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陵.家天下【復刻版】

復刻版前言:2012年的現在,更是可以清楚的觀察出一個模式,馬囧就任之前必然會派一位代表性人物去中國朝貢、討賞討冊封、為自己爭取某種可笑的正當性。剛好兩次都是吳伯雄這個沒骨氣的傢伙過去,08年徹底展露家天下的醜態、12年則是大張旗鼓的講一國兩區。馬英九說謊成性,但在種族主義這一點上,牠可是坦蕩蕩的從不隱瞞、誠實到一種匪夷所思的境界。白賊義跑去中國獻媚、任由當地警察粗爆阻擋台灣記者採訪,更是這群高級外省人集團(含那些假裝自己也是的台巴子)的典型作風,對各種威權卑躬屈膝、對人民驕其妻妾。很明顯的,如果不是台灣人自己無法擺脫被殖民的性格弱點與自欺欺人,根本沒有這些敗類趾高氣昂的餘地。
Last updated: Apr.18 01:01, 2012

原文:1964年,高玉樹先生當選第五屆台北市長,他曾在競選時發出豪語:「把總統府的國旗拿下來──明年揷到南京總統府上!」。群眾一向對老K敢怒不敢言,自然是HIGH到不行。不過在那個蔣介石的年代,隨時有白色恐怖的危險,何況當時的KMT選舉奥步盡出,不但買票作票(例如停電)、還有隨時窺伺的鷹犬(情治人員)。高玉樹先生當年這等機智與氣魄,讓他能夠衝出「一人戰一黨」、「黨內投黨內、黨外投黨外」的氣勢!殺得KMT在台北一敗塗地,後來由當時的警總總司令陳大慶想出把台北市改成直轄市的賤招,只要不必選舉、民間力量缺少組織,就能夠分而治之。

從蔣介石渡海「復行視事」的竊國統治以來(是的,沒有任何法律根據就當總統,就是竊國),KMT濫用行政資源、黨國家天下的腐臭習氣一點都沒有長進。KMT主席吳伯雄27日晉謁南京中山陵,喃喃對孫文銅像祝禱說:「報告總理,我們把政權拿回來啦」,不就是這種台灣是老K財產、將DPP所代表的力量視為家奴的心態?跟高玉樹先生的氣魄能比嗎?只不過是軟骨頭的戀屍癖,奪去你們KMT江山的是PRC,孫文本人還主張過台灣應當像朝鮮一樣獨立咧!福爾摩沙跟他能扯上什麼關係……Orz

隨著種花冥王「英明神武、復辟功成、得登大寶、傳繼正統、放泛綠頑凶於南疆、限扁珍之落跑出境」,前清殭屍們又有事可做──重新翻出文言文、把「莊子.讓王篇」都塞進基測考題了。優良的文言文傳統即將發揚光大,大家也順便複習一下明末大儒黃宗羲先生在「原君」這篇大作裡是怎麼評價家天下的吧~

『後之為人君者不然,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於我,我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亦無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始而慚焉,久而安焉,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傳之子孫,受享無窮;漢高帝所謂「某業所就,孰與仲多」者,其逐利之情不覺溢之於辭矣。

此無他,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今也,君為主,天下為客,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為君也。是以其末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業,曾不慘然!曰「我固為子孫創業也」。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視為當然,曰「此我產業之花息也」。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無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鳴呼,豈設君之道固如是乎!』

很讚吧,古代人開罵的技巧與水準果然高超,比TVBullShit還毒、又優雅多了,鯉掏等人還是多去鑽研一下吧,大家耳根可以清靜點。不過台灣人對這種封建時代的執政黨主席似乎視而不見、自然也就會習慣人權被侵害,習慣以後便造就自己的悲哀,如酥餅大所言:「台灣的媒體與記者已經成了人權迫害的原兇,也是社會低俗化的始作庸者,重要議題不關心,只會製造廉價的頭版。馬英九上台後,政務官荒腔走板,昨天突如其來的漲價更是民怨沸騰,這個對漲價毫不手軟的政府對商人囤積物資卻束手無策,農人現在已經買不到肥料,將來食物與農產品價格的漲幅已經可以預期,而預期心理又會加遽漲幅,但是馬英九的對策目前看來只有脫掉西裝與總統府少開冷氣,這個時候媒體的監督在哪?人民的怨懟有誰幫忙發出?我不得不懷疑,跟蹤陳幸妤其實正是為了幫馬英九政府的無能轉移焦點。

