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法王來台,群魔現形【復刻版】

自從陳菊市長邀請達賴法王來台後,一堆無知可悲的藍丁與支那病畜紛紛現形。我雖然鄙視你們,但也同時可憐你們這群井底之蛙,瘋狂批評一位世界知名、提倡普世價值的有道高僧,卻不知道自己多麼丟臉,悲慘啊!

先參考毛毛牙老大的三連發:

林益世透過暴露自己智障程度來彰顯馬政府的北七
張榮恭這個北七,不讓達賴來才叫政治算計啦!
中國時報不愧為旺旺走狗報

宗教界的反應也很有趣,有些人目孔赤了,說甚麼台灣有關公媽祖、高僧多得是,何必請個外來的和尚?請看看以下的貨色,就知道這些人沒有國際聲望,其來有自了。

鎮瀾宮,跑出來說甚麼法王來台別談政治,你們冬瓜標老董就是利用宗教搞政治的能手,灰熊清高。

星雲,佛光山道場收容許多災民沒錯,問題是這位老禿驢說台灣沒有台灣人,那不知道災民算甚麼人?這位老禿驢特別愛參加中共舉辦的一些論壇,標準是政治和尚一名,說到搞政治,達賴法王怎麼比?

惟覺,這位妖僧更是不得了,說過連戰沒當選會血流成河,奉勸諸位佛教徒,別跳出來說甚麼不可辱罵比丘,迴護妖僧更是罪孽深重。這種還沒下地獄的妖孽,多修理幾次可消業障,也可增廣善信正信。

至於慈濟,請參考魯凱族嚴拒慈濟霸權,此事自有公斷。

台北市的聽障運動會主辦人盛治仁教授,大概可以參加腦殘運動會了,說甚麼原本中共要參加聽運、因為達賴法王而不來。
哈!那還真要多虧法王,讓台北市少受一些汙染,XD

還有某些莫名其妙的災民跟原住民,基本上不管是不是真的受災戶或原住民,舉起布條向法王嗆聲說甚麼「法王來台會募款、款項應該送給部落才有實際作用」,我呸!法王欠你們的嗎?法王有義務替你們要錢要糧嗎?不知羞恥也要有個限度吧,真是既可恨又可憐。

這兩群流氓也來湊熱鬧了,文化流氓被捅報的黑白不分集出現這篇奇文:多麼自私自利的陳菊,基本上已經無可評論,因為是純粹的胡說八道造口業了(被捅報的連結常失效,全文張貼於回應區)。

老牌流氓、拿五星旗教人滾回去的中華統一促進黨,在去年陳雲林來台時就出動過了,真是社會渣滓的良好示範、而且還是KMT掛保證的喔。這就叫做丟臉丟到國際上,真是太有國際觀了!

不過法王不愧是法王,只說:「不知道老朋友的臉變了沒?

災民的回應也令人感動,災民表示:總比政府什麼都不做好

這就是人性、這就是善良的表現與力量,祝法王聖體康健、起居輕利、少病少惱!

雪山獅子旗

延伸閱讀

Tiat:達賴喇嘛法力果然無邊

自由時報:堵統獨議題 馬施壓達賴基金會

鄒景雯:公開現形的「第五縱隊」

Billypan:馬英九表示:台北市永遠歡迎達賴喇嘛

影子政府:達賴抵台祈福 今赴小林災區

達賴祈福災民泣「讓我心平靜」
抵佳冬突下大雨 民眾:降甘霖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1906399/IssueID/20090901

辣蘋果專欄:別造業障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1906420/IssueID/20090901

佛光山的政治妖僧、賊住比丘星雲,再次現形啦!星雲:達賴這次不該來

漢堡:有夢最美
『我不知道星雲除了是法師之外,還兼憲法大師,不知道憲法怎麼解釋,才能不經倒閣,而讓總統主動解散國會?』

貓主席:做人不要太CCTV

演藝圈皇親國戚/主播盧秀芳是黨政大老徐立德媳婦

盧秀芳連線央視批達賴 網友罵翻天

達賴VS星雲,布達拉宮VS 鎮瀾宮


林邊的淹水、淚水與口水【復刻版】

救災不入流、賑災分藍綠、鬥爭第一流的KMT被莫拉克吹得東倒西歪之後,一口惡氣必然要找地方出。從風災一開始,KMT就不斷想把災情轉嫁到民進黨執政縣市,一連串追殺政敵的綿密步驟從林邊鄉公所的哭戲開始。另一方面由泛藍在立法院的病畜淋議事攻擊屏東縣長曹啟鴻扣住10億元的災害經費,並藉機扭曲蔡英文主席去住高雄漢來飯店的事件。雙重標準、顛倒是非莫此為甚。蔡龍女無公職在身、花自己的錢住哪裡,關媒體屁事?KMT的黨產至今一毛不拔,大概是為了幫自己的候選人買腳尾飯吧。

