上課的時間),還強調「學術不是一言堂」,在多次的會議中,以專家對上專家的方式來反駁兩位教授的研究。

這樣的做法,基本上還可以視為「學術辯論」。然而,環保署請來的專家,是環委李俊璋,但李俊璋的身分不只於此,他還是台塑健康風險的顧問,同時也是從2009年起就接受台塑進行空氣污染健康風險評估的研究者。而在審查台塑相關案件期間,李俊璋未有迴避。據媒體報導,李俊璋與台塑約定,如果風險超過十的負五次方,台塑必須部分關廠,但李俊璋會不會做出不同於詹長權等人的報告?嗯,大家可以等著看。

李俊璋的問題是一層次。另一層次是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一直備受質疑,其中一個重點,在於環保署討論風險時,並不考慮「既存風險」,而是「開發的新風險能夠如何折抵」,而這與一般民眾的認知,大有出入。

在國光石化審查期間,我認為國光石化開發最大瓶頸,在於戰場太多(健康風險、經濟效益等等)、太新,言論百花齊放;一次專訪環保署長沈世宏時,他也對於「如何定義」這件事,展露無比的興趣。在我看來,如果,這一次的訴訟台塑能贏,意即強化了環署「可以決定健康風險評估怎麼做才叫專業」的權力。只要訴訟贏了,詹長權等人即便是世界公認的公衛專家也沒用。屆時不要說六輕四期擴建沒有問題,國光石化要重蓋,也是小事一樁。

● 法官也莫名

在今天的言詞辯論中,法官鄭昱仁並沒有正面回應適格性於否的問題,不過他講了非常經典的一句話:「莊秉潔當初的研究是針對國光石化,關六輕什麼事?現在跳出來告,這樣也是蠻奇怪的。」

聽到這句話,對不起,在肅穆的法庭上我忍不住大笑。法官的疑問不僅對照了民間團體質疑六輕提告是為了擴建案;也暴露了六輕無知提告而在實質問題無法應對的事實。

● 台塑不只侵害學術自由

法官今天問台塑:「被告究竟什麼行為造成原告的損害?」台塑代理律師陳怡妃答非所問:「莊秉潔接受採訪就對我們造成侵權行為。」原因是台塑一說再說的:「莊秉潔在媒體的發言,主張六輕興建以後罹癌率提高、甚至放在網路上公開讓大家瀏覽、且環保署已經證實莊的方法論沒有依據。」

從六輕提告以來,台塑不斷重複的就是這一段話。這段短短的發言,基本上非常混淆視聽,而且空洞。

混淆視聽,在於台塑認為莊秉潔損害名譽的最重要癥結,是莊秉潔的研究「經過散播」造成恐慌。但其言論並非莊秉潔本人散播,而是其他公民記者所為。詹順貴指出,在言論自由的保障上,只要屬公共性言論、是為了監督各種社會與政治活動,「都應受極大化保護。」

因此,台塑針對「散播一事」向莊秉潔老師求償,不但對象錯誤,也於法無據。如果台塑此案成立,限制的不只是學術研究自由,在大法官認定公民記者也受新聞自由保障的情況下,新聞自由也將被箝制。這也是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在上午記者會慷慨激昂強調的:「如果台塑可以告贏莊秉潔,任何具有社會人格的媒體朋友就是下一個!

● 法官:證據咧?

之所以空洞,在於提告者具有舉證責任,但台塑從提告至今,只是三言兩句就帶過。台塑代理律師陳怡妃不斷強調,莊秉潔的言論有諸多不實,包括莊指稱台塑有66根煙道檢測數據都是空的,「但台塑早把資料都給雲林縣環保局」;還有莊秉潔說用環保署的資料來進行模擬,「但我們問環署,環署說那是中興顧問工程公司,中興顧問工程公司說他們沒有」;以及「環保署說莊秉潔的模擬模式是自創的。」

根據最後一點,法官有很經典的質疑:「我問你的是『不實依據』是什麼。依據,不是你們說沒有就沒有,你說環保署說莊的模式是自創的,但證據卻是新聞稿。新聞稿是政府機關對外宣傳的工具,可以拿來當證據嗎?

