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四書:中國儒家黑幫集團的統治工具

馬 政府的教育部橫柴入灶,硬是在今年政策急轉彎、用粗暴野蠻的方式決定四書成為高中生的必修。四書本身內容是一回事、但這樣的推動方式就是政治凌駕教學專業。其次,像張曉風、搶救國文大檸檬或是師大中文系的前清殭屍集團,懂的不是古文、也不是教育,而是洗腦。儒家思想的渣滓已經夠多,這些人保證只會教純粹的廢渣、還是有毒的那種。最後,就算要教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好了,除了儒家的四書以外,其他學說都死光光了嗎?號稱泱泱大國的中國文化有這麼淺薄虛弱、只有這四本薄薄的著作可教?黑雨大大的這篇評論精準中肯,全文轉貼如下!

轉自黑雨部落格
四書:中國儒家黑幫集團的統治工具

馬 英九集團底下的教育部在 6 月 17 日宣佈,從明年八月新學年開始,以四書為主的「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改列高中必選,不及格就不能畢業。從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時採用中國共產黨喜愛的漢語拼 音、2008 上任後全面採用漢語拼音、2006 宣佈「識正書簡」、一直到四書的復活,這些都是馬英九化獨漸統集團「去台灣化、更中國化」的具體事證。更可議的是,從中國南宋朱熹首定「四書」為中國知識 份子洗腦工具之後,儒家這個與歷代中國統治集團長期掛勾將近 2000 年的政學門派,在親中的馬英九集團鼓動下,在號稱民主自由的台灣又有復活的傾向。

探 討儒家思想的東西方論述很多,但如果大家不健忘的話,以胡適為首的知識份子在 1919 年中國五四運動時,就已經強烈批判儒家思想必須為中國千百年的長期腐敗與專制負起責任。從 1919 年到現在的 2011 年,歷經將近 100 年後,馬英九集團底下的無知教育部長,卻像埃及博物館館長一樣,重新挖出四書這個骨灰罈,告訴我們,這個神奇的骨灰罈將有助於培植中國文化素養、甚至有助 於品格的提升。

從西方自由主義、人權觀點、與各類民主論述流派來看,馬英九集團這個動作,無疑是極為諷刺的反民主考古行為。馬英九集團把 四書重新端出來的動機不難理解,因為部分專門與統治集團掛勾的儒家學派鼓吹者,以及跟他們搭配的專制政權領導者,長期以來就是將四書等儒家經典視為對人民 洗腦、使人民習慣於集體主義控制的最佳工具。西方世界在十八世紀時就已經順利經歷啟蒙運動的重生,但馬英九集團在 21 世紀的四書運動,相較起來,無疑是想將台灣、甚至是整個「華人世界」倒退到類似歐洲中世紀黑暗時代的反智狀態,這樣的動機與用心,無疑將會讓馬英九在中國 歷史與台灣歷史上留下永恆的臭名。

在經濟方面,雖然在「亞洲四小龍」的遙遠時代時,一些西方學者猜測儒家思想可能是這些亞洲經濟現象的幫 手,但這種「儒教資本主義」(金耀基, 1987) 充其量只是轉趨功利屬性的儒家家族主義與現代經濟發展的暫時結合,就算勉強能造成小型統治區域的短暫經濟發展現象,但距離歐美那種龐大經濟體與活躍的自由 市場機制,仍然非常遙遠。而且,時至今日,「亞洲四小龍」也已經成為歷史的古蹟。因此,在誇讚儒家資本主義的同時,我們仍然不能輕易忘記這套幾近於帝王統 治學的木乃伊思維對於中國與台灣的殘害。

德國政治學者韋伯(Weber) 就曾經對儒家思想對於中國經濟與政治民主化的影響提出批判:「儒家的孝行,對人的行為有最強大的影響。整體而言,『孝』促進與控制了血親組織強有力的結合」、「無論是在自然生長形成的家族組織中,或是在一些個人化的組織中、或是與這些組織有關連或依照他們的組織模式組成的團體中,中國倫理都顯示出它最強烈的動力」、「就 經濟心態來說,這種狹隘的個人化原則,對於合理化及一般的就事論事的精神,無疑是一種極大的障礙。因為它總是一再把個人同自己的家族成員聯繫在一起,並且 束縛個人服從於家族規範,而在任何狀況下,總是把個人與『人』而不是與功能性的任務聯繫在一起。這種障礙是與中國宗教的性質緊密地連結的」。