結果,那位哭得超級難看的小秘書立刻被鄉民的 Call-In 慘電,災害經費沒發給鄉民的謊言也被戳破,沒水沒電的鄉公所還是一則無稽的傳說。更扯的是,還有這種「淤沙可賣錢、林邊鄉公所阻居民清掃」的八卦……。至於可信度嘛,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攻擊屏東縣不過是前菜,重點是分食後續的重建預算,以及綁樁,例如這則新聞:「重建預算執行 必要時可略過地方」。很明顯的,根本是要削弱縣市長的地位,直接籠絡鄉鎮公所罷了。這也不需要甚麼法律與學理上的分析,如果鄉鎮公所就能主導重建,那縣市政府是花瓶囉?超級詭異的是,擴大公共建設預算加碼、即將舉債4660億,但是改建老舊橋樑、校舍與地層下陷的預算卻一毛未增。

屏東縣政府面對扣住經費的質疑時,直接拿出經費流向的證據,讓林邊鄉長啞口無言。美中不足的是有縣議員用石塊打傷嗆聲民眾,霉體不趁這機會好好抹黑一下你民進黨,就不叫做自甘墮落了。說實在,KMT與媒體的手法與算計並不高明,甚至很容易識破。問題是,太過溫和善良的台灣人仍然在輿論的催眠下、一次又一次的遺忘與原諒……如之奈何?不過遠見的調查顯示:大專、泛藍對民進黨信任指數升,首度超越KMT。看來有點覺醒的跡象了,再接再厲吧!


延伸閱讀

八八水災/羅生門!屏東縣沒扣留10億?藍委不信

國民黨的頭號戰犯曹啟鴻

林邊鄉長的醜聞

見證屏東災戶補助作業

八八水災/屏東縣政府匯2700萬給林邊!吳伯雄欣慰

吳伯雄南下賑災 被質疑分藍綠

林保華專欄:救災的族群意識

貓主席:他沒有救災,卻寫「一位救災官兵的心聲」

大腸:救災視同作戰!

莫忘莫拉克【復刻版】

噗浪上看到宅神這篇:莫忘我受難同胞及救災弟兄!
以及以下這張貼圖,一時之間有點茫然。是的,我們不該遺忘,但是記住教訓,在台灣似乎是非常奢侈的一件事。
不只是重大災害,從過去的228與白色恐怖、以及戒嚴時期的屠殺迫害,台灣人都能夠遺忘過去、快樂的生存下來。

莫拉克的災後重建,在this man的領導下,另一波災情才正要開始。一個月過去以後、兩個月過去以後、三個月過去以後,台灣人是否還能記住馬政府的荒腔走板、草菅人命?那765萬選民是否真的能記取教訓?真的很令人懷疑……。

當莫拉克災情慘重的8月8號,this man的行蹤成謎,有傳說是去看舞台劇了,不知道水果日報跟數字週刊有沒有興趣追查一下?

鄉民的截圖之一:馬英九8日出席兩岸合作舞台劇「媽祖林默娘」
鄉民的截圖之二:兩廳院售票系統

馬賽眼看全世界的媒體都把他當成笑話,只能硬著頭皮準備好了四處巡迴表演。永遠是那些老梗,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我很震驚、我也哭哭……但是這種臭酸的穢物經過一次次的精美包裝,是否又會被台灣人當成巧克力吞掉,取決於我們遺忘的程度。

顯性的范蘭欽肆無忌憚的說出KMT的心聲、隱性的范蘭欽馬不停蹄的跑災區五子哭墓,無論是哪種范蘭欽,眼中都沒有台巴子的存在。台灣人的死活,不過是無關緊要的賤民事務,只要做做樣子、理所當然會得到選票,不用任何反省、也不需任何努力。也因此為什麼我反對改組內閣,因為范蘭欽集團任命的內閣,注定了無新意。但是也不需著急,要摧毀 ROC 與 KMT,不靠馬賽、奶兆跟蘇乞等人,還真是不可能的任務,拭目以待吧。

延伸閱讀

貓主席:Dear Mr. President

假圖天國:馬英九政府的最後救星!

