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中之線古道出雙龍部落【復刻版】

2003年的2月8號到18號,由清鋐、睎巴爛、大膽、小膽、瑞凱、宗庭、鵬如跟阿爹等8個人組成的隊伍,探勘台灣最原始的山區之一──丹大的中之線古道,一段罕為人知、淹沒在時光之中,位於關門與八通關之間的古道。

第一次跟睎巴爛老大到中之線這一帶,已經是1999年的時候了。四年後的這個時候,還是沿著丹大林道三分所的登山口下切丹大西溪。幸好現在是冬季枯水期,涉水就可渡過,而上次的流籠已經殘破不堪,溪邊的崩壁也越來越大,丹大地區,遲早是會完全的還給大自然,要來要快啊。8號坐夜車到台中、再進三分所時,天氣還有點陰雨,沉重的背包加上十天的行程,難免都有點岀隊焦慮……

想不到隔天一早,老天賞臉,天氣晴朗乾爽,才下切沒多久就全身發熱,中午就到了諾袞社午餐,已經立起了布農族人尋根後矗立的石碑,上面寫著族人們在1937年(昭和12年)時被遷村至現在的雙龍和新鄉部落,現在的子孫跋山涉水也要回一趟老家,真是很不容易!

當晚,在凱特格蘭社前造林工寮匝營,第一天就加班到六點多,冬天了,天很快黑的…這位黑心的作者,為了出這本書壓榨大家的勞力啊~(因為沒有探到舊社)今晚的菜單非常天才,不知道是哪位寶貝還帶了蓮藕,是覺得十天的糧草不夠重,想增加重訓吧。當然囉,在本爹的創意料理下,沒什麼不能解決的,當場煮茶來喝、退火又清涼。配上古道上乾燥的松針與柴火,一夜的寧靜安眠!



第二天出發後不久,就抵達特格蘭社了,還有當年公學校的操場遺跡,在這麼遠的地方設學校,就算是現在也十分困難吧!在對空標誌上大合照,此後向南往望鞍社前進,在整片的石版屋遺跡過夜,真是希望別再加班了,才第二天、總要給大家一點熱機時間嘛。地震後的地形崩塌嚴重,經過「清鋐」崩壁後,下切巒大溪底,再往上切一段就到望鞍社了。上次的大石板屋依舊在,只是更見風霜。

第三天,由於我們善良的小膽學妹在台中讓大家好好的「欣賞」了好幾個小時的夜景,因此自願每天煮早餐彌補大家等待的時間,讓大家能有十天飽眠,真是佛心啊,XD…望鞍社與伊利豆社隔著郡大溪對望,黑心的作者大人本日想要找到望鞍吊橋與駐在所遺址,但是這段路的地形改變極大,也為之後的行程種下許多變數。簡單的說,就是遇到大魔王了,而且是無法放大絕招破關的那種…因為路全爛了,我們探路失敗後、沿著稜線往東南、西南方切,想找到當年往伊巴厚社的聯絡道。可惜地震加桃芝風災以後(桃芝這朵桔梗花真夠狠的),崩壁處處,我們嚮導宗廷還不慎滑下崩壁,幸好只有破皮,當晚森林中空地匝營。

直到第四天,還是在探路。路況十分惡劣,尤其是古道腰繞段崩得更厲害,除了有荊蕀的細枝可以抓、還要有凌波微步的本事,本爹探了50公尺以後,才覺得這好像不是人走的。而探到後來也體力透支,差點在路上睡著…老大當機立斷,決定明天下切河床、溯上伊巴厚社吧(地名與社名請參考書中地圖,本文不贅述)。嚮導宗廷跟領隊清鋐探到的下切取水路可行,天色已晚,回昨夜的營地休息,限水一夜,明天就可以在溪邊喝到飽囉。

第五天,大家中午下到溪邊,悠閒的休息打屁。下午再去探勘伊巴厚舊社,過了七次及腰的溪水才到,還發現一隻倒臥水中、死去多時的公水鹿。第一次在山上見到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全身都已經被泡腫了!大家紛紛猜測這隻水鹿怎麼往生的,只是沒有CSI那麼厲害、也沒有膽量切鹿肉排,現在一想,還真有點可惜ㄟ。今晚,還是在原處匝營,取水兼探路,明天再往伊巴厚社前進。



