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被捅報【復刻版】

在郭冠英這個納粹分子掀開范蘭欽集團的變態心理以後,整起事件逐漸朝最糟糕的方向發展。馬長瘤執政團隊不僅執政無能,還非常懂得把所有錯誤一次犯到滿,這群范蘭欽與台灣的歷史和現實嚴重脫節的程度,可以從被捅報這種不入流的社論中看得出來。

范蘭欽、林濁水與陳水扁的略同所見【聯合報╱社論】

若說范蘭欽、林濁水與陳水扁的見解有相同之處,你信不信?

先 說范蘭欽與林濁水。范蘭欽有一篇文章論及二二八,為陳儀伸冤。他寫道:「實在陳儀是愛民清官。」林濁水則在他的新著《歷史劇場》中說:「陳儀在社會通論中 長期以來也成為箭垛人物(即箭靶),集貪腐、無能、專制、殘暴於一身,一般人認為他是二二八的罪魁禍首……。但這不是陳儀的本來面 目。……我發現我不能同意前述通論,並遽然心驚地發現陳儀和他的團隊在中國政界是不容易找到的好官。」林濁水並同意「陳儀本人非常清廉,絕不枉 法」的說法。

眉批:陳儀要是愛民清官,就不會一方面向二二八處委會的人再三保證絕不調兵、另一方面向南京的蔣介石請求鎮壓。至於集貪腐、無能、專制、殘暴於一身、二二八的罪魁,當然陳儀還不夠格,跟蔣介石比起來,他只是小咖啦。一個本人清廉的官員、卻管不住手底下的貪腐殘暴集團,清國的小說老殘遊記中曾提到貪官可惡清官更可惡,其危害便在於剛愎自用。
范蘭欽與林濁水各自腦海中的「二二八全圖」當然不同。但二人對陳儀的「部 分評價」竟然如此相同(不是全部,卻是最重要的部分),仍可令人驚異不置。林濁水說,他是在「傾力閱讀」並訪問耆宿後,始「遽然心驚」地有此發現;但是, 對於范蘭欽而言,這或許卻是他早已建立的認知。林濁水與筆名范蘭欽的郭冠英年歲學歷相若,且皆對台灣政治及歷史探掘極深,但二人竟然會遲至今天始對陳儀出 現相似的評價,豈能不令人也「遽然心驚」?

眉批:相似的評價?陳儀在二二八的作為不能從他本人的操守出發,而是從整個時代、整個KMT集團的脈絡來看才有意義。把這種個人特質無限上綱成最重要的部分,就可見被捅報不只無恥賤格,連基本的智商都不具備。這才叫人遽然心驚吧,這種程度也能寫社論?

陳 儀的歷史評價是一個難題。但陳儀的評價如何,與二二八的定論如何,或與應否主張台獨,其實並無必然關係;然而,如今的台獨論調,卻因為要主張台獨所以扭曲 二二八,又因為要扭曲二二八所以將萬惡歸於陳儀。林濁水現在想從扭轉對陳儀的評價,來修正台獨人士對二二八的認知,並主張「二二八是一個歷史命定的悲 劇」;這卻是「范蘭欽」郭冠英的一貫主張,亦即他也認為二二八是自鴉片戰爭至國共內戰的「歷史命定的悲劇」。

眉批:到底台獨是怎麼扭曲二二八的,有人可以教教偶嗎?二二八本來就是個命定的悲劇,因為現代化相對程度較高的台灣被一個落後政權用武力占領時,就已經註定了。至於跟鴉片戰爭有甚麼關聯性,大概要請三太子降駕才說得清楚吧。

林 濁水號稱是「台獨理論大師」,卻在數十年後始對陳儀有「遽然心驚的發現」;但台獨論述卻早已將陳儀定位鎖死當作箭靶,亦將二二八操作成撕裂族群、分裂國家 的台獨圖騰;相對而言,「范蘭欽式思維」則可能因為有不同的史識史觀,例如不認為陳儀是那般不堪,亦不認為事件中有台獨所稱數十萬或數萬台灣人死難(范指 外省人死傷八百,本省人死傷千餘人),而對台獨的二二八論述不能同意。何況,台灣社會對二二八「本來面目」的認知差異,又豈僅只在對陳儀的評價不同而已?

眉批:撕裂族群?你們被捅報知不知道多少受難者的雙掌被鐵絲給穿過、身體器官被刺刀切除,到底誰被撕裂要不要先搞清楚?分裂國家?又是哪個國家?種花冥國的軍事占領甚麼時候得到台灣人的同意?跟你們的評價不同是很正常的,只要智商跟你們不同,都不會有相同看法。

更 令人「遽然心驚」的是,范蘭欽與陳水扁也有所見略同之處。范蘭欽指「中華民國」只是「靠美國占領了中國的一角」;他且說:「台灣只是中國叛離的一個 省……其實根本沒有這個東西,她不是省,自廢了,更不是國,只是一個鬼島。」這樣的論調,一方面是反台獨的;但另一方面卻不啻與台獨同調,亦即也 否定中華民國。陳水扁的台獨論述一直糾纏於「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與「范蘭欽」同;更指「中華民國是什麼碗糕」、「中華民國已經滅亡」,這豈不也是「范 蘭欽」的口吻?然而,范蘭欽已遭免職,而陳水扁迄今仍享受卸任總統禮遇。

眉批:蔣介石在1950年在台灣的演說就說過中華民國已經亡了,現在還有座陰廟在拜這個下地獄的傢伙。享受卸任總統禮遇?起碼蓋座扁廟才夠格吧!

范 蘭欽對二二八的論述,被指為「辱台」,但要如何解釋林濁水為陳儀翻案?再者,如果對陳儀的評價可以調整,吾人對二二八的思考,有無可能也朝向林濁水所稱 「歷史命定的悲劇」方向移動?否則,如果非要以後來的台獨論述挾持二二八的「本來面目」,不但二二八真相難現,且「陳水扁們」及「范蘭欽們」也將永遠存 在。

眉批:這段完全語無倫次,阿扁不是納粹的擋箭牌,偶不確定陳水扁們跟范蘭欽們會不會永遠存在,但是永遠會有寫出這種文字的腦殘。

中 階公務員郭冠英用筆名以那類措詞來議論國是,確屬可議;但是,這與陳水扁以總統身分公然詛咒「中華民國已經滅亡」相較,卻是小巫見大巫。你來我往,你要摧 毀「中華民國」,我就不放過「台灣」;情緒愈來愈敗壞,言語愈來愈離譜。冤冤相報,相激相盪,「陳水扁們」與「范蘭欽們」遂成了相互毀滅的兩個極端。

幸而,陳水扁們與范蘭欽們畢竟是兩個少數的極端。今天,除了管碧玲之類,已經很少人會藉此又要撕裂大家選邊站了!

多數國人皆希望:台灣和中華民國能一起好好活下去。

【2009/03/24 聯合報】

眉批:今天,除了被捅報跟一堆范蘭欽們不瞭解挑起族群歧視的嚴重性以外,已經很少人會支持這種狡辯了。郭冠英還敢嗆聲對敵人有說謊的權利,而這篇社論是要說 對台灣人有鬼話連篇的權利吧。多數台灣人會逐漸把你們這種惡劣的仇恨言論幫兇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裡,最好跟種花冥國一起滾蛋,台灣人才比較有機會好好活下去。

附錄~
曾韋禎:兩小報繼續鬧笑話郭冠英與陳儀

無諍金剛:論范蘭欽的自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