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二段O型縱走【復刻版】

2011年的8月13日,籌備近半個月的忍者聯軍終於出發、夜宿宜蘭。這一隊由木柵忍者村兩位年老體衰的上忍+一位中忍;三峽忍者村四位年輕力壯的上忍+一位首度 縱走的下忍組成。分別是領隊阿爹、護隊黃大頁、財務紀小慈、醫藥陳刺激、大廚兼搞笑天后陳小昕、器材加油小古、快腳安跟火箭豪。承蒙大家不棄嫌,8月14 日中元節當天一起踢林道,本隊不免俗的準備高粱一小瓶向山神致敬,但願順利通過無明跟鬼門關斷崖,平安歸來。

第一天,讓身體適應林道,慢 慢的踢到17.5K處紮營。出發不久就搭到好心人的便車,讓我們少了2~3K的路程。我們木柵忍者村的兩名OB實在遜掉,怎樣都趕不上前面的在校生們,只 好在後面強顏歡笑,啊~不提當年勇啊。叉路口17.5K營地樹叢茂密,入夜後竟覺幾分涼意,早早入睡,之後每天都得早起啊。

第 二天預計住在鈴鳴山東鞍營地,本爹反覆思考、想省點時間放掉閂山。最後變成我們兩位OB偷懶、跟去過閂山的加油小古向前推進,其他五人單攻閂山再隨後趕 上。看著午後濃密的烏雲,心想不免被老天灌溉一番了。在前往有如神龍教主髮髻的鈴鳴山路上,不止雨水、還加上米粒大小的冰雹,阿爹、大頁跟小古只好全身濕 透的趕到營地去。沒想到後隊只晚了我們一小時就趕到,雖說我們在前面不斷鬼混有功(好像不是這麼說的)、但這些單攻閂山的勇腳也太熱血了吧?下切溪溝的水源充足,不過我下切時不小心撞到腰、幸無大礙!

當晚的營地另有三位山友的自組隊作伴,總共四頂帳填滿了鈴鳴東鞍。每個人都濕淋淋的,使三峽忍者村的勇腳們認真思考下星期還要去能安的可行性。就算是鋼鐵般的意志,遇到午後雷陣雨會動搖也是正常的啊~XD

第三天的重頭戲就是傳聞已久的無明大斷崖,也是北二段在江湖上聞名已久的險峻路段。結果當偶看到斷崖時,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好斷崖、不來一趟嗎」?(這個深奧的典故請參考傳說中的好男人,連結在此天啊,偶實在太糟糕惹,請無明山神原諒小的,囧。

崩壁高約三米,雖說不難過,但如果是下雨天、我們這種八人隊伍就會嚴重耽擱。說是人定勝天、攻下山頭;其實只是順勢而為、老天賞臉罷了。面對山、面對自然,人類還是不要把自己想得太了不起,這片山區從來不缺乏人柱啊。上到無明山前,假山頭一重又一重、正所謂好事多磨吧!

我 一直在擔心午後陣雨,因為每天的行程都接近十小時,稍有不慎或天候惡劣,都會讓隊伍的風險上升。太久沒當領隊,雖然滿口玩笑,但也難免想東想西的。所幸大 家體力、知識跟適應力都在顛峰,行進跟營地大小事無需費心,能有這麼配合、不會賴床的隊員,大概是每支隊伍都夢寐以求的吧。至於偶棉兩個OB的垃圾話、北 七笑點跟不計形象的演出,那是為了解決山上苦悶之用的,下山後請自動抹去這段記憶~XD

無明池營地的夕陽極度美麗,曬乾全身、又有尚稱乾淨的池水可用,心滿意足至極。打給留守大人,劈頭就是一句撤退了嗎?偏偏跟留守大人事與願違,一過無明池只能勇往直前囉~XDD

第 四天通過鬼門關斷崖再下切耳無溪營地、回家的路就近了。鬼斷遠看氣勢磅礡、實際一走不算困難,只是後面有座非常遙遠的甘藷峰要撿。沒撿到這顆甘藷、等於是 北二要再來一次或是經由死亡稜過去,兩個選項都不優,因此多拼4小時,添顆百岳囉!在甘藷峰頂近看中央尖山與西峰之間的死亡稜,倍覺震撼!而刺激妹妹在這 個摩門特掏出香草可樂登頂罐,頓時讓人猶如置身度假勝地啊~

下切溪底營地比想像中慢了一點,但也頗為順利。此處已經不會寒冷,夜裡連保暖衣物都不必穿了。只是河裡長了不少綠藻,不知到底是哪來的這麼多營養?