第六天,混了一整個上午才出發,這六、七天以來竟然都是大晴天、沒有陰雨!而且看起來天氣還會繼續好下去,真是祖靈保佑!閒情逸致的過溪,還有不少小溫泉,雖然無法泡,但是感覺也十分溫暖。在伊巴厚社外的沙灘地匝營,這裡雖然現在是荒煙漫草,但是驚人的規模可以想見以前是何等盛況!一整片異常開闊、平坦的空地,讓人靠近的時候不自禁的有種敬畏之情,這樣的地方,到現在還沒遇過第二個!

第七天往後探路,找到了伊巴厚駐在所的遺跡,以及一大堆日本時代的酒瓶。往後的路,看來必須轉進才來的及在斷糧前下山了,畢竟大家沒有打獵的本事,XD。今晚是正月十五元宵節,想當然爾沒有湯圓可吃,不過在沙灘營地上生火賞月,不亦快哉!風清月明、天清地爽,乾淨的流水與細軟的沙,充滿蠻荒野地之美,用耐燒的大水柴升起大火,還有什麼事比這個更讓人Natural High呢?

第八天,鄭老大擬定的轉進計畫是切回伊利豆社,兩天就可以從人倫林道岀雙龍部落,把這裡逛得跟自家廚房一樣熟的黑心作者,還是讓大家面對一下斷糧危機,有刺激才有進步嘛,真是用心良苦啊~嚮導大人在休息時做了一件讓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因為雨鞋的高筒磨到小腿,於是拿膠帶黏住腿部。想也知道比蜜臘除毛還痛,於是聽到一聲哀嚎…後來他想生火,拿打火機燒枯枝,想也知道會先燒到自己的手,於是又聽到一聲哀嚎……所有人全部不支倒地,只可惜當年丁丁還沒紅起來,不然嚮導大人一定是當之無愧呀!!!上切巒大溪的路,在一獵寮匝營,正巧碰上要回雙龍的獵人,吃到含子彈的山羌肉和心臟,正港的鮮美野味啊(親愛的讀者們請自動忽略這一段,囧)!

下圖為望鞍吊橋遺址,炫吧!

第九天跟第十天,則是林道追逐賽的兩天,沿著治茆山人倫林道的路殺出去,沿路可見水社大山。第十天的一早,糧食吃得乾乾淨淨,晚上到不了雙龍,大家就只好響應飢餓三十了。幸好在林道上遇到熱情的古先生等人,吃了人家的烤豬肉、再把我們載到村裡。不然這段路起碼要踢到夜裡八九點,對兩位OB隊員來說,真是有點吃力啊……古大哥等人計畫在雙龍發展民宿,正好也讓大家試試簡單直接、卻滋味鮮美的布農料理,想在這群山之中,走出震災與風災的影響。我們畢竟是山裡的過客,頂多完成研究、做出紀錄,或只是留下足跡。而世代在此生活的人們,如何繼續的生活在此呢?每次下山的時候,心理不免有這樣的小小疑問。不過一枝草一點露,擔心是不必要的,給對方深深的祝福,也就夠了!


鄭老大的紀錄~中之線轉進人倫警備道出雙龍

轉進之旅
2003年的2月8號到18號,由政大登山隊-清鈜、睎巴爛、大膽、小膽、瑞凱、宗庭(嚮導)、鵬如跟阿爹等八個人組成的隊伍,探勘臺灣最原始之一的郡大山區─中之線古道,一段罕為人知、淹沒在時光之中,位於關門與八通關之間的古道。
第一次跟睎巴爛老大到中之線這一帶,已經是1999年的時候了。四年後的這個時候,還是沿著丹大林道三分所的登山口下切丹大西溪。幸好現在是冬季枯水期,涉水就可渡過,而上次的流籠早已殘破不堪,溪邊的崩壁也就越來越大,丹大地區遲早是會完全的還給大自然的,要來要快啊!8號從臺北坐夜車到臺中,再進三分所時,天氣還有點陰雨,沉重的背包加上十天的行程,難免都有點岀隊前的焦慮症。(臺北→臺中→地利→三分所C0)

