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倒數 or 毀滅開始【復刻版】

天下之大、非一人所能獨治;就算大家運氣好、碰到難得的聖君賢相,一般人的日子也未必能夠過得多好。各行各業有盛有衰,爽的上天堂、慘的住套房,都是必然的現象。因此,人民本來就不應該把自己的命運交付在政治人物手上,整天提心吊膽統治者的棍子與蘿蔔落在哪裡,是屈服於恐懼跟貪婪的表現。照這麼說來,政治的確不是甚麼要緊的事情,但是台灣現在的狀況除外。馬政府的各種施政亂七八糟、慘不忍睹也就算了;例如薪資倒退13年、實質失業率接近10趴、貧富差距創新高,在比較大的時間尺度看來,都還在可容忍的範圍。比較急迫的則是逼進舉債上限的財政 負擔,目前已接近15兆,這讓任何一位接手者都相當棘手。

而最不可忍受的,則是這個馬政府處心積慮把台灣鎖進支那的陽謀。世界衛生組織片面的將台灣列為支那一省不過冰山一角。從陳雲林來台,動員軍警情特演練戒嚴式的鎮壓行動、搶奪旗幟封鎖言論自由以來,那道民主自由政體的紅線屢屢接近極 限。更別提能夠毀滅西海岸環境生態的國光石化案、犧牲司法公信力構陷陳水扁的作為、低落的行政效能、恐龍法官、每個月流向中國200億台幣以上的資金等等……。

對堅定的台派來說,自然很了解被中國併吞的後果是甚麼,但這也可能是因為我們在中國並無利益之故。而關心經濟民生議題的選民們,請你們也要有所覺悟,馬的作為也許還不至於太過分,那是因為連任壓力使然。等到姓馬的能夠肆無忌憚以後,你們真的願意只要快樂賺錢、然後成為中國的一省活在專制獨裁之下?千萬別太早下定論、認為這是癡人說夢,60年前的228殷鑑不遠。當時的台灣人太過天真、但願這次會學到教訓。

台灣錢進中國 回流不到4趴
記者高嘉和/特稿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19/today-fo6.htm

ECFA成效 遠不如預期
2011-05-13 中國時報
【童振源】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51300438.html

 馬總統在去年七月一日召開記者會,認為ECFA是台灣經濟發展的新契機,讓台灣可以與其他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提升台灣對中國出口的競爭力,創造更多國內投資與吸引更多外商投資台灣。然而,簽署ECFA已近一年,初期成效卻遠遠不如預期。

首先,目前台灣只有與新加坡完成FTA的共同研究,似乎無法在短期內簽署FTA,遑論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簽署FTA。即使新加坡與台灣簽署FTA,台灣與 新加坡的貿易僅占台灣對外貿易的三.六%,對台灣整體經濟的幫助有限。特別是,當台灣的主要經濟競爭對手韓國已經與美國及歐盟簽署FTA,台商在國際競爭 上將面臨韓商強大壓力,但是台灣與美國及歐洲簽署FTA仍遙遙無期。

其次,ECFA實施後,台灣對中國出口的競爭力沒有提升。今年第一季台灣對中國出口成長一四.三%,然而比去年同期足足下降六十一.三個百分點。因為台 灣對中國出口成長率下降幅度遠超過其他國家,所以中國占台灣出口比重從去年第一季的四二.八%下降到今年第一季的四○.九%。

第三,ECFA實施後,台灣的投資動能仍持續下降。一九八○與九○年代,台灣的投資率分別為七、五%與七.六%。民進黨執政八年的投資率為○.九五%。 馬總統執政三年的投資率為○.○九%。主計處預估,今年台灣的投資率為負二.二六%。特別是,去年第二季投資率為三二%,ECFA簽署後的第三季投資率便 開始大幅下跌,今年第一季只有四.七%,第二季以後便是負增長,第四季預估為負四.六%。

