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戲拖棚的花博【復刻版】

台北市長郝龍斌連日來對花博與新生高弊案不斷的狡辯、硬ㄠ、耍狠又推卸責任,結果今天終於哭喪著臉開記者會,說這是他從政以來最難過的事。當然難過啦,郝龍斌集團恐嚇名嘴、怪罪民進黨的老招突然都失效了,自然是十分遺憾,要是在他老爸的年代,直接抓起來就解決了,真是生不逢時啊。蠻橫的台北市政府自從買花比市價貴出數十倍的醜事曝光以後,不出所料,只會說抹黑栽贓、跟市長無關、批評者不是預算或法律專家、一切都是余文跟阿扁的錯

昨晚,台北市政府發炎人趙心屏上政論節目「見縫插針」,一副本大小姐肯來已經很委屈、你們還要怎麼樣的臭臉。結果咧,今天連代理工務局長都拔掉了,一開始說一切合法是卡到陰嗎?這麼精彩的畫面,不點進去看可惜啊,XD

http://youtu.be/xIZAvt2irSk

郝市長還沒搞定新生高架橋的過期接著劑,就先誇口要把這條橋變花博大道,出弊案以後又改口與花博無關。這麼沒大腦的藉口也敢講,找隻猴子來都比較會演吧?請見這則即時新聞:

自由電子報即時新聞總覽
2010年8月27日‧星期五
水管也灌水?議員再批浮報價格 【16:35】

〔中央社〕新生高架橋花價問題還沒結束,台北市議員簡余晏今天又說,新生高「噴灌系統設置工程」價格浮報,市價每米新台幣44元的PVC管,北市花704元。北市府表示,若有不法將送檢調。

「這 難道是黃金打造的PVC管?」台北市議員簡余晏、李慶鋒、陳建銘下午舉行記者會指出,台北市政府砸下近3000萬元進行新生高架橋下「噴灌系統設置工 程」,有關的42項產品報價幾乎全部「灌水」。其中,市價每米僅44元、口徑1.5吋的「南亞PVC給水配管」,北市採購報價竟是每米704元,是市價的 16倍。

簡余晏並且說,市價每個200元的「銅製扇形噴頭」,北市採購類似的「1/2自動噴頭」每個要2447元市價每個100元的「銅製360度噴頭」,北市採購相似品項的價格更高達2480元,高出市價24倍

李慶鋒進一步指出,「配管配線工資」方面,北市竟然以「公尺」計價,每公尺配管配線的工資編了 737元,以工程總長4800公尺計算,光是工資就要353萬元;此外,配管配線工程每公尺「連工帶料」要價1441元,但民間專業顧問公司在相同項目工程方面,「連工帶料」僅開價110元,頂多不超過150元。

李慶鋒說,北市府昨天有官員call-in政論節目表示,新生高架橋相關問題只是「小疏失」;但他認為「數以千計的小疏失,就會釀成大弊案。」要求市府政風單位全面清查價格浮報品項。

對此,台北市政風處表示,已介入調查,若查有人員不法,將送檢調。

新工處則發出新聞稿回應,新生高架橋改善工程全案已委由檢調單位偵查;「噴灌系統設置工程」若有不法,也會依法處置相關人員。

一開始是莊瑞雄議員發揮無比的耐心,想看市府是不是真的種了400株花,做了400隻旗子去現場插才發現短少200隻。然後市議員們遭到市府的強烈抵制,相 關契約跟資料都被列入機密,一步一步的算出價差。既然買花有問題,其他項目自然更精彩。把責任都推到廠商、顧問公司跟基層公務員,那是騙沒常識的丁丁,分 明就是浮編預算搞利益輸送,否則不可能生出這種計劃。說甚麼移送政風跟檢調、啟動肅貪委員會,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寫到這邊實在沒梗,一齣了無新意的官商勾結歹戲,藉口跟花招也就是來來去去那幾個。比較讓人意外的是北市府的楊錫安秘書長,連政府採購法109條都能自己修成審計單位只能事後稽察;還有認為浪費公帑只是簡單疏失的新工處陳智盛科長,再次證明沒有最爛、只有更爛!這種死皮賴臉、趾高氣昂的公務員,如果不是有大頭撐腰哪敢如此囂張?連在戲曲裡演反派的地痞流氓、土匪惡霸都不會這麼白目。現在有網路,這些醜態都可以分成好幾段天天重播,想試試說書人在天橋下發功的威力嗎,請盡量。

