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好了…〈早損篇〉【復刻版】

時間:2010年6月24日
地點:圓山大靈堂
告別式準備場:第五次江陳會預備磋商
正式告別式:6月28日於中國重慶
治喪委員會:「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由胡錦濤同志擔任主委、愛妾馬英九擔任副主委,其餘族繁不及備載。
往生者:即將被拖去種的台灣人

支那男妾馬囧上台以來,盡全力的開後門讓『兩岸經濟合作協議架構』通過,目前終於見到初步成果,生出四不像的早收清單。嗚呼哀哉,這份生前契約一簽下去,等於從此跟國際宣布台灣不願意在世貿架構之下處理與中國的經貿關係,而是自甘違背國際化潮流、鎖入中國特有的殖民經濟體制。近來立法院傳出一則新聞,不敢公布考察香港簽訂CEPA之後的慘況,迷光西,請見慕容理深的大作:香港之薪資、失業與貧窮問題,就知道台灣的藍色選民是如何的害人害己。

中國這個十四億人口的國家目前是全世界第三大經濟體,要完全忽視這個市場並不可行。但是這個由0.4%的太子黨掌握70%財富的 國家,要人相信多麼遵守市場機制,偶還覺得中國網路最自由的這句笑話更值得相信。中國共產黨的談判技巧並非真的多麼高明,任何中共當權者用利益養出幾隻寵 物、剛好這些寵物又統治一個外國的時候,怎麼談都會很順利。接下來就是經典的養套殺手段,台灣的股票名嘴、購物台與金光黨一定倍感親切,因為這些手段就是 親愛的吃飯傢伙啊!

一開始,先玩弄互相開放多少項目(例如台灣早收539項、中國267項),卻忽略整體金額的的數字+文字遊戲,讓糊塗的消費者或人民以為買多賺多、實際上是被買空賣空。這個兩岸經合會每半年開一次,等著看吧,在東方馬囧競選連任之前,還會加減丟些甜頭。萬一年底馬囧慘敗、毫無連任希望時,就加速一中共同市場,所謂『前方吃緊、後方緊吃』是也。

至於台灣的大財團們,別傻了,中國是市場沒錯,但是一個不遵循市場機制的 市場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中國自己上千萬的失業人口不用照顧?他們自己的機械產業、橡膠與輪胎業、汽車業、金融業、紡織業與服務業等等,都是喝西北風就會飽、甘願讓你台商坐大?現在用話術迷惑台灣人,說甚麼台商出口有關稅減免,結果東方馬囧保證的三千億退稅現在也證實不過270億而已。卻隻字不提中國除了 關稅以外設下的各種壁壘,例如農產的加值稅、各地方政府的規費與各種怪異稅制、對產品的檢驗標準、被卡死的行銷通路,這些不公平競爭,都不會在開門幫台灣人賺錢的北七廣告中出現。至於吃虧的台商喔,誰理你們啊。

沒有現代化的法治基礎與權利意識,也難怪中國的政治問題出在經濟、經濟問題出在政治。而肆意否決人民公投的馬政府,視人民為寇讎,支持度低到這樣還要蠻幹,除了用選票根除這顆毒瘤,沒有其他辦法了!

同場加映

這隻民進黨拍的ECFA短片質感不錯,不過很愛用“大陸”兩字,真奇怪,是澳洲大陸、亞洲大陸、還是盤古大陸?精準一點好吧…。
http://youtu.be/_sK0cgQw9TU

影子政府:ECFA首波衝 擊15萬人!拿鑽石換彈珠 喪權辱國

自由時報:
中國黑心商品 將大舉侵台
服務業開放 陸勞恐來搶頭路
馬說減稅3000億 結果僅270億
喜孜孜以為談判勝利? 馬政府活像跑龍套丑角

存在事實的背後必有其存在的真理:誰白吃午餐誰付帳

大推→ 台灣外銷到中國的金額:一百三十八億四千萬(美金)除以中國人口十三億,等於10.65美元.中國外銷到台灣的金額:二十八億六千萬(美金)除以台灣人口 2300萬,等於124.35美元.也就是說,ECFA早收清單,中國人民每人每年平均只要消費台灣產品10.65美元.台灣人民每人每年平均要消費中國 產品124.35美元.
124.35美元除以10.65美元等於11.7倍.也就是說ECFA早收清單,中國人民買1元美金的台灣產品,台灣人民必須買11.7美元的中國產品.

