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民百萬富翁的勝利【復刻版】

貧民百萬富翁,相信不少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們都深受感動。劇情不僅只是童話故事般的單純跟完美,另一方面也是印度史詩『羅摩衍那』的現代變奏曲。

片尾曲 jai ho 的歌詞請參考 Kalyana-mitra 這一篇。

羅摩衍那最早的版本大約在西元一世紀左右出現,到十五世紀時由一位大詩人圖西達斯完成現代梵文版,這位詩人也在片中的猜謎選項出現過喔。

至於這一題的另外三個選項:
a. surdas,德里附近的一位盲眼大詩人
b. mira bai,拉加斯坦地區的一位公主,以唱歌跳舞、虔誠侍奉黑天大神而聞名。甚至拒絕與丈夫同房、在大街上公然表演,在當時極為驚世駭俗。
c. kabir,一位紡織工人,也是融合伊斯蘭與印度教風格的大詩人。

以上這些人的年代都是15、16世紀左右,此題難度,破表……。要不是傑瑪本身的離奇遭遇,幾乎完全不可能答對。

羅摩衍那這部史詩又跟貧民百萬富翁有甚麼關係呢?這部史詩的大意是羅剎王羅婆那得到大梵天的恩賜,唯有毗濕奴大神投胎轉世為羅摩王子,才能完成除魔的任務。這位羅摩大神,也就是片中第二題,問祂右手拿甚麼東西的那一位。這一題對多數印度人其實是送分題,但是傑瑪兄弟是穆斯林,也因此幾乎完全不可能答對。

有趣的地方在此,史詩有許多版本,其中一個版本提到毗濕奴大神與作者的約定。作者相傳是蟻蛭仙人,印度神話中的仙人是指苦行者或隱居的修行人,這個名字大概是指這位仙人的髮髻長得像螞蟻窩吧,XD。大神跟作者說,請把羅摩王子的命運先寫下來,等我轉世以後,就像照著劇本一樣,去完成這項使命。

這段故事的重點當然不是宿命論,而是完成自己的命運這個隱喻。傑瑪與拉提卡的相遇,就像羅摩與悉妲公主的結合,是命中注定,但是這個註定發生的事件仍需要努力被完成。史詩由悉妲公主被魔王擄走作為開始、電影也環繞著拉提卡身陷火坑的主題。如果不是她,無論羅摩或是傑瑪,都不會展開自己的旅程。只是羅摩是剎帝利,是個箭術非凡的武士,而傑瑪是個一文不名的穆斯林。

至於傑瑪得到首獎、成為巨富,這也是合情合理的。一個充滿勇氣、敢於完成命運的人,獎賞自然會來到這個人的生命當中。悉妲公主是拉克須米(LAKSHMI)女神的化身,也就是帶來財富跟幸運的大吉祥天女;同樣的,拉提卡也是傑瑪的大吉祥天女。

最後一個小小的巧合,傑瑪雖然不像羅摩大神一樣全身藍色,但是拉提卡鮮艷的黃色衣飾貫穿整部電影,從小女孩到長大成人,都愛用這個顏色。這種黃色也是黑天大神的象徵,克里希納(即黑天)與羅陀的不朽戀情,仍然強烈的影響印度文學與藝術創作!

廣告

【轉】皮諾契特與普世管轄權

皮諾契特與普世管轄權/黃文雄(來源:寫給台灣的情書

Baltasar Garzón Real.jpg

凡是犯了「殘害人類罪」,「種族滅絕罪」等等人權侵害罪行的獨裁者,在普世人權法典的規範之下,不受「追訴期限」、「不溯及既往」等法原則的約束,也超越國家司法管轄權的領域,人人得而在任何國家的法庭對彼等提起訴訟。

表彰昔日的獨裁威權統治者,將其高舉視為國族歷史敘事核心價值的行徑,比起德國新興的納粹光頭黨徒,也相去不遠了。

本文是Peter於2006年發表於中時的文章。左圖是西班牙刑庭法官Baltasar Garzón Real。他於1998年10月10日,對皮諾契特發出全球通緝令。

─林世煜/2009/4/20

本文:

曾經殺害數千人的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切特將軍逝世了。逝世之日正好是十二月十日國際人權日。大量報導之餘,全球媒體都注意到其中的諷刺。但似乎忽略了另一組深具人權意義的時間上的巧合。

二十世紀(尤其是冷戰時期)儘多獨裁者,不只是第二和第三世界如此,第一世界也不乏人(想想西班牙和葡萄牙)。皮諾切特所以特別有名,有其原因。他是第一個旅行國外時被以「普世管轄權」之名逮捕起訴的獨裁者。那是一九九八年,世界人權宣言五十周年。這還不是唯一的巧合。

極多獨裁者權力在握時殺人如麻,貪污腐化;被迫下台時也多能攜帶財富到國外做寓公享福;甚至周旋旅居國「上流」社會之餘,還有機會東山再起。獨裁者幾乎是 一門一本萬利的「生意」。皮諾切特可又比他們風光多了。藉美國中央情報局之助,推翻殺害民選左派總統阿言德之後,他以自我任命的總統之尊統治智利十幾年。 一九九O年卸任前,不但以不追溯其血腥既往為條件,甚至迫使國會任命他為終身參議員。因此一九九八年到英國就醫時,他是極為怡然自得的。不只英國政府給予 禮遇,英國「上流」也張臂接納。