可惡的黑心作者
想不到隔天一早,老天賞臉,天氣晴朗乾爽,才下切沒多久就全身發熱,中午就到了諾袞社午餐,駐在所旁已經立起了布農族人尋根後矗立的石碑,上面寫著族人們在1937年(昭和12年)時,被遷村至現在的雙龍和新鄉部落,現在的子孫就算跋山涉水,也要回一趟老家,想起來真是很不容易啊!
當晚,在卡特格蘭社前的造林工寮紮營,第一天就加班到六點多,已經冬天了,天很快黑的,這位黑心作者為了出這本書,壓榨大家的勞力啊!~(因為老大沒有探到布農舊社,心不甘、情不願!),不知道是哪位寶貝設計的菜單,非常天才,今晚還帶了蓮藕,他是覺得十天的糧草不夠重,想增加重訓吧!當然囉,在阿爹的創意料理下,沒什麼不能解決的,當場煮茶來喝、退火又清涼。配上古道上乾燥的松針與柴火,一夜的寧靜安眠!(第一天 2月9日 C0三分所→希諾袞社→卡特格蘭社前工寮C1)

特格蘭社的石板屋
第二天出發後不久,就抵達特格蘭社了,還有當年蕃童教育所的操場遺跡,在這麼遠的地方設學校,就算是現在也十分困難吧!全隊在對空標誌上大合照,往北可以遠眺卓社大社與干卓萬山,展望其佳無比,此後向南往望鞍社前進,在整片的石版屋遺跡過夜,真是希望別再加班了,才第二天而已,總要給大家一點時間熱機嘛!地震後的地形崩塌嚴重,經過「清鋐」崩壁後,下切巒大溪底,再往上切一段就到望鞍社了。上次的大石板屋依舊在,只是更見更加風霜,晚上紮營在石版屋內,搞不好會有老人跟你託夢歐!(第二天 2月10日 C1卡特格蘭社前工寮→巒大溪→望鞍社C2)

崩毀的望安吊橋
第三天,由於我們善良的小膽學妹遲到了兩三個小時,讓大家在臺中苦等許久,也好好的「欣賞」了好幾個小時的夜景,因此她自願每天煮早餐彌補大家等待的時間,希望或多或少贖罪一下,也讓大家能有十天飽眠,真是佛心啊!XD,望鞍社與伊利豆社隔著郡大溪對望,本日黑心的作者大人想要找到望鞍吊橋與駐在所遺址,但是這段路的地形改變極大,也為往後的行程種下許多變數。
簡單的說,就是遇到大魔王了,而且是無法放大絕招破關的那種,因為路全爛了,我們探路失敗後、沿著稜線往東南、西南方切,想找到當年往伊巴厚社的聯絡道。可惜「921地震」加「桃芝風災」以後(桃芝這朵桔梗花真夠狠的),崩壁處處,我們嚮導宗廷還不慎滑下崩壁,幸好只有破皮,當晚就在森林中的空地紮營。(第三天 2月11日 C2望鞍社→1579m古道上營地C3)

崩毀的中之線
直到第四天還是在探路,跟鄭安睎開始修路去,路況依然十分惡劣,尤其是腰繞的古道路段,崩塌得更為厲害,除了有荊蕀的細枝可以抓,還要有凌波微步的本事,本阿爹探了50公尺以後,才覺得這好像不是人走的,好像真的不是,而探到後來也體力透支,差點在路上睡著,老大也躡手躡腳,跟了一小段,雖然已經架繩了,不過腳踏點僅有20-30公分寬,一掉下去,直接下郡大溪見閻羅王去。鄭老大與我探古道的結果是,沒有「特殊」的本領是走不下去的,像是山羌啦、山羊的本領,可以考慮走走看,.要從古道走到伊巴厚社是不可行的了,老大當機立斷,決定明天直接下切到河床,溯上伊巴厚社吧!(地名與社名請參考書中地圖,本文不贅述),約五點回到林中空地紮營,今天早點下班吧!
探了一早上後,真的下不了溪,午餐完,眼看嚮導宗廷跟領隊清鋐所探到的下切取水路,應該可行,眼見天色已晚,回昨夜的營地休息,限水一晚,明天就可以在溪邊喝到飽囉!(第四天 2月12日 C3 1579m古道上營地C4)