有人會說,不要理那些媒體就好了,但是當社會有一群人不停得在迫害人權的時候,憑什麼要人權被迫害的人忍受?更令我擔心的是,當我們允許某些人擁有迫害人權的特權的時候,我們還算是個進步的文明社會嗎?
前天有朋友傳來文字說,中國的衛生署長在WHO表示,中國已經妥善照顧台灣人民的健康,所以台灣不需要加入WHO,而且他又表示,台灣「同胞」對四川地震的踴躍捐款,充分顯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沒想到台灣人的愛心變成台灣理應被併吞與不該加入WHO的證據,我花了一段時間搜尋,卻找不到這段談話的影像,顯然台灣的媒體主管覺得拍下陳幸妤發飆的畫面比關心台灣在WHO的遭遇重要多了。
520後,台灣的主權正一點一滴的流失,馬英九政府的無能正逐漸的影響到每一個人,但是報紙的頭版與媒體追逐的對象卻是陳幸妤闖紅燈。然而,有多少人能夠跳脫媒體設定的膚淺議題,真正意識到台灣的危機呢?
這就是台灣人的悲哀。」

最後,跟獨孤大有一樣的疑問:「TVBS在討論什麼金紀玖,好像油價上漲完全不存在一樣。嗯…好吧,反正他們可以再繼續批扁批下去,我看到有人在討論什麼民進黨要知道檢討,就覺得很好笑。你們真的是活在空中樓閣裡面嗎?現在有誰還管民進黨要不要檢討呀?照這八年的標準來說,老百姓都要活不下去了,不是嗎?我在選前可是看到很多一副馬英九上任之後,一切都會大好的網友呀。現在不曉得都去哪邊去了,連去書籤網站上都看不到了。大概都去排隊加油了吧。」
選給馬蕭的765萬選民,不是要鄙視你們、也不是不把你們視為同胞,只是這種九流政府你們滿意嗎?還是只要教訓扁皇等人,就算沒油沒肥料、一切就都值得了?

【延伸閱讀】

簡余晏部落格:「超爆笑的!孫文會從棺材跳起來吧~~

簡余晏部落格:「綠色短評/孫文不能理解的事

廣告

準備好了…〈520篇〉【復刻版】

2008年的5月20日,離1988年的520農運剛好20週年。當時的農權會展開解嚴後最大一次規模的農民運動,也是剛鬆綁的社會力激烈震盪的時候。許多DPP後來的重要頭人在這場運動中被憲警痛扁,而後不斷的衝衝衝、終於把據台55年的KMT給趕下臺。到了今年,剛好是KMT的再度復辟,歷史好像有點諷刺啊…(對了,本篇是碎碎唸的純政治文,XD)

今天登基的馬神,面臨什麼樣的處境呢?首先,他的政黨握有立法院四分之三席次。英吉利百樂門(Parliament)當年有個戲稱──除了將男變女、女變男外無所不能。不過面對輸入性通膨,應該比以上這種變性手術就能處理的問題棘手一點。不過,馬上就會好,他不是人、是神啦,大家安心~

其次是選在一個生意不好的小巨蛋作場地,加減幫台北市政府作作業績。之前跟陰森集團的糾紛,讓這個地方作了一陣子倉庫,似乎多花了幾千萬,這等於多少營養午餐,有興趣的可以算一算。然後極為糟糕的前置作業、邀請函觀禮証什麼的都發得零零落落;馬神的競選對手謝長廷先生還收到兩張邀請函、DPP的所有立委也都沒收到。這是哪門子藍綠和解,那27個立委都是魔神仔嗎?也難怪被批評毫無驚喜(文末附上中央社報導一則)…

至於把DPP好好鞭一鞭,那是一定要的啊!誰叫扁皇要走之前都沒出個奥步,讓藍教徒眾沒有文章可作,更該鞭到爽。還有更怪的是馬大姊要辭頭路、馬嫂不用、還有兩個美國人女兒也不回來觀個禮,真是個和樂可愛的家庭啊。這種亂成一團、對人毫不尊重的登基大典,過個幾年後應該會是很有趣的舊聞吧。

