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仇恨灌溉的花園【復刻版】

真的令人難以想像,中國國民黨這麼毫不掩飾自己的嗜血與暴力:仇恨花園 - 郝龍斌大安公園造勢晚會 (全文轉貼如後)。正如漢堡所言:洪秀柱很老實,國民黨恨阿扁絕不是恨阿扁貪汙,就算阿扁有貪,國民黨自己貪更大,幹嘛要恨阿扁貪汙?國民黨恨的是阿扁害他們失去繼續宰制台灣的權力,貪腐什麼的,都只是藉口。既然痛恨阿扁貪腐,為什麼不恨國民黨貪腐?為什麼不恨蔣介石貪腐?答案是,誰告訴你們他們恨貪腐的?搭配這則報導更是令人感慨,『德國人權官員訪台: 檔案不公開 加害者隱形』,轉型正義沒有落實的結果,造成仇恨政治當道,也才會有張大春這種文字玩弄者消費鄭弘儀的粗話事件,對真正的惡行視若無睹、反而不准別人有任何不滿,這才是真正的暴力!為虎作倀!

其實說來很恐怖,那些在戒嚴時代屠殺、虐待、刑求、折磨人民的幫兇們難道全部都死乾淨了?抓耙仔、情治人員跟職業學生也還活躍在這個社會裡,從1987年解嚴起算,距今23年,當時30出頭的幫兇們,目前也才不過是50-60歲之間的壯年!而這些人隱身在公務機關、司法系統、情治單位、國營事業等處。至於比較明顯的,就是像洪秀柱這種操作仇恨動員的不入流政客,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只要台灣一天不敢面對問題,這群專制邪靈就會陰魂不散,並且剝削人民的民脂民膏、領退休金過著舒服的下半輩子。一個政府用稅金供養反人類罪的幫兇,本身就是極度的邪惡,這樣的邪惡不消除,我們也不會有共同的未來。

當然,也可以當作沒發生過這些事,繼續欺騙自己世上有起碼的公義,就算沒有、衰的也不會是自己。不過事情一向不會是這麼簡單,不終結像洪秀柱這種人挑起的仇恨循環、總有一天仇恨會吞噬全台灣。多想兩分鐘,你/妳值得更好的未來!

仇恨花園全文,來自TAIWAN ONLINE:
中研院政治科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Nathan Batto,研究台灣選舉已經十幾年,曾經觀察過台灣無數的選舉造勢大會。上個禮拜五,他去大安公園觀察郝龍斌的造勢晚會,並把觀察印象寫在他的部落格 Frozen Garlic 裡。筆者在此大略轉述一下他的觀察。由於他的文章是用英文寫的,我這篇轉述等於是由現場的華語被轉到英文又轉回華文,因此用詞上必然跟現場的華語用詞有所差距,讀者不妨看看意思就好。

Nathan 說,郝龍斌的造勢讓他非常驚訝。他的整體印象是:郝龍斌到底還要不要選?

他以 1976 年美國總統大選,競選連任的福特總統與挑戰者卡特對壘為例。福特總統採取了被稱為『玫瑰花園』的戰術(rose garden strategy),也就是不到處競選,只呆在總統府照顧他的玫瑰花園。

他說,同樣的,郝龍斌『幾乎將所有的時間與能量用在花博的開幕上』,可以稱作『玫瑰戰術』,就像當年要競選連任的福特一樣。

可是,福特當年並沒有當選。事實上,據我所知,福特本人並沒有想當選的意願。

Nathan 接著提到,大安公園附近住有很多外省人(他用的詞是『mainlander』),向來是泛藍的鐵票區。1990 年代新黨發跡的時候,在這裡辦的一系列活動,總是有為數非常眾多,自動自發而且充滿熱情的群眾,那些群眾是他在台灣參與的政治活動中所見過的最激情最投入的參與者。因此,Nathan 對這次的活動也有同樣的期待。

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參加人數大概有 2000~2500人,而且看得出來其中可能至少有四分之三是被動員來的,因此不是跟往常一樣是附近居民的主動參與,也沒有以往群眾的熱情。雖然不見得很無聊,但卻對活動本身顯得意興闌珊。

