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怪譚之12頭惡犬【復刻版】

中國的六四前夕,由支那男妾馬英九帶頭,指揮公投審議委員會的12隻惡犬:趙梅君、陳媛英、何旭苓、 蕭全政、隋杜卿、吳永乾、朱新民、胡祖慶、蕭高彥、游清鑫、紀俊臣、廖元豪,演出否決ECFA公投的樣板戲來討好北京。昆蟲大說得好,這些惡犬都具有反民主、高學歷的血統喔,啾咪~

中國國民黨的孽畜們,果然很會玩古中國的趙高秦檜那一套,巧言令色、指鹿為馬,牠們養的12頭惡犬就更不必說了。

公投審議會昨晚決議之前,把陳長文大律師的投書發給每個委員一份、然後說委員們都不受陳的影響。同樣牽涉租稅事項,澎湖開賭場可以公投、ECFA就不行。白賊義等人更愛說不反對公投、但是針對XX議題沒有公投的必要,所以結論是:沒有任何議題適合公投。

台中的胡老強明明就跟黑道稱兄道弟,還敢說不知道治安問題出在哪哩、而且對手操縱八大行業要讓他沒頭路喔。(謎之音:這種鬼話也說得出來,是中風後遺症嗎?)這位老胡更像是失心瘋一樣,被槍擊的黑道大哥頭七以前堅決不換市警局長胡木源、差不多頭七以後就送他高升去警政署的保三總隊,實在是有夠神奇。

選一個無能的馬,可以搞爛台灣的薪資水準、外加向中國看齊的人權水準;選一個無能的胡,可以搞爛大台中,變成黑道橫行的萬惡城市。賭爛嗎?不用畫杯糞為力量啦,年底給他們好看就知道。南韓選民教訓李明博,福爾摩沙當然也能教訓馬;操作恐共的李明博吃到羹、我們就讓操作媚共的馬英九吃到屎。既然民主的暗夜已經降臨,也該思考一些暗黑兵法。反過來想,要是馬戲團政府真的讓公投成案,哪來那麼多彈藥打到年底?連TVBullShit的民調都有55%支持舉辦ECFA公投,馬戲團就算被55趴的民意壓著、還是要替北京吹喇叭,這種柔軟度堪稱驚天地泣鬼神啊!囂張沒落魄的久,大家搬椅子看好戲吧。

同場加映

自由時報:台灣民主最黑暗的一天

南方獸學院:人民公審「公審會」!

6/6晚間補充:擋公投的12罪人,可以看看這12頭惡犬的尊容。

12頭惡犬之中的教授投書了,舞文弄墨的扯一大堆,卻迴避這個審議會本來不該針對題目實質審查,蕭高彥,你真是讀書人無恥下流的代表。另外兩篇對比之下,就知道誰在胡說八道。

蕭高彥:台聯ECFA公投的矛盾

慕容理深:反對立場、正面表述與現狀:瑞士公投案例

存在事實的背後必有其存在的真理:給法學專家秤斤兩完結篇(法學專家墓誌銘)

世界環境日,拒絕ECFA!

這次是十頭惡犬否定ECFA公投,算是有進步嗎?

第二次贊成人民公投ECFA與反對人民公投ECFA 的公審會委員:趙永茂未投票,投同意票的委員為陳妙芬與郭林勇;投不同意票的委員為隋杜卿、吳永乾、朱新民、胡祖慶、丁仁方、蕭高彥、陳媛英、何旭苓、廖元豪、蕭全政;請假委員為李佩珊、楊婉瑩、趙梅君、廖達琪、陳敦源、游清鑫、江明修、紀俊臣。

強力推薦:如此反公投詭論
◎ 李建良

台聯領銜提出ECFA公投案,二度遭行政院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公審會)封殺。

公審會指「本公投提案人係持反對立場,卻以正面表述之命題,交付公民為行使同意或不同意之投票,致使即便投票通過,亦絲毫不能改變現狀,權責機關無須有改變現狀之任何作為」,此種說法固與公投法規範不明有關,但公審會刻意曲解法意,才是問題所在。

對於法律稍有概念的人皆知,法律的解釋除了著眼於「字義」(文義解釋)外,還必須作體系的交互觀察(體系解釋),更應探求法律規範的目的與宗旨(目的解釋)。問題的思維主軸必須放在複決制度上。就法律與重大政策的複決制度而言,儘管標的不同,其共通之處在於針對政府行為,提供人民有「反對」或「反制」的機會和途徑。也因此,提案複決者,無論是針對法律或重大政策,必然是反對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

複決制度的設計與運作簡繁不一,但其基本構造為以下三種情形:一是參與投票的人數未達法定門檻;二是參與投票的人數達法定門檻,支持複決提案之人數超過二分之一;三是參與投票的人數達法定門檻,支持複決提案之人數未超過二分之一。第一種情形為「無效」的投票,即未產生任何公投之法律效果。後二種情形則均為有效的投票,其中第二種情形是人民「否決」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第三種情形則等於是人民「同意」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

如果可以掌握上述公民複決的制度目的及內在邏輯,自然不會受惑於公投法不盡高明的法律用語,則公投法第三十條第一項所稱的「通過」,即應指上述第二種情形,也就是人民「否決」(不同意)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而同法第三十條第二項所稱之「否決」,則是上述第一種及第三種情形,包括無效之投票以及人民「同意」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至於公投提案主文究為正面表述或負面表述,根本無關宏旨。

民主的實踐不是仰賴知識性概念或精純文字書寫,毋寧憑藉人民對法治的頑強信念,在自由意志下做出真正自主的抉擇。在代議民主的多數決機制之下,個人容易成為多數的俘虜而無力反制。因此,若攸關個人安身立命及國家認同的根本問題時,至少必須讓每一個人有說「不」的機會,這也是彌補民主制度缺陷、甚至挽救民主制度不致崩解的唯一途徑。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