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幕下的台灣【復刻版】

話說台灣在記者無疆界組織的評比之下,新聞自由狂降23名,連布吉納法索跟海地都比不上。馬無力體制以及做為幫凶的泛統媒體立刻見笑轉生氣,由旺旺時報作球、讓中評社的文化流氓出來吠。能夠無恥到這種程度,證明了台灣是處在無聲的媒體戒嚴、籠罩在輿論暴力之下的鐵幕國家。有形的柏林圍牆已經倒塌、但是妖言惑眾的無形鐵幕更是變本加厲。台派力量與反對運動必須認清媒體無藥可救了,這是制定所有反制策略的基礎。

旺旺時報的奇文:台灣新聞自由落後 綠終於鬧上國際
【中評社/林淑玲分析報導】
編按:本文由《中評社》提供,內容不代表本報立場。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公布2009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台灣排名自去年的36名跌至59名,今天成為綠營砲打馬政府的重要題材。但綠營心裡有數,會有這項排名,他們“居功厥偉”。

根據報導,RSF說,原因是台灣執政黨企圖對媒體施壓,及去年11月江陳會場外衝突造成記者受傷,妨害媒體自由。

而關鍵在於,公共電視基金會去年12月投書RSF,指稱國民黨對中央廣播電台及中央社施壓,要求改寫新聞,並指派政治立場相同者掌管公營媒體,不符合黨政軍退出媒體的法律精神。儘管馬英九曾致函RSF,否認上述指控;但顯然未被RSF接受。

在 台灣,以政府預算支持的公共電視台、中央社、中央廣播電台等向來隨政權轉移,進行高層異動。扁政府任內公視、中央社、央廣均由綠營人士主導,藍營縱有意 見,也沒有去向RSF之類的組織投訴。去年政黨輪替後,部分綠營人士不願下來,四處控訴,鬧上RSF,結果被當成了判斷台灣新聞自由度落後的依據。

馬政府執政後,因藍綠國會席次懸殊,包括扁案在內,“告洋狀”經常成為綠營整國民黨的手法,現在終於把“成果”端上桌。不過,論干預新聞自由,長期被綠媒稱為“馬統”、“馬區長”的馬英九比起揚言要要關掉TVBS的陳水扁,還差很多。

揚言要要關掉TVBS的陳水扁?林大記者,妳刻意忽略TVBS 是百分之百純中資的電視台。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媒體頻道會放任純粹的外資來經營!媒體畢竟是媒體,有塑造意識型態的作用,不能用單純的商業邏輯來 論。至於去年年底的江陳會,這位大記者、中評社與旺旺時報,似乎都忘了馬長瘤體制是怎麼樣放任警察施暴、不允許任何讓陳雲林看了會不舒服的東西出現。這些 違法濫權的惡行惡狀再加上扁案的司法迫害,也都不在這些媒體的眼裡。所有對馬政府的檢討、批評與異議,都被當作是暴民、仇恨與惡意政治,這是在標準鐵幕國家才會出現的報導。很想問問福爾摩沙島上的人們,還想生活在媒體鐵幕下多久?

搓搓樂與擦邊球【復刻版】

強雄:還有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班,所有的單位,全是我的人,你怎麼和我鬥
--少林足球的經典台詞

傳說中,有一位黨國大老講過司法就像皇后的貞操,看來台灣的這位皇后很喜歡爬出去粗巧克力。阿扁被羈押三百多天,中途硬是被換法官、且一審重判無期徒刑以後,裝無辜的大法官們拖了九個多月,總算孵出第665號解釋文。結果皇后不只是爬出去、還順便生個孩子了。基本上,本篇是KUSO的靠北文,所以不用期待多正經、多精闢的見解,因為這種鬼打牆的事件只會發生在台灣,跟鬼打牆認真就輸了,所以,不論哪個立場的讀者都放輕鬆點吧。