比例潘:小林村滅村的原因:我的觀點

台人:幫馬英九寫的「治水週記」

慕容理深:從門牌到水災

莫拉克筆記【復刻版】

中國國民黨重新執政後,一干喪盡天良、不得好死的狗官,在這次莫拉克風災的表現,一再讓人瞠目結舌!因此蒐集這陣子的相關文章紀錄於後,當作跟KMT算總帳的帳本,馬長瘤集團睜大眼睛,看你們怎麼自取滅亡吧。還有,那些自取滅亡、自甘犯賤的選民們,繼續自我感覺良好啊、繼續縱容中國黨這種殺人犯罪集團、繼續投票給他們啊。物以類聚,只有畜生不如的同類才會支持牠們,這個殺人犯罪集團是你們支持出來的,真高貴、真理性中道啊。

九把菜:網友提供七天來政府的智障行為

獨孤木:
馬英九在殺雞儆猴
馬囧的日本名字應該是小事則災吧
國安會的會議大概是這樣開的

貓主席:馬老師英文教室: They

簡余晏:馬英九:他們沒有做好準備撤離,否則災情不會這麼嚴重

漢堡:
马英九同志为了祖国的强盛作出了深刻的贡献
殺人的高官 殘民以逞的政府

超克藍綠:
寒心莫拉克
外電翻譯《台灣總統在颱風後成為眾矢之的》(by Jon)
你要加入殺台灣人的行列嗎?
『但今日的痛已明明白白地呈現在大家眼前,人命關天啊!2012年,如果您再次為「大中國主義」、再次為了「拚中國經濟」(我相信有少部份人的確有從馬英九的兩岸政策獲利)而投馬,想一想,這會不會是為了意識型態、或為了口袋多一些錢,而「加入了殺台灣人的行列」?馬英九只是一把刀,刀不會自己去殺人,刀子是無辜的,它只是一再警告大家它是有害的,會殺人的是使刀的力,是那些讓他登上位的選票。』

南方獸學院:災難中懷念小蔣

鉑鎂鑼:疏失在前、怠忽於後!

里長:天災人禍、謀財害命的無能政府!

孬新聞:馬讚女孩憋氣得第一

雲程:
令人髮指的執政者
混蛋奴才,總統乃是全民公敵!
混蛋奴才,院長說謊,還是健忘?
請給災民與前線救難英雄多一點活命機會
馬賽手比噓聲、歸咎別人!

旺旺時報:做得少 辯得多 三軍統帥與國防部 最該檢討

鄒景雯:
無能還欺騙,罪加一等!
司法與道德將嚴厲審判
劉湘濱:根本是無政府狀態
張榮豐:撤村的責任在政府公權力的貫徹

自由時報:啟動國安救災 馬不接指揮棒

王立第二戰研所:
不可原諒
為何不可原諒

LOOKER:
不是邊做邊學,而是不照規矩來
令人心寒齒冷的馬政府

準備好了…〈莫拉克水災篇〉【復刻版】

2009年的8月8日,莫拉克(Morakot)颱風造成50年未見的巨大災難。很會跑步的馬賽先生還在當晚快樂的參加詩人婚禮,白天的行程則依然成謎,等到發覺事態嚴重時,先是怪氣象局,然後再到災區亂逛一番、演出接受民眾陳情的封建戲碼。與08年的卡玫基風災相比,馬賽從颱風天游泳變成參加婚宴,而且絕口不提CYNICAL等譏笑災民的字眼,似乎是有所進步。但不變的是,必然要把前政府的8年800億拖出來當藉口,卻渾然不提治水預算被一再杯葛後、08年上半年僅有不到2成的超低執行率。緊接著卡玫基之後的辛樂克風災重創廬山、后豐大橋斷裂;亂無章法的救災傳統與官僚氣,在一年之後變本加厲。

例如一直到8月9日下午,中央防災中心的網頁一直維持無人傷亡被困的美好畫面,中央政府的腦死可見一般。救災體系的問題,在陳錦煌醫生的專訪中有極為深刻專業的見解,請自行參考中央失能 八掌溪翻版。至於不入流的作秀,以及不問救災、選舉第一的下三濫行徑,則顯現馬長瘤體制不只失能,根本是居心不良。

例如乃罩相爺放話要去屏東勘災,霉體還誇大成首位夜宿災區的閣揆(連戰與謝長廷早就都住過災區),結果咧,這傢伙沒躲回冷水坑、倒是去住在屏東的「高雄國軍英雄館」,然後還下令中央與地方間溝通,一律透過媒體。很奇怪,劉奶罩是講火星語,需要媒體幫忙翻譯才能跟地方政府溝通嗎?