在 政治方面,儒家思想並非文學派系,而是倫理學、政治學、與政治洗腦理論的綜合體。儒家思維固然也有其部分優點,諸如孝順、仁民愛物、律己等概念,但因為與 統治集團掛勾的中國知識份子幾千年來擅長的就是「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因此儒家思維中的律己與君子概念,往往成為中國知識份子黨同伐異、獵殺 異端、為個人求取政經利益的最佳作文範本。從帝王統治者的角度來看,儒家倫理架構中的各種人類等級的差異排序,剛好可以讓絕大多數百姓安於本份,不起叛逆 之心,也讓絕大多數知識份子在背誦儒家經典之餘,腦袋逐漸僵化,當然是最佳的統治洗腦工具。

另一方面,儒家經典跟人類品格之間的相關性, 更是極為荒謬的笑柄。別的不談,光以首先推出「四書」的南宋朱熹來講,他雖然表面上在道德要求非常苛刻,但他自己卻逼嫁守寡的弟媳婦,以侵奪亡弟產業。此 外,朱熹為了報復不同意見的唐仲友,嚴刑拷打一名叫嚴蕊的妓女,逼她承認與唐仲友有男女關係,結果被嚴蕊拒絕,由此看來,「這個道德家的思想境界不如一個 妓女」(「中國十大偽君子」)

韋伯認為,西方新教的理性是對世界的宰制者,但中國儒家的理性主義則是對世界的「合理的適應」,也就是因為這種能夠培養人民「適應」或「服從」的精神本質,中國歷代帝王對於儒家思想當然最為欣賞。韋伯說:「由於沒有道德自主的自覺與缺乏(挑戰的)緊張性,在儒家理論中沒有擺脫傳統與習俗的內在力量,以作為影響人類行為的精神槓桿」,所以,金耀基認為受到儒家思維影響的社會「缺乏對人性、對政治權威、對社會傳統習俗克制的抗衡依據」。

就 因為儒家思想強調「社會位階」之中的「順從」概念,並且對政治採取一種「今世樂觀主義」,認為在上位者如果夠「聖明」,則一切社會問題皆可解決,無須知識 份子或人民多加置啄,因此任何想要完全控制人民、把人民洗腦成順民的中國歷代帝王當然會非常喜愛儒家這個「政學共生學派」。就算是中國共產黨當年在文化大 革命中也高喊「打倒孔老二」,可是,許多西方學者也認為,與中國傳統思維結合的共產主義實質上只不過是中國專制王朝時代的一個新的變種罷了,中國至今仍未 脫離專制時代。廣植於民間的傳統儒家順從思維,對於共產黨的統治仍然很有幫助。

馬英九集團這個高舉四書的動作,是在逼近 2012 總統大選前幾個月推出的,由此可見雖然馬英九選情岌岌可危,他仍然不會忘記把台灣社會徹底「中國化」、「順從化」的初衷。只是,台灣多數知識份子大都知道 日本的明治維新、也知道中國五四運動的挑戰,而且近年來媒體傳播的效應與網際網路的影響,我們對於西方民主思維、基本人權價值、以及自由平等的概念都已非 常熟悉,甚至已經逐漸在實際生活中實踐了這些源自於西方的觀念。因此,我認為馬英九的復古反智之舉,雖然有狗急跳牆最後一搏的味道,終將在明年總統大選 中,被冀望民主自由平等的台灣人民徹底唾棄!

廣告

鎖在中國、自然四面楚歌【復刻版】

現任馬政府信奉偏激的意識形態治國,不願面對經濟發展國際化的潮流、執意將台灣限縮在中國的鎖國政策,已經是不惜把一整代台灣人連同下一代同時葬送掉。終結這種義和團政府、以及早就不願保護台灣的國民黨軍,已經是唯一的自救方法。KMT自作孽啊,這是你們自己選擇的黃泉路、怨不得人。

在看馬凱教授的文章之前,請先參考雲程前輩的好文:馬,已致台灣於死地,就知道另一隻馬如何處心積慮的斷送台灣經濟活力、深深影響台灣眾多企業與其千萬僱員家庭的悲歡生計(哈,這種狗血金句真好用)。博學多聞的馬凱先生不可能比不上偶這個小部落客,必然早就知道這種後果。但是長期支持馬政府如此作為的經濟日報,現在才突然醒悟、也未免太恐龍了點!比起 現正延燒的塑化劑風暴、人類史上最大的食品汙染案件,ECFA的後果更能澈底、深遠的改變台灣命運。很遺憾的,不論是哪一個問題,馬政府都無能到不敢想像的地步,這種能耐別說當里長、連管間幼稚園都不夠格。

