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PRADA的惡魔【天語復刻版】

本文應該是本版開張以來,天語成分最高的一篇~
可能比之前的火影還難懂,不想傷腦筋的看倌們就直接跳過唄。

──進入正題分隔線──進入正題分隔線──進入正題分隔線──

之前走完打鐵寮古道後在隆哥家混,尤奇神尼帶了這片子來給大家看。
想不到最後只剩下施董跟偶硬撐著看完。
看完後的第一個印象,真是部滿天神佛的片子...

一開始年輕貌美的女主角找上梅莉史翠普這恐怖老闆(以下簡稱老巫婆)。
老巫婆是個超級狠角色,掌握美貌、權勢與財富,還有個神秘的家庭。
她的家好像高不可及的奧林匹斯山,本人也很像天后赫拉!
女主角初出茅廬,不敢違逆她的淫威,漸漸的也變成一個工作狂。
然後以她少女的天真美麗,一步步的過關斬將取得老巫婆的信任。
難得好萊塢也漸漸出現這種女性英雄的題材,只是方式有點不同而已。

跟傳統男性英雄相比,美女主角用他的青澀純真、歪打正著的面對職場險惡。
而不是明刀明槍的對幹,不自覺的善用本身的女性特質。
要是女性接受男性的遊戲規則、並以這種成就跟男性競爭,其實是頗可惜的。
當然她也有迷惘的時候,過度沉迷在工作、老巫婆的獎賞跟帥哥的誘惑。
跟她的糟糠男朋友一比,根本是兩個世界。
一邊衣香鬢影、紙醉金迷,一邊卻是平凡無奇、粗茶淡飯。

最後在公司的奪權行動中,老巫婆先知先覺、借力使力的把對手變成合夥人。
美女主角為她擔憂,最後卻發覺自己只是任人擺佈。
所謂的魔鬼慣用的手法就是不斷的誘惑,然後讓上鉤的人自以為沒有選擇。
想不到美女主角最後認清真相,不願過這樣浮華虛誇的日子,做林祖媽走。
簡直是耶穌在沙漠中受惡魔誘惑的現代版!

聖經講的撒旦被說的萬惡不赦,利用人類的原罪引人墮落。
不過佛經採用另一種說法,也有個天魔,而且是住在天界的老大。
本身有大神通,只是不喜歡有人覺悟,脫離慾望與幻象的掌握。
所以在有人快覺悟的時候,就跑來亂,而且更麻煩的是──
撒旦的誘惑拒絕就沒事了,但這位天魔厲害的在於:
不論那個人拒不拒絕誘惑,只要對誘惑有執著,就只好破關再來。
讓你破不完的關,線上遊戲玩死你...

密宗有大日如來的說法,就是五方佛啦,在世界的五個方向有五種如來。
這部電影跟南方寶生佛很有關,在坎伯「神話的智慧」裡有提到──

『祂所代表的美德是美麗,美麗的負面就是驕傲。
如果你對自己的美麗感到驕傲,使這股驕傲針對內在的精神之美。
不要去戒除惡習,扭轉惡習幫助你、而不是墮落。
南方之主是代表慷慨與賜福,驕傲與美麗都是慷慨的。』

這本書還有提到以下資料:
東方是不動佛(日本漫畫愛用的不動明王是其中一個化身)。
中央是大日如來,西方就是家喻戶曉的阿彌陀佛。
南方是寶生佛(生在寶石中的意思),北方是不空成就佛。

么壽喔,今天再看這個段落,真是嚇死人的符合。
老巫婆充滿南方寶生佛的負面特質(簡直無藥醫),不過也不算壞人。
最後美女主角找到新頭路去向她道謝時,雖然她面無表情。
不過打從心裡被她的青春美麗、天真無邪所打動。
老巫婆雖然嘴上說大家都想過她那樣的日子,但其實也知道是無採工。
填補不了她的寂寞、家庭與失敗的婚姻...
(虧赫拉還是宙斯的老婆,掌管婚姻、權勢跟財富呢)

梅莉史翠普薑是老的辣,這個角色如果不是她演,一定遜色不少。
女主角也很特別,有奧黛莉赫本的味道,現在這種端莊的氣質簡直快絕跡了。
最後,這部喜劇片還真是近年來少見的好看啊!