這齣爛戲怎麼結束咧?偶也不知道,遙控器在偶棉台北的藍色選民手上。這群人不論是得了GGY症候群(俗稱高級外省人)、被媒體洗腦、或是共犯集團的天龍人,一向只有藍綠、沒有是非。有這種水準的支持者,也才會有12年的時間讓台北市政府爛透。多想兩分鐘、放下遙控器吧,這種爛戲看了傷眼睛,就算投綠投不下去,出門玩整天也好。其他的,讓泛綠上場再說吧!

相關資料

毛毛牙:公務員要余文到甚麼時候?

ash1118:大話新聞:花系列

Raindog:偉大的楊秘書長

假圖天國的噗浪: 是說花博真是一部台灣「官、黨、商、媒」勾結的現形記。承包的昭凌工程**曾經**是黨營事業(其實大家都知道那只是漂白而已),另一個承包文宣禮品的民 聲文化是聯合報系的子公司,而且買的東西還全部都是中國製的。花博花了大錢,活絡的是中國經濟、國民黨、與特定媒體,一般小民就旁邊吃屎去吧。

簡余晏:買花弊案連環爆 買花灌水 噴灌系統也灌水

陳博志:花博統計數字的玄機

新生高工程/報價有問題 北市府2年前就知情

「簡單疏失」簡單嗎?

議員再爆︰花博標案 獨厚聯合報系

政媒曖昧 在花博園裡滋長

郝龍斌的法律責任

蘋論:郝之花劫

開工跳花博舞 公務員好糗 民眾也傻眼

花博後廢足球場 足壇轟郝

綠議員爆:花博結束將拆中山足球場 球員嗆:我要踢足球

沒有泥土芬芳的花博
→ 一場「花博」過後,據說中山足球場將變成長期展覽場;公園也會蓋起展示館。於是我們將可以在裝潢得美侖美奐,燈光空調十分舒服的室內展覽場,透過科技化的3D畫面來觀賞各種鮮豔美麗的花卉。只是,聞不到泥土的芬芳,無法倘佯於如茵的綠草,雖然不必流汗,卻也失去田園野趣。

花博展現了京奧的野蠻

如果郝龍斌是民進黨

好文大推:花博是什麼世界? 什麼第一?
摘要→ 台北花博身為A2等級卻花了百億元,我只能說,被說是「花錢博覽會」當之無愧,文人利用假感性與斷章取義的暗示來顛倒是非的能力實在厲害,有這個能力為何不多做些對台灣有利的事,該文作者也拍了環保影片,卻不把精力花在例如阻擋一下大建設主義,或是為中華白海豚請命,卻是為了政治盟友一起欺騙善良的台灣人,只能說,很遺憾。

廣告

圖博‧維吾爾‧福爾摩沙【復刻版】

台北的故 博物館現正舉辦聖地西藏展覽,內容精彩與否另當別論,倒是在展覽說明中大力傳達圖博(也就是西藏)自古是中國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也刻意淡化達賴喇嘛。很可惜的正是,如果沒有達賴法王,聖地不成為聖地、文物也不過是死物罷了。現在的圖博不在拉薩、而在達蘭沙拉,宏偉的布達拉宮也不過是充滿擺設的建築物而已。簡余晏議員的部落格詳細記錄ROC的員警以違法手段對付示威的圖博人,只因為這位圖博朋友說出人盡皆知的事實--自從中共於1950年代入侵拉薩以後,造成120萬圖博人死亡,占總人口五分之一。

http://youtu.be/BilS7ZxzMm8

甚麼樣的政權需要對這樣弱小的流亡民族動粗?連東土耳其斯坦的維吾爾族人熱比婭卡德爾女士都被境管三年不得來台?公開說謊的內政部長江宜樺、這位出賣自己靈魂的假自由主義者,抹黑熱比婭女士與世維秘書長阿里坤先生是恐怖分子後,已經成了國際笑話。大概也是這個原因,才不得不讓熱比婭女士的女兒熱依拉(Raela Tosh)來台吧!可敬的熱依拉女士說出這句肺腑之言,值得所有福爾摩沙人深思:只要是身上流有一滴維吾爾族血的人,永遠都不會跟共產黨站在一起!就算必須流血,也會站出來對抗中共暴政」!

