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阮的手 Hand In Hand【復刻版】

10月28日的周五晚上,參加《牽阮的手》這部紀錄片在台北的試映會,隨著導演說故事的節奏,緩緩引出這對夫妻的生命經驗與令人敬重的長者風範。重點是,田媽媽田爸爸的故事充滿人性之光,看完以後一定帶給您滿滿的感動。100多年以前的19 世紀正是浪漫主義盛行的年代,當時的浪漫主義指的是一種為更高目標犧牲奉獻的情操,算是對18世紀理性主義的反動。在今天,大家都把浪漫與愛情聯想在一 起,但這份浪漫之愛擴及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時候,那是更巨大、更堅忍、更加無怨無悔的浪漫。

EP_111104_293X223

試映會的同時,莊子導演正在慕哲咖啡館參與座談,等到140分鐘的放映版結束之後再趕來現場與觀眾對話。以下聊聊我的個人感想,首先,田醫師就算在這個年代也會是無與倫比的怪咖吧,XDD。光是他認為身分證像是把人類當奴隸一樣編號的觀念跟反應,就很令人絕倒了。雖然我想不到甚麼更好的方式,畢竟台灣的確是世界上戶籍制度最嚴密的地方,帶給人民許多方便、但這也是長期高壓統治的痕跡。光是讓大多數人能夠發揮想像力、用這樣靈活的角度思考政府制度,就幾乎是不 可能的任務。但是在30年代留學東京的田醫師就已經具有這麼進步的觀念,更令人感嘆在現代性這個層次上,戰後的世代竟是遠遠不及戰前,豈不悲哀?

第二點是田醫師對黨國教育的看法,例如他的長女田秋堇委員上學時,他就認為國民黨的教育極度損害美感。確實如此,筆者出生於70年代末期,當時的髮禁仍然盛行且不容挑戰。我們習以為常的教育就是充滿暴力、脅迫、反智、摧毀美感等心態,為的是忽視每個人的獨特性、以便於馴服控制成同一個模子,體罰便是大家都不陌生的例子。而髮禁的荒唐理由竟然是:頭髮剪短了比較有學生的樣子、再不然就是頭皮下的東西比頭皮上的東西重要。這些說法沒有道理、沒有邏輯上的關聯,純粹是學校教員們與教官的情緒好惡,也就是只要他們喜歡、沒甚麼不可以,然後可以藉此呼巴掌、亂剃學生的頭髮展示自己的權力。這種身體與心靈上的暴力本身就是扼殺人性與美感的產物,但是被包裝成尊師重道的道德;而解嚴之後,我們真的從這種吃人禮教與道德暴政中掙脫了嗎?很明顯的,並沒有,而且這個現象與政治立場無關,如果一個人的邏輯智力與感知能力正常的話,應該都會深有同感。

導演在會後的問答時, 曾經提到一個有趣的觀點,也就是他本身是5年級、但對5年級的評價很低。我個人整理起來的意思是這一代的創新能力不足、傳承能力也不足,更上面的世代所具 有的美德已不復見、與更後面的世代又有隔閡。其實,5年級生才是最早被稱為草莓族的世代,這群出生在1961~1971年的前輩,成長於60~80年代的台灣。這20年間的台灣正是黨國教育最為成功、箝制思想最為穩固、隔絕世界思潮最為澈底的年代。50年代盛行的存在主義,深深影響美麗島受難者那一代的思想深度;而60年代的嬉皮運動、70年代的性解放與自由主義直到80年代末期才慢慢鑽進台灣的教育鐵幕。再講得白話一點,80幾年前的蔣渭水先生就已經診斷出台灣人的知識營養不良病。快轉到5年級生成長的年代,所受的教育只有填鴨資訊、更是等而下之,莊導會有此認知也不足為奇。因為這不是個人因素,而是一 個時代的縮影,令人嘆息不已啊!