Last Updated: 2012/Mar 21 00:32
附上當年落落長的留言串~

#1 beavermax 於 2007/02/15 19:19
隨著時代的演進,故事中英雄的類型的隨之演變
荷馬時代的英雄講求的是aréte(德行)
講求的是血統高貴、武勇軍功、統率力與高貴的道德及勇氣
世界隨著英雄而轉動,英雄是世界的主角
各式各樣的神祇也都在故事中佔有重要的地位
主要的故事類型不是神話,就是英雄傳說

而後,進入人的時代,神的成份開始減少
但擁有高貴德行與超人能力的英雄依然是主角
直到現代都是如此,人們喜好英雄突破難關的故事
因為這種故事滿足了人的想像力
不過,到了現代卻也出現了不同的英雄類型
英雄不再只有超人、神人般的人
而是有各式各樣,如同你我般有弱點的人
甚至連女性的英雄也多了起來
但這種Heroine在好萊塢主流文化中還是很少見
反倒是日本動漫畫比較有Heroine的傳統
除了角色種類的變化
英雄的征服,也從向外征討轉換成探討內心之旅

我想,這應該算是「後物質主義」的結果
人的物質富足了,但心靈卻貧乏了
探討心靈的故事,也就比舊式英雄傳說更令人感同身受
英雄的時代過去了,但是英雄故事的養分會繼續陪伴人類
轉化成各式各樣的故事,繼續被人類傳誦下去

#2 阿爹 於 2007/02/15 22:30
西方比較少女英雄的傳統
跟異教徒後來被教會打壓有關啦
像日本的天照大神,本身就是個女英雄
印度神話裡也不少女神比男神更有力

這個就是文化的力量吧,神話還是不斷影響人類
這個該是惟心還是惟物呢?
不只男女性的課題不同,每個人的也都不同啦
重點是會不會上路而已
當然...還是吃飽點再上比較好,XDDD

#3 beavermax 於 2007/02/15 23:02
比較有趣的是
日本從母系神話傳承為主轉換到父系神話當中的過程幾乎可以說是斷裂的
據推測應該是因為父系氏族打敗母系氏族後,就開始改編神話
以取得政權的正當性,被征服各族的守護神也就因而被矮化
母系神話的傳承,也就湮沒在歷史洪流之中

大和朝廷編撰的古事記寫到:
天照大神之弟須佐之男因觸怒天照而出走,經歷許多冒險事蹟
最後在出雲地方建國,而後生了一個女兒,嫁與大已貴
並將國家讓與大己貴,號大國主,是為「讓國神話」
從此以後就是父系神話的天下了

在此我們可以注意到須佐之男前期與後期神話中神格的斷裂
在前期,祂是個兇神,觸怒天照,又到處冒險
但到了後期,祂就只剩下讓國的功用而已

#4 阿爹 於 2007/02/15 23:22
嘿嘿,有興趣可以看這篇的回應
http://www.wretch.cc/blog/nlyuki&article_id=3773661
海狸大大對東瀛神話這麼有研究啊

進入中世紀,日本諸神已經失去活力囉
後來就被空海大師引進的密教給蓋台了
只留下拿香跟拜的神道
不過日本文化仍是一片陰柔景象
像宮崎俊大概就有點蘿莉控
老覺得少女的力量可以拯救世界...

#5 beavermax 於 2007/02/16 00:12
先勘誤,天照大神的弟弟應該叫素盞鳴尊
須佐之男是手塚治虫以素盞鳴尊為藍本塑造的人物
太久沒搞日本神話記憶有些錯亂
而下面兩個神的典故也被手塚用在同一個故事中