莊秉潔老師今天澄清,他所引用的數據,是國家針對戴奧辛、重金屬的污染物建置的資料庫,這個資料庫,登載了全台工廠的排放資料,每個工廠都有編號以及工廠名稱,排放物的量也有明確數字。他在「沒有更動任何數字」的情況下,以獲得「台灣風險分析學會海報獎」的模式進行推估。

莊老師的說法,獲得法官認可。法官指出,「學者只要有研究,就可以提出來討論」。相反的,台塑以「莊秉潔宣稱有污染致死是毀損名譽」來提告,作為提告者,就必須提出相對的證據來證明建廠以來沒有污染、沒有污染致死的疑慮,「今天不是你們覺得他有瑕疵,就要換被告來負舉證責任。

法官裁定,台塑公司必須提出這些證據。台塑代理律師吳雨學和陳怡妃聞言支支吾吾,表示最快必須「兩個月」才能提出來。詹順貴質疑,台塑身為提告者,理應備妥所有資料,但台塑最後依然以「這是正常程序」為由,要在兩個月後才會提出證據。

說實在,不要說兩個月,台塑可能花十年都提不出來。就算提得出來,可不可信都是大問題。畢竟台塑的監測數據,不是時間太少、季節不對,就是隱瞞不報。其中更嚴重的,是政府單位根本無法掌握台塑所有的排放資料。而這些問題,都是環保署、雲林縣環保局、六輕相關開發案的環評委員,有時候,甚至是台塑六輕自己所坦承的。

● 台塑的漏洞百出

2008年2月25日,六輕首度進行「六輕四期擴建計畫調查報告」,六輕自己委託的顧問公司做出來的資料當然一切都很好。但環保署空保處卻指出,2007年9月到六輕查核空污排放量時,發現六輕在空廢部分認定標準與環署有很大差距。其中六輕少報元件洩漏的排放量,每年恐高達13噸,根本嚴重低估。空保處當時,這僅是六輕OL1廠(輕油裂解廠),其他廠恐怕回報也不夠確實。目前針對OL1廠已開出1百萬罰單。

2009年6月8號,台塑提出為期三年的健康風險評估計畫架構,目前六輕有66座工廠、199個製程,台塑坦承「目前無法完全收集到六輕可能污染物」,雖然當時台塑表示,會將已掌握的污染物,依世衛組織國際癌症研究署的致癌性分類,將有致癌可能性的列入健康風險評估名單,但台塑也強調,「在時間限制下」不可能針對每個排放源進行檢測,「將以質量跟排放係數推估」;再進一步收集致癌率與民眾就醫行為,3年後會依據整體風險計算的結果提出風險管理計畫。(光就這點來看,到底為什麼台塑可以推估,莊秉潔老師不能推估?)

2010年1月27日,六輕首度提出健康風險初步調查結果,在環保署舉辦會議。會中台塑的研究方法,就遭到台大公衛系教授吳焜裕質疑,其方法學的誤差可差到「10至100倍」。中國醫藥大學健康風險管理系教授謝顯堂說,以台塑評估的方式,未來評估結果恐怕難下結論,尤其是結論關係到業者利益。

2010年8月17號,六輕連三場大火,雲林鄉親依然拿台塑沒辦法。當時的建設處長、現今的副縣長施克和指出,六輕的監測機制不全面、不完整,要釐清因果相當困難。以2002年3月15日落塵事件為例,雲林縣環保局因台塑海豐公用廠燃煤鍋爐裝置及監測狀況,發現未經核備,就自行停止粒狀物監測設施校正與記錄工作,因此依違反空氣污染防治法處罰10萬元。但因落塵污染時段, 六輕的污染檢測設備「剛好」停止紀錄工作,使得縱使公權力介入、要六輕提供污染數據,也得不到資料。

2010年10月6日,台塑南亞廠大火後,立委田秋堇召開記者會,會中田秋堇批評,目前環署列管有毒物質僅259項,但歐盟卻有1萬5千種,顯示台灣有毒物質清單根本不及格。

2010年10月12日,是六輕第40次監督會議,也是該年連續大火後召開的第一次監督會議,台塑當時坦言,針對已經成為熱門議題的PM2.5,「因監測時間在夏季,影響較小、但還沒到東北季風盛季,未來懸浮微粒還可能增加。」

雲林縣環保局長陳世卿指出,地下水中的甲苯雖未超標,但已顯示開始污染、空氣逸散物也有甲苯,目前六輕一年有1千多萬噸的毒化物,共19家工廠、生產超過6千多萬噸化學品,目前台塑只監測空氣污染物48種,「但光環保局知道有問題的就有250多種!」