最後,令人淚下的不只是李萬居社長的晚年、謝聰敏等人的冤獄、二次228事件的林宅血案以及鄭南榕的自焚。相關的史料以前都讀過,但是透過影像的呈現,震撼力更是非同小可。我無法想像林義雄先生與鄭南榕烈士如何經歷那超乎人類可承擔的苦難、也無法想像那些 說人死了有甚麼好看的冷血情治人員(祝他們家裡死人的時候都看不到)、更無法想像當年的凶手與從犯無人受到制裁或自首。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多數台灣人毫不關心,這比當作沒聽到更糟糕!一個歷史被掩埋到這種程度的民族,沒有被滅絕只能算是一種奇蹟。

田媽媽一家一路見證這些波瀾壯闊的歷史,之前聽過田委員的訪談,她說林宅血案影響她的一生,有一陣子甚至習慣在黑暗中拿鑰匙開鎖、然後遲疑一下再踏入家門。許多政治犯出獄後仍需面對戒嚴體制如影隨形的騷擾與壓迫,甚至在家中習慣完全不開燈。當觀眾隨著導演的旁白與反思、穿插相關的影像記錄重新認識當年時,這不就是一種史詩嗎?而且是具有神話高度的史詩,像是一個充滿意義的海洋。不過最大的缺點、或是限制,大概就是這段歷史對不少人來說太過陌生,由於不了解時代背景與當年的情勢,很可能無法理解或體會片中人物的心境與作為。畢竟,史詩也是要知道歷史的人才唱得起來、也才有欣賞的可能。誠如導演所說,這部片的票房鐵定虧錢,但是也許會成為學校與圖書館收藏的教材,至少留下一個火種再說。

公視委託這部片的時候,希望導演能拍到藍綠和解的境界,說實在、這個要求比小說還離奇。像這樣的題材如果交給Discovery、NGC或BBC來拍的話, 早就是上億資金外加好幾組拍攝與編劇小組的團體合作了。真正的文創產業不就是做這些事嗎,換個角度想,這種產業發展起來的同時,能夠提供許多就業機會啊。 不過現階段由於我們媒體環境的腐爛、政府畸形的補助制度與不肯投資的吝嗇資本家,使得導演必須土法煉鋼、極度透支自己的身心來完成拍攝。所以,請大家告訴大家,多多支持這部紀錄片吧。導演還會出3小時的完整DVD版本,也請多多購買贊助!

【同場加映】

牽阮的手:官方部落格

放映周報:一輩子總要不顧一切去愛一次《牽阮的手》導演顏蘭權、莊益增專訪

自由時報:「牽阮的手」牽起台灣民主血淚史

自由時報:牽阮的手紀錄片 見證台灣民主歷程

蘋果日報:真實不需要理由

王亞維教授的投書:美麗的愛情 受難的台灣

誠實的人生

因為甘願所以願用生命談戀愛~牽阮的手

一輩子總要不顧一切去愛一次 《牽阮的手》導演顏蘭權、莊益增

以「民主」名之的愛:田孟淑與 《牽阮的手》

在我們解構歷史的重量以前-專訪《牽阮的手》導演顏蘭權、莊益增

從田朝明醫師看台灣的縮影

轉自蔣慶章的臉書:《牽阮的手》為空白的失憶獻上一束玫瑰
寫於 2011年11月28日 23:25

當電影散場時,不意外的會有兩種反應:報以掌聲對這部片的回應,或是離開時討論這部片的意識形態。而我,沉默不語。

小時候家裡有一本六法全書,爸爸把刑法第一百條標起來,我翻開時總是不解。或許因著「家學淵源」讓我從小其實對政治並不陌生,但覺得與我的生命無關甚至會汙染,而遠遠的觀望。求學的成長,年少輕狂,忙著享受玩樂都來不及了,哈X(我想這個X可以填的東西太多了)時尚,哪管得這社會發生什麼事情,我怎麼過日子比較重要。

對我這個1984年生的人來說,若非進入了研究所,開始碰觸到這段歷史的史料,才重新補白了我的失憶。記得當時準備研究所考試還常常將時空錯置,自小的課本當中從來沒有告訴我這段歷史,只記得「出口擴張」、「十大建設」、「解嚴時期」所帶來的各時期的進步與發展,而當我翻起葉石濤先生的《台灣文學史綱》, 霎時有種墜入五里迷霧的不知所措,到底我的記憶記得誰的記憶呢?

