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跳跳的前清殭屍【復刻版】

高希均、洪蘭、王聖人跟馬英九的共通點--理盲又濫情的前清殭屍,滿嘴仁義道德、再加上滿肚子的封建遺毒。

高希均:陸生進課堂 台生不敢睡
這位高先生眼中的國際學生,大概是中國學生的另一個化名吧。很正常,這群人的國際觀等於鎖在中國,要競爭、要開放,一定不是針對世界其他國家喔。至於「社會的普世價值是開放,不是歧視」,不曉得高先生對范蘭欽這種納粹主義者有甚麼看法,論到保護主義與歧視,KMT可是台灣的第一把交椅啊。

關於洪蘭嘛,這個超級跋扈又短視的老太婆,實在沒甚麼好談的。文末貼上本格的一則留言,就知道台灣如果還有那麼多人理盲又濫情,難怪台灣無法理性討論公共政策了。

假圖天國:【全民扯淡】洗鳥御史與拍馬監委!
挑撥族群的鐵證:失言!王建煊:漢人較原民聰明
這個王聖人嘛,根本就是另一個范蘭欽、自認高級外省人的納粹。稱讚馬賽那隻孽畜的優點,竟然是說不會當街脫褲子。那就怪了,馬賽在long stay時,不是很愛炫耀自己不穿內褲、還有屋主女兒送毛巾的性幻想情節?今天又說原住民比較笨,可是大家要注意喔,這是失言,挑撥族群是只有民進黨的台巴子才會做的事呢。

修法影響台美互信 馬:「不會怪人民」
美國牛差點搞砸美台關係,結果還要很囂張的說不會怪人民。自戀加無知也要有個限度吧?

高先生,對這麼愛歧視原住民的王聖人、以及騜恩浩蕩的馬囧,您的普世價值又在哪裡?

以下是署名『不是痞客邦會員的路人』的留言:腦殘總比沒道德好
留言時間
November 26, 2009, 2:32 pm
留言內容
我是個請育嬰假的教育人員,從小講閩語長大。
手上神聖的一票投過藍,也投過綠,都拱出台灣政治史上兩次政黨輪替。
最近持續關切洪蘭批評大學生的相關新聞,越來越焦慮。

我欽佩洪蘭的勇於直言,因為這個多元社會上有太多空有口才,卻不識大體的公眾人物,他們可以辯贏任何議題,但從不會去想厲害的嘴皮子所贏得的東西價值何在。
洪蘭想紅所以提出批評?
那反過來批評、質疑洪蘭的人動機是不是也不單純?
知道洪蘭長期致力於教育深耕的人不難了解她對教育現況的憂心,也可以了解她這一陣子來頻頻放炮的出發點。
洪蘭最近的"史懷哲"言論,老實說是偏激了些,大眾的反應像一面鏡子照出她的偏失,我相信她日後會修正自己的發言態度和內容。
但是,我們的社會需不需洪蘭這樣的人來對教育提出批評和建言?
洪蘭不夠好、不夠完美,就代表她所關切的問題其實不是問題?
我極端厭惡台灣非藍即綠、壁壘分明的文化。
政治上如此,社會上也一樣。
討厭、不能苟同洪蘭的嚴厲,就開始對她展開人身攻擊,什麼事都挖出來,鬥到她發臭為止。
然後呢?
我不知道台灣贏了什麼?

今天我在這裡提出這些想法,可能又會跟著一起被罵。
或許會有人跳出來,說請我育嬰假來在網路上鬼混,對不起社會國家,我是爛公務員等等….
這樣攻擊我,只是因為我有不同的立場。
這就是台灣,充斥著口水戰和人身攻擊,真理卻被放在一邊。

這社會真的一定要非敵亦友嗎?
我相信台灣有幾百萬人口才比我好,是我絕對說不贏的。
但希望大家在開口前,先想想:你的發言對台灣社會有什麼好處。
大學生因為教授上課不夠精采就有權利在課堂上吃東西、翹腳、看電影?
即使教授上課內容貧乏卻還能端坐上課,對教授維持最基本的禮貌和尊重,這樣的大學生將來會妨礙社會的發展?
激發教授多一些自我要求,要求自己多充實上課內容以受惠學生,難道沒有更好的、更文明的方法?

如果大家覺得學生上課翹腳、啃雞腿,醫生工作態度散漫沒什麼,那就一起爛吧!
至於洪蘭這傻子,就饒了她吧!

By the way,
以上是趁我小孩睡午覺時寫的。

以下是版主回覆

我想問題並不在於洪蘭不夠好、不夠完美,也不在於她提出的問題不重要。

說實在的,學生上課態度如何,與工作態度並不相關,而這根本是一個不值得討論的假議題。大學生當一個正襟危坐的乖乖牌就一定代表日後高尚的職業道德嗎?這種把一切道德化的思考,正是偽善最好的土壤。

至於甚麼非敵即友、把人鬥臭鬥爛的發言,正是洪蘭這個婆娘最擅長的,您知道真正的問題是甚麼嗎?正是這個滿腦子大中國意識形態、歌頌專制的老女人用極其跋扈、偏激的言詞不斷抨擊別人,她這次的發言不是傻、也不是偶然,而是慣犯!

很遺憾的,這老女人所暢談的教育理念與她本身的發言完全矛盾,縱容這種假道學占據媒體發言權,就是妨礙社會的進步。您不認為洪蘭這種人才是故意挑起口水戰、並對看不順眼的人丟大便?如果您認為這樣叫做真理,只能說,不明事理也該有個限度,如此憂國憂民法、不如把午覺睡飽一點。

轉貼咖啡館鄉民的第一手觀察:
http://blog.roodo.com/lakatos/archives/11246223.html#comment-20275325

個人剛好有機會參與遠見的高教授在2009年8月21日的一場名為「宏觀世界,微觀自己」的演講。高教授在演講的前10分鐘先稱讚諾貝爾和平獎帶給世界多少的好處,然後主要花比較多時間推崇馬總統上任來的兩岸關係帶給世界和平多大的貢獻;然後話鋒一轉,提到馬總統雖然在88水災的死傷犯了一些過錯,但是馬總統對於兩岸關係及世界和平的貢獻遠超過88水災所犯的過錯;也就是功勞遠大於過錯。

個人才聽完這前10分鐘就非常的火大,所以當下起立走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