馬賽的惡搞也不遑多讓,對救災體系一竅不通,只好大秀打電話調橡膠船的本事,而且是打給台北市政府…是以為自己還在幹市長嗎?缺乏基本的智力與能力後只好說地方負責中央支援,最好是地方首長有能力調動軍方啦。還指責屏東縣要車輛而非救生艇,去淹水的地方是要開車還是開船,對有腦袋的人都不是難題吧。這些人去勘災時只記著選舉,身旁都是KMT年底的縣長候選人而非現任首長,軍隊甚至應縣長候選人周典論的要求到萬丹鄉清掃。奇觀,現任縣長叫不動軍隊、候選人倒可以?

受災規模直比921的88水災,至今8月11日,遲遲不發布緊急命令(雖然偶也覺得發不發佈差別不大…但聊勝於無)。行政院還打算追究地方政府未及時撤離,嘴上說不打口水戰,黨同伐異的力道一點都不放鬆。KMT真的打算關起門來做皇帝了,外面大難滔天,他們還在搞中央委員選舉、穿梭各大飯店酒池肉林!去哪裡找尸位素餐這麼好的寫照呢?繼續這樣惡搞吧,必然有報!

延伸閱讀

《星期專訪》陳錦煌 ︰中央失能 八掌溪翻版
記者鄒景雯、謝文華/專訪

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曾指揮納莉、桃芝颱風等十三次重大災害救災的前政務委員陳錦煌受訪直言,屏東縣長曹啟鴻向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求救無門打電話給行政院長求助,宛如八掌溪事件重演,顯示中央災害應變中心完全失能;馬英九總統昨天在嘉義自行打手機給北市消防局調抽水機,他認為這是破壞救災體系,沒看到他做好總統高度該有的視野與擔當。

陳錦煌擔任政務委員期間,兼任行政院災害防救委員會副召、執行長,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總指揮,之後並擔任九二一重建推動委員會執行長,他在二○○○年七月災害防救法頒佈後的草創階段,負責督導災害防救基本計畫、業務計畫,建立緊急通報系統、空中救護大隊。

救災應知輕重緩急

問︰截至目前為止,你對中央救災有何提醒?有何評價?

陳錦煌︰當前最重要的工作是救災,首先要了解災情,這次是全面性的災害,不是點的災害,因此輕重緩急一定要清楚,其次要知道救災的能量,包括抽水機、救生艇等工具以及人力在哪裡?

現在救人第一,必須要把受困者,以及還未被發現、無法對外聯繫的「孤島」,優先處理。

其實中央不了解地方,對地方最了解的是縣市政府與鄉鎮層級,當初中央防救法的設計就是中央與地方各有各的職責,這次的災害是全面性的,當然中央的角色就很重要,要負責所有的指揮調度,而且要在第一時間做最好的救災工作。搶救生命,分秒必爭,這次莫拉克災害應變,沒有比五十年前八七水災進步,仍是竹竿接菜刀!

馬劉不應當兵來用

問︰為什麼這麼說?

陳 ︰總統與行政院長是國家的最高層級,不能當做一個兵來用,也不應干擾整個災害防救的體系,他的視野與思考要拉到最高的擔當來看,我看到馬總統週日先要去台東,因機場關閉又改去嘉義,這是緩不濟急,他在嘉義勘災時說,他推想劉揆及內政部長正在高鐵上,於是他直接先調北部抽水機支援。總統自己到第一線當小兵兼總指揮,是破壞救災體系,哪裡有抽水機?該從哪裡調?調哪種類型?調到災區有沒有電?總統一無所知,他應回報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由中心總指揮統籌調度、發揮功效。而擔任總指揮的內政部長則應二十四小時坐鎮中心督導,怎能擅離職守跟著去勘災,造成群龍無首?

