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大奇遇【復刻版】

2008年的8月8號晚上,我們一行三人搭上往瑞穗的火車,韓大由於臨時加班,半夜才能過來會合。9號一大早五點多、吃完瑞穗街上的早餐後,坐上包車往林道出發。舊地重遊,在2000年的2月曾從瑞穗林道逃命般的下山…始終對此地沒甚麼好感啊,XD

九 點多抵達林道19K處,在超大水泥橋底下有一處水色碧綠的深潭,就算是炎炎夏日的現在,也有微微寒意。在這裡以後,螞蝗大軍就等待偶們自投羅網啦!經學姊 本日的估計,到28K工寮為止,已經近百隻螞蝗爬上我們的身體,樟腦油第一天就噴到快沒了,偶們四人都身上掛彩、各自捐了點血給螞蝗大人享用……隨著潮濕 的綿綿陰雨,有點髒亂的工寮內也難免有這種吸血生物出沒,大家第一天也確實累到了,早點休息、明日再戰吧。

────第二天分隔線────第二天分隔線────第二天分隔線────

由 於偶鬧鐘設定錯誤,耽誤到快六點才出發……對不起各位大大啊!今天到34K登山口以後,便是沿稜無止盡的陡上陡下,也讓自己的雙腿從頭軟到尾。小侯和偶今 年上半年都在當考生,大概也有十個月左右沒有去過長程縱走,第一次開山就是丹大橫斷,也有衰個一兩天的自知之明。唉,除了「更」不絕口之外、還能怎樣呢?

午 後陰雨的天氣中,六點半終於趕到太平西溪營地,很不巧的在這時候又下起大雨,溪邊的空地又怕淹水、手忙腳亂的換到比較高的地方搭帳,連人帶帳篷整個濕透。 肩腰痠痛、又全身濕黏陰冷;我的天,跟上一次到這一帶的遭遇一模一樣!雖然沒有上一次下了12天雨的悲慘程度,但是自己必須承認…狀況不如8年前了,不論 是體力、耐力、身體回溫的速度都有差。草草吃個拉麵,大家就快快入睡了,明天要到太平溪源營地,腳程得快一點才來的及單攻丹大山!

────第三天分隔線────第三天分隔線────第三天分隔線────

一夜好眠,幸好早上醒來已然放晴,收拾好所有裝備出發、沿著草坡一路緩上或陡上。前兩天的腳程都無法趕上記錄的速度,到了11點吃午餐的時候,大家實在不得不承認──丹大山是去不成了,只能留待下回吧,看是要南三段還是甚麼花式路線?

其 實一早差點走到暈過去,由於一個致命的錯誤:忘了帶雨褲所造成的。狂鑽箭竹叢的結果就是下半身像浸在冰水中一樣;植物的保水效果真是驚人,沾滿露水的箭竹 葉像是一塊又一塊的濕抹布,在愚蠢的人類穿過去時一次又一次的擦拭。幸虧韓大有多一條備用的,不然偶可能根本走不到太平溪源。一整天從中級山地形過渡到高 山的地形,惱人的箭竹叢漸漸少了、路漸漸比較寬闊了,4點多抵達營地,許多水鹿、山羊沿途啼叫、滿山遍野的鑽來鑽去。不必趕著攻山頭、開始有在高山上的閒 情逸致。還出了太陽、曬曬衣物跟濕透的襪子,雖然火生不起來,但確實是個閒適美麗的夜晚!

────第四天分隔線────第四天分隔線────第四天分隔線────

延 溪出發陡上後撿到此行第一顆百岳──內嶺爾山。此後雖然一直趕路,無奈力不從心,直到馬路巴拉讓山頭附近,速度仍是跟不上記錄,看來今天是到不了東郡大山 北鞍營地,只能在義西請馬至山頭前營地紮營囉。早上大家還嫌義西請馬至看起來沒多高嘛,結果攻頂之前的五重天梯果然夠嗆,無窮盡的陡坡讓人徹底破功!偶腳 底已經多處破皮、兩根大腳趾甲大概也要脫落了,不過小侯的雙腳更慘,浸泡到多處龜裂,簡直快蜂窩性組織炎了。

營地無水,所有的水量都必須重新估算、做最保守的使用,頂多煮個拉麵而已。大家這幾天下來的食量實在是嚇到偶這個大廚了,是來參加丹大斷食營的嗎?到了第四天的糧食仍然跟第一天差不多重……

────第五天分隔線────第五天分隔線────第五天分隔線────

今 天的行程是最愜意的、卻也是意想不到的凶險。難得大家發奮圖強、五點二十就出發,很順利的度過斷魂稜、裡門山,十點就到到丹大溪源午餐,昨天趕不到這個像 仙境一樣的地方住下來實在太可惜了。一路上的水都極為清澈,不論是在斷魂稜岩壁上的徑流、還是丹大溪源的流水,冰涼甘甜、帶著微微的土石、草木與大地的氣 味,世上任一台濾水機也濾不出這樣完美的水質。喝過這種東西就很像是上癮,過了一段時間的平凡日子以後,就會想再上山喝一次……不論上次是否說過『再也不 想上山累成這樣了』。.

