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好了…〈簽賭篇〉【復刻版】

太精采了,原來馬英九執政近四年,就是為了準備好跟組頭見面呀?盈助兄,辛苦了,每次選舉都要被馬帶賽一次(例如2008年大選以前、2009年縣市長選舉),記得去找大間一點的廟過香火、多做點善事喔,免得像王建民、聖嚴法師……族繁不及備載被宰。當然啦,馬囧的台灣簽賭站,啊,是台灣加油讚,當然要提供綿密的後勤支援,讓馬大姐全國走透透去熟悉黑道,啊,是地方人士,為他趴在地上的選情再多踹幾腳。關於好人,讓我們回顧一下精彩片段,首先是馬以南罵人不要臉的東西,結果她自己更是超越不要臉的境界,之前當藥廠門神收回扣被罰款,還說馬英九是好人沒好報。現在更強大了,前立委周五六指出這位精力充沛的歐巴桑還賣力的整合全台灣黑幫,之前又馬不停蹄的喬台電工程,不曉得她是裝那種蹄,看來十分耐操。選舉將屆,偶都是引用相關報導,所以沒有毀謗的主觀犯意喔~XD

早在九月,馬囧就踩黑金地雷,密會地下賭盤大亨,大概是為了埋梗、對付小英熱到不行的小豬攻勢吧。吾人怎能不驚嘆於英金,啊,是馬金體制的神機妙算、足智多謀,故意踩香蕉皮給大家看,昭告天下我們中國國民黨海納百川、泱泱大黨的架勢,連黑道都敬佩到會自動跑來助選。寫到這裡,又忍不住想按個讚了!

馬黑金體制的吸引力不只如此,還想要拉共產黨來助選,10月份的和平協議這種伎倆,讓馬囧的民調一路狂瀉至今;派連太師參加APEC抱胡錦濤大腿,有膽提和 平協議又再度否認,奴顏屈膝到破表。想要精彩一百,在雙十節典禮包車輪旗圍巾,不就是把種花冥國包起來出山嗎;弄個夢遺家,兩天就遺掉2.3億台票,不是 貪腐浪費是甚麼?想要裝可愛,自己弄個平安符在路上發,搞得像冥婚一樣;又跑去龍山寺過爐、又要青山王爺等他駕到再出巡,他馬的以為自己是神啊?想拉客家人的票,結果跑去客家聚會場所唱甚麼烏衣巷,我看是穿上囚衣走進無尾巷的前兆才對;吳伯雄這種客家敗類還敢用挑撥族群的方式質疑小英不是客家妹、不會客家話。甚麼數十年沒說過自己是客家人、選舉到了才說自己是;那吳伯雄你是男人,數十年來應該要不停的脫褲子秀蘭嬌證明自己是男人囉?

電影唐伯虎點秋香裡的華夫人說得好:『千防萬防家賊難防』,馬囧一家見組頭的鳥事,不是自己人不會曉得;況且是真是假,看馬囧一家提不提告就知道。說甚麼清廉有品有道德,國債飆到5.6兆、把台灣搞成希臘第二,這不就是吃乎死好過死無吃的 A錢心態?像夢遺家這種事沒有貪污成分,不過是自欺欺人、看檢方查不查而已。只要用禮遇阿扁一半的水準,就會異常精采了。所謂牆倒眾人推,中國黨的黨員也 要隨人顧性命,放出這種消息可以斷絕地下經濟介入選情的管道、也等於是為保持中立找到藉口。甚至泛藍內部鬥倒馬囧勢力以後,趁勢集結重組,誰不會覬覦光是 股利就有29億元的黨產呢?趙少康也講過泛藍民調沒有超前10%以上等於敗選,暫且拭目以待,不到兩個月之後就見分曉!

同場加映

臺灣總統選情告急 周刊爆馬英九密會賭盤組頭?

馬英九會賭盤大亨 綠控:募了3億

獨立媒體:馬英九密會地下賭盤大亨 民進黨:究竟見了幾次面?

九月十日 馬見了誰? 綠:府想清楚再回答

馬英九與組頭密會 莊瑞雄:以後賭博案件查得下去嗎?

遭爆與超級組頭相識 馬以南發表聲明駁斥

被指賭盤大亨 陳盈助委請律師提告

總統與組頭?

馬金體制?馬黑金體制?