對於未來可能要發生的事,要由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負責整個通報、指揮、人員調配、救災處置,總統則要看大的事情,從預防、減災、緊急通報、應變、到災後重建,要檢查哪裡有不足的地方趕快來彌補,例如曾文水庫一直在放水,台南縣現在也開始出現訊號,總統必須去看到其他部屬看不到的,一小時、兩小時、明天可能會增生的局面才對。

淹水之後,災民的安置以及傳染病的預防首當其衝,必須調度衛生署、環保署去做消毒、垃圾處理,甚至確認消毒水在哪裡?而後是災後重建,道路與橋梁整建,與後續補助。這些政策性的宣示,才是總統該關切的,而不是去執行救災細節,這會搞得應變中心不知要聽誰的?

還有一點很重要,總統要鼓勵救災的將官與士兵,因為救災是很痛苦的事情,例如納莉風災那次,我幾乎連續四個禮拜沒睡,當時馬先生在當台北市長,因此對於公部門、支援部門、救難協會的人,真的要鼓勵他們,這是一次很大的災難,如同作戰,站在統帥的角度,必須對你的將、你的兵、通訊系統確保沒有問題,而不是跑去當兵,在那越俎代庖,這是很不好的。

看到劉院長還在罵人,我感觸很深,我們的消防人員在第一線與水搏鬥,他沒顧及受災的社會大眾感受如何,自己的方向、步驟又不對,效率也沒做出來,這對災民來說真是情何以堪。

通報系統形同瞎眼

問︰國民黨立委批判中央應變中心像殭屍,電視都報出災情了,但七、八個小時像殭屍,問題出在哪裡?

陳︰這說明通報系統完全沒有功能。我在當總指揮官時曾要求,如果媒體獲得災情消息時,我們要比SNG車更早抵達災區救難,包括新聞局都在我們的救災團隊中,隨時在掌控所有的訊息,甚至地方縣市也不一定知道災難的地方,因此需要訊息統整。

當時我們並發展出一套系統,我們必須比一般人更早知道災害會發生的地方,因此與氣象局合作,利用氣象雷達及早知道雷雨包在什麼地方,這次大概在八月六、七日,他們很早就在講西南方有很多雷雨包,會下很多的雨,氣象局早就做出這個警告,雖然這次一開始說這次颱風對北部比較會有影響,但下雨是在屏東、台南、高雄山區,那麼中央一開始就應該注意。在幾個小時前獲知要下雨時,提早在這些地區做準備。

這是中央應變中心很重要的工作,雖然這次氣象預報的改變很快,但我們的指揮系統,包括疏散、救災物資的整備,要依據氣象可能的預報預做籌謀。現在反而是顛倒過來,媒體第一個知道,中央完全不知道,我看到受災的人數出現很大差距,表示中央完全不知道狀況,這要如何做指揮?如何把救災的載具做最快速有效的分配調度?根本是不可能的,當通報體系失靈時,等於眼睛瞎了,不知道戰場上的狀況,沒辦法擬定策略,也沒辦法調兵遣將,把最重要的物資送到嗷嗷待哺的災民手上。因此當我看到一些悲慘的畫面,以一個做過救災指揮官的人,我內心真的很痛苦。

預報失準不是重點

問︰有監委提到氣象預報失準問題,你怎麼看?

陳 ︰我不認為這是重點,地球暖化之後,很多的變數我們不可能由電腦完全模擬出來,都有其誤差,因此必須從各個角度來觀察,我們有個系統,日本有個系統,美軍在沖繩有個軍事用的系統,預測歸預測,重點是我們的動作,一個總指揮官,要讓所有訊息進來,我們當時除了這些,也參考香港、中國他們算出來的可能,我們的指揮官就要判斷。

同時我們的通報系統要很清楚,水一定是從腳開始淹的,你不能等淹到鼻孔了才開始喊,怎麼會有用?從地方有小災開始,這是你最重要的根據,事後再去講什麼氣象一千二百公釐,這些都是藉口,經驗告訴我們,自己的通報系統比氣象更重要。

因為颱風瞬息萬變,氣象局確實很難預估十幾個小時後的各地降雨量,上修降雨量很正常,但必能掌握兩小時後雨勢會集中在哪裡,則中央就應該通知地方警戒、撤離居民、主動調度機具前往,而不是像這次得知水淹了,才被動等地方求援;當一一九、一一○打不通,民眾自然打到了電視台。

去年卡玫基颱風時,地方已經一級開設,地方淹到不行,災害已經發生,中央還在二級開設,這是很令人失望的,我不知道中央應變中心到底是怎麼樣了?

