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16日東京之行【復刻版】

8月12日清晨,三個小時半的飛機,從桃園到東京的路上有點亂流~
起飛時晃得很厲害,睡得極不安穩。
到了成田(Narida)機場,第一次見識到東瀛的販賣機。
外面的抽煙室也很妙,一堆煙槍在裡面互薰,有種奇怪的幽默感...
成田畢竟是老機場,看起來跟桃園機場其實差不多。

等到去新宿(Shinjuku)紮營,啊,不是啦,是去旅館報到。
這次帶大背包岀國,還有有種想拿帳棚出來的本能反應 XD
第一天的晚上就跟當地要拜訪的「嗯雞歐」(NGO)夥伴去吃晚飯。
跑去涉谷(Shibuya)吃一家壽喜燒,結果那家店在新宿也有分店...
雖然知道後臉上三條線,不過好吃的東西能讓尷尬退散,沒差啦。

整個涉谷街頭像是熱鬧十倍、炫麗十倍的西門町。
五色令人目盲,這麼極致的聲光刺激,難怪動漫裡那麼多「空虛」的情節。
例如阿奇拉,就有點反映現代都會文明的虛幻感...
回到飯店才想到,今晚好像是鬼門開?
東瀛也有「于蘭盆節」,紀念目蓮救母,只是不知道確切日期。

13號,參觀東京一個叫〔NICE〕的組織,接下來就是一直參訪這類嗯雞歐 =.=
這個嗯雞歐負責東京野鳥公園,一整片填海造陸的地方。
由於名義上是工作營,安排了鋤草的節目。
阿爹當場懶掉,跟青輔會的有趣處長跑去當午餐志工了 XD
有兩個來自威爾斯的女士參加這個工作營,結果覺得自己像是被軟禁一樣...
難得有人可以訴苦,拼命找處長聊天,真是文化差異啊~

晚上的重頭戲是住在寄宿家庭,偶跟南投的阿泰被分到世田谷區的一家。
主人阿田是個畢業不久的大學生,殘念,不是美女接待...
捷運轉來轉去的,到小田急經堂(Odakyu Kyodo)下車。
東京的捷運也是超級複雜,不過舒適乾淨真是沒話說!

結果主人邀了幾個朋友來轟趴,其中有個剛在舊金山呆了10個月的美女。
哈哈哈,果然英文好多啦~
(p.s 這位美女還問我學的是英式還美式英文ㄟ,偶講英吉利文有英國腔?)
七個人擠在兩三個榻榻米的房間煮大阪燒,這個東洋文阿爹還是沒學會...
真是見識到什麼叫地狹人稠了,後來還很青春的去小公園放花火。
啊~好青春、好純情的活動啊,不過日本的煙火實在很虛,一下就沒了。
台灣有仙女棒跟金剛棒,這裡的大概比棒棒糖還不夠力...

14號,行程為築地市場、台北駐日代表處跟淺草雷門。
經過昨晚的喇賽,台日的共通話題絕對有料理東西軍、戀愛巴士跟Keroro。
然後阿本仔一定會有一聲「嘿~」的讚嘆,就算是客套也不容易聽出來啦,哈!
築地逛一逛其實也還好,像是台北比較乾淨的中央魚市場,厲害的在於其整潔啊。
吃個鮭魚卵定食,極鮮、極酸(因為壽司飯)、極鹹,真的很好吃沒錯。
不過,再叫本爹多吃幾次一定反胃 ><
(歹勢,不是自己的相機,失焦囉...)

在駐日代表處拜訪了副代表,這才想起這位副代表在我們家這區選過立委。
算是老K本土派,有一次連任落選後到台聯去了,真巧!
(當時偶只是個純潔的小高中生啊)
駐外官員見到年輕人似乎都比較瘋瘋癲癲的,在日本太壓抑了嗎?
忘了問宮前町九十番地到底是哪,改天再找這本回憶錄來看吧。

跑了兩個東京市民組織,晚上再到淺草去逛。
聽說此處的戀愛御守灰熊靈,要是能讓本爹銷出去,這…才叫神威顯赫啊!
結果到了以後才不過七點多,店都關得差不多,奇怪....
同伴們戲稱找不到御守,回去只好被親友斷腳斷手~
這算是宗教引發的嚴重社會問題嗎,XD

15號,終於比較不那麼追趕跑跳碰了。
先到了早稻田(Waseda)大學一趟,真是個物美價廉的大學城啊~
到東京的奧林匹克紀念公園開會,見識到東瀛大學生極為殘破的英文!
天啊,簡直跟被轟炸後的殘破程度有拼...
副代表是提到日本的語文教育問題在於太多外來語被日本化了。
所以之後再接觸原文反而轉不過來,金ㄟ嗎,偶也不那麼確定。

處長看到人家的紀念公園,滿感嘆的說台灣連這種青少年的硬體都沒有。
她真是十分少見、很有Sense的朝廷命官,還跟本爹菸酒所老闆是同學...
救命啊,世界會不會太小了點~
晚上兩國工作人員的惜別宴,有位嗯雞歐工作者讓很驚訝。
原本是學機械的,後來卻投入公益事業。
鄉親啊,東瀛嗯雞歐可是靠會費維生的,官府絕少補助低。
想也知道待遇不會好到哪...

阿爹剛好扯到前首相小泉的超炫白髮,順便問問現任的安倍首相人氣如何。
結果對方回答日本媒體比較親共,所以故意報安倍的壞消息。
其實偶一點都沒想到會有這麼嚴肅的回答...
囧,原來是右派人士,東洋的右派把朝日新聞稱為三毒瘤之一,看來此言不虛。

早早回飯店,逛逛新宿附近的藥妝店,果真是無奇不有。
還有一堆漢藥,順便找到尤奇交代的鼻毛剪,記得叫洲哥哥來認領啊!
實在沒精神再跟一群小朋友去居酒屋了,上網看看歹丸島內奇聞。
九王爺的超扯判決出爐後餘波盪漾,藍教人這下笑話鬧大囉...
在國外看這笑話,有種異常的感觸,好像多了一段距離反而更清晰,暫且不提啦。
幾天來沒好好睡飽過,加上行軍般趕路的行程,睏死了!

最後一天搭機返台,正巧遇到強颱聖帕要來。
是怎樣,日本遇到酷熱、回台有颱風,真是太幸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