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熱、清醒、大梵天【復刻版】

今天是09年農曆正月初一、守歲期間說些印度的創世神話,也是『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吧。印度人相信,大梵天神(Brahma)創造這個世界,人間最早的知識就是大梵天所傳授,紀錄在吠陀經當中。

歷史上的雅利安人約在西元前1750年移入印度,他們從中亞的草原經過波斯再進入南亞次大陸,帶來自己的信仰與習俗,跟印度土著長期的衝突又融合。接著發展出多彩多姿的神話,主要由博學的婆羅門負責保存、傳授這些知識。

一開始,宇宙一片虛無,大梵天靠著自己的法力產生知覺、並想創造世界,然後讓自己從一顆金蛋中生出來,於是有了世間萬物。他被描繪成紅膚白袍、騎著公鵝、擁有四隻手臂。

大梵天原本有五顆頭、後來又變成四顆,其實就是佛教的四面佛。這位經常惡搞的大神在印度人氣超低,原因是他妻子辯才天女的詛咒。大梵天一開始只有一顆頭,後來娶到美女「薩拉斯瓦蒂」,也就是辯才天女、類似希臘的謬斯女神,掌管智慧與藝術。由於妻子太漂亮、就長出五顆頭時時盯著看。

有一次大梵天因為驕傲,惹惱濕婆大神,濕婆就用咒語燒爆他的一顆頭、證明自己法力高強。後來大梵天夫妻吵架,辯才天女就詛咒他不受崇敬;又因為濕婆神對梵天不禮貌,所以詛咒濕婆要苦行贖罪,因此濕婆成了苦行之主。其他大神也遭殃,各自受到奇奇怪怪的處分……這故事是要告訴偶棉,小心夫妻吵架掃到風颱尾嗎?XDDDD

到了西元前600年左右,悉達多‧喬達摩王子出家修行,成為世人熟知的喬達摩如來。在喬達摩如來剛達到最高成就的時候,他曾經一度遲疑要不要傳授佛法,此時大梵天現身,勸請如來佛祖打消退隱的念頭、喬達摩如來這才在印度巡迴演唱45年,直到涅槃。

這個故事也可視為一種隱喻,大梵天可以象徵古老的印度文化體、古老到無法創新;這時出現一位劃時代的喬達摩如來,自然要向他求教、超越本身的盲點。這位大梵天在吠陀時代就已經常常亂來,在佛陀時代的事蹟也很精彩。

大梵天與佛陀之間的故事大致如此,有一天,喬達摩如來察覺到婆伽梵天(梵天有很多版本,這是印度神話的常態)突然自HIGH起來,於是就到他的天界訪問。這位梵天在自HIGH甚麼咧,也沒甚麼,就是自認最偉大最厲害、永遠不變、是一切的起源與主宰

佛陀這時發現天界中混著一位不速之客,便是名叫「波旬」的天魔。這位波旬很像魔戒雙城奇謀中那位蠱惑洛汗國王的弄臣,在一旁吹噓千萬不要不相信大梵天的自以為是、毀謗他會多慘又多慘、稱讚他又會多爽多爽之類的。

這點把戲自然逃不過佛陀的法眼,於是展現梵天不曉得的知識、比梵天所處的天界更高的天界知識。然後是鬥法,婆伽梵天想要隱身、讓如來看不見他,結果失敗。於是換成梵天請佛陀隱身,佛陀一下子消逝不見,婆伽梵天這才心服口服。

不過厚臉皮的天魔還沒走,竟然還留在現場、請佛陀不要傳授所知道的一切。喬達摩如來當場斥責天魔只是不想眾生離開輪迴苦海、脫離他的掌握罷了;波旬天魔知道自己被完全識破、當場淚奔回老家去。

照印度神話的設定,天界分為欲界、色界、無色界3種、總共26層(也有28層的算法),這便是印度精神上的101大樓。較為下層的天人無法得知更上層的天界,類似某種防火牆或結界吧。波旬天魔屬於欲界頂端、梵天屬於色界底部,欲界低於色界,照理來說天魔根本見不到梵天才是,可見這時的天界出現某種bug, 被病毒入侵,XD

說實在,天界的種種細節並不重要,因為故事中著魔的大梵天也會在日常生活中出現。狂熱的集體主義正是絕佳的例子,沒有足夠的文化累積還無法造就這種病態。例如所謂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在台灣經過數十年的精心灌輸,讓某些人還是認為什麼統一大業高於一切,跟故事中自以為是、自認極樂、是萬物起源與主宰的婆伽梵天一個德行。

在這種集體狂熱中升起的大我錯覺,自然會認為犧牲幾個小我又如何,不過是獻給大梵天的祭品而已。此類我執是極權專制的最佳養分,也是一個文化走向腐敗衰落的開始;不可能容許甚麼平等自由、公正開放與自覺成就了。一切有關個人提升的價值在這種狂熱中都會被抹煞,唯有歌頌、建造與紀念「大我」的偉大成就才正確。

避免被這股狂熱侵蝕的方法,就是保持冷靜覺察,對所有的國家主義或集體法西斯抱持最基本的戒心,就算是對台灣建國也是如此。在這個基礎上所建立的國體也才有意義,讓所有身在其中的人能追求自己的幸福、而非別人的。這就是禪定與智慧、並非專屬於佛陀的禪定與智慧,而是每個人只要願意、就能培養並累積的!