國軍應納應變中心

問︰這次國軍應變也被抨擊慢半拍,你看到什麼問題?

陳 ︰國軍應該是在中央應變中心的指揮之下來做事,過去我們是由國防部派個連絡官在中央應變中心,例如有次颱風,是蘇嘉全當縣長,我們派蛙人去林邊把閘門補起來,或一營的海軍陸戰隊到屏東,當時很容易,不知道現在為什麼這個樣子?這次曹啟鴻已經通報中央應變中心廖了以,中央應變中心好像沒有動靜,後來他們的立委也出來、縣長又打電話給行政院長,這個情況就好像當年的八掌溪,當時第一線的消防人員救不到那三人,於是請求支援,打給嘉義海鷗部隊,但是海鷗部隊的調動有一定由上而下的程序,未能掌握時效,因此在中央應變中心,軍方一定一開始就要納入體系,視需要即刻調度國軍,我不知道這次為什麼又會這樣?實在很不應該。

應設防災專責機構

問︰從制度面,有何建設性建議?

陳 ︰八掌溪事件後,我們開始做這套災害防救體系,累積了十三次經驗,我一直在呼籲要成立專責機構,民進黨執政時有很多原因,我們的預算被卡在立法院,行政院的總額管制下要成立新機構不易,現在行政立法都在國民黨手上,前幾天在九二一的十週年活動上,我就當著劉揆面主張要從九二一檢討,不能政府再次失能,應該學習美日,將中央防災委員會變成專責機構,要讓災防會的專業人才不要流動,才不會每次都像這次從新手幹起。

同時在層級上,過去我是以政務委員身分兼,可以跨部會協調,可以從防災就開始督導起,但現在由內政部當副召集人兼執行長,內政部長本身業務就很忙,他只好交給消防署,做為一個平常在救災的單位,他對預防的部分,除了防火之外,其他的他們不熟悉,也不是他們的業務,無法協調交通部、經濟部、農委會等各部會事前做好各種天然災害預防減災的工作,過去我們是行政院災防會,現在是消防署下的災防會,看到這點,我非常難過。

預防、減災、緊急通報、緊急應變、災後重建,這要一體的,不能被切割,要由災防會來控管,我們現在被切割開了,發生緊急事變時就沒辦法統合,平常也沒辦法做好災害的預防與管理,一發不可收拾,因此我們是整個體系都出了問題。

白話文:誰叫你不走?
風災重創南台 劉揆:關鍵在未及時撤離
【聯合報╱記者李順德/台北報導】
2009.08.11 06:24 am

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行政院長劉兆玄昨天在內部幕僚會議中暗指究責方向,認為部分災區縣市未及時撤離民眾是主要關鍵,將在救災工作後,請相關單位提出調查報告,做為究責的依據。

針對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遭土石流淹埋,行政院高層昨天無奈表示,農委會八月七日晚間十一點發布土石流警戒區,早把甲仙列入紅色警戒區,高縣更有多條河川流域列入黃色警戒;對於高雄縣政府未能及時完成居民撤離,行政院高層質疑,「楊秋興縣長那時候應該在國外吧?」

據規定,凡是農委會發布土石流紅色警戒區域,地方政府應依實際狀況強制撤離,並適當安置。

行政院發言人蘇俊賓轉述,行政院目前是以「先救災後究責」為原則,目前不會和地方政府打口水戰,希望中央與地方在黃金時間內緊密合作,完成救災與重建。

蘇俊賓轉述說,劉兆玄在幕僚會議提及,綜觀南部幾個縣市,及時撤離是關鍵。他說,中央或地方應變中心協調,已確實發揮應變機制,能及時撤離,造成的傷害較小,例如台南市。劉兆玄還說,如果沒有及時撤離,事後必需投入更多資源補救,將更加辛苦。

至於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協調是否不良?中央氣象局是不是在氣象預報上有疏失?蘇俊賓表示,中央與地方的協調機制一直存在,地方政府有無適時回報,屆時要檢討,中央防災中心都有紀錄可查。

獨孤木:為什麼要請總統發布緊急命令?

南方朔:「八八水災」是台灣版的卡特里娜!