以下全文轉貼,至於最後的一段結論是標準的違心之論,馬凱教授應該引以為恥。沒有一個工業國家是靠觀光業支撐經濟發展的,如果中國觀光客真是內需活水,桃園縣政府何須一人補助台幣三千五

馬凱:四面楚歌聲隱隱

不論就幅員、國情、經濟發展模式乃至產業現實結構而言,台灣與南韓的確可稱「兄弟之邦」。但台灣稱雄論長的時代早在20餘年前即已過去;隨著台韓在亞洲四小 龍之中的地位一消一長,以及國民每人所得早被南韓超越,如今誰兄誰弟,只能各自表述,不過在大多數人心目中,恐怕台灣已無法妄自尊大。

最近的情勢變化,格外令人怵目驚心。南韓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協定,7月即將正式生效,自生效之日起,9成以上的商品即可免關稅自由進出口。反觀台灣,迄今為止,不但關稅絲毫不能減免,還時時擔心受到非關稅貿易障礙的阻擋;因此,下半年開始,我們在歐盟這個重要出口市場中的占有率勢將直線下滑。

除了歐盟之外,南韓與美國的自由貿易協定也正緊鑼密鼓,只差臨門一腳,不需多少時日,我們在這個主要市場中的競爭能力也將明顯衰退。

而在此之前,東協已與南韓正式建立東協加1的自由貿易區;這個東亞最大的市場中,我商品的市占率節節敗退,正與南韓背道而馳。 當歐、美、亞三大重要自貿區都捨我而就韓,台灣的出路,就只剩下對岸的市場。但近年來占有率相對於南韓,也節節敗退。

尤其中共正處心積慮封殺世界工廠,隨著工資高漲而沿海民工嚴重短缺,今年下半年加工出口業恐將奄奄一息。

十餘年來,我們的發展模式,正是努力生產資訊電子與紡織業的中上游原材料,大力輸將沿海的世界工廠,出口先進國家;對大陸的出超對經濟成長率貢獻幾達8成,成為台灣的生命線。

一旦世界工廠關閉,中上游的原材料將無處可去,對大陸出口固將一落千丈,台灣經濟也會頓失支撐。

快速失去歐、美、亞、中這四大出路,對台灣而言,不啻四面楚歌,這是半世紀來僅見的恐怖局面;而我們的朝野對此簡直無動於衷,甚至不聞官員與學者專家置一辭,令人思之不寒而慄。

好在,從前年開始,引進大量大陸觀光客,為內銷市場注入活水,去年已急遽增長到300萬的驚人數字;今年還會進一步擴大,同時7月開始,又有自由行的旅客自每日500人逐步增加,台灣經濟能否穩定成長,有陸客就如同服了定心丸。只是,獨沽此一味,緊步香港後塵,可真是我們想要的?

ECFA週年/引錢進中國 不見外資來

ECFA/ 失業嚴重 薪資停滯

南方朔:只想靠中國賺錢很危險

自由時報社論:看數字評ECFA (謎之音~請用數字說服我)

這就是一路歸西啊:馬誇ECFA效益 台產品輸中 成長墊底

除從進出口數字凸顯出ECFA並未讓台灣得到更多好處,再從兩岸投資往來數字來看,有了ECFA,台灣資金反加速西移中國。根據投審會統計,今年前三季核准赴中投資金額破一○五億美元,較去年同期成長二三%,全年鐵定再度改寫去年一二二億美元的新高紀錄,相較所謂中資來台金額僅○.三五億美元,較去年同期衰退近六成,台資西進是中資來台的三百倍。

請馬政府說實話 「ECFA簽訂後,為何投資減少了?」

漁民:2個月來沒有盤商要買/中國訂單遽減 石斑魚養殖戶陷困

「馬政府不只ECFA出問題 這是整個經濟思維的錯誤」

結論簡明扼要 → 馬英九2008年競選政見曾提建立台灣為「 全球創新中心」,如今和「633」一樣,僅淪為口號。台灣雖然每年在美國拿到的專利為數可觀,但以更能測度一國創新能量的國際「三方專利群」(triadic patent families)來看,南韓表現突出,而台灣則遠遠落後。所謂「三方專利群」係指同一創新發明,但向美國、歐盟、日本三方申請到的專利群數。因為只有重要發明,才會向不同機構申請專利,所以「三方專利群」是一比較國際創新能量的 重要指標。馬英九最近再提「黃金十年」的願景,徒然曝露其貴為總統,卻嚴重抽離台灣經濟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