http://youtu.be/0ftA-lVUIF0

壯哉此言、一針見血!蛇鼠一窩就是指中國共產黨碰上中國國民黨這種狀況,最近號稱雪域雄鷹的圖博億萬富豪多吉扎西,被抄家抄出43億元人民幣財產(約202億元台幣),只因為懷疑他資助流亡政府。在拉薩、在東土耳其斯坦的各大城市(如伊梨、烏魯木齊),解放軍的屯墾政策壓縮圖博人與維吾爾人的生存空間、有計畫的消滅其傳統文化、並且調動軍隊血腥鎮壓。在台灣,如果多數人繼續縱容馬政府的違法濫權,現在強硬徵收大埔農地、二林相思寮、把對六輕示威的民眾強壓在柏油路上燙傷,下一步就是私有財產權不保與超級方便的戒嚴手段。暴政就是這樣一步步的形成,只要我喜歡、沒甚麼不可以,反正動手對付不聽話的人最有效率,何必費事去溝通、打官司,也不會有法院撤銷中科園區開發的糗事發生了。

大埔的朱阿嬤被強行徵地後喝農藥自裁,類似事件在圖博與東土耳其斯坦以更大規模、更高的頻率發生。水往低處流,一個向下看齊、比爛的統治集團自然會墮落。而且還是福爾摩沙島上的人民雙手奉送屠刀,廣義的來說,這是全體台灣人的罪孽,而且沒有多少時間讓我們悔悟改過了。雖然我們的情況沒有圖博與東土耳其斯坦糟,但是福爾摩沙沒有自己的英雄風範、也欠缺獨立自主的傳統(就算有也很薄弱)。圖博人有千年以上的佛教根基,以及格薩爾王的史詩傳說;維吾爾人有千年以上的伊斯蘭信仰、與烏古斯汗的英雄事蹟。他們都沒有忘卻自己的文化與記憶,現在有熱比婭與熱依拉母女,20年後會有更多的維吾爾英雄!現任的14世達賴法 王就算圓寂,下一代的達賴法王也不可能是由北京指定,就算法王宣布不再轉世,圖博佛教也必然比共產黨活得久。

我們福爾摩沙島呢?即將被鎖進ECFA的天羅地網,藉由不透明的經濟結構維持台灣人吃不飽餓不死的局面、外加不定期的養套殺。除了山姆大叔積極回到亞洲固地盤以外,似乎沒有其他出路。回過頭看,只要台灣的土地運動火種不熄,民主自由就會繼續存在,等待已久的春天遲早會再來。

相關文章

孔傑榮專欄-只談法治 不分統獨

雲程:在中華底下,所有權不保

獨立媒體:熱比婭‧卡德爾女兒-熱依拉(Raela Tosh)訪台記者會

林保華:熱比婭女兒初試啼聲—-記熱依拉訪台

準備好了…〈天仙難救篇〉【復刻版】

莫拉克水災即將滿周年,那位掌握福爾摩沙島最大權力的孽畜馬英九,在冷血的拒絕外援、殘忍的怪罪災民不撤離之後,又開始為自己狡辯這樣的『天災』是天仙難救。我無法想像馬英九這種生物邪惡、扭曲、無能又說謊成性到甚麼地步,用泯滅人性來形容也不為過。

好吧,現在苗栗縣長劉政鴻大發官威、強徵大埔農地以後,逼得朱馮敏老太太喝農藥而死。我不曉得苗栗縣民對這種縣長的觀感如何,不過從不道歉也從不補償的劉縣長大概洋洋得意吧。白賊成性的行政院長吳敦義出來幫腔說這位老太太有憂鬱症、與人無尤,騜上都開了金口,自然是天仙難救啦!

http://youtu.be/L5J0Q0Nebbg

國光八輕石化廠要蓋在濁水溪口,那些白海豚自己不轉彎,自然是天仙難救啦!