這塊土地的人們被訓練得非常好,可以很快速的二分一切,是不是呢?這地方不是黑白分明的世界,如果是這樣那倒也還好。大家都在吃這塊「民主與自由」的豆腐,差別只在於吃相的好看與不好看。對於我們這些「後知後生」的人,早與此脫鉤,但吃相尤其更為難看,不知道這些背景,卻可以如此毫不顧忌的享受一切又回過頭來鄙視這些。把我們的腦切開,我想大多數的人其實都沒有這些記憶,不是嗎?或許,存在更多的是流行潮流吧。或許我們就是生活在我們的生活裡,我們有我 們的追求,有我們的渴望,過的很自我。而從未想過我能這樣生活、這樣追求、這樣渴望是因著曾在這土地上有群奮不顧身的人,用血淚灌溉出來的花蕾。

每一層級的人都有其所記憶的歷史,從另外一個角度同時並排放置,會看見不同的樣子,但卻也是更加貼近我腳掌所站立之地。我想這部片同樣會再次上演無限上綱的解讀,成為各種意識形態的符碼。但我只看見,一對夫妻不斷地衝撞禁忌與體制,師生戀、私奔、同姓婚姻、街頭運動,這就在他們的生命裡的真實。我被田醫生和田媽媽的愛情所打動,「honey」語出,雖惹人莞爾發笑,彷若笑這詞彙與說話者的不相符,但卻是看到那樣真摯的情意。田媽媽對著臥榻的田醫生擁吻,難道愛的表現有年齡嗎?只有年輕男女在捷運上、公園裡、馬路旁擁吻才是愛的表現嗎?看到一份至死不渝的愛,他們用生命表現出了被評論者常常說的「小愛」,夫 妻之間誠摯的愛。這份愛也同樣在大時代的脈動下昇華為「大愛」,家國的愛。不顧危險的搶救政治犯,他們真實經歷了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林宅 血案,這都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不是嗎?我想這應該不是只是「綠」的歷史吧。散場時聽見有人說「有必要為政治這麼狂熱嗎?」「我不明白你的哭點在哪?」或許有人不認同他們的主張和理念,但不代表就要去否定他們所經歷的歷史。就像片中所說的「很多人的父親選擇把帽子壓低」,自已選擇了失憶。不去看不代表它不 在。因為它真實的存在那裡。

落幕時,應該不是忙著為它貼上標籤,也不是馬上忙著為它解讀(毒)。難道,田醫生和田媽媽所看見的就不是歷史的軌跡嗎?應該是對我們所居住的地方所發生過的一切有更深的認識。我想更多的是沉澱,重新焊接記憶與失憶的眼界。在這個不是黑白分明的二元地方,都需要謝謝這些人在我們的空白記憶處,曾經擺上的一切。我獻上一束玫瑰花是我的尊敬。

牽阮的手, 我們的燦爛時光 by 廖錦桂 (作家) /新新聞周刊1290期

鳳梨酥救台灣,烘培業產值235億、鳳梨酥就占其中250億!【復刻版】

是的,不是版主精神錯亂、也不是偶小學沒畢業連算術都不會。

而是那個吹噓料理米酒降價到25塊(其實也不是這個售價)的馬米酒,晃頭晃到腦抽筋,連鳳梨酥有250億這種虎卵都敢畫。來人啊、餵公子吃鳳梨酥~~~有圖為證,看了先忍住笑啊!

最有才的是KMT黨部請出白賊義掛保證,這份真摯、絲毫不掩飾要白賊的誠意真是令人感動、感動到笑出眼淚、滿地打滾了…上市耶!貨櫃耶!以後菜市場買不到新鮮鳳梨了~

烘培業在2010年的產值已經有官方的統計資料證明,該不會這也是八年遺毒、阿扁安插的內奸吧?明明馬囧執政三年多,要是還被內奸插進來這麼久…哇,真是無法想像啊!(以下情節請自己補完,本格還想停留在普遍級 XD)

來源:引用自PTT網友作品

據說馬辦的操盤手覺得這次選舉很無趣,所以刻意安排這種笑料嗎?原來金馬二聖除了憧憬普羅旺斯以外、連幽默感都這麼超凡入聖!
再繼續這樣選下去,我看不用甚麼手槍子彈、光是笑都可以笑殺對手,太強大了,原來這才是2012年大選真正的秘密武器啊!
版主受不了了,先去旁邊狂笑,就寫到這邊吧~

這相當於每位中國觀光客抱了31公斤重的鳳梨酥當作伴手禮回中國 XDD
http://tw.myblog.yahoo.com/jkt921/article?mid=13102

米酒真正的眉角: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ug/24/today-o6.htm
馬總統手中拿的每瓶25元料理米酒,是否有含50%以上的米?若沒有,則不但違法,也有欺騙消費者之嫌。根據酒類同業的成本計算,含有50%以上米的料理米酒,若不虧錢,根本不可能賣每瓶25元。馬總統一再強調米酒每瓶25元,已經讓業者無法再生產銷售真正的米酒。