第五天、也是最後一天,又是起個大早趕上林道。大家發揮林道越野賽的驚人實力、趕著搭下午一點半的國光客運回宜蘭吃個夠。這股氣勢猶如「吃到飽、永遠的獵場」,讓人不禁也想拿起獵槍啊~(魏導,偶對不起你的賽德克巴萊…Orz)最後全員平安的在登山口大合照,不知道是偶的鏡頭太髒、還是有甚麼巧合,大廚陳小昕手中放出祥光,回想這幾天的路程,的確每天都很受眷顧啊,感謝山神、感謝農家給我們吃的水蜜桃、感謝準時的司機們、還有更多更多一路幫助我們的人!

莫拉克風災將屆兩周年【復刻版】

今天是2009年莫拉克風災兩周年前夕,事到如今,救災無能又秉性邪惡的掌權者仍在走訪災區、沾沾自喜的消費災民,例如這則報導。

夜宿屏東瑪家 總統:好像普羅旺斯

莫拉克風災將滿2週年,馬英九總統昨天晚上特地南下、夜宿屏東瑪家鄉禮納里永久屋。馬總統今天(7日)早起跑步、摘地瓜葉和南瓜,並大讚永久屋很涼爽,好像法國普羅旺斯。

八八風災將屆滿2週年,馬英九總統6日晚上夜宿屏東瑪家鄉長陳生明的家,7日還早起晨跑,並到永久屋的心靈耕地和當地居民一起摘地瓜葉和南瓜。

總統大讚2層樓高的木造永久屋環境優美,雖然房間內陳設簡單、只有3坪大,但是非常涼爽、空氣清新,讓他一覺到天亮,好像住在法國普羅旺斯。馬總統說:『太棒了,睡得非常好。晚上很涼爽,不需要蓋被,一點都不覺得熱,很舒服,然後非常安靜,很少有這樣的經驗,像到普羅旺斯的感覺。』

馬總統表示,永久屋的工程還沒有完成,等到完成後,會越來越像新家。總統並指出,原住民離開原鄉,一定會覺得感傷,他希望原住民能在新的基地上建立新的夢想,讓新居變新家、新家變新故鄉。

馬總統隨後參訪屏東霧台鄉好茶村素人畫家盧啟村的工作室。盧啟村說,雖然住在永久屋不錯,但自己的靈魂還是在老故鄉,所以要在新環境做部落尋根計畫,馬總統聽到後深受感動,當場為盧啟村禱告,祈求上帝賜給他力量,讓新住所變成新故鄉。

馬先生似乎忘了當風災發生時,他是如何的看舞台劇喝喜酒、如何的拒絕外援置災民於死地、大膽的鬥爭地方政府玩綁樁、官員跑去吃不過分的大餐、表現病態的傲慢、救災也要分敵我、說自己好人沒好報、不斷埋怨風災是天仙難救

現在這位以消遣災民痛苦來取樂的阿斗,跑去稱讚災區像普羅旺斯,也難怪this man會扭曲到稱讚被活埋的小女孩很會憋氣,有種就去小林村辦公還讓人佩服點。This man帶領的禍國殃民集團,除了瘋狂到自取滅亡的地步、哪還有第二種下場呢?

最誇張的是這個,連永久屋都是假的
http://youtu.be/KE42XbB1WpM

桃花源是樣品屋 民眾:太瞎了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ug/20/today-p2.htm

還有 → 使節參訪重建區 災民嗆:逛動物園嗎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ug/20/today-p1.htm

補充一篇 → 普羅旺斯.馬賽版的「桃花源記」
http://drspieler.blogspot.com/2011/08/fake.html
人稱「普羅旺斯.馬賽」在8月15日看屏東縣泰泰武鄉永久屋,還說出中國晉王朝陶淵明的「桃花源記」的字句,什麼『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當中還落掉「男女衣著」四字,是有什麼忌諱?數日後才由三立爆料,原來永久屋根本沒建好,傢俱是紅十字會借來的,連馬騜旁邊的民眾也是配合演出的,這跟陶淵明虛構的「桃花源」一樣,都是假的,令人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