皮諾切特沒有注意到的是,國際人權運動早已看不慣這種「獨裁生意人」。一九八四年的「反酷刑國際公約」,建立了一個叫做「普遍管轄權」的機制。任何犯了這 個公約的人(不論獨裁者或其爪牙),都可以由任何國家逮捕起訴,不限本國。如果某國政府不處理,別的國家也可以要求引渡。只是政府間總是「府府相護」,這 個機制閒置了十四年。看到政府如此,國際人權組織開始努力搜集資料,找人開第一刀。皮諾切特正是標的之一。

一九九八年是世界人權宣言五十周年。皮諾切特挑那一年去英國就醫,正是一個饒富意義的黃金機會。國際人權運動的有心人,終於說服了一位西班牙法官向英國要求引渡。

那年國際人權日,我受邀代表台灣和其他兩百九十九人參加「人權衛護者高峰會議」,地點在巴黎的夏約宮(也就是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的地方)。會議的第二 天,當主席打斷議程,宣佈英國政府將自行以普遍管轄權起訴皮諾切特的消息時,極大極高的夏約宮也吸收不了與會者震天的起立歡呼。很多人都流下眼淚。我也流 了淚。但腦中浮起的卻是國民黨政府百官謁陵的場景。

英國政府後來雖然以皮諾切特生病為由,把他遣回智利,但普遍管轄權卻首次受到實踐的確認。有了這樣的國際聲勢,皮諾切特被遣回智利後也失去了卸任前所安排的保護傘,雖然不曾坐牢,卻在居家拘禁和法庭訴訟中渡過餘生,即使他死時得年九十一。

受到了皮諾切特案的鼓舞,國際人權團體開始努力拓寬普遍管轄權的應用,像中國天安門事件的李鵬就曾在名單上。對於以設立「國際刑事法庭」為目的「羅馬條 約」的批准,該案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如今獨裁者安享天年的海外寓公夢終於蒙上前所未見的陰影,各國的「上流」社會也不再輕率接納獨裁者和他們的同儕。 就這點人類文明的進步而言,傲慢的皮諾切特將軍不能不說是有他的「貢獻」。

黃文雄/現任「台灣國際特赦組織」總會理事長

【轉】從小蔣談台灣人的奴性

編按:全文從自由時報轉貼,想到之前寫過有關的文章,有興趣請參考服用,節錄一段如下:許多人(不只網路鄉民啦),對這些血跡斑斑、殺人如麻的歷史全無了解,只會說對這段歷史跟對什麼非洲災民、南亞海嘯死傷者一樣──都沒感覺, 他們要的是經濟。所以兩蔣犯下血跡斑斑、殺人如麻的罪行也沒關係,因為經濟好、功大於過。很好,那麼來看看功大於過怎麼個算法,KMT遷台曾有連續27年 經濟成長率9趴還10趴的紀錄,對照30年的白色恐怖,每年湊個整數算9趴好了。這個百分比再累加一下,就是270趴;配上14241個破碎家庭,也就是 說每一趴的成長率就是52.74個破碎家庭,四捨五入就是53個家庭。

從小蔣談台灣人的奴性
◎ 許建榮

蔣經國被美化為開創民主的總統,這點甚是有趣。蔣氏父子竊走了人民財產-民主,晚年歸還人民不到一半的民主,台灣人民竟然如此感激涕零?

蔣經國時代的民主是如何?讓我們想想一九八○年的林義雄宅血案、一九八一年留美學者陳文成命案、監控海外留學生製造黑名單等等。而與蔣經國有關的政治冤案也不少,除了對付反對勢力外,內鬥國民黨自己人的案子也不少,如徐柏園的香蕉案。

政論家孫慶餘評論過蔣經國,他以特務統治台灣,任意扣上匪諜罪名;為了顧正秋而對付任顯群,為了徐露而對付王叔銘;炮製過孫立人冤案、雷震冤案、美麗島冤 案等。更不用談疑雲重重的章亞若離奇身亡案。蔣經國任用的特務頭子如保安司令部時期的彭孟緝、保密局時期的葉翔之、總政戰部的王昇,都是蘇聯秘密警察頭子 貝利亞之類的。此外,為了維護民主假象,又不願民主坐大,他以欺詐暴力方式為國民黨輔選;關燈作票更是鄉野的趣談。

在經濟上,在數字上的成就是無可置疑的,台灣的平均所得在他的統治期間由每年一千多美元提升至五千多美元,但是有評論認為出口導向經濟早在他上台前的一九六○年代就打下了基礎,只是一九七○、一九八○年代的工業升級,如技術密集與資本密集直到李登輝時代才開始積極展開。

至於大家熟悉的「十大建設」,這就是和「蔣經國是民主推手」一樣的邏輯,可以充分看出台灣人的奴性。

建設本來就是一個收人民納稅錢的政府該做的事,蔣經國當時只是做一個政府該做的建設,卻被譽為「德政」?此外,去年總統大選時,正值油價飆升、物價飆漲, 馬英九當時強調要效法蔣經國壓抑物價,但我們翻開當時蔣經國主政的物價指數,兩次石油危機竟然分別飆漲四十七.五%(一九七四年)和十九.○一%(一九八 ○年),不少台灣人對馬英九緬懷過去的說法,竟然還極度認同。

當然,蔣經國也有該稱讚的地方。他任用了大批的台籍菁英。儘管不少歷史研究認為是為了籠絡本土人士的作法,但是任用台籍菁英,的確為本土人才提供一個發揮 的管道。他也逐漸提高本省人在國民黨中常會的比例,加上他晚年壓制黨內保守勢力,這種形式上的變化,有效打造了後來李登輝本土化政策的基礎。更重要的,他 晚年一句「我也是台灣人」,完全不是馬英九為了騙取選票的「燒成灰都是台灣人」可以比擬的。

(作者為澳洲Monash大學博士候選人,http://mattel.pixnet.net/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