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 (對你們這些草民跟台巴子) 道歉,我幹嘛?【復刻版】

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對於在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年代的罪行,除了無盡的說謊、狡辯以及虛情假意的道歉以外,還充滿病態的優越感。不需要長篇大論的分析也知道這群野蠻人對於牠們上一代犯下的反人類罪充滿驕傲與懷念,隨隨便便喊殺喊打抓去關多麼威風,反正不論是迫害戰後來台的中國難民、還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都是天龍人應該的特權。做了都做了,道歉也隨口說說了,不然你們這群草民+台巴子還要怎樣?馬先生會有這種發言,證明轉型正義在台灣只是空談,反正也不能吃,台灣人不在乎也是正常…。當然啦,馬英九跟那群幫腔的雜魚,一定會油腔滑調、嘻皮笑臉的說只是口誤而已,就像郁慕明只敢邀蔡英文等人去種花冥國冥誕唱黨歌的嘴砲一樣。這些人集戀屍癖、法西斯與21世紀適應不良的重度奴性於一身,也可謂世界奇觀。

節錄自由時報如後:馬再為228道歉…難友斥只會嘴巴說

〔記者羅碧、謝文華/台北報導〕全台眾教會代表昨齊聚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行第十屆國家祈禱早餐會,馬英九總統與會並致詞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我還沒有出生;白色恐怖發生時,我才三、四歲,但十多年來,我一直在道歉,我幹嘛?」隨即話鋒一轉表示︰「我知道這是正義公理的要求下,該做的事,必須要概括承受。我歡喜做,也會繼續做,不管我在哪個位子都一樣。」

大會召集人、台北靈糧堂牧師周神助肯定馬多次為白色恐怖及二二八事件道歉,籲請他要持續下去,撫平台灣的傷痕,讓真正的自由、「禧年」到來。

但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秘書長林黎彩批說,馬英九是國民黨主席,本就該概括承受國民黨過去迫害台灣人民的罪行。「他在法務部長任內,把二二八受難者要求政府『賠償』的字眼,改為『補償』,兩者天差地遠,賠償才是真正認錯,他這樣有真心認錯嗎?

林黎彩還說,有一年,馬英九早上穿著中山裝到二二八公園鞠躬哈腰道歉,下午改穿西裝到慈湖向兩蔣陵寢跪哭,他難道不知道當年二二八發生時,許許多多菁英,就是被穿著中山裝的人帶走槍斃、關進大牢?他至今還膜拜屠殺者,不僅讓國際看笑話,更刺傷多少受難者的心啊!

陳鵬雲促馬拿黨產賠償當年受難家屬

高齡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會長陳鵬雲受訪時也憤怒表示,馬英九只會嘴巴說道歉、應付一下,背地裡做出多少出賣台灣人的事?如果他真的認錯,應該公佈所有白色恐怖檔案,拿黨產賠償當年遭抄家的難友及家屬,並把中正紀念堂裡的蔣介石銅像移走,別再傷害台灣人了。

大推金老師的專欄:馬英九吃「史」

天下竟有這麼不要臉的東西!明明自己是「白色恐怖」的劊子手,卻敢公然地睜眼「白賊」;尤其是在宗教場合,馬英九連上帝也敢騙,還有什麼不敢!馬英九在「全台眾教會」的「祈禱早餐」上,公開用謊言扭曲事實,妄圖為自己見不得人的不堪行為詐欺,扒自己的糞,愈扒愈臭,他人不掩鼻也不行。

「馬統」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我還沒有出生;白色恐怖發生時,我才三、四歲。但十多年來,我一直在道歉,我幹嘛?」隨即話鋒一轉表示:「我知道這是正義公理的要求,該做的事必須要概括承受,我喜歡做,也會繼續做,不管我在哪個位置都一樣。」如此恬不知恥的說謊,只能用瑪麗.麥卡錫(Mary McCathy)抨擊作家海爾曼(Lillian Hellman)的話來形容,「每個字都在說謊,包括連接詞和冠詞都是。」

馬英九說「二二八事件發生時」,他還沒有出生,所以「幹嘛」要為「二二八事件」負任何責任?問題是,他為什麼要「概括承受」?因為他的政治權力來自「兩蔣」,到今天還要謁兩蔣之靈;沒有「兩蔣」就沒有「馬統」。蔣介石是「二二八」的「元凶」,馬英九是「元凶」的接班人,他享受了「兩蔣」的遺澤,做了「黨國」的繼承人,「好糠」全拿,「歹事」全不認帳,天下有這麼便宜的事?

再說「二二八」真與「馬統」無關?「二二八」是蔣介石在台灣實行「白色恐怖」的開始,一直到解除戒嚴的一九八七年才算壽終正寢,而馬英九正是「白色恐怖」執行者與奉行者。「白色恐怖」發生時,馬英九固然才三、四歲,但「白色恐怖」長達三十八年之久,馬英九可是有生之年的大半歲月都投身其中,掐得了頭去得了尾嗎?可以裝肖維?

「白色恐怖」真如馬英九所說他三、四歲才開始?蔣介石炮製「白色恐怖」起自一九二七年的四月十二日,以「清黨」為名,發動「四一二政變」,一直到一九四九年敗退到台灣從未停止過一天。魯迅一九三四年在「關於新文字」一文中就直指「白色恐怖」的瀰漫。「白色恐怖」在中國而言,原是國共內鬥的產物;中共根據地稱「紅區」,蔣介石的「國府」統治區稱「白區」;有了「白區」才有「白色恐怖」橫行。

一九四九年,蔣介石敗竄台灣,帶著軍政強佔台灣,「二二八」是蔣介石複製中國「白色恐怖」的肇端。掌控台灣後祭出「戒嚴法」、「懲治叛亂條例」和「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以及利用「刑法」第一百條、一百零一條,製造冤獄。「黨國」爪牙遍布台灣,警總、調查局到教官甚至從鄰里長,都是「白色恐怖」體系成員,「黨化」教育不必說了,「海工會」就是馬英九的「組織部」,他拿中山獎學金,接受外交部、海工會的指揮,在美國充當「職業學生」,拿照相機到處去拍示威學生以「存證」,然後向台灣當局告密,「黑名單」一串,馬英九成績斐然。難怪前新聞局長謝志偉質問,被國府謀殺的陳文成,合理懷疑是因馬英九「黑名單」而遇害?

「白色恐怖」的歷史中馬英九功不可沒!甚至他的太太周美青也脫不了關係;真是一家都「功在黨國」。這還不說,馬英九反對取消「戒嚴法」,反對取消「刑法第一百條」,反對「萬年國會」改選;所有「白色恐怖」的法律、組織與載體全充塞在他的細胞中,他還想「吃案」般吃下這段「白色恐怖」的「黨史/屎」?還敢用「正義公理」替自己洗澡?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聞劉曉波得獎,病好了一半。)

1210世界人權日 馬英九訪人權園區遭民主先進林樹枝等前輩當面嗆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rIfibfRelo

景美園區特展開幕 受難者家屬連串嗆聲馬總統:加害者!
http://www.nownews.com/2010/12/10/91-2672377.htm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