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四書:中國儒家黑幫集團的統治工具

馬 政府的教育部橫柴入灶,硬是在今年政策急轉彎、用粗暴野蠻的方式決定四書成為高中生的必修。四書本身內容是一回事、但這樣的推動方式就是政治凌駕教學專業。其次,像張曉風、搶救國文大檸檬或是師大中文系的前清殭屍集團,懂的不是古文、也不是教育,而是洗腦。儒家思想的渣滓已經夠多,這些人保證只會教純粹的廢渣、還是有毒的那種。最後,就算要教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好了,除了儒家的四書以外,其他學說都死光光了嗎?號稱泱泱大國的中國文化有這麼淺薄虛弱、只有這四本薄薄的著作可教?黑雨大大的這篇評論精準中肯,全文轉貼如下!

轉自黑雨部落格
四書:中國儒家黑幫集團的統治工具

馬 英九集團底下的教育部在 6 月 17 日宣佈,從明年八月新學年開始,以四書為主的「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改列高中必選,不及格就不能畢業。從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採用中國共產黨喜愛的漢語拼 音、2008 上任後全面採用漢語拼音、2006 宣佈「識正書簡」、一直到四書的復活,這些都是馬英九化獨漸統集團「去台灣化、更中國化」的具體事證。更可議的是,從中國南宋朱熹首定「四書」為中國知識 份子洗腦工具之後,儒家這個與歷代中國統治集團長期掛勾將近 2000 年的政學門派,在親中的馬英九集團鼓動下,在號稱民主自由的台灣又有復活的傾向。

探 討儒家思想的東西方論述很多,但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以胡適為首的知識份子在 1919 年中國五四運動時,就已經強烈批判儒家思想必須為中國千百年的長期腐敗與專制負起責任。從 1919 年到現在的 2011 年,歷經將近 100 年後,馬英九集團底下的無知教育部長,卻像埃及博物館館長一樣,重新挖出四書這個骨灰罈,告訴我們,這個神奇的骨灰罈將有助於培植中國文化素養、甚至有助 於品格的提升。

從西方自由主義、人權觀點、與各類民主論述流派來看,馬英九集團這個動作,無疑是極為諷刺的反民主考古行為。馬英九集團把 四書重新端出來的動機不難理解,因為部分專門與統治集團掛勾的儒家學派鼓吹者,以及跟他們搭配的專制政權領導者,長期以來就是將四書等儒家經典視為對人民 洗腦、使人民習慣於集體主義控制的最佳工具。西方世界在十八世紀時就已經順利經歷啟蒙運動的重生,但馬英九集團在 21 世紀的四書運動,相較起來,無疑是想將台灣、甚至是整個「華人世界」倒退到類似歐洲中世紀黑暗時代的反智狀態,這樣的動機與用心,無疑將會讓馬英九在中國 歷史與台灣歷史上留下永恆的臭名。

在經濟方面,雖然在「亞洲四小龍」的遙遠時代時,一些西方學者猜測儒家思想可能是這些亞洲經濟現象的幫 手,但這種「儒教資本主義」(金耀基, 1987) 充其量只是轉趨功利屬性的儒家家族主義與現代經濟發展的暫時結合,就算勉強能造成小型統治區域的短暫經濟發展現象,但距離歐美那種龐大經濟體與活躍的自由 市場機制,仍然非常遙遠。而且,時至今日,「亞洲四小龍」也已經成為歷史的古蹟。因此,在誇讚儒家資本主義的同時,我們仍然不能輕易忘記這套幾近於帝王統 治學的木乃伊思維對於中國與台灣的殘害。