怎 麼說是鬼打牆呢?以偶對法律粗淺的了解,阿扁在一審判決後又被羈押、結果高院發回北院更裁,主要是因為羈押理由不充分。北院再度裁定以後,仍然認為阿扁因 為當過宗痛、所以很懂得跑路,而且涉及重罪,所以要押。完完全全沒有回答高院認為羈押理由不充分的部分,變成雞同鴨講。情況就像是小學生被老師抽問背書的 時候,小學生開始算起九九乘法,然後老師再問一次、小學生又繼續算九九乘法。

大法官也在打擦邊球,只是說法院的分案內規如何如何、實務上 安怎安怎,所以不違憲。但是隻字不提阿扁被換法官時,只經過18位庭長的其中5位開會決定而已。大家排排坐吃果果、湯圓搓一搓就沒事了,然後就說法規不違 憲、重罪主張羈押不違憲、檢察官有抗告權也不違憲,但是實質的程序不正義就當作沒看到。這不就是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班,所有的單位,全是我的人,你怎麼和我鬥?不違憲的原因是因為阿扁不想要人權啦,那些大法官都是他的暗樁配合演出、要博取民眾的同情啦!XD

要防止逃亡串證的方法多的是,從比例原則來看,羈押三百多天絕對是違法違憲、更是反人權的野蠻行為。換個方法問大法官們(除了提出不同意見者以外),你們敢保證扁案真那麼合憲、真那麼合理嗎?不知道你們晚上睡不睡得好喔?今日扁的下場就是明日馬的遭遇,所有的手法、藉口與相罵本都已經準備好了,等馬下台的那天如法炮製即可,打擦邊球誰不會?附上新聞一則,配合服用~

向現況妥協 未釋疑更添疑
記者項程鎮/新聞分析

大法官釋憲案歹戲拖棚,釋憲結果未釋眾疑,反而引起法界更多不同意見。這件完全向扁案現況妥協的釋憲案,大法官竟要花九個月時間才能定案,這是大法官釋憲受到侷限,還是大法官向實務界低頭,值得深究。

不少法界人士認為,大法官未趕在扁案一審宣判前作出解釋,似乎已形同宣告,釋憲結果不可有利扁,因為如多數大法官反對北院「後案併前案」,就會認定北院將案子併給蔡守訓合議庭違反「法官法定原則」,這時蔡守訓合議庭的審理就會被宣告無效。

但一審宣判後,如大法官作出違憲解釋,此時會發生判決無效的後果,也就是案子須重新由北院周占春合議庭審理,從常理判斷,這樣的結果將讓台灣為之震動,嚴重衝擊司法威信,並引發政治效應,從昨天釋憲結果來看,大法官的決定似不令人意外。

問題是扁案不但是台灣,連全世界都高度關注的釋憲案,如大法官真的這樣機關算盡,是否符合審判中立、維護人權和公平正義等原則,大法官有必要接受全民檢驗。

再者,「法官法定原則」究竟應作何解釋,如分案後,還能由少數負責司法行政工作的法官,決定是否該併案,這樣寡頭決定制,有無可能讓「看不見的手」藉機操控審判結果,其實大法官應面對相關疑慮,作出適當憲法解釋。

另外,大法官也不能逃避外界質疑,為何釋憲進度如此緩慢,特別是綠營人士日前質疑大法官是「肥貓」,今年一月到八月共受理五百零二件釋憲案,只公布八件,作出一個釋憲案竟要花三百九十萬元,效率水準簡直不成比例。

值此全世界抓高薪「肥貓」之際,大法官不宜將上述批評,逕行認為純屬黨派意見,應該虛心自我檢討,有無必要乾脆也制定「大法官速審法」,或是修改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從法源上來加快釋憲腳步。

當人民對刑事案件久懸未結深感不滿,司法院即推出速審法草案,現在民怨似已逐漸轉向大法官釋憲效率問題,大法官如再推給大法官審理案件法的釋憲高門檻,恐怕不會得到多數民意的認同。