乾溪溝下郡大溪
第五天中午,沿著乾溪溝下切,通過兩個大石階棚,繞進樹林裡,最後利用繩索,大家才下到溪邊,悠閒躺在溪床上休息打屁。下午又再去探勘伊巴厚舊社,過了七次及腰的溪水才到,還發現一隻倒臥水中、死去多時的公水鹿。第一次在山上見到這樣一個龐然大物,全身都已經被泡腫了!大家紛紛猜測這隻水鹿怎麼往生的,可能是跌下來的,我們只是沒有CSI那麼厲害,也沒有膽量切鹿肉排,現在一想,還真有點可惜ㄟ!不過話又說回來,切下來誰敢吃?今晚,還是在原處紮營,取水兼探路,明天再往伊巴厚社前進。(第五天 2月13日 C4 1579m古道上營地→郡大溪營地C5)

郡大溪的高灘地
第六天,混了一整個上午才出發,這六、七天以來竟然都是大晴天、沒有陰雨!而且看起來天氣還會繼續好下去,真是祖靈保佑!閒情逸致的過溪,不過水很冰,快靠近伊巴厚所在的稜線前,發現有不少小溫泉,命名為「伊巴厚溫泉」,溫度很高,需要混合溪水才能泡,溫泉沿著岩縫中留出來,有一股臭臭的硫磺味,與「丹大溫泉」的泉質一樣,屬於硫磺泉,雖然無法泡,但是感覺也十分溫暖的,阿爹在此好好拍照一下。
我們整隊在伊巴厚社外的沙灘地紮營,這裡雖然現在是荒煙漫草,但是驚人的規模,一但下雨起來,可以想見以前是何等盛況!一整片異常開闊、平坦的空地,讓人靠近的時候不自禁的有種敬畏之情,這樣的地方,到現在還沒遇過第二個!營地的上方有一個虎頭蜂巢,不過並沒有看到一隻虎頭蜂飛出來,有可能已經分巢了,安心的紮營吧!升起大營火。(第六天 2月14日 C5郡大溪營地→伊巴厚社下方高灘地C6)

伊巴厚社遺址
第七天從營地後方往上探路,沿著瘦稜往上爬,找到了「伊巴厚駐在所」的遺跡,以及一大堆日本時代的酒瓶,據說以前還有蕃童教育所,有著超大的廣場,稜線上更有一間小型彈藥庫,我們在這裡混了很久,老大則忙著拍照與測量,花了一、二小時,才初步整理與描繪出整個遺址。
不過還沒走到無雙,天數已經快用完,看來往後的路,看來必須轉進,才來得及在斷糧前下山,畢竟大家沒有打獵的本事,XD。今晚是正月十五元宵節,想當然爾沒有湯圓可吃,不過在沙灘營地上生火賞月,不亦快哉呼!風清月明,天清地爽,乾淨的流水與細軟的沙,充滿蠻荒野地之美,用耐燒的大水柴升起大火,還有什麼事比這個更讓人Natural High呢?(第七日 2月15日 C6高灘地→伊巴厚社→高灘地C7)

伊利豆溪獵寮
第八天,鄭老大擬定的轉進計畫是切回伊利豆社,兩天就可以從人倫林道岀雙龍部落,把這裡逛得跟自家廚房一樣熟的黑心作者,還是讓大家面對一下斷糧危機,有刺激才有進步嘛,真是用心良苦啊!嚮導大人在休息時做了一件讓大家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因為雨鞋的高筒磨到小腿,於是拿膠帶黏住腿部,白痴想也知道比蜜臘除毛還痛,於是聽到一聲哀嚎;後來他想生火,直接拿打火機燒枯枝,點了很久,依然不見火苗,想也知道會先燒到自己的手,於是又聽到一聲哀嚎!所有人全部不支倒地,只可惜當年丁丁還沒紅起來,不然嚮導大人一定是當之無愧呀!
郡大溪的水溫依然很低,不久通過望安吊橋,目前只剩下兩根鐵纜橫亙於空中,木板與桁木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通過後不久,上切伊利豆溪,至溪邊獵寮,我們在面對上游的右岸紮營下來,對面即是伊利豆社舊址,,獵寮有相當多的動物皮毛,在此洗澡生火,豈一爽字了得,正巧碰上要回雙龍的布農獵人,獵人們告訴我們在桃芝颱風後,路況才崩塌如此嚴重的,大自然的威力啊!他很好心的拿出新鮮的獵物,於是我們吃到含子彈的山羌肉和心臟,正港的鮮美野味啊!(親愛的讀者們請自動忽略這一段,囧)(第八日 2月16日 C7高灘地→伊利豆溪獵寮C8)