那位連種樹種在哪裡都搞不清楚、還罵潮寮校長鼻子太靈敏才聞到毒氣的環保署長沈世宏,也真是太不會揣摩上意了。中科三、四期開發案被行政法院裁定停工,何必嗆法院後果自負呢,只要說環評一定要過、不然委員們身家性命天仙難救即可,多麼斯文啊!

六輕爆炸案後,馬政府除了一定要把沒錢沒人的雲林縣政府抓來鞭一下之外,還可以說反正沒人比台塑更懂得石化廠,他們管不住火災、也是天仙難救啊!

台北市花了一百億辦花博,到現在沒人清楚在辦甚麼碗糕。來湊熱鬧的馬囧說甚麼不喜歡花的人一定有問題,翻成白話文就是:你們這些不喜歡我的人一定有偏差、天仙難救啊!

這種暴政集團,哪裡還值得甚麼公共政策的討論,連人類的基本權利都不放在眼裡、還有甚麼不敢做的?為了六千億的面板產業,彰化二林相思寮那些一高二低的農民們就應該搬遷;為了六輕,雲林人就得忍受高汙染的空氣跟農產品;為了台塑,仁武鄉就必須忍受高濃度的廢水直接排放到溪裡。附帶一提,我們二林在日本時代就是蔗農大規模抗議的發源地,沒想到事隔八十多年,中國國民黨向天借膽了,親自煽起這把農運的大火!這是幸或不幸?如果沒有這個暴政集團,整天聽到拼經濟就興奮、錢卻都被財團壟斷的福爾摩沙島民怎會稍有覺醒?

馬囧與白賊義等人天仙難救是無庸置疑,但要是福爾摩沙人繼續對這樣的暴政集團無動於衷、不分青紅皂白的投票給牠們,那才真是自取滅亡、天仙難救。也許單純怪罪中國國民黨是有點廉價的解釋,但是台灣的現況很清楚,由於島民的劣根性給予這個黨無比的權力,導致消滅中國國民黨成為一切進步的前提。在這種情況下還在討論廉不廉價,近乎傷春悲秋、天仙難救!

同場加映

六輕爆炸案後的雲林白包大作戰

環保署回應邱花妹女士「中科三期應速停工」乙文

請記住,中科停工跟相思寮無關

農民為何而死

billypan的噗浪:下午我去了大埔,和自救會的成員深談過,有幾點訊息想告訴大家1.大埔的工程一直沒停過,封鎖也繼續2.朱老太太死於服農藥自殺,她生前出現典型憂鬱症症狀,最大的壓力來源,就是6月9日開始的毀田事件,而717之後,工程沒有減緩,被吳敦義欺騙,是她失望厭世的主因。

插播:後果法院自負?

中科三、四期開發的爭議中,最令人感嘆者是環保署長沈世宏的一句:後果法院自負。一個署長,卻對法令制度何其陌生啊!
高等行政法院對中科三、四期開發作出暫停開發的決定,的確對政府要拚經濟、增加民間投資金額產生重大影響。但法院裁定不論對錯,主管單位可以質疑者是法律上的問題,而非法院裁定對經濟或民間投資的影響。
因此,對環保署這句「後果法院自負」,實在令人不懂;法院是針對法令對錯作裁決,而且僅此於此。法院何須對民間投資、經濟成長,負任何責任?干法院何事? 署長這句話,難道是要法院在明知違法的情況下,仍要「顧全大局」、「共體時艱」,而且「深明大義」而判中科三、四期合法開發?
中科三、四期案中,倒是讓外界見識了主管單位便宜行事的「風範」。一個重大開發案,主管單位可以逕行認定對民眾毫無影響,因此甭進入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 估,結果呢?欲速則不達,反而衍生後續司法問題。倒楣的是友達相信政府的保證,投資上千億元在中科,結果現在不知何去何從。
台灣早已是多元化社會,司法亦有相當獨立性,主管機關實在該有此體認,別再希冀以行政力量壓制與影響司法。倒是主管單位便宜行事、輕忽法令的作法,該好好檢討改進。

