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賊、黨國與抓耙仔【復刻版】

最近一些自以為正義的媒體對抓耙仔很有興趣,好像怕台灣人忘記什麼是情治單位或戒嚴統治一樣。根據維基百科『調查局最早可追溯成立於1927年的原稱「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簡稱中統,為中國國民黨中執會屬下機構之一;1949年4月改隸內政部,1956年6 月又改隸司法行政部(法務部的前身),直到1980年8月才改名為法務部調查局』。中統、軍統跟警總,都是中國國民黨惡名昭彰的情治系統,對白色恐怖年代稍有認知的人,都知道這些單位專門羅織罪名、製造冤獄。當然,那是戒嚴統治時代的事情。

至於質疑謝長廷是否抓耙仔之前,可先參考這篇司馬觀點-抓耙仔的故事『調查局前副局長高明輝在法庭上作證,指認謝長廷曾為資深線民,且因表現優異,獲局長阮成章頒發獎金。這是舊聞熱炒,對謝有多大殺傷力仍難預料,但這次指證歷歷,與過去傳聞不同,對其形象不利。不過,情治官員洩露職務機密,在任何國家都是法律所不允許的。

前幾年,美國副總統錢尼的辦公室主任,因洩露CIA幹員名單而被起訴。他透過管道洩密給專欄作家,企圖打擊對手,此事犯了大忌。大權在握的幕僚長,一夕之間變成過街老鼠,不久就淪為階下囚。錢尼向布希求情,請他特赦,但小布希不為所動,正副總統最後為此鬧翻。

控謝證詞宛如辯護
東歐共黨政權瓦解後,線民檔案大公開,不少部長、法官、教授或國會議員失去工作,家庭破裂,名譽掃地。但抓耙仔運動易搞難收,社會信賴感一旦破壞,遺害無窮,至今東歐仍無法走出這段歷史。

戒嚴時期的黨外人士,都是情治單位監控與滲透對象,雙方有來往,既不是秘密,也不全是壞事。高明輝在法庭上作證說:「謝長廷以黨外人士身分,在一個座談會上公開主張政府的改革應該在體制內,這正符合蔣總統及國民黨的政策。」這種證詞不像指控,而像替謝辯護。

調查局應拒絕洩密
謝長廷告邱毅誹謗,三度不起訴,第四度才傳訊調查局官員作證。這是被動爆料,不是主動洩密。不過調查局有拒絕洩密的法定義務,如果不能堅守這道防線,甚至介入藍綠政爭,則調查局的權威,恐將蕩然無存。警察洩密、檢察官洩密、調查局洩密、軍情局和國安局也可以洩密,國防部難道不能爆料嗎?大家見怪不怪,習焉不察,法治何所依附?』

當初美麗島事件的英雄,今天卻願意跟泛藍媒體,那一路反民主、反智、反本土、煽動仇恨與歧視的惡毒媒體合作,質疑過往同志是否當過調查局線民,真可謂晚節不保。如果領調查局的車馬費是罪大惡極,那麼提供調查局經費『賄賂』黨外人士的政府不就更是萬惡罪魁?情治單位當時又招待過多少黨外人士上酒家吃吃喝喝,只有謝一人嗎?現在端坐在總督府裡弄權的馬英九,在美國念書時拿中國國民黨的錢、一邊當職業學生一邊申請綠卡,化名為葉武臺或波佬寫文章攻擊民主人士,豈不是更該受到檢驗?李濤的ZIQQ連這點起碼的常識都沒有,也難怪收視率不見起色。至於這些情治官員,你們真的只記得有發過獎金給謝長廷,忘了怎麼為獨裁政權服務、忘了怎麼當稱職的鷹犬、忘了怎麼刑求拷打受難者了?

蔣經國死前表面慈祥的說不會製造第二次228,結果林宅血案還是發生;另一方面硬是把台獨跟共匪扯在一起,稱之為三合一敵人、意圖顛覆國家。而民進黨草創時期便聚焦於體制內改革,無論是街頭路線或議會路線皆然,只是較溫和或較激烈的體制內改革罷了,哪裡有軍事叛亂了?真要翻舊帳,應該要來一次紐倫堡大審,把那些枉法裁判的法官、那些刑求逼供的軍警情治人員全部綁起來受審、判刑坐牢、退休俸全數追討充公,這才一乾二淨啊!喜歡挑起惡鬥與刀劍,遲早嚐到刀劍的滋味。用文革的方式搞臭一人,法治與守密義務都可以拋諸腦後,這種媒體、這種公務員,怎麼可能會顧及公共利益或個人權利,只有傻子跟野心家才會信這套。黨國政府已經是權力一把抓,黨國媒體還得翻這些臭酸八卦搞鬥爭,看來牠們只能十指緊扣、做對亡命鴛鴦了!

同場加映

姚文智:「TVBS又來了!」

旺旺時報:虛與委蛇只為創黨 謝長廷坦承收調局車馬費

被捅報:
歷史新聞/調局:諮委非線民 謝未領酬勞
「抓耙仔」官司 謝長廷敗訴
抓耙仔案 謝長廷三度敗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