第一個上台演講的是國民黨的立委洪秀柱。令人震驚的是,洪秀柱發表了一篇極端偏激的演講。

她說,2000年我們丟掉政權,非常痛苦。這帶給我們整整八年的仇恨。仇恨!然後我們很高興在2008年贏回政權,但有些事情還是讓我們很不痛快。這兩年,我們非常不爽,大家都知道為什麼!但在昨天,我們的不爽終於稍微得到一點點疏解。雖然我們之中有很多人還是很不滿,認為處罰應該更重才對。但我想我們可以接受。

洪秀柱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陳水扁』的名字,但讀者應該都知道,『這兩年非常不滿』指的是馬政府沒有把陳水扁定罪,『一點點疏解』指的是陳水扁日前被判 12年,『應該更重才對』指的可能是某些人要把陳水扁處死才甘心(有人曾對陳水扁詛咒『死得很難看』)。

Nathan 接著提到,洪秀柱整個演講重複『恨』字好幾次,好確定大家都有聽到。可以說,整個演講就是一個鼓吹仇恨報復的演講。

這是讓人不解的地方。Nathan 提到一般參政者多會主張和諧:

Nathan 寫:

【很多政治人物喜歡宣揚『愛』的觀念。我雖然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這個『愛』是指什麼。但我卻非常肯定,沒有任何演講可以像洪秀柱這個演講一樣反愛反到這種程度。她訴求的不是(法律上的)處罰,而是苦毒的折磨。從她的言論你可以想像,如果把案子交到她手上,她很可能會(對陳水扁)施以中古世紀使用的酷刑,譬如說,活生生的剝皮、火燒、打斷骨頭等等,並認為這些酷刑都是正當合宜的。】
Lots of politicians like to talk about “love.” I still don’t have any idea what love means, but I’m pretty sure that this speech was just about as far from love as you can get. She wanted pain, not simple punishment. You got the idea that if it were up to her, she might settle on some medieval torture (flaying the skin, burning flesh, breaking bones, all while the victim is still alive) as an appropriate sentence.


對於國民黨竟敢讓洪秀柱站到台上去傳達這種充滿仇恨的訊息,Nathan 感到異常震驚。

接下來郝龍斌跟馬英九都上台演講。根據 Nathan 的描述,馬英九講得中規中距,還算是像在替郝龍斌助選。但郝龍斌自己的演講則是亂七八糟,完全不成樣子。他的演講技巧奇差無比,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該提高聲調來強調重點。

但是最大的問題在於:他的競選內容似乎主要是在抱怨說自己沒有受到肯定。他重複強調自己有在做事,但除了花博之外卻說不出到底做了什麼,因此對聽眾來說,聽起來好像他實際上沒有做什麼,只想用空洞的喊叫來掩飾說不出口的政績。

而且他的邏輯實在很糟糕。有一次提到民進黨蘇貞昌陣營攻擊花博。這次他倒是提供了實際例子 - 說他把錢浪費在某些蔬菜上。他對這些“浪費金錢”的指控提出這樣的理由來反駁:蘇貞昌陣營忘了,花博不是他的或台北市的花博,而是所有台灣人的花博!

所以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漫天開價,亂花人民的血汗錢了?

這就是國民黨台北市市長郝龍斌的邏輯。

此外,他過度吹捧了花博的身價,而對真正與民生習習相關的問題卻避而不談。高漲的房價、坑洞的路面、混亂的交通等等,這些人民的切身之痛,會因為一個花博而減輕絲毫嗎?更別說,這個花博是在極度浪費人民血汗錢,而且充滿貪腐弊案的情況下辦出來的。郝龍斌試圖用這樣一個浮華不實的花園來麻痺人民的痛苦,到底能夠感動多少人呢?

其他的細節我就不再多談。台灣這十幾年的民主之路走來艱辛,民眾在藍綠對抗中搖擺顛頗,早已經厭倦了極端的社會對立。而以往常被國民黨貼上對立標籤的民進黨,早已經在新的領導階層帶領下,經過嚴肅的內部辯論與反省,漸漸地走出對抗的陰影,開始以和諧合作來號召民眾。

相反的,喜歡指責對手製造對立的國民黨高層,已經執政兩年半了,卻只會緊緊咬住前總統陳水扁的影子不放,每逢選舉一到就操作扁案來對支持者灌輸仇恨的種子。自己黨內貪污腐敗治國無能,但舉一國之力來散播仇恨製造對立,卻是很在行。這種『以暴戾之氣治國,以仇恨報復競選』的方式,看在當初寄望國民黨能帶來和諧社會而投票支持他們的選民眼裡,不知道會不會因為自己反而成為社會暴戾之氣的幫手而感到極端的諷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