老記者談白賊酒
http://www.hi-on.org.tw/bulletins.jsp?b_ID=113313
馬英九競選總統連任最引以自豪的「政績」,居然是「紅標料理米酒」,其實這款連瓶零售二十七元的料理米酒,在酒精濃度十九.五中,由米製成的米酒精含量不到兩成,其餘八成多的酒精,都是製造蔗糖的副產品,俗稱「甘蔗酒精」或「糖蜜酒精」調和而成,是菸酒公司為降價而動過手腳的「假米酒」,馬英九心知肚明,卻又天天拿來騙選民,臉不紅氣不喘,「白賊九」之渾號當之無愧。

一路上總有人潑大便【復刻版】

過去一個月以來,參與台灣大選的中國國民黨可說是老X學不會新把戲,反正掌握全面的媒體優勢,無論是報紙、電視或是廣播皆然,要抹黑就抹黑、要潑糞就潑糞。像是蘇嘉全副總統候選人的農舍問題便是代表作,一時衝洞進薇閣的那位吳慾生立委還敢扣一個蘇百億的帽子,笑話,吳育昇衝進腦門的精蟲都不只百億了,還敢說嘴。這件事從頭到尾很簡單,法律規定農地農用,然後怎麼用?不知道。現行法規也認定屏東縣政府是主管機關,屏東縣府認定無違法之虞,結果農委會出來多嘴什麼「傾向認定違法」,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這些人很愛提倡四書五經,結果連孔老夫子這句話都不知道。

法律不行,就從道德下手,什麼900萬的社會觀感不好。禮教吃人從900多年前的宋帝國復活到21世紀的現在。900萬在台北市頂多能買個舊公寓、還要看運氣。跟其他農舍比起來,只能算是中規中矩、跟豪華根本沾不上邊,以為多數台灣人沒去過鄉村啊?同是副總統等級,蕭萬長先生一輩子做公務員、就算當過閣揆等政務官好了,怎麼有辦法一年為女兒存200萬、全家不用不吃不喝還能買元大花園豪宅,至少是蘇嘉全農舍的15倍以上啊!反正中國國民黨的官豪奢無度司空見慣、一高二低的DPP就活該衣不蔽體加破破爛爛的。這叫做哪門子的道德???

泛綠裡面的內奸、頭殼破一孔或是見不得人好的嫉妒狂,見獵心喜者有之、自己嚇自己者有之,出甚麼餿爛主意呼籲蘇嘉全或拆或捐或離婚,免得讓農舍議題繼續延燒、政論節目天天談這種鳥事。只是反過來講,難道蘇嘉全拆屋或捐贈就會了事?一樣會繼續追打下去的,別忘了TVBullShit這些媒體煽動仇恨的決心跟下流程度,退一步不會海闊天空、是全部落空。同樣的挑撥離間手法,從之前扁長情結、扁李矛盾、莫須有的高捷弊案、紅衫賊事件到阿扁下獄,每一次都是DPP善於切割同志、喜歡用道德要求自己。Keroro因為有喜劇魂,見到香蕉皮就忍不住要踩,DPP有為者亦若是,一樣要這麼敬業、配合KMT的道德香蕉皮演出嗎?最扯的是換副手,一換就不必選了,何止心虛、根本是翹屁股認罪。

幸好英嘉兩人的絕佳默契挺住這波攻勢,並且在豐原的晚會上再次宣示。選前90天開始反擊剛剛好,反正DPP也沒資源打持久戰。小英用10天的時間沿台一線造勢,雖然我們處在媒體鐵幕之下,相關報導近乎消音、或是藉著農舍一再掩蓋,但是氣勢仍然一路上揚,很顯然的,媒體能發揮的能量已經到極限。這點也從遠見民調指出蔡英文領先4~6%、然後無預警的停止總統大選民調看得出來。KMT慌了,也只能掩耳盜鈴,壓著別人的脖子一起當鴕鳥。相關民調不但低估了英嘉配在南部的支持度,就連在新北市也出現馬下蔡上的趨勢。去年在大台中市遭受一顆子彈愚弄的選民們,這次還會讓KMT領先2%嗎?

