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逃避自由,無法建構文明的國家!

轉載自由時報:逃避自由,無法建構文明的國家
二00八年四月七日,鄭南榕殉道十九週年追思紀念,不同於自二000年起連續八年的政治氛圍,民進黨剛在國會與總統大選的雙重大挫敗中陷入低迷狀況。競選總統失敗的謝長廷來了;即將卸任的副總統呂秀蓮也來了。致詞時,呂秀蓮說她是主動前來,因為事前未受邀請。上台致詞之後,說有事轉身就離席了。不盡得宜的舉止像是莊嚴儀式中一個錯愕。

許多逆轉勝的青年參加了追思紀念,他們穿著的T恤印記5444949的數字,代表這一次總統大選民進黨候選人的得票數。閃靈樂團的主唱Freddy以〈南榕之火點亮逆轉勝〉為題的演講,訴說了年輕人的聲音——他們正是從此要開展台灣政治改革新歷程的台灣人。一九七九年,美麗島事件開啟的這一段運動,就在大選後走入歷史了。未清算的歷史,未完成的革命,可以說是這一段歷史的寫照。

「未清算的歷史,未完成的革命」是我一本相應於民進黨執政時期的社會觀察與批評文集《台灣進行曲》的副題。一系列的論評裡,憂心忡忡的就是雖然執政了,但缺乏結構性改變的危機。如果執政就只是接管或代管一個殘餘、虛構、他者的國家,意義與價值是有限的,不充分的。這一次總統選舉,更早的國會改選,民進黨失敗在中國國民黨攻擊的「國民黨化」。人民選擇了國民黨本尊,捨棄了國民黨的分身。教訓了民進黨,其實也傷害了自己。

民進黨敗在喪失自由精神的追求

在追思紀念會上,追索鄭南榕殉道的精神,想像和鄭南榕一樣的台灣人,雖然不是民進黨員,但毫無怨尤的支持一個想要改變中國國民黨統治的政黨改革台灣政治。五四四四九四九張選票所代表的素樸之心,才真正是動人的力量。這樣的力量豈是執政以後迷惑於權力競逐的形象能相對照的?民進黨在改革台灣政治上有相對的正當性,但看看以公職掛帥,競逐權力位置顯現的個人第一,派系第二,黨第三,台灣的國家第四的考量,怎能感動更多的人呢?再說,在民進黨執政以後,那麼多民進黨人背叛,在人民心目中又怎麼可能是可信的政治權力託付對象呢?民進黨的失敗在於喪失自由精神的積極追求,在於墮落於權力的迷惘。

在追思紀念會上,我也想起鄭南榕基金會二00四年「自由十講」系列「自由之路公民論壇」中,張錫模(一九六六—二00七)的〈自由人的共同體〉。他以孟德斯鳩〈論法律精神〉中「一個國家並不是由於土地肥沃,而是由於自由,才被認為是文明的。」為引子,談論紀念鄭南榕,談論台灣的自由之路。以自由人共同體取代命運共同體或生命共同體,更進步地描繪一個獨立國家的願景。如果台灣人也追尋這樣的自由之路,會迷思於不自由的國度,一個壓迫西藏(正確地說,是「圖博」 TIBET)人權的國度嗎?會選擇一個傾斜於這樣國度的政黨嗎?

台灣未存在真正的統派與獨派

張錫模批評說:台灣並未存在嚴格意義的統派,因為主張台灣被專制中國併吞或要求台灣不應該反抗專制中國以免遭受戰爭的人們,不論他們使用的是「一中屋頂」、「一國兩制」,或是「聯邦制」與「一中各表」,都是在漠視與踐踏當前十三億中國人民擁有自由的天賦人權與兩千三百萬人民已經享有的自由與民主。這種人不配被稱為「統派」,他們只是逃避自由的人群。

張錫模也批評:在當代台灣政治的現實上,也未必存在著健全意義的「獨派」。如果是健全意義的獨派,也就是主張目前作為實質獨立國家的台灣今後應該繼續維持國家獨立並享有各國(包括中國)對台灣獨立國家地位的人們,他們不能只主張「免於中國的束縛」這種「有限自由」,更必須提出獨立台灣要「成為什麼樣的國度」的進步性綱領。

台灣族群政治 反映人格退化

從二000年起到二00八年的民進黨執政,在這次總統大選以後,就要轉換到中國國民黨宣稱的全面執政。一個傾斜並連帶於中國,利用人民的負面意識和人性的弱點,復辟了政權的中國國民黨,不會追尋自由之路,只會繼續為了壟控在台灣的國家剩餘價值,讓人格的退化與憎恨繼續成為當代台灣政治疾病的根源。張錫模說:當代台灣族群政治現象,反映的不是統獨之爭,而是人格的退化。

如果說,中國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體制,蔣介石是第一世代,蔣經國是第二世代,馬英九是第三世代,那麼它無疑是已補綴了它們認為失落的一九八八到二00八的二十年。而戰後台灣體制的第一世代李登輝和第二世代陳水扁,因為沒有自我傳承而面臨政權的失落。相對於中國國民黨藉由二二八屠殺,五0年代白色恐怖以及長期戒嚴統治而形成的深化結構,台灣體制政權的失落應該是嚴重的倒退,更是重大的挫折。

生活在台灣的人們,畢竟無法選擇決定成為真正的自由人,不願意支付擁抱自由的代價,一些投票支持中國國民黨的人們,迷惑於經濟的美麗幻影,但更多人是選擇逃避自由。因為逃避自由,不追尋台灣主體性的國家重建。回到過去,就不必負有責任,台灣倒退地走回歷史,選擇了甚至不必去除中國冠詞的國民黨統治,協助完成中國國民黨的復辟。

自由,如果不成為信念與價值,台灣的被殖民症候就無法痊癒。自由,如果不真正被追尋,跟隨中國國民黨流亡來台灣的新住民,儘管號稱擁抱中華民國,也要競相拿綠卡,躲避在雙重國籍的欺罔裡。「不統、不獨、不武」的麻醉劑和「經濟大餅」的迷幻藥,會讓生活在台灣的人們人格繼續退化、惡化。

台灣人邁向「自由人的共同體」的歷史試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李敏勇為詩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