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選舉KUSO看【復刻版】

這次選舉結果十分有趣,例如高雄那位三八嬌跟台中金錢豹的董娘都當了議員落選頭。至於台北市,就可惜了李文英跟黃向羣兩位現任議員,大概是被那位新X流的梁大刀幹掉的吧,QQ。

從KUSO的角度出發,紀錄一下選前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有哪些笑彈好了。

之前在東京影展有江平、後來的亞運有趙磊黑掉楊淑君,結果中國跟在台假中國人聯手嫁禍韓國,弄到北韓的李春姬大嬸都播報了,難怪要跟南韓開打。另外再送上300萬的培訓費或遮羞費,大概只差沒有端茶倒水洗門風。

東方馬囧的運動員跟動物園傻傻分不清楚、連決定在南韓不撤僑都差點變不撒嬌。白賊義跑去助選幹聲連連,甚麼蘇蔡三口組都出來了,幹到衰、幹到爆朗朗上口,簡直像是混過黑道,鄭弘儀差遠囉!挺趙磊又推說不認識,果真不愧白賊二字啊。

台北市的郝少帥弄出花博開幕的轟炸秀,辦個超養眼的情趣遊行後還能連任,看來那79萬的選民很吃色情+暴力這套。除了連公子中槍,姓蘇的也都中槍,因為不要『輸』市長,這實在是難得一見的絕頂爛梗。選前之夜一死一傷,到現在也沒人下台,除了莫名其妙、還真找不到形容詞。

新北市的朱太子算是中規中矩,最有特色的大概是那個難笑到爆炸的金色龍與朱朱拳,這種廣告簡直超出KUSO可以形容的境界、灰熊難以理解、觀看之前請做好心理準備。

台中市的老胡除了HU’S GIRL以外,還有猥褻到破表的HU’S BOY,上演猛男秀也就算了,三角褲還帶個倒鉤是怎樣(請自行配上台中腔)?其中一個還下垂,實在是噁心又爆笑柳!


台南市的天才叔,您到底是哪位啊?這位博士似乎打過一支廣告,簽了ECFA以後就可以把虱目魚賣到全世界。結果這套笑話連虱目魚都不買帳,不簽照樣賣去全世界、簽了照樣大輸21萬票。他決定不再參選,的確是本日最中肯。

高雄市的昭順師太應該是本次選舉的KUSO之最,之前那隻爆料添丁的廣告大概是爆掉了她的腦袋……。首先是灑豆成兵擋飆車、再來是高雄市民因為沒辦花博賠了229億,太神奇、太強大了,讓人不禁滾地狂笑啊啊啊~更加畫龍點睛的是那隻好像告別式的團結廣告,果真呼應了馬先生在助選時喊的:「乎去啦」!不過勝不驕敗不餒,黃委員還可以回立法院推動灑黃豆法案,無論如何,這股認真嚴肅的精神,值得大家的敬佩啊。

廣告

這樣的體委會與馬政府,最好還有臉消費楊淑君!【復刻版】

中國辦亞運輸不起、耍爛招,一點都不令人意外,這是他們的本性。不過,台灣男子,我們的女人被欺負了!這筆帳怎麼算?難道選出一個支那男妾、台灣人的骨氣就沒了?大體萎縮委員會的官員還敢叫人吞下去,自己的顏面被機關槍掃射以後還要自我安慰,真是無恥賤格至極,連日本A片都很難拍出這麼羞辱下賤的感覺,難道要讓楊淑君選手背負作弊的惡名直到退休?這個星期天(11/21)的中國國民黨不是要辦嘉年華上街遊行嗎,乾脆一起慶祝他們的祖國選手用不入流手段拿到金牌,欺壓台灣人的手段高明無比好了!姓馬的男妾在指示搶救朱立倫的選情以後、才慢吞吞的說要捍衛什麼權利,還敢厚顏無恥的消費選手,不給點教訓是真的教不乖,27號就知道!

同場加映,實在是氣到不想多廢話…~

pfge:中國技術委員趙磊主導楊淑君被判失格

綠妹妹:請馬政府告訴我們:看到這些,台灣人如何能不罵髒話?!