那個跳鋼管的女神叫做天宇受賣
後來日本眾神為了治理國土而下凡的時候
在一個叫天八衢的叉路遇到一個長相怪異的神
鼻子長長,身材高大(聽起來像大象?)
口尾明亮有光,眼如八尺鏡,赭然如赤酸醬
這個照耀天與地的大神就叫做猿田彥(可能是被征服部族的太陽神)
而問明來者沒有敵意的就是這個天宇受賣女神(賣:日文漢字「売」)
怎麼問?當然還是跳鋼管orz
再怎麼威猛的男神,看到鋼管舞孃也都會軟化、沒有敵意XD
而後,天宇受賣女人嫁與猿田彥神
之後兩位神明的形象就變成了阿多福和天狗

由以上神話故事可以推斷:
鋼管辣妹不是現代人的專利
古代巫女的工作之一就是跳鋼管脫衣秀
同時也是與其他部族交流的專業人士
神話時代的人類,應該比現代人更豪放好幾倍
(日本到了平安時代都還是很極樂啊~口桀口桀口桀~)

#6 阿爹 於 2007/02/16 00:27
直到明治維新以後的阿本仔才變那麼壓抑的
難怪被老一輩台灣人說有禮無體,其實是比較開放而已啦
巫女與倡妓,可是文明之母呢~
美麗征服蠻力,才是動口不動手的開始
不然維納斯在古羅馬也不會那麼重要囉
海狸看來也哈很久了,一直沒極樂一下喔?

#7 beavermax 於 2007/02/16 07:32
會不會等下大樹學長就跑出來說:
「日本現在還是超極樂的啊!我上週……」

#8 豪隆 於 2007/02/16 13:54
阿爹.昨天真的謝謝捏.你要不要跟樓上那位徒弟另闢一個聊天室^^

#9 btree 於 2007/02/16 16:26
我對日本的神話完全不懂阿
不過猿田彥的祭典道是有看過
反正看熱鬧 誰都會 ^^

#10 阿爹 於 2007/02/16 20:17
看來這類自HIGH文
點播率還是比較差

重點是–
大樹哥哥還沒證實極不極樂呢
(希望不會被樹嫂扁…)

#11 beaver 於 2007/02/17 11:53
我後來又去查了資料
「須佐」做為地名使用,被認為是素盞鳴尊的故鄉
所以須佐之男命是素盞鳴尊的別名

日本神話就是這點麻煩,神的別名一堆又變來變去的-o-

#12 YUKI 於 2007/02/26 11:20
我附議隆哥說的,
你跟海狸應該另闢雙人談心甜蜜聊天室
阿爹跟海狸的對話只有阿爹海狸互懂
這是最高境界的心靈相通

#13 YUKI 於 2007/02/26 11:22
本文一堆天語
所以,阿爹師
本文重點是啥?

誘惑?

#14 阿爹 於 2007/02/26 12:45
橫看成嶺側成峰
看妳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囉
是誘惑、是試煉、是人性的轉化
或只是個單純的故事
無可無不可啦
同樣是人類的本能,可以看作是原罪
也可以看作是祝福,如此而已~

#15 beavermax 於 2007/02/26 22:31
重點在於,只有自己認為的那個重點才是對自己有意義的。
故事最美妙的地方,就是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角度來解讀
找出對自己有意意的東西,別人的東西參考參考就好了
要成為阿爹那樣的天語大師,首先就要把別人的論點扔一旁啊XDDDDD

#16 阿喵妹 於 2007/06/26 11:52

阿爹真是博通古今,一部商業片也可以連結到各國宗教,小妹真是深感佩服,阿爹又借古遇今,點醒很多生不如死的上班族,綁住人的其實是自己的慾望阿!

#17 阿爹 於 2007/06/26 13:54
善哉善哉
喵老大
這麼誇獎偶真是愧不敢當啊
像妳遇到那隻「穿著路邊攤的惡魔」
還能苦撐這麼久
這種馬拉松耐力比穿梭時空的嘴炮厲害多了啦

廣告

2/06~2/11 有始有終之遠的要命南一段【復刻版】

上個禮拜才剛從南一段下來,來篇遊記搏君一笑吧。
這次的隊員有領隊寶尼、趕路魔人鳳梨、廖廖廖、Eason、老侯跟阿爹在下。
2月5號晚上大家約國光西站,打算坐夜車到台南。
老苾來送行時報一個好康,統聯12點以後半價。
於是殺去一看,竟然到高雄半價280ㄟ!
當場決定改到高雄,省掉坐客運踢南橫的悲慘命運~