中國出口金額高的強項商品納「早收清單」

劉錦龍指出,事實上,中國為避免過大貿易摩擦,已逐漸改變過去的鼓勵外銷政策,逐漸取消出口退稅與讓人民幣升值。因此,這些商品若中國由現階段出口為主,轉變為供應國內市場,台灣廠商將很難與其競爭,藉由關稅的消除並無法對台灣中小企業構成利益,照顧台灣中小企業完全淪為空談。

81項出口中國 不到20萬美元

另對「中國對台灣進口量少的商品」,劉指出,雖然中國二○○九年自台灣進口平均每一項目為九八六萬美元,但在早收清單中高達八十一個項目,中國自台灣的進口金額是少於二十萬美元,其中,計有九個項目,中國自台灣的進口金額為○元;十一個項目,少於一千美元;總計卅九個項目少於一萬美元。當有這樣多項目,中國一整年對台灣的進口是少於三十幾萬台幣,將它列入清單並視為利多,實不知從何說起。

自由的社論值得一看:ECFA的真實圖像已漸顯現

節錄:ECFA早就簽了,分階段降稅也已在今年元月正式上路,為什麼馬政府當初向國人施放的政策「利多」竟未能兌現?福斯汽車的「喊卡」僅是單一個案,ECFA仍將吸引國際企業經由台灣進入中國嗎?還有什麼「馬式利多」也正面臨了考驗?這些疑問,顯然有必要逐一客觀的檢視,才能釐清公共政策是否已經淪為短線政客炒作的工具,其貿然決策的遺害卻要由全民來買單。

ECFA究竟有什麼好處?歸納主政者當初信誓旦旦的保證,首先他說:兩岸簽訂ECFA讓很多國家重新評估對台灣的投資,有了ECFA加上周邊措施,台灣發展亞太經貿樞紐已經成型。事實呢?經濟部投審會上月才剛公布,二○一○年全年核准的僑外投(增)資金額為三十八億餘美元,較上年同期減少了二成以上,呈現衰退狀況,怎麼ECFA簽署前與簽署後外商的「重新評估」竟是減資?福斯顯然並非單例。

主政者又說:ECFA是與其他國家洽簽FTA的敲門磚,東協、日、韓都有機會,今後他會親自領軍和他國洽簽FTA。事實呢?ECFA簽署至今已八個月,馬政府除了象徵性的與新加坡簽了備忘錄,其他各國絲毫未見進展。同時,主政者不僅絕口不再提起他國FTA如何突破的問題,最近反而變本加厲鼓吹中國市場很重要,徹底違背其分散風險的信諾。這點,數字同樣會說話,二○一○年投審會核准的對中投資金額達到一二二億三千餘萬美元,比上年同期暴增了一倍以上,反觀自馬政府開放所謂陸資來台投資以來至去年底,核准的投(增)資金額僅一億三千多萬美元。ECFA的真實圖像屆此已經很清楚,那就是:投資中國、壯大中國、依賴中國。

廣告

有罪推定、無罪拉倒?【復刻版】

數字周刊跟水果日報配合檢方的爆衝演出,見獵心喜的報導中研院被搜索一事,如這則:可惜 院士涉貪 中研院遭搜索。有趣的是,可惜甚麼?萬一檢察官到後來辦不出甚麼東西來,水果日報要不要公開承認~可惜,我們只會唬爛?自由的標題還下得比較持平一點:陳垣崇涉採購圖利 60萬交保。至於涉案金額1500萬,說實在…這種產業要貪也不會是這個數目。

對照這則新聞:馬姊利益迴避案罰鍰撤銷,果真是皇親國戚才無罪推定、一般平民先押先交保再說。馬以南曾在2008年大選指控謝陣營收受不法政治獻金,在一點證據都沒有提出的情況下直接罵對手不要臉的東西,現在她年老色衰的老妹選上宗痛、連罰款都可以重新計算,這才比較像是不要臉的東西吧!