亞運不公 楊淑君冤枉失格

政府太軟弱 全民怒火燒

楊實力高一截 何需作弊

楊父︰我吞不下去!

教練直指「主辦國輸不起」

辣蘋果專欄:吞不下這口鳥氣

真賤 中韓裁判聯手 做掉楊淑君

體委會副主委一度說「吞下來」馬指示:全力捍衛權益

「請辭」說假的?陳顯宗:我就是喜歡開玩笑!
http://www.nownews.com/2010/11/18/301-2665434.htm

“吞下來"說失言 體委會副主委道歉
http://web.pts.org.tw/php/news/pts_news/detail.php?NEENO=164343

亞運失格楊淑君禁賽3個月 教練禁賽20個月 馬政府在哪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kpSishPIas

用仇恨灌溉的花園【復刻版】

真的令人難以想像,中國國民黨這麼毫不掩飾自己的嗜血與暴力:仇恨花園 - 郝龍斌大安公園造勢晚會 (全文轉貼如後)。正如漢堡所言:洪秀柱很老實,國民黨恨阿扁絕不是恨阿扁貪汙,就算阿扁有貪,國民黨自己貪更大,幹嘛要恨阿扁貪汙?國民黨恨的是阿扁害他們失去繼續宰制台灣的權力,貪腐什麼的,都只是藉口。既然痛恨阿扁貪腐,為什麼不恨國民黨貪腐?為什麼不恨蔣介石貪腐?答案是,誰告訴你們他們恨貪腐的?搭配這則報導更是令人感慨,『德國人權官員訪台: 檔案不公開 加害者隱形』,轉型正義沒有落實的結果,造成仇恨政治當道,也才會有張大春這種文字玩弄者消費鄭弘儀的粗話事件,對真正的惡行視若無睹、反而不准別人有任何不滿,這才是真正的暴力!為虎作倀!

其實說來很恐怖,那些在戒嚴時代屠殺、虐待、刑求、折磨人民的幫兇們難道全部都死乾淨了?抓耙仔、情治人員跟職業學生也還活躍在這個社會裡,從1987年解嚴起算,距今23年,當時30出頭的幫兇們,目前也才不過是50-60歲之間的壯年!而這些人隱身在公務機關、司法系統、情治單位、國營事業等處。至於比較明顯的,就是像洪秀柱這種操作仇恨動員的不入流政客,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只要台灣一天不敢面對問題,這群專制邪靈就會陰魂不散,並且剝削人民的民脂民膏、領退休金過著舒服的下半輩子。一個政府用稅金供養反人類罪的幫兇,本身就是極度的邪惡,這樣的邪惡不消除,我們也不會有共同的未來。

當然,也可以當作沒發生過這些事,繼續欺騙自己世上有起碼的公義,就算沒有、衰的也不會是自己。不過事情一向不會是這麼簡單,不終結像洪秀柱這種人挑起的仇恨循環、總有一天仇恨會吞噬全台灣。多想兩分鐘,你/妳值得更好的未來!

仇恨花園全文,來自TAIWAN ONLINE:
中研院政治科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Nathan Batto,研究台灣選舉已經十幾年,曾經觀察過台灣無數的選舉造勢大會。上個禮拜五,他去大安公園觀察郝龍斌的造勢晚會,並把觀察印象寫在他的部落格 Frozen Garlic 裡。筆者在此大略轉述一下他的觀察。由於他的文章是用英文寫的,我這篇轉述等於是由現場的華語被轉到英文又轉回華文,因此用詞上必然跟現場的華語用詞有所差距,讀者不妨看看意思就好。

Nathan 說,郝龍斌的造勢讓他非常驚訝。他的整體印象是:郝龍斌到底還要不要選?