中之線奇案
第九天,今天有1500公尺要上唉!加班吧!8點多出發,往北至2092m稜沿治茆西南稜上切到2642m東北方鞍部,粉操椰!10點多至一稜上空曠地休息,此處為古道兼造林路,下午四點多,抵達2365m的獵寮紮營,紮營時又有件怪事,明明九天以來沒下過一滴雨,嚮導大人的睡袋怎麼會有濕掉的味道咧,這又是中之線的另一樁懸案。(第九日 2月17日 C8伊利豆溪獵寮→2365m獵寮C9)

歸途
第十天一早把糧食吃得乾乾淨淨,晚上到不了雙龍,大家就只好響應飢餓三十了,沿著治茆山側人倫林道支線的路殺出去,走了一段「人倫警備道」,沿路可見水社大山,幸好在最後下到林道上,遇到熱情的谷先生等人,吃了人家的烤豬肉,再把我們載到村裡。不然這段路起碼要踢到夜裡八九點,對兩位OB隊員來說,真是有點吃力啊!谷大哥等人計畫在雙龍村發展民宿,正好也讓大家試試簡單直接、卻滋味鮮美的布農料理,想在這群山之中,走出震災與風災的影響,快快樂樂活下去。
我們畢竟是山裡的過客,頂多完成研究、做出紀錄或只是留下足跡。然而,世代在此生活的人們,如何繼續的生活在此呢?每次下山的時候,心理不免有這樣的小小疑問。不過一枝草一點露,擔心是不必要的,給對方深深的祝福,也就足夠了!(第十日 2月18日 C9 2365m獵寮→治茆山鞍部→雙龍C10)

一、 時間:2003年2月8-18日
二、 人員:領隊-劉清鈜;隊員-鄭安睎、楊阿爹、阮思穎、張嘉珮、劉瑞凱、李宗庭、陳鵬如等8人(皆為政大登山隊隊員)。
三、 實際行程:
第0天 2月8日 臺北→臺中→地利→三分所C0
第一天 2月9日 C0三分所→希諾袞社→卡特格蘭社前工寮C1
第二天 2月10日 C1卡特格蘭社前工寮→巒大溪→望鞍社C2
第三天 2月11日 C2望鞍社→1579m古道上營地C3
第四天 2月12日 C3 1579m古道上營地C4
第五天 2月13日 C4 1579m古道上營地→郡大溪營地C5
第六天 2月14日 C5郡大溪營地→伊巴厚社下方高灘地C6
第七日 2月15日 C6高灘地→伊巴厚社→高灘地C7
第八日 2月16日 C7高灘地→伊利豆溪獵寮C8
第九日 2月17日 C8伊利豆溪獵寮→2365m獵寮C9
第十日 2月18日 C9 2365m獵寮→治茆山鞍部→雙龍C10
四、 記錄:楊阿爹
五、 攝影:鄭安睎、楊阿爹

廣告

拒絕yahoo的理由【復刻版】

今天發現幾則新聞,值得好好讀一下。

害維權人士入獄 雅虎與家屬和解

最近啞唬這隻抓扒仔虎,在花旗國議員的強大壓力下,總算找回點良心。

當然也不能全怪啞唬,畢竟連孤狗都不得不屈服於阿共、築起網路萬里長城。

師濤的新聞已經很久了,偶當時知道以後,就再也不用啞唬的信箱了。

雖然阿共要抓人未必要理由,但啞唬助紂為虐的行為,還是很令人不齒。

偏偏台灣這麼多人愛用,嘆~

米國的國會議員還會譴責這種行為,至於我們的立法院?睏卡飽ㄟ啦~
看看歹丸,還有某位大董事長呼籲搞笑的統一公坄。
這種無恥商人,只能說是吃裡扒外。
商人無祖國,是指經商手段跟範圍而言,不限於特定區域。
可是商人如果真以為沒有祖國也可以財源滾滾長流,那真是腦殘。
沒有政府力量當後盾,能吃下國際市場?
當然囉,我們大多數的霉體是不會提這個的。
因為在牠們眼中的國際化就等於中國化,這個人客自有公評啦。