此 外,本案向實務界妥協的疑慮,讓不少法界人士認為大法官的立場似乎過於保守,以美國最高法院來說,不時有自由派大法官衝撞體制,因此才有劃時代的種族隔離 和禁止墮胎等陋規的解套,如台灣的大法官能換個角度看憲法,以民權衡量釋憲影響性,這樣的大法官才會贏得尊敬,得到全民的喝采。

司馬觀點:該放阿扁了
『高等法院裁定延長羈押之理由,看起來弱不禁風,講來講去都是案情複雜、疑點很多、羈押之必要性猶存,因此停止羈押之請求「礙難准許」。就法論法,這種理由,恐怕連一般法律系學生也難以說服。
阿扁應該放出來,不是因為他有高堂老母,也不是吳淑珍隨時有生死危險。雖然基於人道立場,這些因素應該列入考慮。他應該放出來,不是因為他無罪或值得同情,只是因為他不應該再關下去』。

金融海嘯的幾篇專欄

製造出的景氣不是繁榮。如果這類景氣遲早會帶來蕭條,那麼,表面上的景氣反不如蕭條有利於社會經濟的長期發展。
出自:海耶克會怎麼看金融海嘯

節錄今年的幾篇財經評論,有些內容十分有趣。

經濟太陽報在1月的社論寫道:『直到今天,還有許多官員學者信口開河地誣指這都是受到金融海嘯的波及。觀看12月出口數字,對日、歐及東協六國等主要出口地區衰退的幅度只有兩成而全年出口仍為正成長,遠優於對大陸地區的出口,即知海峽對岸乃是此次台灣經濟頓挫的主要禍源。進一步觀察大陸本身出口的波動,11月大幅衰退38.5%,12月則劇降51.8%,與台灣的數字若合符節……至於大陸出口出現如此可怕的直線下降,金融海嘯只扮演推波助瀾的角色,真正的始作俑者,正是中共高層天真地以為經濟實力已強大到可以不再倚恃加工出口部門,而決絕地全面祭出各種手段要將加工出口業趕盡殺絕』。

最後提出的加工出口區構想,主張完全開放的自由貿易港、租稅外勞都與境內脫鉤;我不知道好或不好,但出口到哪去賣又是一個問題吧。可以相當確定的是,台灣政府將經濟衰退算在金融海嘯的頭上,既不負責又唬爛。

同一份報紙在6月發表的中華民國危急存亡之秋就更妙了,竟然說:『兩 岸經貿互動日益密切,台灣要如何力保自主、自立,努力維繫對抗實力以與對岸抗衡,反而成為最大挑戰。幸而此時台獨勢力在李登輝時代萌芽露頭,李總統更刻意 以戒急用忍、兩國論等挑激對岸情緒,使兩岸波濤迭起,甚至隱隱有風雷之聲,某種程度緩解了台灣自我解除武裝的風險。中共當時處置不當,其領導人或者咆哮恐嚇,或者以紙老虎的招數嚇人,猶如北風急吹,反而讓台灣的選民更向獨派靠攏、鎖國政策也更肆無忌憚地推行台灣經濟雖因而飽受打擊,但仍然極力發展自主的經濟實力,不輕易向對岸低頭。…當台灣經濟命脈斷絕,必須靠對岸藉點滴一口一口地餵食救命丸,中華民國這個招牌高掛,還有意義?』

這些所謂的主流媒體,不是一向高唱鎖國破壞台灣經濟嗎,怎麼還會稱讚台獨?這些人也知道台灣早就對中國過度依賴,只好藉著對台獨褒中帶貶、以及虛構出來的鎖國假議題,迂迴的點出這個經濟常理罷了。