BTW:友達不想讓你知道的事

摘錄:中科三期環評因違法未進入第二階段實質環評而被撤銷,環保署與國科會互踢皮球,並玩弄文字遊戲自行解釋法律,執意補件續審環評,友達則一貫以政府為擋箭牌,不願面對「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企業社會責任,其間很難說沒有政商共謀演雙簧的可能性。
企業與政府皆稱停工可能涉及「國賠」,但事實上,友達在2008年一審判決環評無效之後才破土開發,企業自己非常清楚一旦停工的投資風險,顯然是要製造「頭已經洗下去」的既定事實,這種道德風險就是金融業常見「太大而不能倒」的翻版,企業若膽敢提出訴訟也未必會贏,世代子孫的生態環境卻已被短視近利所毀棄。

詹順貴律師的中肯投書:不該為廠商利益而修環評法

丹大九華嘆息灣出馬博【復刻版】

丹大九華嘆息灣出馬博,結果九華瀑布、愛情灣與嘆息灣都沒去成,算是圓滿中的小小缺憾吧。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很可能是封山之作,以後就都去四天以內的逸樂隊伍囉。此外,上山煮茶固然提神,但是瓦斯罐也要計較好、免得差點斷火,XD

第六次進入丹大的領域、三過丹大山而不入,說不出有甚麼樣的感想,這樣震撼人心的地方,唯有親身體驗才知道,多言無益啊。

日期:2010年7月15日至7月28日

貓大自組隊,人員為:陳寶尼(領隊)、幽默辰、棒棒棠、寒雲、怪腳云、清董跟楊阿爹兩位OB

留守:阿萍學姐

簡略記錄,僅供參考。

7/15,D0

14:50 大天使的包車開到14.5K左右,大家在此整裝待發。

15:40 瑞穗林道開踢,天氣晴朗、尚未看到惡名昭彰的螞蝗。

16:50 至19K斷橋處,偷懶紮營後開始下雨,傍晚連下兩個多小時不停。先來吃飽睡足、應付明天的重頭戲。

7/16,D1

05:25 早餐

06:30 出發

07:10 小休十分鐘,茅草似乎有人清理、較為好走,但已經開始發癢抓螞蝗。

07:45 全隊又停了十五分鐘彈螞蝗,不過跟上回的百隻盛況比起來、算是斯文多了。

08:45 林道26K前溪谷小休半小時…

11:10 到達28K工寮,有人清理、相當乾淨。這段上切、高繞加上綿密的植被暗藏螞蝗,讓速度催不起來。幸好工寮有善心人士留下口糧,讓本隊疑似缺糧的陰影暫時紓解。由於糧食背起來實在有點不像十三天的重量,因此格外加深對食物的渴望 XD

12:30 結束快樂的午餐,往前推進不久即見野生動物說明木牌

13:30 小休十分鐘

14:30 至31K的雪白大理石岩壁休十五分鐘,此處中華電信可通、打給留守大人報平安

15:00 至32K工寮,有兩座水泥倉庫與一個鐵皮屋,都有點髒,全隊七人在雨稍停之後紮營在土地公廟外的空地,此處已無香火、尚稱平整不淹水。


7/17,D2

03:30 起床早餐,看來為了避過午後陣雨,都得摸黑起大早囉。

05:15 出發!想到不會再被吸血、太平西溪就讓人格外振奮~

05:45 小休十分鐘脫雨衣褲,一大早的陽光也是熱力十足。

06:05 上切大理石岩稜至34K,可見遠處的瑞穗市區,唉。此處有多條黑水管、之後連續上切、路基極窄植被極濕。

08:05 走到全身濕透、心頭起火。休半小時扭乾襪子後,全隊在低迷氣氛中繼續踢。

09:25大休一小時煮綠茶喝。本爹準備數十包茶應付這種狀況,沒想到數日後差點把瓦斯提前用完,各位愛打茫的山友們,愛租乙喔。這次就在低氣壓與罪惡感中繼續趕路…Orz