──偶素分隔線──偶素分隔線──偶素分隔線──

司機傅大哥真是好到不行,載我們來個屏東美食早餐之旅。
然後上南橫進逕僑,早上九點已經冷到一個不行,整理一下吧。
10點出發,走那么壽的5000階天梯。
階梯的距離很奇怪,讓人大步也不是、小步也不是...
下午一點多就到山屋了,花了兩小時到庫哈諾辛山頭來回。
讓人懷疑到底是不是中了什麼魔咒,遠的要命!
結果寶尼帶了水蜜桃登頂罐,在大霧中的此時,可比王母娘娘的蟠桃啊~

回到山屋後開始煮晚飯,入夜後氣溫急降,冷到一個手腳發痛的地步。
雖然是睡山屋(有點不乾淨ㄟ),竟然冷到睡袋暖不起來。
半夜尿急到不行,只好出山屋上廁所,如果溫度計沒壞的話...
應該有零下十多度啊!!!
反正都是冷到睡不著,乾脆來練睡羅漢調調呼吸好了。
想不到一吸一吐、一吸一吐之後,腰間跟雙腳有點暖流流過。
雖然整夜都睡不著,至少有點休息到了,唉,希望明天還撐得住。

──第二天──第二天──第二天──第二天──第二天──

今天的重頭戲是南台之霸關山,結果我們走的比老牛還慢。
早上6點走人、竟然中午12點才到山頂...
而且大風大霧的鑽箭竹,讓偶不禁懷疑是爬中級山啊!
到了以後鳥到一個不行,沒人想拍登頂照, 吃點東西再上路吧。
雖然是想到海諾南啦,不過看來是阿婆生子──金拼。
大家一路陡下超爛的箭竹路,下午三點半到2950鞍營地紮營。

靠,一夜無眠的爆肝爬山法,真是有夠刺激啊~
幸好這個營地又大又避風,大概可以四頂四人帳,取水也方便。
吃完飯實在睏到一個不行,變不出蝦米花樣來了。
趕快補個眠,看明天能紮到雲馬最低鞍、還是三叉營地?

──第三天──第三天──第三天──第三天──第三天──

幸好寶尼哥哥體貼老人家,早上都是能賴床便賴、不用煮早餐。
今天的重頭戲是過昨天到不了的海諾南營地,然後殺到雲馬最低鞍去。
想不到,八點到海諾南以後,開始烏雲密佈、一副快下雨的樣子。
這兩天氣象預報有寒流,本爹觀看天象,大概在劫難逃矣!
這次拿第39岳,想不到如此虛累累~

走到中午,大家在小關山北峰前的稜上平坦空地睡個午覺。
準備的火燒大餅,硬到一個砸到人會痛的地步、啃得不亦樂乎...
想不到此處手機收訊之好,接到竟成的電話問迪化街有蝦米好吃的。
當場害偶腦殘了一下,到底人是在台北還是山上,XDDD

一點左右出發,白茫茫一片像佈景棚的草坡跟刺柏林,讓人越走越火大。
結果到了四點,才到小關山頂,很少一顆山頭讓偶走到掠狂~
於是...於是...@#$%以後(此段鎖碼,好奇者請聯絡版煮索取無碼版)
這個山頂,根本是屎瑞克他丈母娘的地盤──「遠的要命」王國!

這下連最低鞍都到不了了,廖廖廖小妹妹此時也已經油盡燈枯。
偶們只好下切一小時到稜中空地紮營,晚上煮拉麵、盡量省點水。
可憐的廖廖廖,還在帳棚裡跑來跑去抓兔子。
晚上好好休息,寶尼大大打算明天要不要來個休息天,休養生息一下。
否則以大家的老牛步,可能只有直昇機能平均一下速度了...