六輕監督委員會委員李錦地也認為六輕監測制度並不合理。「基本上要每天做!工廠每天、每小時都在動作,監測卻是一週或一個月,這不合理!」

2011年1月2日,環保署針對台塑大火舉辦工安事件環境影響調查報告,環委李育明指出,「1台塑報告中自己說最大影響在東南方,空污衍生性懸浮微粒實驗結果,卻說主要影響範圍集中在西南方台西鄉外海,明顯矛盾。」此外,李育明也認為,他在該報告中完全看不見工安對環境造成哪些影響,又該如何因應,「明明有針對疑受污染物進行採樣,也沒有在報告中彙整結果,只提出模擬實驗結果,檢討結論中的安全對策,竟然還是「管線材質品質提升」,絲毫不見環保精神。

以上幾篇(藍色為超連結),都是實際採訪的內容。台塑的謊言一戳就破,其污染事實,連沒有去聽環評的法官都說:「你們有沒有和當事人(台塑公司)討論過是不是要繼續提告?你們希望回復名譽,現在這樣作,對你們真的好嗎?」

● 執迷不悟繼續告

話都已經講這麼白。台塑還是堅持繼續告,而且在詹順貴要求縮短舉證時間、避免影響莊老師的正常生活,台塑還是堅持兩個月後才要提出來。

我記得當時法官在整個開庭過程中,曾問莊老師「有沒有任何要補充的?」莊老師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但在法官問,「給台塑兩個月有沒有問題」時,他想了一下說:「可以在六月的第二或第三個星期前嗎?那時候要期末考。」莊老師說,他不想影響到學生的權益。

那是他在這冗長折磨裡的唯一一段話,而台塑,還是要繼續告呢。

● 兩分鐘就理解的真理

那一刻,我和同事阿雄忍不住笑了。笑裡是對莊老師的心疼。想起搭計程車前往台北地方法院時,計程車司機問:「妳要去開庭啊?」「不是我。我去採訪,要出庭的是中興大學一位教授,他被台塑告了。」

當時計程車停在總統府前的紅綠燈,正準備左轉往博愛路。短短兩分鐘的時間,我向駕駛大哥解釋:「總之就是去年國光石化興建時,這個教授提出研究報告,說六輕營運以後,造成附近居民罹癌率攀升。但在這之前,也有學者進行相關研究,不過六輕卻要告他,還要他賠四千萬!」

「四千萬!嘖,這些大企業就是拿錢砸人啦!誰不知道石化業會造成癌症啊?只是大家講不贏財團。像那個王家也是啊,都更那個有沒有,學生也被建商告,沒有理由啦,連拆都沒有理由,哪有小小一塊地圈起來說這個叫做都更,財團根本是想用告的,告到你不敢跟他吵啦!」

轉彎以後,台北地院到了。車費一百多塊,駕駛大哥說:「一百就好,加油捏。」笑著感謝他的心意。心想:連忙碌營生的計程車司機,花兩分鐘都能理解的荒謬,台塑憑什麼以為它會贏?

這場仗,我們要信心高昂地打下去。

我相信,只要收集無數個兩分鐘,我們就能抵抗台塑自以為的永遠。

馬的生理時鐘在美東~

看到雲程大大這一篇才恍然大悟,原來馬騜不是喜歡深夜偷襲、而是把台灣晚間十點當成華盛頓早上十點來向大老闆報告了。這位從前筆名波佬、葉武臺(主張對台用武嗎?)的職業學生得登大寶、入繼法統以後,莫非懷念起在美國留學時申請歸化國民、或是公民的甜蜜日子起來?

向老大哥輸誠是必然,不過老大哥可沒命令他縱容國營事業裡的米蟲吸人民血汗、疲敝民力吧?也沒命令他重啟早該停機的核二廠、隨時製造核災才對。憑這廝的能耐,華府裡面大概開始回想南越共和國的阮文紹是什麼模樣了吧。也許,這也正是華盛頓方面希望看到的……。

後記:從痛一次變成痛三次,結果物價還是給你一次漲足,朝三暮四的猴子都比投給馬的人聰明。有這種天才政府,只能說我們台灣人果真勇敢、心臟超大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