【延伸閱讀】

中阿含長壽王品‧梵天請佛經

自由社論:中國民族主義情緒對全球都是威脅

李筱峰:佛陀,別聽他們胡扯!

劉軍寧:告別陵墓文明

曹長青:俄羅斯帝國的夢想

王丹:迷失在集體狂熱中的林夕

準備好了…〈口交篇〉【復刻版】

自從葉武台2008 年5月登基、率領KMT集團復辟成功以後,這群8年沒做官的馬戲團員除了用獵殺女巫的方式盡情炒作扁案很成功以外,一無是處。別誤會,這不是挺不挺扁的問 題,看看是哪些人炒作民不聊生、煽動名為反貪實為反扁的仇恨;又是哪個立委洩漏瑞士的偵查公文、是哪個法務部長上電視談個案?而且這位曾號稱人權律師的法 務部長還會開受刑人玩笑,說抱檢察總長就能假釋,好幽默、好有趣呀。

這個政府,除了口說白話、交差敷衍以 外,沒有一項拿手的。例如外交部,如果是因為辦外交辦成斷交部也就罷了;人家聯合國在亞丁灣聯合打海盜,台灣沒有任何資格可以參與,卻還是硬要討好北京、 讓中國水師護船,去護丁丁灣的船比較實在啦!要加入世衛組織也要請示中國老大哥、然後沾沾自喜國際地位有進步。這些人只會用口頭辦外交、卑躬屈膝的醜態, 乾脆改名叫口交部才名副其實,反正很喜歡幫北京吹嘛。

國 防部也差不多,中國的國防白皮書表示核彈彈頭不瞄準任何一國,大概又是喜上眉梢爽在心頭,可以驕其妻妾的向台灣人吹噓解除導彈威脅了。至於開放大三通、吸 引陸克商機(陸克?偶還黑武士咧);大家都知道,陸委會已經脫褲子門戶洞開,北京還是讓這些人連吹都吹不到。四項協議損害主權也不利商權,這群人的空口白 話還是依然。

然後是消費卷,鉑鎂鑼寫道:「堂堂一個部長,就像我這麼軟弱的去做,也不至於哭哭啼啼,自己不是說什麼0.007趴嗎?做的很好ㄚ,那哭什麼?說穿了,就是做官、就是在演!」 連這種比照投開票的行政作業,都可以多發個一千多萬元,還敢自誇0.007%的誤差?計票時也來點誤差如何?不知道是哪個陣營曾經拿做票掩飾自己輸不起的 賴皮行為喔?一個部長耍哭哭以後,要拿自己的薪水抵還、又要感謝民眾的熱心樂捐。行政疏失跟法律制度是跑哪裡去了,內政部他家開的嗎?

這群人口說白話、交差敷衍(簡稱口交)的能力簡直驚天地泣鬼神。不是因為沒題材寫、而是已經覺得了無新意,齣頭越來越多、越寫越覺得造口業而已。但是馬長瘤集團惡搞的能力,一次又一次的超乎預期、一次又一次的再造癲瘋,不記錄一下實在可惜啊!

【延伸閱讀】

雲程:我擬派拉艦 赴亞丁灣護航??

王景弘:外交變內交

熊曉蕙:中國笑裡藏刀

林濁水:年冬歹 馬總統做好當家吧

前交通部長蔡堆︰大三通未讓業者獲利就是失職

林峯正:不願面對的司法真相

紀念一江山烈士 馬讚中國維和部隊護我搜救隊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jan/21/today-p4.htm
〔記者許紹軒/台北報導〕馬英九總統昨在國防部「一江山烈士殉國五十五周年」紀念活動致詞時表示,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也不是世界衛生組織會員,但台灣的 救難隊在海地還受到六十幾名中國維和部隊所保護,這次救災兩岸沒有政治操作,也被亞洲華爾街日報稱讚台灣救災不落人後。馬英九在紀念對抗共軍烈士殉國的活 動場合,不說台灣在國際上是被誰打壓,反而稱讚中共政權治下的中國,為中國說話,令人側目。

● 對女雇員進行猥褻舉動,竟然可以說成「欲探南太島國女性胸部之形狀」…
台灣駐斐濟代表處接連爆發醜聞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ese_news/2011/06/110629_fiji_byjameslin.shtml

2009南橫三星與花東跨年(下)【復刻版】

在公路登山口午餐、曬完太陽以後,就往最後一星:關山嶺山出發。中午的大關山隧道塞車塞得很嚴重,偶棉一行三台車好不容易喬好位子、中途還被個騎重機的沒水準傢伙破口大罵…算了,不必為這種人打壞好心情~