──第四天──第四天──第四天──第四天──第四天──

本日在小風小雨中出發,半夜大約有十分鐘的雨聲。
收帳棚時,突然下起奪命冰珠,當場像中了生死符一樣動彈不得...
沒什麼怎麼辦的,猶原愛行啦~~
七點半出發,不到兩小時就到鞍部營地啦,之後才知道是高興太早。
大風大雨大霧之中,舉目一片白茫茫,根本無法地判。
加上偶們的牛步好像跟紀錄總是不同速,於是錯亂了一下。
直到取水去,才發現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次真是破紀錄了,一天紮兩次營啊。
約十二點半大家強忍冰風寒雨,再走個半小時到最低鞍紮營去。
說實在的,走路時冰火二重天的感覺真奇妙。
雨衣外冰天雪地、雨衣內又是全身發熱,濕歸濕、卻還保住一絲溫暖。
幸好紮錯營時去取水沒脫下來進帳棚,否則這種沉重的打擊真是難以承受啊。
今天休息天,這種天色要踢到三叉簡直是找死。
可能人老了,真的是越來越不敢冒險囉。

──第五天──第五天──第五天──第五天──第五天──

阿爹氣象台本日預報:滿天雲霧、起碼要黃昏左右才會散盡。
(事後證明,請叫偶「神雞妙蒜瘤勃瘟」)
早上約六點半出發,將近兩小時左右就到了伊加之蕃的石洞營地。
可惜,布農英雄拉馬達仙仙當年的山寨現在竟然髒亂不堪。
這是當年讓阿本仔剿也不是、招安也不是的游擊根據點啊!
充滿垃圾、電池、瓦斯罐,幸好昨天也沒紮在這裡。
學弟說這個石洞地震時會不會很危險,這個啊,應該不至於啦。
不過,在這玩抱石,一定是想討皮痛、摔得哀哀叫。

今天的稜線地形比較舒服,風雨中午前越來越小。
直到十一點半午餐,已經霧散出陽光、但雲層仍然濃厚。
走在險峻的稜線旁邊,風吹的人幾乎站不大穩,南一段真是個鬼地方。
地形沒有北二難、路程沒有南二長、路況沒有南三差...
但是,集三者之鳥處於一身,雞歪指數破表!

喝完咖哩味噌湯後,元氣大振,這次自備的創意料理,還滿有意思的。
午餐完十二點出發,可能是不再下雨,大家元氣恢復了不少、走的頗快。
三點多就到三叉營地囉,天色越來越好,單攻卑南主山去!

這次比較殘念的是去不成人間天堂,沒關係,頂多以後來開度假隊。
不過到卑南主前,雲霧飄邈,藍天時隱時現。
感覺很像史艷文參見清聖橋天中天的先覺一樣,神秘感油然而生。
一個獨立的石山頭孤高聳立,難怪仙字人加山,上山猶如進仙境啊。
回到營地,天上雲層散的一乾二淨,不過氣溫開始急降。
晚餐時天空點點繁星,不過此地不避風,當晚把大家拉進寒冰地獄裡了。
結果最後一夜跟第一夜一樣,冷到完全睡不著。
外加體力透支,睡羅漢也破功了,翻來覆去一整夜、呼吸亂到不行...

──第六天──第六天──第六天──第六天──第六天──

爆肝到一個境界的起床,下次偶再答應冬天上高山,請麻煩某大德賞偶一巴掌。
偶是用MONT-BELL的中空纖維睡袋,死不足惜。
不過同帳的廖廖廖跟寶尼都是羽毛睡袋、一樣破功,只能說是三好加一好了。
快七點時出發,廢林道的茅草大陣讓人精神散亂,照衝!
過個崩壁一路陡下,膝蓋像吃到檸檬一樣,酸~

十一點三十五到石山工作站,今天大家的腳程都頗快的。
搞不好是沒力一路滑下來,結果不輸紀錄上的速度,囧...
這工作站一樣很髒,救命啊,幸好沒紮這裡。
煮泡麵來吃,寶尼一直在想下午會遇到的大崩壁。
偶是希望凌波微步就夠用、不必開傘帶啦。
快十二點半出發,過了一個無水、一個有水的崩壁後,再來林道馬拉松。
大家過崩壁的速度只能說驚人,但馬拉松的部分就軟了。

直到最後的重頭戲──四點時遇到的最後大崩壁。
真是叫人傻眼了,寬400公尺、深約5、600公尺!
之前跟老侯開玩笑為什麼LEKI沒出有繩鏢功能的豪華登山杖。
(最好還內附噴火槍、子母劍等機關──此為典型高山症狀,註解一下)
看了真是完全傻眼,實際上走來倒是還好,路基頗明顯。
跟老侯在後面護送廖廖廖,一小時就過完囉!
(再註解一下,最後一段可比皇帝殿的瘦稜,只有腳掌寬左右...)

