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政治歸政治、電影歸電影?【復刻版】

有時候,一連串的巧合就不是巧合。馬囧接受美聯社專訪時表示連任後要進行政治談判,簡單來說--被統。接下來中國官員果然就示範了政治談判的手段,就連在東京影展都得強迫台灣團變成中國台灣,嗯,這就是政治的歸政治、經濟的歸經濟、藝術的歸藝術、自欺欺人的歸自欺欺人……。白賊義閣揆說已經做最強抗議了,但是沒有要求道歉;而中國那位官員江平,還是繼續在影展之夜消遣台灣。其實把江平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又如何?如果台灣人不介意對強權奴顏屈膝、只要有錢賺、有飼料吃就好的話,那這種和平紅利就會一再的指數型成長。

自由時報的社論很台肯,轉貼如後:台灣人民,你為什麼不生氣

台灣的電影工作者在東京哭了!為什麼哭?因為一群閃亮的明星盛裝來到了國際影展的殿堂,竟然因為代表團必須改名「中國台灣」、「中華台北」,因而無法走上代 表成就肯定與影藝地位的星光大道,接受影迷與觀眾的瞻仰與喝采,這的確是個應該憤怒的事件。但是就如一位男演員對國際媒體說「又不是第一次」,這的確不是 一件意外,即使馬政府執政採取傾中扈從政策,中國的「否認」一以貫之,絕不是馬英九總統主觀認定的「互不否認」,而所謂的「和平」,也不是客觀環境的真 相,其前提與過去六十年一樣,台灣皆必須歸順降服,儘管形式可能有不同的設計。

「又不是第一次」這句話,可以做各種的解讀,然千萬不要是 「早就習慣了」的代名詞。「習慣」可能表示逐漸內化、不滿意但只能接受,甚至成為行為的一部分,或是見怪不怪、理所當然。若是如此,類似的事例必然會層出 不窮、愈演愈烈,直到台灣在主權問題上徹底噤聲為止。從這個角度,在馬政府每每自豪於兩年內簽署了十四項協議及一項共識,並宣稱「捍衛了國家主權與台灣尊 嚴」之際,這個案例的「適時」發生,實在有其非常珍貴的檢證功能,可以讓大家理解政客說的話能不能盡信,必須先通過事實考驗再說。

就因為 中國代表的粗口爆罵是如此的真實,拆穿了國共「從此公主與王子過著幸福生活」的童話,尤其正值五都選舉期間,總統府與行政院長第二天已經不得不出面「表 態」,指責「大陸當局」的不是。為什麼稱其為只是「表態」?做為政府,掌握一切工具,責任在具體保障人民權益;罵人的事,誰都可以做,若政府的能力只會這 一樣,則人民何須賦予其權力?直接籌組自治政府以求自保,還比較有作用。因此,對於馬政府此等「口惠」而實不至的無能作為,吾等必須給予不及格評價。

馬 政府之所以失格,在於事發已經四天,相關部門至今沒有拿出辦法向國人展示,究竟三年來所謂比民進黨更有能力對話的管道發揮了什麼功效?中國今後是否下令改 弦易轍,以免坐實馬英九「我們改善兩岸關係,也擴大了國際參與」是張空頭支票?在「台灣不靠中國就會死」的政策基調下,台灣影視界頻頻顧盼的「十三億發片 市場」,不正是今天中國團長江平頤指氣使的背景心態嗎?把自己的咽喉交給他人控制,又如何侈言尊嚴?「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錯誤的政策造成傷害 的結果,馬政府何以辭咎?

早在今年六月,台灣原本有八部片子要到中國參加上海國際電影節,這次到東京參展的「艋舺」等片也在列,即因上海 電視台將台灣劇集標註為「中國台灣」,我方擔心遭到矮化,因此宣佈退出;更早之前,「海角七號」還一度滋生禁演波折而後才終於登陸,因此其來有自。而馬政 府放任此類遺憾在文化、體育各界一再發生,這就證實其已束手無策,那麼這些年來的屈膝承歡、低頭稱臣,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近有國民黨立委居然將此次衝 突,歸因與中日釣魚台爭議有關,台灣電影受到了「牽拖」;這種不敢承擔、甚至替中國找理由的規避,才是最大的「牽拖」。昨日更等而下之,行政院怕老共下不 了台,居然幫忙搭梯,轉而攻擊都是江平的錯,要限制其入境;換言之,馬政府認為中國是無辜的,但其他打壓案例不是江平幹的,又怎麼說?

金 馬獎級的大導演曾經警告政府,如果不致力提升台灣本身的電影工業品質,則台灣遲早淪為中國的三流代工;但是,在政府推波助瀾「中國大餅」的幻夢下,許多影 視界人士為了「打進」中國市場,可謂招數盡出,有的捨台灣演員改僱中國演員,當做敲門磚;有的不惜戕害創作自由,在題材上配合中國政情需要,以期通過「審 查」;有的為示「好感」,連說話的內容都讓台灣觀眾側目。這次事件,不就看到一些政客與演員顫顫巍巍的異常拘謹自持嗎?