就在上山的途中接到山隊銅鞋的電話,偶怎樣都想不到偶銅鞋竟然跟小薰一起在花蓮貪虎,機車團的魔掌竟然這麼深入、無所不在!!!飽受驚嚇之後,還是要一直陡上,好吧,等到了山頂再打個電話跟漢堡笑長請安一下好了。這顆山頭路程不遠、但越上去坡度越陡,由於相機沒電,這顆山頭就使用木柵張提供的照片來看圖說故事。

以下為帥哥領隊情侶檔在登頂的路上放閃光
此處為山頂一景,午後雲海翻騰,不同於清晨雲海的靜謐之美

下山之後,前往這次預定的最後一個行程--栗松溫泉,但是車子一開過去以後,路上雲霧大作、時雨時晴。從栗松溫泉上來的旅客說現場已經17個人了,再下去只會像扁食湯吧…一不作二不休,往台東泡紅葉溫泉去!1月2日的這一天,要特別感謝 nakamula 夫妻檔趁回台東老家的空檔上來,在啞口山莊準備好吃白斬雞慰勞大家、下山之後還被偶棉陰魂不散的纏住,幫忙找到睡覺的地方,真素太感心了~~~在泡溫泉的同時,小薰正在長濱跟機車團喝酒貪虎,殘念啊……。不過剛爬山下來就能泡溫泉泡到全身酥軟,也是一大享受!

一夜飽食好眠,1月3日的早上,從台東開往花蓮回台北吧。只事一早又發現車子前輪怪怪的,只好先往修車廠換輪胎。也才看到下圖這隻可愛的米格魯寶寶,本隊的鞋長們都對小狗狗情有獨鍾,看起來粉溫馨吧~

到了花蓮,先去糖廠吃冰,這時候就完全切換回觀光客模式了,點了一客最有特色的木瓜冰淇淋,請偶棉帥哥領隊來當一下比例尺。

接著則是到本隊唯一的花蓮人:BP大姐頭的老家,順道看她養的拉不拉多。這時就像 Dororo 突然開啟的心靈創傷開關一樣,當年在花蓮念書時的回憶湧上心頭。而自從畢業以後,就難得跟牠見面了,往事如煙,一下子就是2009年。也說不上是後悔、遺憾、殘缺、自責還是怎樣的情緒,就讓這股感覺自然消退吧。

多多灰熊的黏人…
也真難得牠這幾年來還記得偶~
離開花蓮也下午三點了,沿著蘇花與雪隧一路塞回去,結束這次糜爛的跨年之旅。原本要從西部回來、沒料到會去花蓮,這也是09年一開始意外的驚喜。定下心頭、隨遇而安,別想過去也別寄望未來,新的一年就這樣啟動吧!

2009南橫三星與花東跨年(上)【復刻版】

2008年,唯一的感想就是有夠鳥…一言難盡的鳥。台灣威權復辟、考試摃龜又財源廣「盡」,從各方面花乾用盡…….。總之,在這一年的最後一天下班後,大家坐上租來的休旅車往南橫出發囉!結果東拖西拖的,上路也已經十點多了,最後在湖口休息站跨年、看電視上轉播的101煙火秀,XD

這樣跨年的體驗還真特別,結果更特別的是,當車子在半夜三點半到高速公路玉井附近的300+33 1/2 公里處時,竟然爆胎了!!!於是聯絡拖吊業者到新營修車,好不容易換掉兩個後輪以後,直接殺往南橫進徑橋的庫哈諾辛登山口。

1月1日的行程:其實庫哈諾辛這一星已經去過了,還在這個山屋裡面被冷到睡不著,一開始還真是很不想再上去。可是待在登山口身體也不會暖和起來…好吧,動一動!

此處為庫哈諾辛山屋的岔路口

關山一景

來回五個多小時,回到登山口也下午了,大家往亞口山莊紮營。這次大件行李都放車子上,感覺起來特別輕鬆愜意。不過偶這雙肉腳可見笑了,下來以後全身痠軟,嗚嗚嗚,切換到魯肉腳模式了嗎?全隊加上來會合的學長與一對夫妻檔,總共12人,晚上就在山莊外搭帳、煮飯喝酒再睡覺,很久沒在山上這麼熱鬧了,心情一好、人也容易醉,不到九點就沉沉睡去了。


1月2日的行程,撿完其他兩星:塔關山與關山嶺山,然後泡栗松溫泉去。正巧在校生等學弟妹也組了一隊來這裡,不時巧遇。醒來以後先跑去大關山隧道口看日出,寒風狂吹、整個人冷到像進在冰水裡面一樣。不過在場的幾對情侶檔跟夫妻檔,閃光程度不輸日出啊~在此還是提供日出景色就好了,科科。

童心未泯的鞋長還是不肯放過小狗,看牠無辜的眼神哪
 本日金玉涼言當屬孽徒尤奇這句:但願人長久,千里共ㄑㄧㄤˊ ㄐㄧㄢ。」
這樣形容這群重度山癌患者,應該是粉剛好吧~

以下是午前登上塔關山的風景

一旁就是鷹子嘴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ㄑㄧㄤˊ ㄐㄧㄢ的實況
當天真的很冷,地上都結冰霰了
回到登山口後,像大樹一樣高的鞋長跟大樹合照
剩下的關山嶺山與花東之行,下篇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