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2/11 有始有終之遠的要命南一段【復刻版】

上個禮拜才剛從南一段下來,來篇遊記搏君一笑吧。
這次的隊員有領隊寶尼、趕路魔人鳳梨、廖廖廖、Eason、老侯跟阿爹在下。
2月5號晚上大家約國光西站,打算坐夜車到台南。
老苾來送行時報一個好康,統聯12點以後半價。
於是殺去一看,竟然到高雄半價280ㄟ!
當場決定改到高雄,省掉坐客運踢南橫的悲慘命運~

──偶素分隔線──偶素分隔線──偶素分隔線──

司機傅大哥真是好到不行,載我們來個屏東美食早餐之旅。
然後上南橫進逕僑,早上九點已經冷到一個不行,整理一下吧。
10點出發,走那么壽的5000階天梯。
階梯的距離很奇怪,讓人大步也不是、小步也不是...
下午一點多就到山屋了,花了兩小時到庫哈諾辛山頭來回。
讓人懷疑到底是不是中了什麼魔咒,遠的要命!
結果寶尼帶了水蜜桃登頂罐,在大霧中的此時,可比王母娘娘的蟠桃啊~

回到山屋後開始煮晚飯,入夜後氣溫急降,冷到一個手腳發痛的地步。
雖然是睡山屋(有點不乾淨ㄟ),竟然冷到睡袋暖不起來。
半夜尿急到不行,只好出山屋上廁所,如果溫度計沒壞的話...
應該有零下十多度啊!!!
反正都是冷到睡不著,乾脆來練睡羅漢調調呼吸好了。
想不到一吸一吐、一吸一吐之後,腰間跟雙腳有點暖流流過。
雖然整夜都睡不著,至少有點休息到了,唉,希望明天還撐得住。

──第二天──第二天──第二天──第二天──第二天──

今天的重頭戲是南台之霸關山,結果我們走的比老牛還慢。
早上6點走人、竟然中午12點才到山頂...
而且大風大霧的鑽箭竹,讓偶不禁懷疑是爬中級山啊!
到了以後鳥到一個不行,沒人想拍登頂照, 吃點東西再上路吧。
雖然是想到海諾南啦,不過看來是阿婆生子──金拼。
大家一路陡下超爛的箭竹路,下午三點半到2950鞍營地紮營。

靠,一夜無眠的爆肝爬山法,真是有夠刺激啊~
幸好這個營地又大又避風,大概可以四頂四人帳,取水也方便。
吃完飯實在睏到一個不行,變不出蝦米花樣來了。
趕快補個眠,看明天能紮到雲馬最低鞍、還是三叉營地?

──第三天──第三天──第三天──第三天──第三天──

幸好寶尼哥哥體貼老人家,早上都是能賴床便賴、不用煮早餐。
今天的重頭戲是過昨天到不了的海諾南營地,然後殺到雲馬最低鞍去。
想不到,八點到海諾南以後,開始烏雲密佈、一副快下雨的樣子。
這兩天氣象預報有寒流,本爹觀看天象,大概在劫難逃矣!
這次拿第39岳,想不到如此虛累累~

走到中午,大家在小關山北峰前的稜上平坦空地睡個午覺。
準備的火燒大餅,硬到一個砸到人會痛的地步、啃得不亦樂乎...
想不到此處手機收訊之好,接到竟成的電話問迪化街有蝦米好吃的。
當場害偶腦殘了一下,到底人是在台北還是山上,XDDD

一點左右出發,白茫茫一片像佈景棚的草坡跟刺柏林,讓人越走越火大。
結果到了四點,才到小關山頂,很少一顆山頭讓偶走到掠狂~
於是...於是...@#$%以後(此段鎖碼,好奇者請聯絡版煮索取無碼版)
這個山頂,根本是屎瑞克他丈母娘的地盤──「遠的要命」王國!

這下連最低鞍都到不了了,廖廖廖小妹妹此時也已經油盡燈枯。
偶們只好下切一小時到稜中空地紮營,晚上煮拉麵、盡量省點水。
可憐的廖廖廖,還在帳棚裡跑來跑去抓兔子。
晚上好好休息,寶尼大大打算明天要不要來個休息天,休養生息一下。
否則以大家的老牛步,可能只有直昇機能平均一下速度了...