德國政治學者韋伯(Weber) 就曾經對儒家思想對於中國經濟與政治民主化的影響提出批判:「儒家的孝行,對人的行為有最強大的影響。整體而言,『孝』促進與控制了血親組織強有力的結合」、「無論是在自然生長形成的家族組織中,或是在一些個人化的組織中、或是與這些組織有關連或依照他們的組織模式組成的團體中,中國倫理都顯示出它最強烈的動力」、「就 經濟心態來說,這種狹隘的個人化原則,對於合理化及一般的就事論事的精神,無疑是一種極大的障礙。因為它總是一再把個人同自己的家族成員聯繫在一起,並且 束縛個人服從於家族規範,而在任何狀況下,總是把個人與『人』而不是與功能性的任務聯繫在一起。這種障礙是與中國宗教的性質緊密地連結的」。

在 政治方面,儒家思想並非文學派系,而是倫理學、政治學、與政治洗腦理論的綜合體。儒家思維固然也有其部分優點,諸如孝順、仁民愛物、律己等概念,但因為與 統治集團掛勾的中國知識份子幾千年來擅長的就是「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因此儒家思維中的律己與君子概念,往往成為中國知識份子黨同伐異、獵殺 異端、為個人求取政經利益的最佳作文範本。從帝王統治者的角度來看,儒家倫理架構中的各種人類等級的差異排序,剛好可以讓絕大多數百姓安於本份,不起叛逆 之心,也讓絕大多數知識份子在背誦儒家經典之餘,腦袋逐漸僵化,當然是最佳的統治洗腦工具。

另一方面,儒家經典跟人類品格之間的相關性, 更是極為荒謬的笑柄。別的不談,光以首先推出「四書」的南宋朱熹來講,他雖然表面上在道德要求非常苛刻,但他自己卻逼嫁守寡的弟媳婦,以侵奪亡弟產業。此 外,朱熹為了報復不同意見的唐仲友,嚴刑拷打一名叫嚴蕊的妓女,逼她承認與唐仲友有男女關係,結果被嚴蕊拒絕,由此看來,「這個道德家的思想境界不如一個 妓女」(「中國十大偽君子」)

韋伯認為,西方新教的理性是對世界的宰制者,但中國儒家的理性主義則是對世界的「合理的適應」,也就是因為這種能夠培養人民「適應」或「服從」的精神本質,中國歷代帝王對於儒家思想當然最為欣賞。韋伯說:「由於沒有道德自主的自覺與缺乏(挑戰的)緊張性,在儒家理論中沒有擺脫傳統與習俗的內在力量,以作為影響人類行為的精神槓桿」,所以,金耀基認為受到儒家思維影響的社會「缺乏對人性、對政治權威、對社會傳統習俗克制的抗衡依據」。

就 因為儒家思想強調「社會位階」之中的「順從」概念,並且對政治採取一種「今世樂觀主義」,認為在上位者如果夠「聖明」,則一切社會問題皆可解決,無須知識 份子或人民多加置啄,因此任何想要完全控制人民、把人民洗腦成順民的中國歷代帝王當然會非常喜愛儒家這個「政學共生學派」。就算是中國共產黨當年在文化大 革命中也高喊「打倒孔老二」,可是,許多西方學者也認為,與中國傳統思維結合的共產主義實質上只不過是中國專制王朝時代的一個新的變種罷了,中國至今仍未 脫離專制時代。廣植於民間的傳統儒家順從思維,對於共產黨的統治仍然很有幫助。

馬英九集團這個高舉四書的動作,是在逼近 2012 總統大選前幾個月推出的,由此可見雖然馬英九選情岌岌可危,他仍然不會忘記把台灣社會徹底「中國化」、「順從化」的初衷。只是,台灣多數知識份子大都知道 日本的明治維新、也知道中國五四運動的挑戰,而且近年來媒體傳播的效應與網際網路的影響,我們對於西方民主思維、基本人權價值、以及自由平等的概念都已非 常熟悉,甚至已經逐漸在實際生活中實踐了這些源自於西方的觀念。因此,我認為馬英九的復古反智之舉,雖然有狗急跳牆最後一搏的味道,終將在明年總統大選 中,被冀望民主自由平等的台灣人民徹底唾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