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先生在北宋【復刻版】

上個禮拜天9月28日因為五級颶風薔蜜來訪、拍馬屁至極的祭孔大典延期。不過區區一個颱風怎麼吹得跑這些馬屁精呢?可憐的孔老先生還是不得不接受「添籽」級的區公所舞蹈表演,可憐的小學生們前一個月被臨時通知要湊滿64人來跳,然後從昨天的凌晨三點一直弄到七、八點,很好奇的是:那些學者、家長、教育跟人權團體跑哪裡去了?當騜蛆長為了展風神而讓十多位學童熱昏的時候?當這些繁文縟節、充滿「三民主義重現海隅」的爛祭文大吹法螺的時候?

這些學者、家長跟所謂的社運人士,遇到民進黨政府就把神主牌舉得高入雲霄、代替月亮懲罰你從不手軟。一遇到KMT,知道是會報老鼠冤的壞人,就乖得跟甚麼一樣,仁義道德和理想價值都隨下架的毒奶粉沖掉了。孔子這位封建沙豬曾說過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騜可能兩個要件都符合。八佾舞是天子帝王之禮,難道騜的老媽是天上聖母嗎?開中門進去更是連兩蔣都沒幹過的事,照支那的禮教來說,僭越即是小人,難怪整場祭典零零落落。要是一個小人來拜訪偶,不把這種咖洨轟出門才怪。

看新聞才知道郝大頭喝酒喝到吐奶(裡面摻了三鹿嗎?)、李泳瓶中暑,更慘的是十多位古裝小朋友熱到昏倒!騜自己整張臉像出山、又愛穿壽衣,也不必連累小學生站這麼久吧!一場從頭到尾都很無聊的笑話,卻要小孩子為了政治人物穿上奇怪的衣服、做些奇怪的動作?這種「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心態跟作風,在台灣早就不新鮮,髮禁就是絕佳的例子。只要掌握權力的人高興,就可以命令別人耍猴戲、扮成統治者想要的樣子,而這些學者、家長或是社運團體,不知道是出於鄉愿(孔先生說是德之賊ㄟ)、還是因為對獨裁者的病態迷戀,竟然視而不見?

從佛光山的斷繩、燒掉的天燈、折斷的旗杆、剛上任的乃兆跌個狗吃屎,多到靠北的異常巧合可以看作是有意義的同步現象。愛好易經的孔先生大概會說是一種「感應」吧,但是對現實缺乏現實感的許多台灣人,還是被騙了那一票。據說騜蛆長在孔廟中出(從中門出入的簡稱)後,又跑到一貫道和靈鷲山去求神拜佛。他不是已經有一位殘忍剛愎的上清下秀國師幫牠降妖伏魔了嗎?還是牠也知道這個國師其實是偽裝成普渡慈航的蜈蚣精?XD~

自作孽不可活,折福折壽也是唯人自招。據報導騜蛆長在區公所裡面孤家寡人,沒什麼人才或謀士講得上話,這就是獲得權力又無能運用的絕佳示範,接下來更可能會看到天怒人怨的超完美例子。不問蒼生問鬼神,仙佛基督都幫不上股市跌幅世界第一的忙啦!(附註,本日台股下跌幅度終於創下五月以後全球第一,總算打敗阿共、這才是勇敢ㄟ台灣人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