──第四天──第四天──第四天──第四天──第四天──

本日在小風小雨中出發,半夜大約有十分鐘的雨聲。
收帳棚時,突然下起奪命冰珠,當場像中了生死符一樣動彈不得...
沒什麼怎麼辦的,猶原愛行啦~~
七點半出發,不到兩小時就到鞍部營地啦,之後才知道是高興太早。
大風大雨大霧之中,舉目一片白茫茫,根本無法地判。
加上偶們的牛步好像跟紀錄總是不同速,於是錯亂了一下。
直到取水去,才發現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次真是破紀錄了,一天紮兩次營啊。
約十二點半大家強忍冰風寒雨,再走個半小時到最低鞍紮營去。
說實在的,走路時冰火二重天的感覺真奇妙。
雨衣外冰天雪地、雨衣內又是全身發熱,濕歸濕、卻還保住一絲溫暖。
幸好紮錯營時去取水沒脫下來進帳棚,否則這種沉重的打擊真是難以承受啊。
今天休息天,這種天色要踢到三叉簡直是找死。
可能人老了,真的是越來越不敢冒險囉。

──第五天──第五天──第五天──第五天──第五天──

阿爹氣象台本日預報:滿天雲霧、起碼要黃昏左右才會散盡。
(事後證明,請叫偶「神雞妙蒜瘤勃瘟」)
早上約六點半出發,將近兩小時左右就到了伊加之蕃的石洞營地。
可惜,布農英雄拉馬達仙仙當年的山寨現在竟然髒亂不堪。
這是當年讓阿本仔剿也不是、招安也不是的游擊根據點啊!
充滿垃圾、電池、瓦斯罐,幸好昨天也沒紮在這裡。
學弟說這個石洞地震時會不會很危險,這個啊,應該不至於啦。
不過,在這玩抱石,一定是想討皮痛、摔得哀哀叫。

今天的稜線地形比較舒服,風雨中午前越來越小。
直到十一點半午餐,已經霧散出陽光、但雲層仍然濃厚。
走在險峻的稜線旁邊,風吹的人幾乎站不大穩,南一段真是個鬼地方。
地形沒有北二難、路程沒有南二長、路況沒有南三差...
但是,集三者之鳥處於一身,雞歪指數破表!

喝完咖哩味噌湯後,元氣大振,這次自備的創意料理,還滿有意思的。
午餐完十二點出發,可能是不再下雨,大家元氣恢復了不少、走的頗快。
三點多就到三叉營地囉,天色越來越好,單攻卑南主山去!

這次比較殘念的是去不成人間天堂,沒關係,頂多以後來開度假隊。
不過到卑南主前,雲霧飄邈,藍天時隱時現。
感覺很像史艷文參見清聖橋天中天的先覺一樣,神秘感油然而生。
一個獨立的石山頭孤高聳立,難怪仙字人加山,上山猶如進仙境啊。
回到營地,天上雲層散的一乾二淨,不過氣溫開始急降。
晚餐時天空點點繁星,不過此地不避風,當晚把大家拉進寒冰地獄裡了。
結果最後一夜跟第一夜一樣,冷到完全睡不著。
外加體力透支,睡羅漢也破功了,翻來覆去一整夜、呼吸亂到不行...

──第六天──第六天──第六天──第六天──第六天──

爆肝到一個境界的起床,下次偶再答應冬天上高山,請麻煩某大德賞偶一巴掌。
偶是用MONT-BELL的中空纖維睡袋,死不足惜。
不過同帳的廖廖廖跟寶尼都是羽毛睡袋、一樣破功,只能說是三好加一好了。
快七點時出發,廢林道的茅草大陣讓人精神散亂,照衝!
過個崩壁一路陡下,膝蓋像吃到檸檬一樣,酸~

十一點三十五到石山工作站,今天大家的腳程都頗快的。
搞不好是沒力一路滑下來,結果不輸紀錄上的速度,囧...
這工作站一樣很髒,救命啊,幸好沒紮這裡。
煮泡麵來吃,寶尼一直在想下午會遇到的大崩壁。
偶是希望凌波微步就夠用、不必開傘帶啦。
快十二點半出發,過了一個無水、一個有水的崩壁後,再來林道馬拉松。
大家過崩壁的速度只能說驚人,但馬拉松的部分就軟了。

直到最後的重頭戲──四點時遇到的最後大崩壁。
真是叫人傻眼了,寬400公尺、深約5、600公尺!
之前跟老侯開玩笑為什麼LEKI沒出有繩鏢功能的豪華登山杖。
(最好還內附噴火槍、子母劍等機關──此為典型高山症狀,註解一下)
看了真是完全傻眼,實際上走來倒是還好,路基頗明顯。
跟老侯在後面護送廖廖廖,一小時就過完囉!
(再註解一下,最後一段可比皇帝殿的瘦稜,只有腳掌寬左右...)