他以 1976 年美國總統大選,競選連任的福特總統與挑戰者卡特對壘為例。福特總統採取了被稱為『玫瑰花園』的戰術(rose garden strategy),也就是不到處競選,只呆在總統府照顧他的玫瑰花園。

他說,同樣的,郝龍斌『幾乎將所有的時間與能量用在花博的開幕上』,可以稱作『玫瑰戰術』,就像當年要競選連任的福特一樣。

可是,福特當年並沒有當選。事實上,據我所知,福特本人並沒有想當選的意願。

Nathan 接著提到,大安公園附近住有很多外省人(他用的詞是『mainlander』),向來是泛藍的鐵票區。1990 年代新黨發跡的時候,在這裡辦的一系列活動,總是有為數非常眾多,自動自發而且充滿熱情的群眾,那些群眾是他在台灣參與的政治活動中所見過的最激情最投入的參與者。因此,Nathan 對這次的活動也有同樣的期待。

結果卻讓他大失所望。參加人數大概有 2000~2500人,而且看得出來其中可能至少有四分之三是被動員來的,因此不是跟往常一樣是附近居民的主動參與,也沒有以往群眾的熱情。雖然不見得很無聊,但卻對活動本身顯得意興闌珊。

第一個上台演講的是國民黨的立委洪秀柱。令人震驚的是,洪秀柱發表了一篇極端偏激的演講。

她說,2000年我們丟掉政權,非常痛苦。這帶給我們整整八年的仇恨。仇恨!然後我們很高興在2008年贏回政權,但有些事情還是讓我們很不痛快。這兩年,我們非常不爽,大家都知道為什麼!但在昨天,我們的不爽終於稍微得到一點點疏解。雖然我們之中有很多人還是很不滿,認為處罰應該更重才對。但我想我們可以接受。

洪秀柱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陳水扁』的名字,但讀者應該都知道,『這兩年非常不滿』指的是馬政府沒有把陳水扁定罪,『一點點疏解』指的是陳水扁日前被判 12年,『應該更重才對』指的可能是某些人要把陳水扁處死才甘心(有人曾對陳水扁詛咒『死得很難看』)。

Nathan 接著提到,洪秀柱整個演講重複『恨』字好幾次,好確定大家都有聽到。可以說,整個演講就是一個鼓吹仇恨報復的演講。

這是讓人不解的地方。Nathan 提到一般參政者多會主張和諧:

Nathan 寫:

【很多政治人物喜歡宣揚『愛』的觀念。我雖然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這個『愛』是指什麼。但我卻非常肯定,沒有任何演講可以像洪秀柱這個演講一樣反愛反到這種程度。她訴求的不是(法律上的)處罰,而是苦毒的折磨。從她的言論你可以想像,如果把案子交到她手上,她很可能會(對陳水扁)施以中古世紀使用的酷刑,譬如說,活生生的剝皮、火燒、打斷骨頭等等,並認為這些酷刑都是正當合宜的。】
Lots of politicians like to talk about “love.” I still don’t have any idea what love means, but I’m pretty sure that this speech was just about as far from love as you can get. She wanted pain, not simple punishment. You got the idea that if it were up to her, she might settle on some medieval torture (flaying the skin, burning flesh, breaking bones, all while the victim is still alive) as an appropriate sentence.


對於國民黨竟敢讓洪秀柱站到台上去傳達這種充滿仇恨的訊息,Nathan 感到異常震驚。

接下來郝龍斌跟馬英九都上台演講。根據 Nathan 的描述,馬英九講得中規中距,還算是像在替郝龍斌助選。但郝龍斌自己的演講則是亂七八糟,完全不成樣子。他的演講技巧奇差無比,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該提高聲調來強調重點。

但是最大的問題在於:他的競選內容似乎主要是在抱怨說自己沒有受到肯定。他重複強調自己有在做事,但除了花博之外卻說不出到底做了什麼,因此對聽眾來說,聽起來好像他實際上沒有做什麼,只想用空洞的喊叫來掩飾說不出口的政績。

而且他的邏輯實在很糟糕。有一次提到民進黨蘇貞昌陣營攻擊花博。這次他倒是提供了實際例子 - 說他把錢浪費在某些蔬菜上。他對這些“浪費金錢”的指控提出這樣的理由來反駁:蘇貞昌陣營忘了,花博不是他的或台北市的花博,而是所有台灣人的花博!

所以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漫天開價,亂花人民的血汗錢了?