過去,有人曾經為 文「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現在,恐怕是更該問這句話的時刻。東京影展一案的未來發展,有三個觀察指標:首先,馬政府是否搞假動作,避重就輕,想要大事 化小,不敢也拿不出具體對策?其次,中國將如何因應處理?是施小惠,給其眼中的傀儡政權一點對內交代的籌碼?或是打了就算了,誰理你們?第三,針對中國的 各種處置,馬政府的反應又是什麼?是不是只要國台辦稍加理會,就立即謝主隆恩?如果上述三者沒有好答案,而有些台灣人還是不生氣,那台灣人就只好繼續哭 吧!怨不得人。

同場加映之1 – 謝謝江平。這面照妖鏡都這麼亮了,再看不懂就真的了然。
同場加映之2 – 虎次郎問 吳:已發出最強抗議 用這招抗議?

殺破狼 於 2010/10/26 12:05 留言:

哇哈,第一句話害偶想到昨晚寫文的破題~ XD

白賊義說到嚴重抗議時還在笑咧,而那些被中國與會人員嗆的台灣藝人,隔天也是摸摸鼻子啥都不敢吭,只為了不敢得罪中國市場。(挖鼻孔)

至於咱們的"大腫捅",整天都被人要求要"硬"起來,要對中國方面表示不滿,想也知道最後一定是硬不起來。有這樣"陽痿"的政府也是悲哀….

版主回應:

唉,為了白賊義挖鼻孔真是不值得,小心火氣一大就流鼻血。

大腫捅要硬起來,應該是因為牠對中國欲求不滿吧,慾火一大又不敢正面要求、只好背面迎合,難怪後面越來越腫…(咦?好像有點離題ㄟ)

那些藝人為了市場,雖然讓人看不起,不過也還算情有可原。但如果沒有中國市場就無法生存,也就證明他們是哪種料了。

至於像李崗那種因為用相同語言拍電影就等於統一的奴才,只能說這種卑賤的姿態注定了他的電影水準必然低落。

選了一個支那男妾當統治者,的確是台灣人自甘墮落的表現。

補充一下墮落的嘴臉~
噁爛蘇有朋忘本求榮 情歌諂媚中國
蘇有朋不敢受訪 變臉屎遁

姜皇池教授的投書:是單一事件 還是自我催眠
2010年10月28日蘋果日報

中國外交部門則相當清楚地表達立場:在不造成「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之前提下,「『通過』務實協商,做出合情合理的安排」;換言之,不論其是政府間或非政府間活動,若未通過協商,台灣不能有國際參與空間,所以東京影展之「台灣」代表團,是未經協商之行為,當然不能接受,江平僅是執行中國外交部門既定政策,何來暴衝?更非單一事件。

全文轉貼:中國打壓台灣不是江平的個人行為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特稿

這次中國在日本打壓台灣的事件,如果不是中國上級的授意,江平沒有這樣的氣魄,有兩個理由可以佐證,第一、江平還沒有發飆之前,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的攝影已經等在現場;第二,江平發飆時,中國藝人一字排開早已準備好架式,準備為江平造勢。行政院長吳敦義究竟憑什麼替中國澄清,一口咬定是江平個人的行為,簡直匪夷所思。

在這次事件當時,中國代表團是因為「上面有交代」,所以全團等在現場嗆台灣,相反的,台灣是因為馬英九總統也有交代,「不能破壞兩岸和諧」,所以在現場只有台灣團長陳志寬一個人撐場,獨戰「全中國」,台灣藝人躲在休息室不敢出來,江平發飆,有精通日文的中方翻譯向影展主辦單位說明,陳志寬回嗆,卻沒有人替他翻譯,影展主辦單位不知道他在「吵」什麼,陳志寬一夫當關沒有讓中國的流氓打壓得逞,可是在東京沒有人為他喝采,沒有人給他鼓勵。

事後陳志寬坦誠的說,「我不是民進黨,我打的綠色蝴蝶結是影展單位發的,但是我是台灣人,我只是支持台灣,支持自己的國家而已」。

陳志寬的骨氣說明了支持國民黨、支持馬英九的人不等於是支持馬的聯中政策,在台灣,陳志寬可能不是只有一個,馬英九的親中政策顯然是一意孤行。

事件發生時,台灣的藝人躲在休息室不敢像中國藝人一樣在場支援他們的團長,是因為擔心丟掉在中國的市場,但是卻沒有想到台灣才是把他(她)們培養大的,中國只是撿現成的。

一位香港媒體駐日女記者說,「其實中國並沒有把我們看成自己人」,例如蘇有朋的北京經紀人曾經態度很蠻橫的訓她,「不能說『我們』,要說『咱們』」,說是「同一個國家」,事實上有差別待遇,也就是說中國是老大,香港只是「附屬」的。

這位記者還說,香港隨便向中國頂嘴可能會被抓,但是台灣和香港不一樣,「怎麼那麼迎合中國?」

整個中國打壓台灣事件中,全體上看,中國是有備而來,江平只是打手而已,陳志寬如果當場就範,功績一定算在中國領導人頭上,沒想到陳志寬回嗆堅持「台灣」名稱,事情搞大了,責任全算在江平頭上,在台灣也變成了「江平事件」,馬英九政府對中國的稱臣心態持續下去,而只把江平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問題還是沒有解決,第二、第三次「江平事件」還會繼續發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