存在事實的背後必有其存在的真理:人有小豬我有組頭

蔡英文回應「馬總統二度說明兩岸和平協議」聲明稿

三隻小豬抗馬 華郵:小英變女羅賓漢

馬會組頭?宋楚瑜:到底是人民做決定,還是賭盤做決定?

台人老師的兩篇好文~
誤上賊船的國民黨弱勢代表
真的冒出一匹黑馬來

不告《壹週刊》?馬:萬一還有蛛絲馬跡還得了

承認見組頭 馬:不接觸三教九流怎麼競選

老農津貼突調整 馬:政治不能唱高調

盛治仁辭職 馬:是不是可再早一點

馬:沒人會當蔡英文是羅賓漢

馬英九就是會吸

「民調告急才有反應」/蔡批馬 老農津貼決策反覆

老農加碼急轉彎 馬上第一線辯護

崑濱伯:羞辱老農在先 沒誠意

馬:起厝起一半 好師傅不能換 蔡:執政者失敗 才會有羅賓漢

導演吳念真昨晚在臉書上表示,他有時空錯置之感。一九九八年他替阿扁拍台北市長連任的競選廣告,文案的最後一句正是:「厝已經起一半,師傅千萬不通黑白換」,馬總統可能不知道那句「台灣話」是他寫的,且馬也可能忘了,扁那年就是被馬換掉的。

馬英九會見組頭 莊瑞雄:總統墮落才是國家的墮落

獨孤木:
到底人民厭惡的是什麼?三億還是組頭?
幹兩次就沒事嗎?(十八禁)
看來馬英九真的被陳盈助給重傷了
陳盈助是好人,不要把他當工具

廣告

【轉】「沒有戒嚴 哪來民主?」–譴責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反民主

郝柏村這 種荒唐無比的言論還有甚麼好說的?不過是認為KMT屠殺、鎮壓與獨裁統治等作為都是理所當然,你們台灣人這群巴子活該逆來順受而已。如果這不是挑動族群、 威權復辟,那就沒有別的話可以形容了。收拾這種妖孽不必指望天譴,明年1月14日投票的時候就知道。也可參考獨孤木這篇:沒有戒嚴就沒有今天的自由民主?

聲明內容轉貼如下:http://www.taedp.org.tw/index.php?load=read&id=980

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鄭南榕基金會、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台灣勞工陣線聯合聲明

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於10/31在中正紀念堂向蔣中正致敬,並表示:「如果沒有過去的戒嚴,就沒有今天的自由民主,媒體往往顛倒因果;白色恐怖手段雖然嚴厲,雖不免有人因私人恩怨出現冤案,卻是為了消滅潛伏在台灣社會的共黨分子,這不是戒嚴的政治錯誤。」

台 灣擁有全世界最長的戒嚴時期,從1949-1987年,長達38年。在這段期間,台灣人民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出版自由、沒有集會結社自由等各種基本人權, 甚至很多人以莫須有的罪名及不當審判而入監、死亡甚至失蹤,而造成多少家庭的人倫悲劇。根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即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的統計,共有 7159件的不當審判,其中789件是死刑。而這些數據,僅是該基金會有正式予以補償的案件統計數,而非真正所有的冤案數據。白色恐怖所造成的,不僅是冤 案而已,更造成了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對於公共事務膽怯、冷漠、感到無力的文化現象。

然而,正是因為台灣從來就沒有進行轉型正義,沒有調查白色恐怖的歷史真相,僅以人民的納稅血汗錢來賠償被政府冤錯亂殺的生命,在2011年的今天,我們才會聽見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先生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倒因為果地說,台灣的民主,是因為過去實施戒嚴的功勞。

這樣的言論,不僅荒謬,而且對於戒嚴歌功頌德,就像是在歌頌德國的納粹作為一樣令人髮指。由此可見,我們的這些行政官員,不但不用接受歷史審判,可以享受既得利益,甚至完全沒有反省過去的政治作為是錯誤的,還要想爭奪詮釋權、竄改歷史真相。

對於這種民主倒退的言論及現象,我們予以嚴正譴責,並要求郝柏村先生及國民黨必須為一再出現這樣的荒誕言論,向所有白色恐怖的受難者遺族及全國人民道歉!

新聞連絡: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TEL:(886)-02-25969525    FAX:(886)-02-25968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