這就是國民黨台北市市長郝龍斌的邏輯。

此外,他過度吹捧了花博的身價,而對真正與民生習習相關的問題卻避而不談。高漲的房價、坑洞的路面、混亂的交通等等,這些人民的切身之痛,會因為一個花博而減輕絲毫嗎?更別說,這個花博是在極度浪費人民血汗錢,而且充滿貪腐弊案的情況下辦出來的。郝龍斌試圖用這樣一個浮華不實的花園來麻痺人民的痛苦,到底能夠感動多少人呢?

其他的細節我就不再多談。台灣這十幾年的民主之路走來艱辛,民眾在藍綠對抗中搖擺顛頗,早已經厭倦了極端的社會對立。而以往常被國民黨貼上對立標籤的民進黨,早已經在新的領導階層帶領下,經過嚴肅的內部辯論與反省,漸漸地走出對抗的陰影,開始以和諧合作來號召民眾。

相反的,喜歡指責對手製造對立的國民黨高層,已經執政兩年半了,卻只會緊緊咬住前總統陳水扁的影子不放,每逢選舉一到就操作扁案來對支持者灌輸仇恨的種子。自己黨內貪污腐敗治國無能,但舉一國之力來散播仇恨製造對立,卻是很在行。這種『以暴戾之氣治國,以仇恨報復競選』的方式,看在當初寄望國民黨能帶來和諧社會而投票支持他們的選民眼裡,不知道會不會因為自己反而成為社會暴戾之氣的幫手而感到極端的諷刺?

X你娘的有夠偽善【復刻版】

好萊塢電影裡常常FuckShit去、台灣的某天王也常常去, 這些都很潮、很炫、很流行,但出自一位政論節目主持人鄭弘儀口中的X你娘就是十惡不赦。別鬧了,這個掌握權力的政府明顯違法也要給予中國觀光客國賠,明明就是大肆補助中國留學生還要公然說謊、掩飾、捏造民進黨時期補助4萬2的謊言,這種行為用千萬個X你娘都不足以形容,這個理盲濫情的社會卻只會把一位主持人放在報紙頭版連續修理、激化對抗的情緒。還有一堆蛋頭學者,自以為公正監督媒體,說甚麼民視三立只會黨同伐異。在這種偏激的泛藍支持者眼中,只要批評中國國民黨就是不理性,追根究柢,不過就是不容許一絲異議罷了。還有媒體人認為這句國罵可以穩定北北中三都選情,原來鄭弘儀的分量已經宇宙無敵,威力超越馬 九、蔡英文等五都候選人的總和耶,傑克,這真是太神奇了!

說到爆粗口,在客套上,紅姨確實應該道歉、但也止於基本的禮貌而已。而他也去確實道歉,也就沒有再批評的理由。不像洪秀柱這種沒家教的老女人,還要扯到蔡英文的黨教怎麼樣。她大概以為自己是中國國民黨調教出來的寵物、別人也就應該把自己當寵物、找個好主人來教吧。這類沒水準的發言,也值得好幾個X你娘。而馬先生的幹得要死、子彈已經上膛、死得很難看,這種公然威脅別人生命安全、殺氣騰騰的語言,卻仍然維持斯文有禮的假象,惟一的解釋在林老師卡好的經典文章裡:「幹得要死」比「幹你娘」高級!?某些台中的婦女團體加上一些奇怪的團體更可笑,你們胡市長拍的那隻胡氏閣樓廣告,充滿淫蕩、色情、性暗示與物化女性的內容,從來沒看到你們放個屁,為了鄭弘儀,台中也要突然變淨土了,你們乾脆移民去西方極樂算了、那裏最乾淨。

至於公然說謊又湮滅證舉的陸委會 (跟馬英九一模一樣) 到底弄出甚麼補助辦法咧?節錄南方論壇:「補助中國生,陸委會才是混淆真相」部分內容:

『…… 陸委會說:現行「中華發展基金」補助大陸研究生來台寫論文,是屬於兩岸交流,補助時間只有1-2個月,這是民進黨時期的政策,過去民進黨政府執政時,每個 月最多補助4萬2千元,馬政府上任後調降為3萬元。且民進黨時期的核准率為41%,現在馬政府只有22%。

如果去比較舊版的「中華發展基金管理會獎助大陸地區研究生來臺研究作業要點」和馬政府新版的「中華發展基金管理會補助大陸地區研究生來臺撰寫學位論文作業要點」,可以發現陸委會根本在混淆視聽。