水果日報7月的這篇商富國窮的新困境寫道:『相 對於金融市場投機氣息, 實際經濟數據顯然不是這回事,消費者物價指數連5個月負成長,食物及成衣價格持續下跌,但攸關民生的水電燃料價格卻大幅提高,上半年零售產業除1月份消費 券帶動熱潮外,其他各月消費低迷,加上不少企業無意進用員工,失業率短期內超過6%已可預見,除富人外,日子好過的人不多。台灣整體困境更顯現在上半年稅 收上,各項稅目全面短收,上半年稅收大減達1727億元(或-16.5%),寫下史上最大衰退紀錄,預估全年財政赤字恐達3000億元,將可能是有史以來 最大赤字,財政收支能力惡化,導致國際信評公司標準普爾將台灣信評降至負向,在亞洲四小龍中評比最低。台灣經濟結構特殊,有群在中國經商發達的富人與大批 外流的資金,隨遺贈稅降低、海外投資獲利不如以往,這些大舉回流如鮭魚返鄉的資金,對收購不動產、股市短線利益的炒作的興趣遠大於實質投資,難得有具體大投資案,長線而言,這些富人對台灣經濟成長難有太大貢獻。

一直期待資金的炒作,對產業一點幫助也沒有,對就業問題也一點幫助都沒有。熱錢畢竟就只是熱錢,不能拿來吃、不能拿來提高生活水準、更不可能處理貧富差距。可是能出錯就一定會出錯的馬賽王朝,一方面用股市散戶的投機心理玩弄經濟,一方面更喜歡敗家,舉債屢創新高。現在更有甚麼ECFAMOU、8年加稅2800億、健保費要漲5%的花樣…總之,不搞死台灣人不甘心就是了。相信KMT很會拼經濟的這類美夢,該醒了吧。

延伸閱讀

林全前部長的專訪:依賴擴張性支出 不利台灣

總預算付委 立委不滿擴張舉債

劫貧濟富的財經政策

如果不是為了台共‧義和團‧很土一哥【復刻版】

中國人請重新拾起你的思維能力,「工具為人服務還是人為工具服務」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們不懂嗎?
大聲的喊出來:「我們是人,不是零件。」

出自:中國人還是零件,BBC 中國人談中國專欄。

最近有些以本土劇起家的舔共藝人,愛死中共窮兵黷武的十一國慶、結果被抵制以後出來哭哭,以下為解說懶人包。
cigam:陳昭榮事件略
毛毛牙:好個言論自由
假圖天國:【全民扯淡】戕害言論自由的言論,是否該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
takayuki 要說的是:陳昭榮有沒有言論自由?

結果,另一位很土一哥的好朋友,叫做劉至翰的,還跑出來罵批評一哥的人是台共。可以問候衣食父母的雙親, 然後說是自己講話的風格,但是別人用類似的風格問候他,就是不理性、等著被告,這是甚麼道理?只要我喜歡、沒甚麼不可以?想紅、想討噓也不是這麼猴急吧。 台共、中共與日共都是奉當年蘇共第三國際的命令成立的,一開始都主張台灣獨立、殖民地自決,被劉先生罵台共,到底是褒是貶,讓人很困擾的柳。

經過ZIQQ不斷炒作陳昭榮被迫害的新聞以後,張大春大作家在水果日報寫了一篇「如果不是為了民主」贊聲,寫道:『當 網民嘯聚撻伐,說是要全面抵制某些和自己政治選擇不同的藝人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這樣一個例子:甲國以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為由,出兵攻打乙國,一旦在戰場 上確實發現了乙國殘留的大規模毀滅性武器,試問甲國應否使用這些武器速戰速決、以求減少一己的兵力消耗呢?如果甲國為贏得戰爭而便宜行事,那發動這場戰爭 的基本正義何在?……口口聲聲叫囂著台灣擁有珍貴民主價值的人,不正以其呼群保義的鹵莽行徑滅裂著他們的驕傲成就嗎?…從前的台灣是不民主; 現在的台灣怕不也只容得下本土至上的民主。在過往多年之中已經有數以十萬計的公民「用腳投票」,這種出走,我看這不一定是為稻粱謀而已,倘若他們發現在一 個號稱民主的島上也有著無比強大的壓抑,還假民主之名以遂行之,那麼「去國之義」誰曰不宜』?