就職演說還有什麼不會再有非法監聽、意識形態治國、政治干預霉體或選擇性辦案。開玩笑,像TVBullShit、陰森、年呆、中舔等藍叫霉體當然不必再干預,使個眼色就知道要捧LP了,哪裡需要干預?至於選前選後狂消費對手、老是期待人家出奧步,到底是什麼高深的意識形態,偶們這群凡人就不得而知了。

講到清廉啊?那麼先處理一下國發院黨產弊案吧,這可是變賣46億呢,巴紐案算什麼,果然是小家子氣又鎖國流失競爭力的民進黨政府,連買個外交都比不上老K的一筆黨產。

最後是種花冥國這個流亡政權的奇怪延續,既然馬神都即位了,是不是要改稱他「種花冥王」比較好?XDDD~這位新王的就職演說沒事還要提一個捏造出來的九二共識,硬要跟虛幻的未完結中國內戰牽拖在一起。不過也難怪,種花冥王任命捏造九二共識的作者當軍機處首席大臣、也不令人意外,接下來就只看這群人能跟北京怎麼表一表。

一個連發生大震災都政治掛帥的極權國家(晚了三天才讓外國救難人員進入),最好會跟你經濟歸經濟、政治歸政治的談判啦。沒辦法,這就叫做夜郎自大、目光如豆,以為別人都會釋出善意;當然,也是要有什麼樣選民才會選出什麼樣的政府,既然知道「統一在這一生不太可能發生」,那就看看北京會多好心吧。繼續期望中資跟富豪團啊,連個登基大典都能辦到皆大不爽,偶就不相信這個比兵馬俑年輕一點的「唐三彩」內閣、有多少能耐面對胡大單于跟溫飽王!

最後,大家要相信馬神前陣子脫口而出的真言,種花冥王都開了金口、大家要注意聽~~~「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要讓民進黨重新執政」;今天新任的奶精宰相送走前閣揆時突然摔了一大跤、跪在地上,面對要「一次漲足」的油價,引起的問題恐怕不是跪就能解決的。保重啊,清算前朝餘孽可以爽個一時,久了也會無能。不把544萬的選票放在眼中的結果,就是蜜月期的提早結束;看到種花冥王帶頭呼喊萬歲的畫面,竟感覺有股法西斯的不祥腐臭氣味,希望是偶太過多心、走眼而已!

插播MV一首:天若光

謝長廷:馬總統演說一廂情願、毫無驚喜
〔中央社〕【19:20】

民主進步黨主席謝長廷今天指出,總統馬英九就職演說,沒有任何驚喜,也太一廂情願,如果馬政府一味地向強者示好,台灣處境堪憂;今年台灣申請成為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的努力,在中國杯葛下再度失敗,這顯示所謂「國際組織中相互合作、彼此尊重」,根本是個人想像。

謝長廷指出,馬總統很用力地要營造一個新時代的重量,不過,今天演講內容似乎無法承載其所要營造的氣勢。演說一開場就全盤否定民進黨過去八年施政,這種類似「鞭屍」民進黨的講法,對五百四十四萬反對他的人來說,等於是對失敗者與傷痛者落井下石,與其所強調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馳。

謝長廷認為,馬總統說法太過一廂情願;如果未來兩岸關係,馬政府只會一味地向強者示好,台灣的處境非常堪憂。況且,中國至今未表示接受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今天就職演說的內容只是「用和平的假象來掩蓋中國打壓台灣的現實」,今年台灣申請加入WHA,在中國杯葛下再度失敗,這顯示所謂「國際組織中相互合作、彼此尊重」根本是個人的想像。

謝長廷說,馬總統除了再次壓寶七月份兩岸包機直航以及陸客來台外,對如何振興經濟依然提不出對策,今天台北股市下跌了二百二十六點,若照這幾年國民黨批評民進黨政府的邏輯,下滑的股市指數正好反映民眾對馬政府信心低落。

謝長廷認為,今天整場演說,馬總統得到最熱烈掌聲是他在講述台灣認同的時候,這其實反映台灣人民對台灣主體意識與台灣主權堅定的期待。未來民進黨會每一天聽其言、觀其行,用心監督,民進黨在守護台灣主權上絕對不會有任何妥協與退讓。

另外,謝長廷對就職典禮邀請卡風波指出,如果選後,馬總統仍然要藉著邀請出席與出席座位來顯示勝利者的權威,並且延續選舉期間的政治鬥爭,此舉大可不必,他寧願相信就職典禮邀請上的混亂,是由於馬英九辦公室缺乏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