1.舊版作業要點,是民國八十四年八月二十八日第九次管理委員會議通過。注意哦!1995年是國民黨執政,由國民黨訂的政策,怎可以說成「這是民進黨時期的政策」?「中華發展基金會」由陸委會撥款成立,目前該會所為當然與馬政府有關。

2.這個要點,民進黨時期是有修正三次,最後一次是2008年2月25日陸文字第0970001669號函核定。其中對獎助,規定是:生活費:每月新臺幣貳萬元。」另外有資料費,是每人二萬元,不是每月哦。不知所謂「每個月最多補助4萬2千元」,從何說起?

3, 馬政府把「獎助」性質改成「補助」,每月生活費改為3萬元,但取消每人的2萬資料費,如果以二個月為一期,其實兩者給的錢差不多。問題是,我仔細看了要點 的新舊版,找不到「補助時間只有1-2個月」的條文,只有「並於本會核准同意補助之當年度內完成,在臺期程不得少於一個月,且不得申請延期至下一會計年度 辦理。」的規定。換言之,所謂「補助時間只有1-2個月」,也是陸委會在避重就輕的謊言

如果以一學期四個月來算,馬政府給12萬,扁政府給10萬,這是調升,怎會是調降呢?

4,所謂「核准率」,要看申請的件數,假如扁時代申請10件,通過4件,核准率40%;而馬時代申請100件,核准20件,核準率是20%。請問,如此一來,講什麼核准率有意義嗎?陸委會有膽就公布扁八年通過幾件,馬兩年來通過幾件?

據統派網客提供的資料,民進黨執政期,核准72人,國民黨執政,核准了48人。換言之,扁時期一年只核准9件,馬政府一年就核准24件。不僅人數增多,連補助都增加了。一年多15人,多花了多少錢呢?難道台灣人很慷慨,甘願當盼仔?

在阿扁時代以前,中國研究生申請來台,只是蒐集資料,寫原來的論文,不能拿學位、修學分。人數少,利益不多,短期就走人,所以扁政府延續前朝政策,加以續辦,影響不大。

馬政府上台後,修改辦法,改成每月3萬元,在「陸生三法」通過後,還可以修學分,拿學位,這難道不是變相的補助來台讀書的中國學生嗎?鄭弘儀罵他,理所當然。……鄭弘儀一罵,「中華發展基金會」網站馬上把「中華發展基金管理會補助大陸地區研究生來臺撰寫學位論文作業要點」下架,不久前上網去查,網頁顯示「對不起,您所瀏覽的網頁不存在」』。

這篇:「陸委會混淆視聽,惡劣 !!」 也有詳細資料,對,沒有錯,這個泛藍政府跟其走狗媒體就是睜眼說瞎話、公開欺騙人。據說這票人還要在21號辦大遊行,沒有意外的話,這票人應該會在那一天 自取其辱、放出自爆技的大絕。大家暫且別氣,不必X這群人的娘,27號直接用選票把這票人X翻天,看他們還能怎麼囂張法。

同場加映

黑雨:為了鄭弘儀那三個字

酥餅:馬英九的親中賣台劫貧濟富與鄭弘儀的幹你娘

超Q的 Hu’s girl 天線寶寶版【復刻版】

HU’S GIRL真是太可愛了,連天線寶寶都來參一腳,不看可惜啊!

口愛到破表的歌詞:
一點點頭髮 他很多的想法
深深的酒窩 他幽默多很多
瞇瞇的眼睛 他看透全世界
看到我看到我 我往哪裡躲
Hu Hu Hu Hu Hu’s girls
來大台中做志工
台中 幸福大台中

之前廖小貓改編過、質感還比較高的KUSO影片差點就被檢察官依選罷法起訴,所幸是有驚無險,不過這樣的檢察官確實無愧於走狗二字,請見昆蟲的:吳祚延 檢察官 走狗 孬種。選舉是辦喜事,建立台灣主體意識也是個歡樂的事業,不應該再受到任何奧步的暗算與陷害才是。選票是最大的武器,善用這項武器對付暴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