蘇嘉全現在要求農委會盡速會勘,也是有效的政治操作,誰規定農委會能政治操作、別人就不行,農委會有種就去拆農舍!確實啊,國民黨就是要他家破人亡沒錯。何止如此,連別人的家破人亡都要算在小英頭上,例如中天新聞抹黑小英號擋救護車的報導,一發現勢頭不對、又見風轉舵反口供了。中天一向吹捧中國又支持KMT、他們的老闆也是個極度媚共的商人。要媚共、要支持誰都沒有甚麼了不起,用這種卑劣、無恥、充滿惡意的手法打擊對手,證明泛藍與泛藍媒體把北京當自己人、把DPP當敵人的扭曲心態。

在媒體上,英嘉配是絕對弱勢,因此一路走來採取穩健的正面打法、像個執政黨一 樣的提出各種政見讓對方跟隨。在民調上也始終拉不開差距,但是回頭一想,有這種媒體、民調有可能領先嗎?操之過急或失敗主義,只會自我毀滅。至於宋楚瑜批馬那種刀刀見骨的精采手段,沒有數十年的大內高手功力,平常人是學不來的。依照80/20法則,小英陣營再怎樣都學不到老宋八成、那就專注在自己擅長的二成,由老宋讓馬囧醜態畢露;氣度、論述與正面訴求,就發揮到淋漓盡致。

一路上有你,在這個星期天(10/16)要進入台北城了,下午4點30從忠孝橋走到忠孝西路上,這次總算讓媒體不得不報導,也是一種兵臨城下。雖然一路上總有人潑糞,但也讓許多敗類現形。如果您認為民主素質要繼續提升、反對抹黑造謠、終結無能統治、由台灣人決定自己前途都十分重要的話,歡迎來共襄盛舉捧場吧!讓我們把氣勢衝出來,看看馬囧、白賊義、農委會、泛統媒體們怎麼反應、怎麼自圓其說吧!

蘇嘉全的聲明
http://www.iing.tw/news_content.aspx?id=1110180002

慕容理深のresponse:
http://blog.roodo.com/elysii/archives/17503397.html#comment-22053091
我看了蘇嘉全講話的現場轉播,也讀過他的聲明稿,完全看不出有您所說的「跪地求饒搖尾乞憐」。他的聲明講得很清楚:「只是正義不應該有兩套標準,而蓄意的抹黑不應為法律所容,未來對本人的不實指控,我也將訴諸法律捍衛個人清白與社會公道的價值。」高涌誠律師坐在他旁邊,這態勢夠清楚了(我若是他,我擺開的陣勢是律師團)。

在政治鬥爭的場子上,謀略難免。當對手使的是謀略,何不用謀略對付?
能夠訴諸原則與事實,那最好;但以台灣社會與媒體的狀況而言,恐怕陳義過高。蘇嘉全的聲明相當簡短,但只有三立與民視現場轉播(三立播得最久)。瀏覽其它電視台,中天新聞一下子就開始出現字幕短評(我記得是負面的),其它電視台如東森、年代、TVBS都沒連線。講理沒人聽,何有談「正義」的餘地?
當對方就是要把自己拖在爛泥巴,打泥巴戰頂多算中策;想辦法儘可能漂亮地脫身,這就算不是上策,也比耗損全局能量好。這跟蔡英文趕緊踩煞車,停止回應金溥聰一樣。「黨國巨獸」使用的是下駟對上駟的招數。蘇嘉全現在使的招數就像拔河時突然把繩子放掉一樣。您看到的是「沒有堅持大是大非」;有人看到的是「敢於大破大立」。

「黨國巨獸」狡猾得很。牠打農舍問題,目的之一在於分裂對手陣營,隔岸觀火。反黨國勢力彼此消耗,這是他們樂見的。真正的重點是權力,擁有權力就多擁有一些詮釋權優勢。說來悲哀,但這是事實。
改革也好,轉型正義也好,我認為不能只期望民進黨如何如何。對我而言,民進黨是對付黨國體制、抵抗主權消失的一部政治戰爭機器。我支持它,但不會把我的喜怒哀樂或容辱感寄託在上面。改革與轉型正義若無夠強的社會力持續介入,民進黨(或任何在這方面可以取而代之的其它政黨)孤掌難鳴,甚至會因為無力感而淪為虛無、迷失方向。社會進步勢力(複數)需要在政治上有著力點或對話者,而目前就傳統、規模而言,只有民進黨可以支持(未來,如果它需要且只需要跟台聯或綠黨競爭,到時候我就會開始考慮改投別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