11:20 經過紅巾營地在巨石溪溝中休息午餐至11:55

12:50 至鐵線岩壁、2924峰西南稜的越稜點,鐵線雖然穩固、但有時也礙手礙腳。

13:20 松林營地小休

13:35 開始下溪、20分鐘後即到太平東溪,過5分鐘就是西溪營地。

14:10 西溪紮營,目前是枯水期,在此生火洗澡、輕鬆愜意。

7/18,D3

06:25 出發陡上,路就在營地旁的溪溝。

07:50 不停上升中,小休,此處松針鋪地。

08:30 再次小休十五分鐘

09:35 上至一鞍部小休二十分鐘,巧遇美麗的小隻龜殼花,可惜一下子就鑽進樹叢躲起來了。

10:35過一東向溪溝下切再上稜,於松針空地中小休。

10:55 午餐至12:10,巧遇雲科大隊伍,從郡大逆走而來、已是第15天。

13:10 上至稜線的青草營地混到兩點,再向前50分鐘即是太平溪源前的溪谷。

03:00 出發,20分鐘後就是水草豐美的太平溪源營地,一隻雄鹿在附近徘徊吃草、雖然充滿戒心,但也十分靠近我們了。

7/19,D4

03:30 起床,一夜鹿鳴、水氣極重。打算往丹大溪源前進!

05:30 出發、三過丹大山而不入。

06:30 沿傳統路上切,小休20分鐘再走。

07:30 至內領爾三叉路口,領隊與兩位OB偷懶打混曬裝備、其他人單攻。

08:40 全隊出發,在內嶺爾山頂連絡留守,似乎有低氣壓形成、但是暫時不影響台灣。

09:15 小休5分鐘躲日頭。

09:50 在馬路巴拉讓休半小時。

10:40 再度小休五分鐘,可見儲山、東郡、干卓萬等稜線,烈日當頭,曬得人人無力。

11:20 午餐半小時

12:30 小休10分鐘,在大霧中往義西請馬至山頭上升…

13:10 最低鞍前小休10分鐘,先狂下再陡上,可謂連本帶利啊!

14:00 下起大雨,45分鐘後才停,鬥志被瓦解以後,大家決定紮在義西營地,少用點水便是。

15:15 瘋狂陡上、已過兩段繩索傘帶,小休10分鐘。

15:25 再度小休10分鐘,最後這段似乎茫茫相連到天邊……。

15:55 總算到山頭前營地,雨中紮營吃水蜜桃罐!

7/20,D5

03:30 起床

05:45 往斷稜東西山出發

06:30 草坡小休

07:03 天氣晴朗,已近東山之前小休

07:20 出發,開始下切

08:10 全員通過,小心通過即可、並不難走,林中水源也已乾涸、殘念。

08:15 上裡門山,9點到達山頂休半小時,此時已有雲霧生起、詭異的天氣。

09:55 到達丹大溪源!

11:00 開始下溯童話世界,營地旁支流稍微高繞即可接回主流,一路輕鬆好走。

11:35 遇到向東流的瀑布層,從左側高繞過去。

12:30 再遇兩層瀑布,繞過去後即是絕美的童話世界。往前探路,看紅崖山上切點在哪裡,領隊決定紮在上切點邊。

13:15 紮營!傍晚下了兩個多小時的雨,營地都差點積水,這幾天的雨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圖為童話世界一景


7/21,D6

03:30 起床早餐,不過今天打混日,搞到7:10才開工。

08:10 紅崖山下,在此決定不往九華池方向,往3181峰的稜線找方向下切到溪底,再殺去愛情灣。

下半日就是不間斷的探路,14:40下到丹大溪底紮營躲雨,明天再看情況如何吧,一下到溪全身痠痛,本爹開黑麥汁慰勞大家!

7/22,D7

03:30 早餐

05:53 決定單攻九華瀑布,一小時半之內到不了即折返。

06:15 單攻九華瀑布

06:50 回撤,瘋狂高繞後下不去溪床,與巴羅博瀑布無緣啊。

08:00 全隊往愛情灣前進。

09:10 遇深潭高繞

10:35 再次高繞過溪,西溪今天很不好親近喔。

11:40-12:05 午餐!

