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萬興前輩執筆:我認識的謝長廷律師

獨孤木那裡看到這篇好文章,打包回來做紀念。延續所謂抓耙仔的主題,最讓我好奇的是:為何這些名嘴、滿頭長髮的秋意有那個臉,一方面說當時的調查局多麼恐怖、一方面卻要謝長廷律師檢討負責?要是抓耙仔的證據那麼確鑿,還需要到現在炒這些臭酸八卦嗎?囂張沒落魄的久,我倒想看看KMT怎麼用這些爛招打贏五都。

我認識的謝長廷律師
◎邱萬興(綠色年代-1975-200台灣民主運動25年)作者

1986 年,是台灣民主政治轉型最重要的一年,傅正教授曾在創黨宣言說:「1986年7月3日,由我出面邀宴組黨十人小組在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御龍園晚餐後,在周清玉代表住處經審慎商討後,便決定組黨,立刻採用謝長廷議員提議的民主進步黨黨名,並分配基本工作,除由謝長廷負責『黨章』起草外,尤清、黃爾璇和傅正負責『宣言』,尤清負責 『基本綱領』,黃爾璇負責『行動綱領』。」

「民主進步黨」是謝長廷在1986年9月28日圓山大飯店敦睦廳創黨命名的,謝長廷在會中極力主張使用「民主進步黨」,因為這樣的黨名,可避免「中國結」與「台灣結」的困擾。

謝長廷律師擔任民進黨組黨十人秘密小組,十人組黨小組自1986年7月起,在周清玉家裡,長達三個月期間秘密開會,「組黨十人秘密小組」成員有立法委員費希平、江鵬堅、張俊雄、監察委員尤清、國大代表周清玉、台灣省議員游錫堃,台北市議員謝長廷、人權工作者陳菊、學者傅正和黃爾璇教授。其間,沒有人洩漏半點組黨風聲。

在蔣經國執政的戒嚴時期,組黨就是叛亂,是要面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死刑;他們有的人曾經為了組黨寫好遺書與交代後事,組黨祕密十人小組也有分三批坐牢的準備。

從1980年擔任美麗島辯護律師為姚嘉文辯護。
1980年擔任劉峰松辯護律師。
1981年擔任周清玉創辦的關懷雜誌社長。
1981年謝長廷高票當選台北市議員,號稱台北市議會黨外三劍客(謝長廷、陳水扁、林正杰)。
1981年「陳文成命案」挺身而出為家屬及力奔走辯護申冤。
1983年2月24日警總以春風專案查扣深耕雜誌28期,謝長廷與康寧祥趕到印刷廠與警總大聲制止警總人員搬走雜誌。自由時代雜誌被警總查扣,他到雜誌社為鄭南榕對抗警總人員。
1983年9月參與黨外編聯會成立,會長林濁水、副會長邱義仁,謝長廷與鄭南榕、劉守成、林正杰任紀律委員。
1983年謝長廷擔任江鵬堅競選台北市立委總幹事。
1984年謝長廷、江鵬堅、尤清、周清玉、黃天福等人在義光教會,發起聲援「美麗島受刑人絕食運動」。
1985年任黨外公政會第二屆秘書長,舉辦「第一屆民主實踐研究班」,訓練黨外幹部文宣、組織與演講能力(尤清任第二屆理事長)。
謝長廷秘書長提案設立各地方分會,並將名稱改成「黨外公共政策研究會」。
1986年5月10國民黨揚言要強力取締黨外公政會,謝長廷與陳水扁、江鵬堅、周伯倫、周清玉、黃天福等人籌組「黨外公政會台北分會」,陳水扁任理事長,這是黨外公政會第一個分會。5月17日康寧祥、林正杰籌組「首都公政 會」,提出民主時間表。
1986年謝長廷參與519龍山寺綠色反戒嚴行動。
1986年民進黨組黨祕密十人小組之一,負責黨章起草。
1986年10月10日,謝長廷與洪奇昌帶領民眾,在台電大樓發動第一次反核示威遊行。
1986年12月5日,謝長廷與周清玉、吳淑珍帶領民眾,到台視大樓抗議台視新聞對「桃園機場事件」不公正的報導。
1987年519擔任民進黨社運部督導在台北國父紀念館全力推動解除戒嚴運動,遭到上萬軍警阻擋。
1987年612抗議國安法事件,因612事件抗議國安法被國民黨起訴。
1987年10月31日推動「民主聖火長跑、國會全面改選運動」。

調查局與邱毅指控謝長廷是『抓耙仔』的十大罪狀:

1.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 為美麗島受難人姚嘉文辯護,不該為美麗島受難家屬周清玉參選台北市國大代表助選。
2.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為「陳文成命案」家屬極力奔走申冤。
3.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為震驚海內外「江南案」家屬控告蔣經國。
4.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 擔任「關懷雜誌社」社長,關懷政治犯問題。
5.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成立黨外編聯會,讓黨外雜誌百花齊放,突破國民黨的言論禁忌。
6.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擔任黨外公政會秘書長,讓黨外在全台各地成立分會。
7.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帶頭遊行要求解除戒嚴。
8.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讓民進黨圓山組黨成功,命名「民主進步黨」負責黨章起草。他們完全不知情。
9.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帶頭推動台北市長民選運動。
10. 調查局應該要指控他不該帶頭推動國會全面改選運動,讓國會老賊下台。

以上行為讓調查局顏面無光,調查局人員才會指控他『抓耙仔』,而且特務機關是加害者,更要受到譴責。
以上指控謝長廷為黨外民主運動所做的事情,有出賣哪個人, 有讓任何黨外人士坐牢受到傷害,請調查局與邱毅一一列出來吧。

這一篇值得仔細閱讀…寫給台灣的情書:線民、特務和獨裁者
『那些出面指名道姓的特務,非常令人不齒。無論是否說謊,他們都嚴重違背那個行業的工作倫理。更可惡的是,他們的行徑顯示彼等效忠的不是國家,而是特定的政治團體。看來,我國的民主轉型還不夠鞏固。
當我們指責弟兄的軟弱時,最受用的其實是昔日的迫害者。他們興高采烈的跳出來附合。因為這樣一來,被輿論釘死的是受害者;而迫害者窮凶極惡的面目,卻得以繼續藏在幕後。他們不可饒恕的重罪,反倒輕輕卸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