陳凱劭教授在噗浪上的講解很清楚:『2007年公告施行的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第 10 條裡面就有「主要技術提供者為政府研究機構研究人員時…不受公務員服務法第十三條之限制」。檢察官辦中研院院士陳垣崇根本就亂來。用舊的採購法去辦特殊科技研究者』。不過這也難怪,有這種喜歡瞎起鬨、看熱鬧、喜歡吹捧正義魔人的媒體,也難怪會有愛出風頭的檢察官們,三不五時耍一下官威、滿足自己偏激的虛榮心了。

院士技轉涉貪 學者鳴不平
「美鼓勵發明者開公司」檢方:依法調查

中研院生醫所長被控舞弊

寒蟬效應 研發技轉恐淪口號
法令趕不上政策發展

法律新解︰專利權等同圖利

推:陳院士的事絕對不是第一次發生,甚至我們可以說搞不好幾乎全部的院士都或多或少有做過這種事情。如果檢調用這種角度來辦案的話,那中研院大概所有院士都會被抓光光,因為他們自己研究出來的東西如果自己沒辦法跟它畫清界限那就變圖利啦。實際上這哪可能去畫清界限啊?會認為技術轉移給自家人就涉及圖利,這種想法非常外行也非常可怕。

ECFA怪譚之12頭惡犬【復刻版】

中國的六四前夕,由支那男妾馬英九帶頭,指揮公投審議委員會的12隻惡犬:趙梅君、陳媛英、何旭苓、 蕭全政、隋杜卿、吳永乾、朱新民、胡祖慶、蕭高彥、游清鑫、紀俊臣、廖元豪,演出否決ECFA公投的樣板戲來討好北京。昆蟲大說得好,這些惡犬都具有反民主、高學歷的血統喔,啾咪~

中國國民黨的孽畜們,果然很會玩古中國的趙高秦檜那一套,巧言令色、指鹿為馬,牠們養的12頭惡犬就更不必說了。

公投審議會昨晚決議之前,把陳長文大律師的投書發給每個委員一份、然後說委員們都不受陳的影響。同樣牽涉租稅事項,澎湖開賭場可以公投、ECFA就不行。白賊義等人更愛說不反對公投、但是針對XX議題沒有公投的必要,所以結論是:沒有任何議題適合公投。

台中的胡老強明明就跟黑道稱兄道弟,還敢說不知道治安問題出在哪哩、而且對手操縱八大行業要讓他沒頭路喔。(謎之音:這種鬼話也說得出來,是中風後遺症嗎?)這位老胡更像是失心瘋一樣,被槍擊的黑道大哥頭七以前堅決不換市警局長胡木源、差不多頭七以後就送他高升去警政署的保三總隊,實在是有夠神奇。

選一個無能的馬,可以搞爛台灣的薪資水準、外加向中國看齊的人權水準;選一個無能的胡,可以搞爛大台中,變成黑道橫行的萬惡城市。賭爛嗎?不用畫杯糞為力量啦,年底給他們好看就知道。南韓選民教訓李明博,福爾摩沙當然也能教訓馬;操作恐共的李明博吃到羹、我們就讓操作媚共的馬英九吃到屎。既然民主的暗夜已經降臨,也該思考一些暗黑兵法。反過來想,要是馬戲團政府真的讓公投成案,哪來那麼多彈藥打到年底?連TVBullShit的民調都有55%支持舉辦ECFA公投,馬戲團就算被55趴的民意壓著、還是要替北京吹喇叭,這種柔軟度堪稱驚天地泣鬼神啊!囂張沒落魄的久,大家搬椅子看好戲吧。

同場加映

自由時報:台灣民主最黑暗的一天

南方獸學院:人民公審「公審會」!