13:05 決定硬上稜線,清董往前探路遇瀑布,還是乖一點吧…。

14:00 沒辦法了,從紅崖山西北稜硬切回去,這次也與愛情灣無緣。

15:15 在3181峰前小山頭小休。

17:10 紅崖山頂看天池旁紮營,本日超時加班、人仰馬翻是也。

7/23,D8

03:30 早餐,東混西混又是六點半才閃人。

07:25 出發

08:10 回到童話世界打混曬裝備,這時給我們一隻牛大概都吃得掉,可惜口糧拿得不夠多……。西溪水位明顯下降五公分以上,有種詭異的感結。

09:20 大概是太輕鬆的路,結果一路衰到不行。

10:10 小休15分鐘,阿爹從瀑布上摔了一跤,暗聲連連。

11:00 丹大溪源紮營,度過被水鹿包圍的一整天 XD

7/24,D9

06:05 再次過斷稜!

06:35 裡門山上小休5分鐘

08:00 過完斷稜西山

08:40 斷稜東山前小休

09:20 義西請馬至山頭,刺柏與小蘗等植物熱烈的歡迎大家,受寵大驚啊。

09:40 起大霧,往哈依拉漏北源營地出發。

09:55 這段路更是被刺到亂七八糟,救人喔。

10:22 『偽』烏妹浪胖池前午餐,開啟緊急紮營的封印……。

11:05 上至『偽』烏妹浪胖山頭,清董、幽默辰與棒棠自十一點半下切探路,直到一點半才回到山頭。領隊決定全隊沿主稜下切,走傳統路吧。

14:00 烏妹浪胖池…Orz,這下真是糗到家了。再上切半個小時左右,仍無路跡,加上能見度不佳,領隊與棒棠下切取水,全隊在2894稜線上找空地紮營,士氣更加低落。

7/25,D10

4點早餐、6點霧雨中出發。

08:00 稜線上小休10分鐘,循貓腿記錄中的東南支稜下切,果然抓方向後越走越順。

09:00 下至哈伊拉漏溪床,多處乾涸、沿溪下溯至匯流口即可。

09:40 哈溪北源營地,小休15分鐘。

11:35 午餐至12點,在此處沿支流硬切上主稜。

12:40 小休

13:25 僕落西擴山,霧雨不停。

14:25 上至一無名山頭又下切溪溝,中源營地遙遙無期,大約五點左右於溪邊緊急紮營,雨勢轉大、度過極為潮濕的一夜。

7/26,D11

06:20 小小賴床後再出發…今天切回主稜、走久就會到!

09:30 大休半小時,南三主稜的植被果真原始綿密,也無三角點、基點等物。

10:50 至烏可冬可山頭,已不見鐵牌,只見周圍數條路標,過後即是下切哈溪南源營地,因此應為烏可冬可沒錯。在此午餐!

11:50 下切南源營地,岩稜甚為險峻、暴露感大,但難度不高、小心即可。

12:30 哈南營地,小休10分鐘後上切馬利加南東峰山屋吧!

15:25 淒風苦雨中到達馬東山屋,簡直接近颱風天的風雨加上超級陡的上坡,讓人暗聲不斷!山屋空無一物,今晚拿出啤酒來喝,稍解疲勞。

7/27,D12

4點早餐

06:05 風雨中開踢

10:00 至馬布谷時手指已凍僵,煮茶午餐、預計殺到中平林道35K工寮紮營,怨嘆冇路用,早踢早回家是也。

10:55 開工啦!

15:00 左右至太平谷,大概塞的下2-3個足球場吧,進入聞之色變的中平林道。從谷底上切開始,倒木不計其數,讓人走起來不辨東西南北、十分煩人。

20:48 又是沿溪找路許久,最後在兩台黃色發電機處往叉路走幾分鐘即是35K工寮,夜色中確實難以辨認,加上久無人煙,增加辨識難度。工寮床位狀況不好,全隊七個人睡起來已經有點勉強,也許以後就要自己紮營。

7/28,D13

05:00 早餐

07:12 出發,林道狀況極糟,過玉林橋崩壁遺址後、又有兩個崩壁。植被依然綿密繁雜、空氣潮濕沉悶,萬萬沒想到最後一天的路況依舊如此惡劣。

11:30 午餐半小時

14:50 林道18K左右見到大天使的包車,大家把滿身的螞蝗盡可能彈掉以後下山,先到瑞穗洗塵、重返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