第四,ECFA實施後,外商投資台灣仍持續減少。○八年台灣吸引的外資金額衰退四六.四%為八十二億美元,○九年衰退四一.八%為四十八億美元,即使去 年世界金融危機已經平息,仍衰退二○.六%到三十八億美元,今年第一季繼續衰退三四.一%為十點六億美元。此外,今年第一季中資來台只有區區一三八三萬美 元,衰退幅度高達五六%。

第五,ECFA實施後,台灣對中國投資持續快速擴張。○八年台商對中國投資一○六.九億美元;○九年為七十一.四億美元,受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而比○八 年減少三三%;去年增加到一二二.三億美元,增加一○二%。今年第一季,即使台灣對外投資已經衰退四.八%,台灣對中國投資金額仍持續快速增長六五. 四%,高達三十七.一億美元。

第六,ECFA實施後,台灣的資金仍持續外流。馬總統執政的過去三年,台灣淨流出的國際資金平均每年將近兩百億美元,超過民進黨執政時期的每年一三二億 美元。特別是,○九年台灣淨流出的國際資金為一三四億美元,但是ECFA簽署的去年外流資金竟高達二九三億美元,增加一倍以上。

馬總統執政後,企業界普遍感受到兩岸關係穩定與經濟開放,而且企業界對於ECFA效應,應有充足的時間進行布局,現在檢討ECFA成效應不算太早。上述 數據應該值得政府檢討與警惕,以強化改善台灣的投資環境與適當調整台灣的全球經貿戰略。(作者為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讀:選錯總統,你我都成「苦勞」
◎盧世祥

梅雨季節才剛明顯降臨,總統大位競逐已熱烈展開。由於馬英九總統尋求連任,連日來各方紛紛檢視他三年來施政表現。馬政府不改一貫自我吹噓作風,宣稱行政團隊「愈入佳境」,倒是在野黨「忍了三年,再忍一年就好」的訴求,反映了許多庶民的心聲。

總體經濟復甦 國人感受不到

對一般人民來說,要檢驗馬政府的表現,最簡單的問法莫過於:三年來,我的生活過得好嗎?社會是否更繁榮而公平?不同階層的人當然答案不一,但整體而言,台灣智庫等民調不約而同,都指出八成以上民眾認定台灣貧富差距嚴重,三分之二指出房價太高,多數受訪者感受不到經濟復甦,反而覺得個人經濟壓力越來越沈重,同時有過半受訪者強調馬政府施政偏向財團。

公眾如此反應,其實也可從惡化的總體經濟狀況得到印證。以經濟成長率來說,民進黨執政八年平均為四.四四%,相形之下,從馬政府上任之後起算,二○○八年第三季至今經濟成長率平均只約超過三%,其間還出現經濟嚴重衰退的負一.九三%歷史最差紀錄。現今總體經濟的所謂「復甦」,一般人民看得到、實際感受不到。對廣大庶民而言,總體經濟情勢惡化所帶來的失業率升高,個人經濟情況欲振乏力,馬政府施政既無能又偏差,都使他們切身感受極深,進而實際反映在民調之中,不是馬政府自我吹噓或學者為其塗脂抹粉所能掩飾。

就業政策治標 反致長期後患

上班族,尤其弱勢勞工,堪稱馬英九執政以來的最大受害者。在馬英九已經破產的所謂「六三三」競選承諾中,經濟成長率六%固已腰斬,平均所得三萬美元鐵定跳票,失業率三%也是不可能的任務。馬政府上任以來,就業政策僅有幾招,都是花拳繡腿,只做短期治標之計,以避免失業數字難看為目標,表面功夫改善不了實際問題,反而帶來長期後患。