天色陰暗、卻也清爽,在高山草原上放開腳步走路是極為舒爽的。不過下午2點多以後,一片烏雲罩頂、不斷颳風下雨, 越走體力消耗越劇烈。四點後才到可樂可樂安山頂,今天仍然是去不成東郡大山北鞍營地了,隨著雨越下越大、還有打雷閃電,大家緊急下切郡東山營地。只是這個 營地比想像中遠、沿著溪谷陡下的路又不大清楚,耽擱了點時間。之前就已經感覺不舒服的小侯此時情況更加嚴重,本來是雙手發麻,在樹林中惡化到無法動彈的地 步。言語不清、四肢麻痺、嘴唇紫白,處於失溫邊緣。

學姊吩咐緊急紮營,但是這個時候連一塊平地都不可得,之前覺得稜線上的草原會積水又可 能被雷擊,因而不願紮營、結果現在更慘。隨手找了兩棵樹之間的小斜坡,拆睡袋、煮薑茶、所有人先設法窩過今晚再說!小侯的失溫狀況遠超過偶想像,衣物已經 無法自行穿脫。說實在,爬山的十一年當中,從沒有一次感覺死亡的威脅如此接近、死亡的陰影如此徘徊左右!

大家強要小侯打起精神來,胡言亂 語皆可,只要不睡著就好。好不容易把他塞進睡袋,卻仍不斷發抖。帳篷又隨時快垮掉、或是滑出去兩棵樹幹之間,所有的不巧全湊在一起,小侯的意識似乎也不見 增強。心裡難免胡思亂想,如果今晚要伴屍而眠,該如何陪他最後一程?我所知的也就是口稱佛號與小時候學過的一些咒語吧,千萬千萬不要到這個地步,我還沒堅 強到幫學弟助念的程度!

幸好喝過薑茶後,小侯四肢漸漸回暖,失溫狀況算是解除了,但虛弱一段時間是難免的。考量到以後的路程,請學姐連絡留守人,安排直升機吧!大家以詭異的姿勢窩在扭曲的帳篷裡撐過一夜,難過歸難過,但起碼是活跳跳的感覺難過,好過雙腿一伸太多太多!!!

────第六天分隔線────第六天分隔線────第六天分隔線────

早 上與搜救中心人員約在郡東山頂草原,想辦法讓直升機辨識。甚至做好放棄所有裝備的準備,只要全員下山即可。空勤總隊的直升機終於出現,大概八點半左右,技 術高超的降落在草原之上,衝出四名彪形大漢帶著大家上機,一切總算告一段落了……。隨後則是降落在水里高工的操場,免不了有記者伺候,唉,真不該在記者面 前脫鞋,露出一雙爛腳~

自己的狀況連續幾天粉糟糕,唉,難道是該認真思考封山的年紀了嗎?這回上山不只體力沒調整好、裝備也沒適度更新, 出事的不是偶也算幸運了。不然就是以後要嚴格執行裝備輕量化,雖說山永遠在、但體能可未必永遠在啊!幸好全員平安,小侯下山後急診一下並無大礙,至於該檢 討的、該記取教訓的,等偶有空再另行交代吧!

附上報導一篇,不過年紀寫錯、也不是吊掛……所以媒體的確不可盡信啊!!!

南三段失溫登山客 直昇機救援送醫
【中央社╱南投縣十四日電】
2008.08.14 09:37 am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2/4471636.shtml

攀登中央山脈南三段,於昨天晚上在南投信義鄉郡東山失溫請求救援的登山隊員侯志麟,今天上午八時五十二分,空勤總隊直昇機成功將他吊掛上機,轉送醫院救治。

據消防單位指出,該登山隊共有四名成員,申請自八日起攀登中央山脈南三段,預定十八日下山,十三日晚上駐紮於郡東山區時,二十七歲的隊員侯志麟出現失溫現象,由隊友在當晚九時二十五分請求國家搜救中心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