原文節錄:
網路公司雅虎發表聲明表示,已經與中國異議人士師濤及王小寧的家人達成庭外和解,該公司除了會對家屬提供經濟、人道及法律協助外,也會設立「人權基金」協助其他異議人士及家屬。
師濤在2004年被中國政府以洩漏國家機密罪判處十年徒刑;王小寧則在2002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十年徒刑。兩人家屬後來依美國人權法對雅虎提告,指控雅虎屈從中國要脅,提供師濤及王小寧的電子郵件資料,導致他們被判處重刑。
儘管雅虎之前堅稱他們除了遵守中國法律外別無選擇,但上週在美國國會遭議員和人權團體嚴厲批評之後,雅虎改變心意決定與兩人家屬庭外和解。雅虎執行長楊致遠並在聲明中坦承,「在與家屬會面後,我明白我們得彌補過錯,不論是為了他們、為了雅虎、還是為了未來」。
不過,曾在眾議院聽證會上痛批楊致遠是「道德侏儒」的外交委員會主席藍托斯對這項結果仍不甚滿意,認為「今天的結果拖了太久」,「雅虎及其他美國網路公司必須更努力,才能抵抗威權政府的要脅,免於自己成為打壓言論自由的幫兇」。

另外一則是前立委林濁水的文章:統獨認同早已脫逸族群身分
這篇寫的真是好啊!誰說扁皇的崛起是操弄族群?(岀自沈負熊之語)
戰後新住民的族群(俗稱外省人)印象中雖然傾向老K,但不代表欠台灣認同。
數十年的洗腦教育之下,河洛、客家與原住民族群,也有不少大統派。
如果真是族群認同,那麼總統選舉的藍綠比例,絕不會如此相近。
雙方都有人操弄刻板的國族認同,例如台籍族群必是獨派、新住民必是統派。
都十分不可取,還是一種前現代、看出身及血緣的極端做法。
但是老K綁架新住民族群的方式,更是下流中的下流。
把228與白色恐怖刻意牽拖到戰後新住民的族群,作為迴避史實的烏賊汁。
不肯面對史實、又不肯公佈相關檔案、還要拖別人墊背...
這種幫派集團,用選票消滅它吧!

原文節錄:
過去藍軍和主流論述一遇到獨立的主張,典型的反應是又在炒作族群議題了,非常不道德。這論點的基礎是外省人等於統派,台獨是本省人主張,而這看法在社會上已形成刻板印象。
(略)
不久以前,山水公司曾經做了一個民意調查,在台灣,認為中華民國主權只屬於2300萬台灣人民不包含中國14億人的高達76.1%,認為包含的15%。(略)
根據山水民調的交叉分析,這刻板印象卻錯得離譜,在民調中,的確認為主權只屬於2300萬人的福佬、客家人比例分居一、二名,分別是77.9%和75.2%,只是外省人竟然也高達70.5%,而認為主權屬於14億人的外省人才24.7%,勉強佔了四分之一而已。如進一步推算其人口數值,將會非常詭異,那就是外省人認同主權屬14億人的大統派約為57萬人,但本省的大統派則為265萬人──原來最大的統派族群是本省人而不是外省人!
(略)統獨認同會脫逸於族群身分,這顯示過去藍軍說討論統獨會激化族群對立,現在已完全是站不住腳了。不只如此,不論本省、外省人在國家認同上,會從九○年代初認同台獨的在總人口比率上不到十%到今天成為社會主流,無疑的正是統獨十多年來被不斷提出來公開討論所致,討論過程當然是艱辛的,對許多人甚至是痛苦的,但收穫則是國民意識的逐漸凝聚。

對囉,想看看偉大的中國現況如何嗎?
「激流中國」絕對值得一看喔,只是阿爹超級沒時間,只好有空再說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