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晏池中秋晚宴【復刻版】

921的8週年晚上,偶們浩浩蕩蕩的11個人往白姑出發了。

這座 White Doggy 大山,是出了名的硬。
在北部東北部豪大雨特報的情形下,領隊函紜大人還是抱著鋼鐵般的決心啟程!
坐統聯到台中也已經10點多,司機大哥立刻載大家到霧社的7-11吃宵夜再說。
昏睡中經過力行產業道路,半夜兩三點抵達紅香部落登山口。
白姑大山就算是泰雅族人都覺得遙遠,因為泰雅語的原意是「深山」...
離瑞岩也很近,就是泰雅族創世傳說中祖先誕生的那塊岩石。

看著陰暗的天色,沒有下雨一切都好,大家準備露宿而眠。
就在下車的摩門特,小侯大力一關車門夾住本爹的小指頭!
當場一聲慘叫,偶終於體會什麼是滿清十大酷刑了,夾十指真的粉痛啊!!!
幸好沒怎麼樣,有點瘀青而已,只覺得是這次諸多不順的開始~
(旁白請加ECHO音效)

由於位在大甲溪源,隔壁又是鈴鳴無明,處在一個粉特別的位置。
東北部的雨雲雖然沒直接灌進來、但是也陰魂不散。
於是一早天氣就下下停停、停停下下的,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抽事後煙。
眼看偶們11個人老的老小的小,實在覺得該打退堂鼓。
再一次,領隊又發揮鋼鐵般的意志啊,XD

本爹在上山前的這個禮拜,完全處在油盡燈枯的狀態。
昨天還凌晨5點起來打包,可想而知有多愛睏...
於是上到司晏宴池營地的這8個小時,近乎沒有意識的走了上去。
睡羅漢大概到另一個境界了吧,OTZ
異常的潮濕、異常的泥濘,這種環境一直到了營地還是沒變。

當晚的司晏池不少人,但是有如泥漿摔角場,紮營後沒有一個角落是乾的。
虛到一個爆炸的阿爹,當場覺得明天不想去給「白姑親一咧」,擔當不起啊。
結果凌晨4點一起來,看到綿綿淫雨,沒錯,就讓年輕人去熱血吧!
偶會煮好熱茶等大家回來滴,XD
23號當天,正好也是秋分,就這麼在營地當了一天的植物人。
也曾被陽光曬醒、也曾被細雨淋回帳棚,時夢時醒之後,肉體經過充分的休息。
是開始離不開文明了嗎?竟會操煩下山後裝備很難清...
或許是潮濕的霉味,讓偶開始想念浴室的蓮蓬頭,洗得一身清淨。

但是身邊的風、天上的雲、遠處的部落與山景,還是覺得不虛此行!
算著大家單攻回來的時間,北部的某社會隊伍早一步回來,告訴我隊友的消息。
這些社會隊真的很怪,偶難得在山上對陌生人如此的不耐煩。
問大家走這麼慢也就罷了,還說沒有人去過、沒有爬過百岳的人帶路很危險。
甚至裝備不夠好的543,最好去一個白姑也要「有人爬過百岳」才安全、專業!
可以理解出社會工作後沒什麼時間讀地圖記錄、沒什麼機會訓練路感。
不過也不用這麼炫耀裝備好、嚮導強吧,一群只剩一隻嘴的無聊中年人...

天色越來越暗,心情也越來越沈,又不時下著雨,說實在的也太慢了。
聽說有學弟不舒服,這種天氣不無失溫的可能。
加上幹部不多,隊伍結構實在太弱,阿爹沒跟去碎碎念,可能也是好事吧。
直到7點半才回來第一批人,8點多才全員到齊。
據說在山頂混了一個小時,真是心頭火起,立刻罵起人來...

算了,吃飯皇帝大。
眼看泥漿摔角場越來越濕,幸好全員平安無事,吃完飯後月亮露臉。
雖然沒有月餅、但是有柚子,大家中秋快樂啊~

第3天起床後,就下山了。
想不到最恐怖的事情發生囉,煮早餐的帳棚燒了起來,瓦斯外漏!
山房這2個瓦斯爐頭卡榫設計得不大精良,容易轉不緊。
事後才知道是2個爐頭煮早飯時,瓦斯漏氣燃燒的。
當時只覺得對面有火光,一個「鯉魚打挺」從帳棚跳了起來,偶可憐的腰啊...
當場目瞪口呆,小侯說的好~
三國演義裡,陸遜燒劉備的大營就是這樣嗎,Orz

唉,這隊實在太天了,回去好好檢討吧,阿彌陀佛!
見識到學妹「鄧不利丁」的超強破壞力,只能說是哭笑不得。
下到台中以後,竟然又是傾盆大雨,見鬼了!
不管啦,好好吃個火鍋,連夜排統聯的車回景美,結束淒風苦雨的白姑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