五點半全體下到司機大哥的車子旁邊,一口真氣渙散、當場腳殘。
狂吃傅大哥夫婦準備的柳丁,回高雄去囉!!!
(傅子仲,手機0952929873,屏東踏青協會)
幸好傅大哥夠力,不然藤枝遊樂區的車子也要申請。
偶們就得踢出檢查哨,那麼夜魔俠老侯的魔咒就要重現江湖了!
幸好本爹的封印夠力,昨晚的祈禱有效,哈哈哈~

到了高雄竟然只有半夜三點的車,天啊,又得爆肝一夜了。
臭兮兮的待在統聯車站,先填飽肚子再說。
在山上時有人提議吃鴛鴦鍋,害偶走路時大腦半球都分成了紅鍋白鍋...
結果一下山,反而胃口大不起來了。
車上睡到八點才到台北,中午立刻隊聚去,結束這有始有終的爆肝南一段!

Last Updated: 2012/Mar 21 00:24
補上當年的爆笑留言:

#1 YUKI 於 2007/02/14 11:46
想到走南一段那次,
煮飯失敗到黃鼠狼跑來咬一口就不想吃而跑掉
每天早上定宇都要想很賤的招數叫遜咖領隊起床

阿爹啊
北二段需要你的凌波微步帶領護隊啊

#2 豪隆 於 2007/02/14 13:20
5000 步天梯.囧

#3 sssa1234 於 2007/02/14 20:07
不會吧
這麼可憐歐(偷笑中)

想當年在南一段
我們過得很好阿
(扣掉霧雨、宇宙大狂風外…是不錯啦)

我就和你說
人不要做一些不習慣的事

現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
要是這隊有我
應該是在屏東過6天吧

屏東不錯阿
可以去墾丁玩水說

你看多麼美好…..
(簡直就是沒用到家的定宇上)

#4 阿爹 於 2007/02/14 21:29
噓,小聲點
今天是國際閃光節,雖然大家都知道你沒用很久了
還是不用張揚啦,XDDD

其實第三天早上的日出超美
還有看到被分屍的山羊
開始揣測牠的死因...

這次多虧定宇大師哥的提醒
南一段的風當真猛烈無比!
不過真的是好玩的不得了
唉,重度山癌患者就是這種德行吧...

#5 btree 於 2007/02/15 00:48
看完 完全打消南一段之旅的念頭…

#6 阿爹 於 2007/02/15 16:40
囧~
大樹哥哥當場火花去
其實好像也沒那麼慘啦
又不是每個人都會中遠的要命魔咒...

#7 beavermax 於 2007/02/15 18:39
對此我只能引用老黃的老橋
「有此結果,並不意外」

另外,聖瓦倫泰日這種資本主義的陰謀
是嚇不了我這赤貧工農兵群眾的-.-b

#8 sssa1234 於 2007/02/15 18:43
…..歐
您該不是說那遠調命的庫哈諾辛吧

ㄟ..我去過3次ㄟ
第一次是和YUKI的南一段
第二次是我笨…去南橫玩的時候…我忘了庫哈諾辛有多遠…居然笨笨的自己走上去
第三次是和學弟妹一起是南橫三星..身為老人不好意思說..ㄟ我在徑進橋等你們…

我想..這應該不是重度山癌吧
…難怪有人說爬山會讓人變笨….
這可能是某種詛咒….

鳥山頭的怨靈不散阿

#9 阿爹 於 2007/02/15 22:35
不只那個庫哈諾辛
連過關山那天都差點走到氣絕
定宇大師哥可歌可泣的精神真是令人敬佩啊…
竟然能三度上那鳥山頭!

看來太常上三千公尺以上高山的人
容易因腦部缺氧而腦殘
請問各位有蝦米補腦的靈丹妙藥冇?
(雖然本來就沒多聰明了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