基本上,這篇文章不入流的程度跟以下這圖有拼。抵制一個沒內涵、長相跟演技一樣平庸的一哥(完全就是標準的台巴子) 請問跟戰爭、跟大規模毀滅武器能扯上甚麼屁關係,張大春在發春嗎?甚麼叫做壓抑、甚麼又叫做假民主之名?民主社會不代表沒有壓力、不代表不能抵制讓消費者 不爽的藝人。這些藝人的言論自由甚麼時候被扼殺、甚麼時候遭受到實體攻擊了?當這些人放肆的用義和團攻擊支持播放紀錄片的人時,怎麼就沒有壓抑、怎麼就沒 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了?中國人都說自己是工具了,那些藝人好好的人類不作、想去當工具也是他們的自由啊,憑甚麼可以扣別人一頂本土至上、暗示閉關自守的帽 子?解嚴22年,怎麼統派媒體與文人對本土的壓抑,一樣無比強大?


圖片來源:爽哥

不入流的作家寫不入流的評論,在張大春的眼中,過去『只是』不民主而已嘛、沒甚麼了不起。但是怎麼忘了提不民主是以多麼恐怖的手段鞏固的:「很多作者因批評公共政策,或遭攻擊或遭監禁。警總為了加強戒嚴法,計畫打擊、破壞蔣經國政治顧問陶百川的名譽。陶的罪過是鼓吹法治代替人治,放寬戒嚴法和尊重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國民黨竟不能讓高級官員討論如此基本的民主原理,我們又如何期望一般百姓去批評當局呢?你知道若有人膽敢違犯那些壓制人民自由、人性尊嚴的禁忌,就如一般百姓也在軍事法庭上遭受到判刑。以最近判決所謂高雄八傑為例,你可回憶1980年3月23日「紐約時報」報導「雙方沒有超過5或6人受傷」;但國民黨立刻利用這個事件,不管他們是否參加該次聚會,逮捕近百名知識分及政治家,8位囚犯被武斷地送上軍事法庭審判,並且被判12年至無期徒刑的刑期。比軍事法庭更恐怖的是國民黨的恐怖政策,很多人已經被國民黨的特務謀殺。例如,林義雄家屬在1980年2月被謀殺。林先生,是一位傑出的政治家,他是高雄八傑之一。在他母親和日本的人權工作人員通電話,講述他兒子林義雄在獄中被刑求的情形,3小時後,他跟林義雄7歲的雙胞胎女兒,在被特務嚴密監視下的家裡遭到暗殺」。
節錄自熱情為台灣-我讀我見(3)

到底是誰不斷向台灣人宣戰?到底是誰打人喊救人?憑甚麼這些統派與媚共分子可以任意挑釁群眾,卻不允許群眾反擊?不論是戒嚴統治或是民主社會,都有不同的力量進行不同型式的戰爭,但絕對沒有只能防守不能攻擊的道理,只要不觸犯法律的話。當然,張大作家與其支持者可以說過去的都過去了(一貫的老梗),但林宅血案破案了嗎?有任何戒嚴時期的鷹犬受審嗎?國之大義在這時候跑到哪裡去了,上廁所了吧。紐倫堡大審吊死了許多違反人類罪的戰犯,包括一堆納粹。台灣並沒有經過這種反省的過程,所以仍會有人掌握媒體管道與詮釋權,藉機抹黑本土、發揮自己的范藍欽情懷。也就是這樣,歐美能夠進步;而台灣仍在用國家預算歌頌殺人 如麻的獨裁者,還有一堆人精蟲充腦、整天想著當威權的工具。

最後推薦超克藍綠的『如果不是為了[假]民主[之名統治台灣]』,於我心有戚戚焉!