以就業困難最大受害族群的年輕人為例,現今十五歲到二十四歲年輕人失業率十二.四%,大學以上程度者失業率五.一二%,都遠高於整體失業水準,最令人關切。馬政府針對年輕族群找工作,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所謂「二十二K方案」,以提供大學畢業生到企業實習為名,賺取二萬二千元月薪。這一措施,實務上造成有些業者左右逢源,在裁員的同時,以國家補助的免費或低價人力補充。對青年來說,經此所找到的,既非長期穩定的工作,也屬於溫飽有虞的低薪勞動。至於「以工代賑」之類的短期就業方案,包括由政府機構所帶頭的職務派遣、業務外包、實習生等「非典型」就業方式,同樣未能真正改善就業情勢,反而導致低薪資、長工時的惡果。

仰賴陸客觀光 經濟就業長空

馬政府還有以「賤招」稱之實不為過的另一做法,也就是寄望大量開放中國觀光客前來,帶動整體經濟繁榮及就業情勢。不用說,這一招必然偷雞不著蝕把米,不論庶民從常識或專家以知識切入,早已警告在先:「陸客」大量前來,既排擠質優、消費力強的日美旅客,也降低觀光品質,對促進經濟就業必屬「長空」,更將使台灣繼香港之後,觀光被迫仰賴陸客的惡果。果然,陸客今已取代日本客成為最大客源,其「量多、值低、質差」的特點,正使經濟社會付出代價,觀光旅館投資泡沫已然成形,此與馬政府所吹擂的「黃金十年」一樣,一旦爆破,禍害無窮。

鎖定中國政策 導致經濟窮忙

質言之,三年來馬政府的無能使失業率一度高創六.一三%的最慘紀錄,就業狀況未能實質改善,而「鎖定中國」的政策偏差導致「有產量沒產值」的經濟窮忙。如今,人力派遣、臨時僱用及部分工時的「非典型」受僱者多達七十二萬人,月薪兩萬元以下的上班族約一百零五萬人,將近一半薪水階級月入不到三萬元;如果扣除物價上漲,受僱者實質薪資倒退為十二年前水準。

在此同時,大幅上漲的房地產價格及租金、只漲不跌的民生物價、高達七十五倍的貧富(五%最高最低收入比)極度懸殊,導致眾多上班族成為「窮忙族」。如果把超時勞動的高工時上班族一併計入,「苦勞」或疲勞上班族階級遍地,年輕人普遍受害,高科技員工也難倖免。上班族景況如此不堪,連醫護人員也飽受「血汗醫院」壓榨,難怪「不是窮死、就是累死」成為五一勞動節抗議勞團上街頭喊出的心聲。

誠然,「窮忙族」的普遍,也與經濟全球化有關,但是,馬政府把「中國化」等同「全球化」,導致台灣的「窮忙族」更多,「苦勞」到處有。具體地說,馬英九以「終極統一」意識形態治國,由號稱「經濟總設計師」的蕭萬長輔佐,經濟政策獨沽中國一味,以致台灣薪資水準被較低廉的中國拉扯向下(生產要素價格均等化作用),就業機會因投資、消費、技術流向中國而大減。尤有甚者,實施中的ECFA正進一步使科技產業及金融資金西進中國,如今飽受其害的廣大「窮忙族」或「苦勞」,如果坐視這一政策繼續,現狀不是最悽慘的,更惡劣的還在後頭。

財金政策偏差 擴大貧富懸殊

馬政府罪過尚不止於此。除了產業及中國政策偏差,其財金政策也是擴大貧富懸殊的罪魁禍首。它沒有全盤規劃即大降遺產及贈與稅,是房地產市場投機套利的幫兇,讓更多庶民望屋興嘆。它獨厚單一族群,不惜冒違法之虞強為公務員加薪,但固定三%加法擴大高低公務員薪資差距,也為一般上班族製造相對剝奪感。它選在青黃不接時節提高公糧收購價格,稻農未受實益,只便宜中間米商。它以奢侈稅宣稱「打房」時又提供青年購屋利多,不僅未就「高房價、低薪資」改善問題,也顯然政策矛盾。

執政三年,庶民個人經濟深受其害,上班族淪為「窮忙」、「苦勞」者比比皆是;選總統這一票的抉擇,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作者盧世祥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