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再多啦啦隊都沒救的花博弊案【復刻版】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花博辦得歹戲拖棚、但是弊案卻是越燒越精彩。別誤會,辦花博本身不 是壞事,但是藉著辦花博的名義大搞系統性貪腐,也難怪只有弊案的部分精彩、大多數人不曉得除了那個彆扭的花博舞還有甚麼。據說這個活動是台灣爭取國際能見 度的盛事,不過還沒開幕就毀掉台北市五個公園、砍倒一堆樹外加貴到離譜的各項材料,例如蕹菜在單價分析表上就是以株計費,只有很愛上Call-In節目的林建元副市長看不懂。難道一離開學界,連大字都不認識了?不過有那種自己修改採購法的楊錫安秘書長,不識字也不稀奇。

授權部屬大規模浮報預算的郝市長辭掉一堆不是主管工程的副市長跟祕書,把挺貪腐的艱鉅任務外包給幾位啦啦隊員,當真創意十足。例如號稱財經立委的賴士葆說:「花博平均一天花費新台幣五千萬元,遠低於高雄世運一天十.五億元及上海世博一天七十九億元的花費……至今預售票已賣出三五○萬張,佔預估總銷售票數四十四%,銷售紀錄比上海世博預售票卅二%還好」。他的自選曲大概是「花博~世博~傻傻分不清楚」,至於那44趴的預售票有43趴是台北市自己買的、還用掉社會救助基金635萬元。看花博可以給中低收入戶兒童吃多少頓營養午餐啊!這種會自爆的啦啦隊員,直接喊卡出場。

下一位是跟林副市長同樣在台大城鄉所教書的夏鑄九教授,出來投書說「到了選舉一切都變了樣」,變最多的不就是他自己嗎?傳說中的城鄉所具有左派社會公義理想,照理說會對浪費公帑的市政府痛心才是。何況,沒人批評設計團隊,學生被剝削勞力只領顆便當,這不也是市府壓榨弱勢學生的鐵證嗎,這種時候怎麼就不左了?夏教授,你走錯棚囉,請出場。

再下一位是花博的設計師張清華女士,對啊,花博工程可不是在買菜買花,不過也不是市府濫編預算、技術性綁標的遊樂園。一個國際性盛事只有一年的施工期,若不是刻意流標就是專案控管能力不足。人家貪再多也不會分你們設計團隊,還要把建築師拖下水當墊背,這種啦啦隊員只會站最底下給人疊羅漢,一樣出場。

下一位難看的啦啦隊員就是從這次花博包到上千萬案子的被捅報(俗稱聯合報),寫個社論有 氣無力的,只會說甚麼打倒花博等於打擊台灣、是不是弊案在野黨心裡有數。對啊,等中國黨在台北市變在野黨就心裡有數了,花博沒有藍的或綠的,但是有會貪跟 不會貪的主辦單位。今天要是民進黨的縣市這樣辦活動,照你們被捅報在紅衫軍時期的標準,絕對不會扯上甚麼設計師啊、志工啊、學生啊的汗水或口水。這種啦啦 隊員跳得太下賤猥褻,直接拖下場賞巴掌比較快。

最後一位啦啦隊員是上次被六個痛打的趙心屏,這次不見縫插針了,改去算經費密度。照這位發炎人的邏輯,她也不是精算師或統計專家啊,說有800萬人次有甚麼根據?這麼能未卜先知,等她年底失業以後還可以去擺攤算命柳!這傢伙左臉被打又自動送上右臉,說甚麼「比較單價沒有意義」,這種被噓千萬次也不知羞恥的啦啦隊員很適合送到土城進修,愛跳多久就跳多久。

連南方朔這種藍教文人都預測台灣政治的「徐蚌會戰」開始了,也難怪,哪支出賽隊伍請以上這種水準的啦啦隊,還沒打就先軟一半。誰說這樣的政 府並不邪惡,只是平庸?面對別人的監督只會雞同鴨講;學北韓那種極權國家強迫公務員、警察跟學生跳可笑的舞蹈;對農地被徵收而自殺的農婦只是輕蔑的說:她 本來就有病;勞工被無薪假剝削時,只會大讚企業真聰明。這樣的政府把樂趣建立在虐待與羞辱人民身上,不被殲滅才是沒天理。

同場加映

我愛花博

→ 桃園監獄竟然名列花博門票銷售排行榜中的第13名,相當捧花博的場,不知是受刑人想看花博,還是去看花搏就是一個處罰 ?

支持設計費 議員:反對單價灌水

種30坪地瓜葉 要花7萬元

藝術價值 不要亂掰

花博弊案也需真相調查會

影片嗆花博

只會怪別人 救不了自己

記者鄒景雯/特稿
→ 二○一○花博的原始申請人馬英九昨天出來講話了,他的話很違常,他說:「花博不是台北的花博,是台灣的花博,民進黨不要以為弄臭、弄垮有好處,對大家都沒 有好處。」這個嘴臉就是典型的國民黨,把自己一切的失敗歸諸於人,從不反躬自省,六十年前說「萬惡的共產黨」,現在則是「萬惡的民進黨」。

花博預售票 市府往來廠商買37%

別拿藝術當幌子

推:花博弊案關鍵 異質採購最低標

→ 因為「異質採購最低標」的決標方式,是由採購機關組成「審查委員會」(請參考工程會頒布之《機關異質採購最低標作業須知》),該須知第四點規定:「…(廠 商投標)必須經過委員會採評分方式審查,總平均不低於審查標準所定及格分數之廠商,方得辦理其價格標之開標。」也就是說只要審查委員會審議不合格,就算廠 商報價再低也沒用,因為在開價格標之前就出局了。

亂花我們的錢 還罵我們不懂藝術

新生高弊案搜新工處長家 抄出政風調查報告 莊瑞雄:蛇鼠一窩

新生高弊案 地院更裁黃錫薰收押
說詞與陳智盛矛盾 昭淩員工李媺同收押

地院發現新生高預算書 竟是昭淩代編

搜索延宕 羈押草率–偵辦新生高弊案 恐得靠「余文們」認罪協商

摘要→ 關於新生高架橋弊案,檢方所聲請羈押的相關人等,竟只有一位科長遭法院羈押,檢方提起抗告後,經高院發回更裁,台北地院昨晚將前新工處長、昭淩公司員工兩人收押禁見。此次發回,不僅凸顯地院裁定的草率性,也喪失貪污防制的先機。

台灣科技大學管理學院院長盧希鵬教授在經濟日報投書,標題是『知識服務值多少錢?
像這種教授的滿腹學問就用來挺貪腐+文過飾非。明明就是浮報預算,還要拿不清不楚的附加價值做為藉口,跟在股市報明牌的名嘴有甚麼兩樣?盧教授想說的大概是:要過高品質的生活就應該挺貪腐、就不需要喝蠻牛做得要死要活了~

花博採購厚此薄彼 藍內部也掀花風暴

超克藍綠:是誰打爛花博?

→ 是誰以綠化為號召,卻毀壞草皮、砍了上千棵樹,又把工地廢土倒入基隆河、造成嚴重污染?是誰破壞中山橋古蹟和林安泰古厝,又掩蓋精緻的美術品縮圖、踐踏前輩藝術家,在弊案被揭發時卻以藝術為託詞?又是誰不但違背花博宗旨,又荒忽怠惰,開幕前六十天只邀請到五位外賓?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