出賣靈魂到這種地步的江宜樺【復刻版】

你大錯特錯,我不知道你出賣自己的靈魂到這麼嚴重的地步,在這裡可以指黑為白,你明明錯了你還要硬拗。
--管碧玲委員在2009.10.02對白賊義、江宜樺與蘇俊賓的質詢,也是一個曾經疑似自由主義者的輓聯與墓誌銘。

這個偽裝自由主義者的假道學,首先是不負責任的指控熱比婭卡德爾女士以及多里坤艾沙秘書長為恐怖分子,在沒有確切證據的情況下玩弄詭辯技巧,對著賴清德委員說:『我再跟委員糾正一次,我們並沒有講熱比婭是恐怖份子,請不要再重複這一個不正確的敘述』,但又說『若熱比婭來台目的與疆獨有關,政府不希望恐怖主義陰影到台灣』,跟白賊義閣揆學的花招嗎?然後又堅稱世維大會的多里坤艾沙秘書長被國際刑警組織列為紅色通報,根本就是要逮捕的、這個人非常危險,卻刻意忽略國際刑警組織在紅色通報下,特別標註一句話,強調「這些人在被宣判有罪之前,都是無罪的」。

完全同意鉑鎂鑼說的:江宜樺博士、教授、部長先生,請你拿出證據,證明多里坤.艾沙很危險,證明被試驗核爆、被屠殺的維吾爾人沒有權利從事抗暴、反恐的行動!你幾次的發言都讓人不寒而慄,非常的恐怖,馬政府倒行逆施、選擇站在人權價值的對立面,我想你們才是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的邪惡犯罪組織!

真是可恥的江宜樺台灣有史以來最讓人做噁的內政部長江宜樺,中央社記者向「國際刑警組織」的查詢,答案是:「從未通緝」、「僅是代會員國傳播要犯資料,並不代表國際刑 警組織的立場」云云;這個「會員國」當然就是中國。從「事實」檢驗中央社「報導」,完全一致。可見把多里坤當「恐怖份子」加以通緝的只是中國而已;從而可以合理懷疑江宜樺口中「透過盟邦查詢」的「盟邦」非中國莫屬。

這位已經死去的自由主義者、或是曾經偽裝自由主義者的人,靈魂已 經提前賤價出售;也許他的靈魂早就得了不治之症,例如官癌。很確定的是,為了不曉得能當多久的高官,毀滅了前半生的學問、品格與名聲,誰來教他一堂課叫作 知恥?很確定不會是同樣沒品的龍應台!所有曾經被江老師教過的學生們,你們該清楚知道,那位江老師已經死了,只是不知道要多少年後才會進棺材。而管媽的那 句名言,就是最適合他的蓋棺論定。

牽拖一下,叫白賊義教人走正道大道,猶如叫殺豬的屠夫拿起念珠誦經。台灣充滿了上下都是賊的統治者,從 睜眼說瞎話的馬賽、白賊義到江部長,也難怪天怒人怨,本日(10.04)凌晨的大地震發源於花蓮,馬賽人就在那邊。不夠格坐大位的人就是沒那個命,也許等 不到2012年就會遭報應,不必人民動手。

更新於2011/04/21,千呼萬喚屎出來的總統立委合併買票選舉終於由中選會主委張博雅宣布定案,好一個晚節不保的典範。這位令人噁心的江部長又說了甚麼呢?請見『併選釀憲政空窗期?江宜樺:若現任連任,就沒有任何疑問』。這已經無法形容了,一個學者耍這種嘴皮、話中暗藏威脅恐嚇的嘴臉,實在無可救藥!

延伸閱讀

右元帥:送給台灣有史以來最讓人做噁的內政部長江宜樺

存在的事實背後必有其存在的真理:玩弄文字語言的詭辯

鉑鎂鑼:こいつ~、学者といえるのかッ???