6/6晚間補充:擋公投的12罪人,可以看看這12頭惡犬的尊容。

12頭惡犬之中的教授投書了,舞文弄墨的扯一大堆,卻迴避這個審議會本來不該針對題目實質審查,蕭高彥,你真是讀書人無恥下流的代表。另外兩篇對比之下,就知道誰在胡說八道。

蕭高彥:台聯ECFA公投的矛盾

慕容理深:反對立場、正面表述與現狀:瑞士公投案例

存在事實的背後必有其存在的真理:給法學專家秤斤兩完結篇(法學專家墓誌銘)

世界環境日,拒絕ECFA!

這次是十頭惡犬否定ECFA公投,算是有進步嗎?

第二次贊成人民公投ECFA與反對人民公投ECFA 的公審會委員:趙永茂未投票,投同意票的委員為陳妙芬與郭林勇;投不同意票的委員為隋杜卿、吳永乾、朱新民、胡祖慶、丁仁方、蕭高彥、陳媛英、何旭苓、廖元豪、蕭全政;請假委員為李佩珊、楊婉瑩、趙梅君、廖達琪、陳敦源、游清鑫、江明修、紀俊臣。

強力推薦:如此反公投詭論
◎ 李建良

台聯領銜提出ECFA公投案,二度遭行政院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公審會)封殺。

公審會指「本公投提案人係持反對立場,卻以正面表述之命題,交付公民為行使同意或不同意之投票,致使即便投票通過,亦絲毫不能改變現狀,權責機關無須有改變現狀之任何作為」,此種說法固與公投法規範不明有關,但公審會刻意曲解法意,才是問題所在。

對於法律稍有概念的人皆知,法律的解釋除了著眼於「字義」(文義解釋)外,還必須作體系的交互觀察(體系解釋),更應探求法律規範的目的與宗旨(目的解釋)。問題的思維主軸必須放在複決制度上。就法律與重大政策的複決制度而言,儘管標的不同,其共通之處在於針對政府行為,提供人民有「反對」或「反制」的機會和途徑。也因此,提案複決者,無論是針對法律或重大政策,必然是反對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

複決制度的設計與運作簡繁不一,但其基本構造為以下三種情形:一是參與投票的人數未達法定門檻;二是參與投票的人數達法定門檻,支持複決提案之人數超過二分之一;三是參與投票的人數達法定門檻,支持複決提案之人數未超過二分之一。第一種情形為「無效」的投票,即未產生任何公投之法律效果。後二種情形則均為有效的投票,其中第二種情形是人民「否決」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第三種情形則等於是人民「同意」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

如果可以掌握上述公民複決的制度目的及內在邏輯,自然不會受惑於公投法不盡高明的法律用語,則公投法第三十條第一項所稱的「通過」,即應指上述第二種情形,也就是人民「否決」(不同意)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而同法第三十條第二項所稱之「否決」,則是上述第一種及第三種情形,包括無效之投票以及人民「同意」行將通過或已然通過的法律或重大政策。至於公投提案主文究為正面表述或負面表述,根本無關宏旨。

民主的實踐不是仰賴知識性概念或精純文字書寫,毋寧憑藉人民對法治的頑強信念,在自由意志下做出真正自主的抉擇。在代議民主的多數決機制之下,個人容易成為多數的俘虜而無力反制。因此,若攸關個人安身立命及國家認同的根本問題時,至少必須讓每一個人有說「不」的機會,這也是彌補民主制度缺陷、甚至挽救民主制度不致崩解的唯一途徑。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