風災圖片:Typhoon Morakot

7月29日南湖中央尖(下)【復刻版】

本來昨天走到全身無力了,一度有放棄單攻的念頭,不過在堅強的意志力下(大誤…其實是不想再來)、5點輕裝出發,沿著溪谷一直上,就到了。或者說,上到沒力的時候,就到了…Orz

萬里無雲,真的是一絲雲都沒有,異常。天氣要變了,明天還是一天殺出去吧,再拖就要淋雨了。以下為中央尖主東鞍遠眺山頂的樣子,看來遙不可及,但『走久就會到』這句名言,終究是真的。

更接近一點的時候看山頂,山勢果然有點險惡。

過了這塊大岩石,就是中央尖山頂了。

以下就是惡名昭彰的死亡稜,從中央尖山頂到西峰之間,沿路是碎石稜線、充滿抽取式頁岩,隱身雲霧之中、看起來並不恐怖。但是問偶的話,偶寧願百岳不全、也不想走這段,XD

下山途中興致一來,山歌唱個不停,高興之情難以言傳!喜悅,就是純粹的喜悅!對愛山的人來說,這就是最大的獎賞,站在山頭看盡壯麗的景色,這是福爾摩沙深邃、罕為人知的一面!

最後一天,過南湖溪殺往木杆鞍部下山。以下是南湖溪一景,溪水清澈無比,美得像是在夢裡一樣。

又回到林道上,百合花仍然綻放。這時已經收到大雨特報的消息,午後開始不斷下雨。18:35分,全員衝出思源啞口,在滂沱大雨中坐上包車,回到山下!

7月29日南湖中央尖(上)【復刻版】

南湖中央尖一共5天、隊員7人,領隊為蟲蟲、再來是寒雲、小圭、張美美、阿派、梁成與我。

行程大致為:7月29日抵達思源啞口、第一天至雲稜山莊、第二天至下圈谷南湖山屋、第三天至中央尖溪山屋、第四天單攻中央尖、第五天從中央尖溪山屋踢出思源啞口。

從思源啞口進入710林道的紫色小花,此時天色尚未大亮。由於每天行程頗長,3點起床5點出發成了例行公事。

從6.8k登山口開始,這隻可愛的白狗就一路跟著我們到雲稜山莊。可惜我們的晚餐都沒有狗狗可以吃的東西,因為太鹹,但是狗狗還是很想跟著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隔天要上到圈谷時,為了怕牠太冷,還是將狗狗趕下山了。

第二天上到審馬陣草原途中,即可見到南湖大山。穿過這片雲霧與北山後的五岩峰,便是下圈谷、著名的冰斗地形了。

大家在審馬陣山頂上混了一陣子、打手機報平安,以下為山頂遠眺中央尖的畫面,中間那條深溝,便是著名的中央尖溪溪溝。

一路上艷陽高照,午後終於來到下圈谷叉路,照片中的紅點,就是南湖山莊。此時的我已經被曬得七葷八素,只想用滑雪的速度殺下去,然後到溪邊取水、狠狠的喝個飽!後來到溪溝時,大概是太久沒降雨吧,水量比以前少了許多,但也十分足夠了。大家取水梳洗一下、回山屋煮起下午茶、看著太陽從山邊下降。夜裡氣溫降到3度,滿天星斗,預告明天又是好天氣。

第3天往中央尖溪山屋出發,沿路可撿到南湖大山、南湖南峰與巴巴山3顆百岳。印象有點模糊了,但巴巴山可能是偶的第50岳…XD

南湖的對面,便是神聖的稜線,從右邊的大霸尖到左邊的佳陽崩壁,清晰可見。美麗,就是極為直接的美麗,像破表的紫外線一樣滲入皮膚的美麗。曬傷的皮膚會蛻去,這種美麗印在腦海後就再也不會消失。

撿到巴巴山以後,就可以回去吃午餐了。沿路白色的石壁像是無數的鏡子一樣,將陽光反覆折射強化,我們沒有人中暑也真是幸運。撿完這顆以後偶瀕臨破功,這麼鳥的山,不會想來第二次了。午餐時坐在有陰影的石壁裡,沒被陽光照到的地方像冰塊、照到的地方又像燒起來,莫非是傳說中的冰火二重天?

最後,就是不斷的下,下到頭暈腦脹的時候就到中央尖溪山屋了。好好煮個黑糖薑茶、吃個晚餐、與山屋裡的老鼠和平共處一夜。明天是此行的重頭戲--三尖之首的中央尖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