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選誰都沒差嗎?醒醒吧!【復刻版】

以下是澄社在自由時報的投書,添加一點個人意見兼碎碎念一下~

澄社評論/換了個總統,到底改變了什麼?

◎ 劉靜怡

十一月初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幾乎同時,一群在網路上呼朋引伴、互相串連的台灣學生,則是在六日早上悄悄來到行政院門口靜坐,要求馬總統劉院長針對陳雲林訪台期間的維安措施侵犯人權的現象道歉,要求警政署長與國安局局長下台,並修改限制公民言論自由和集會遊行自由的陳年惡法集會遊行法。然而,總統府和行政院連日來的回應,卻令人失望。(何只失望,出來消遣高中生的程度比大學生好,這種極度幼稚退化的心態,到底是怎麼養成的?)

曾經年年紀念六四天安門屠殺慘案的馬總統,在面對與中國交流的問題時,卻全然忽視「民主法治人權」的原則,僅僅為了「接待重要來客」這個似是而非的威權理由,便放任國家暴力以極度背離法治人權標準的執法方式,對待表達意見的公民,這顯然是個欠缺現代法治觀念的不合格的政府。(劉教授真善良,這位驅長從年輕時做職業學生上癮以來,甚麼時候在意過自由民主人權這種東西?能吃嗎?能給他每篇報告五十美金嗎?葉武臺先生從來就反對萬年國會改選、反對總統直選、反對美麗島民主運動並以暴民兩字汙衊之,有這麼輝煌的紀錄,要是他操控的國家暴力會遵循法治人權的標準行事,才有鬼!)或許,隨意進入唱片行關掉音樂並強行拉下鐵門、淨空高速公路車道、禁止人民在公共場所拿國旗、禁止人民騎機車懸掛支持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強奪人民手中的DV等等「違憲違法」的執法手段,頂多只是凸顯出集會遊行法及相關法令的千瘡百孔而已,我們更該在乎的,是新政府在事後嘗試正當化這些作為時的荒誕說詞,以及這些荒誕說詞所呈現出來的反民主法治人權態度。(強闖民宅是公訴罪、搶奪民眾財產是公務人員結夥強盜罪,這些不只是「相關法令」的千瘡百孔而已,憲法保障的基本權遭受侵害,用而已兩字實在太客氣了點。至於馬政府這種反民主法治人權的態度,很明顯的,只有三個字可以形容:法西斯!)

例如,當總統府大言不慚地指稱唱片行事件純粹是「取締噪音」時,我們可以看到的是瞎掰惡意。試問:難道和馬總統同樣身為法學博士的發言人,真的沒有理解環保法規中噪音取締相關程序規定的能力嗎?那麼,用這樣的說詞為完全未踐行正當程序的取締手法開脫,是不是愚民之舉?當行政院秘書長及教育部部長和學生「溝通」時,一再提出「依法申請」重要性的說詞,不是完全不理解「實質法治」的意義,便是在嘲諷馬總統「把街頭還給人民」此一競選政見的正當性。(法學博士?大概是研究法西斯學的博士吧,威瑪共和也是一步步透過正當法治程序讓希特勒成為混世魔王,不過以驅長的能耐,大概連希魔的一根腳毛都比不上。)

這是個以二三十年不變的「錯誤陳舊」法治心態和執法方式在運轉統治機器、絲毫「不願改變」的「新」政府。行政院秘書長「政治是一時的」這句話,凸顯出老政客狹隘的權力思考邏輯,但卻是句既莫名又諷刺的經典之作。

沒錯,今天該談的嚴肅問題,不是狹隘的藍綠對立政治,曾經執政八年的民進黨,當然該為自己根本不去矯正國安三法─國安法、人團法和集遊法─箝制公民社會發展的重大錯誤鄭重道歉,該為不願修改甚或廢除集遊法,以便能滿足其「維護治安」的幻想卻導致肆意欺壓爭取權益的樂生院民等弱勢異議者的結果道歉。(很抱歉,過去執政的民進黨從未在國會成為決定性多數,而在過去八年也從未遭遇集遊法如此被濫用的重大情事,在民進黨道歉之前,執政的KMT應該先切個腹,這就叫做優先順序~)

但是,換了個時空標榜「政治道德」的新政府,我們到底可以期待和經歷怎樣的改變和希望?馬總統究竟有無決心面對自己當年主導的國安三法?民主法治基本價值的維護,憲法基本人權的尊重,絕對是超越了一時的政治問題,包括一時的政黨,一時的總統,一時的「江陳」會在內。背離了這些基本原則的新政府,充其量也不過和舊政府無異罷了。(這裡有一點小語病,跟舊政府?哪一個舊政府?扁政府並不會用戒嚴時期的手段對付人民,希望這篇文章的最後一段,不是廉價的各打五十大板就算了,虎頭蛇尾很不好的捏~)

(作者為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律組副教授)

還想看這個法西斯政權更噁心的狡辯嗎?請見毛毛牙:從專訪看驅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