十月的兩個妖象【復刻版】

昨天是中共的閱兵大典,充滿驕傲、自大、封建的味道,而且赤裸裸的展示自己的反文 明本質。愛因斯坦說過類似的話,當一個國家會因為閱兵與武力而歡欣鼓舞,便是野蠻的表現,中國很完美的示範了這一點。在這種『慶典』之後可以斷言的是,中 共已然走在敗亡的路上,時間早晚無法判斷,但這個不可逆轉的趨勢已經出現了。因為全世界的人都看到這個強大、其實脆弱心虛的中國,除了專制獨裁的擁護者、藍丁丁與馬迷之外。當然,還包括那位從小唱中國一定強太傻太天真的一哥陳昭榮了,他自己喜歡舔共,也犯不著批評熱比婭卡德爾女士的紀錄片,更不必一開始說要對批評的網友提告、後來又虛心接受的前倨後恭。


圖片來源:爽哥的噗浪

當可恥的被捅印刷品還在充滿浪漫情懷的討論1949年是台灣的恩典或苦難時,他們絕不會想到中共無法侵略台灣的原因絕非潰敗的KMT,這份功勞要獻給花旗國的第七艦隊與冷戰局勢才對;而解嚴與民主政治的發展,更是殺人如麻的KMT無力維持法西斯統治後,順應國際與島內壓力的不得不然。今日的馬賽王朝悄然復辟,只知道對中國阿諛奉承、對政敵全力追殺,連蔣經國油盡燈枯的晚年都比不上。還敢奢談甚麼恩典與苦難,明明是時代潮流中的軟茄、卻自以為是創造時勢的天條,是把台灣人都當北七喔?

更可笑的是主張一中各表、鼓吹以小事大的 連篇鬼話(全文貼於回應區)。所謂的一中各表來自於軍機大臣蘇起捏造的九二共識,不曉得這些人看到胡錦濤大單于所說的完全統一,會是甚麼反應。至於以小事 大那篇,用空洞華麗的作文手法把問題歸結到政治人物的互鬥,但是絕對不會承認,一個擅於利用司法體系動用私刑、在審判期間更換法官濫行羈押的執政集團,便 是摧毀法治的罪魁禍首,而法治正是經濟發展的基礎,再怎麼華麗的作文,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節錄10/1的司馬觀點:國慶封城
中國希望向世界展示一個多民族大家庭和樂幸福的景象,但在國慶前夕,西藏自治區向外國旅客關閉大門。中共建立電子長城,執行史無前例的網路封鎖大作戰。在繁榮絢爛的外表下,中國領導人對本國國民充滿不信任。正如德國之音所談論的,「面對批評,他們不是像強者一樣沉穩冷靜,而是像弱者一樣躁動不安。」
從 台灣立場來看中國,充滿矛盾和焦慮。矛盾的是不能沒有你,有你我又怕,焦慮的是,馬英九心目中彷彿這個世界只有中國一個國家,政府手上好像是只有中國這塊 田要耕耘。台灣人看到中共國慶盛況,焦慮感只會更大,不會減輕。九月九日《天下》雜誌「誰怕中國」的專題,對「中國恐懼症」的各個面向有深入報導,「四分 之三的人擔心工作被大陸搶走,七成人憂慮主權受傷害。」本土企業也感受陸資入境的壓力,金融保險業不是坐以待斃,就是坐以待併。政府對此似乎無動於衷。

最後,種花冥國這個寄生在台灣的附骨之蛆也60年了,10月10日又要過生日,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要過奈何橋超生,祝這個種花冥國早日投胎去、別再留戀人世了。

以及陳凱紹老蘇的:陳昭榮代言的產品,偶棉沒縮要抵制喔,乖孩子不可以提告的柳。

延伸閱讀

自由:老共迎國慶 就怕鬼敲門

右元帥:誰是恐怖分子 熱比婭

魏千峯:1949一甲子 珍惜自己的成果

司馬觀點:唯一不敢祝賀的國家

伊力哈木:和平、公開、平等、尊重、善意,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

白宮旁升中共血旗折騰4次 使館禁傳

為了建政60週年,一度在海內外被中共官方媒體熱炒的美國白宮外升旗儀式,9月20號在眾目睽睽之下,出現旗子倒掛、捲旗,先後折騰了四次才掛上的場面,中共大使館大驚失色,嚴禁在場媒體報導這起中共升旗失敗事件。

點評中國:弱智的慶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