五點半全體下到司機大哥的車子旁邊,一口真氣渙散、當場腳殘。
狂吃傅大哥夫婦準備的柳丁,回高雄去囉!!!
(傅子仲,手機0952929873,屏東踏青協會)
幸好傅大哥夠力,不然藤枝遊樂區的車子也要申請。
偶們就得踢出檢查哨,那麼夜魔俠老侯的魔咒就要重現江湖了!
幸好本爹的封印夠力,昨晚的祈禱有效,哈哈哈~

到了高雄竟然只有半夜三點的車,天啊,又得爆肝一夜了。
臭兮兮的待在統聯車站,先填飽肚子再說。
在山上時有人提議吃鴛鴦鍋,害偶走路時大腦半球都分成了紅鍋白鍋...
結果一下山,反而胃口大不起來了。
車上睡到八點才到台北,中午立刻隊聚去,結束這有始有終的爆肝南一段!

Last Updated: 2012/Mar 21 00:24
補上當年的爆笑留言:

#1 YUKI 於 2007/02/14 11:46
想到走南一段那次,
煮飯失敗到黃鼠狼跑來咬一口就不想吃而跑掉
每天早上定宇都要想很賤的招數叫遜咖領隊起床

阿爹啊
北二段需要你的凌波微步帶領護隊啊

#2 豪隆 於 2007/02/14 13:20
5000 步天梯.囧

#3 sssa1234 於 2007/02/14 20:07
不會吧
這麼可憐歐(偷笑中)

想當年在南一段
我們過得很好阿
(扣掉霧雨、宇宙大狂風外…是不錯啦)

我就和你說
人不要做一些不習慣的事

現在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
要是這隊有我
應該是在屏東過6天吧

屏東不錯阿
可以去墾丁玩水說

你看多麼美好…..
(簡直就是沒用到家的定宇上)

#4 阿爹 於 2007/02/14 21:29
噓,小聲點
今天是國際閃光節,雖然大家都知道你沒用很久了
還是不用張揚啦,XDDD

其實第三天早上的日出超美
還有看到被分屍的山羊
開始揣測牠的死因...

這次多虧定宇大師哥的提醒
南一段的風當真猛烈無比!
不過真的是好玩的不得了
唉,重度山癌患者就是這種德行吧...

#5 btree 於 2007/02/15 00:48
看完 完全打消南一段之旅的念頭…

#6 阿爹 於 2007/02/15 16:40
囧~
大樹哥哥當場火花去
其實好像也沒那麼慘啦
又不是每個人都會中遠的要命魔咒...

#7 beavermax 於 2007/02/15 18:39
對此我只能引用老黃的老橋
「有此結果,並不意外」

另外,聖瓦倫泰日這種資本主義的陰謀
是嚇不了我這赤貧工農兵群眾的-.-b

#8 sssa1234 於 2007/02/15 18:43
…..歐
您該不是說那遠調命的庫哈諾辛吧

ㄟ..我去過3次ㄟ
第一次是和YUKI的南一段
第二次是我笨…去南橫玩的時候…我忘了庫哈諾辛有多遠…居然笨笨的自己走上去
第三次是和學弟妹一起是南橫三星..身為老人不好意思說..ㄟ我在徑進橋等你們…

我想..這應該不是重度山癌吧
…難怪有人說爬山會讓人變笨….
這可能是某種詛咒….

鳥山頭的怨靈不散阿

#9 阿爹 於 2007/02/15 22:35
不只那個庫哈諾辛
連過關山那天都差點走到氣絕
定宇大師哥可歌可泣的精神真是令人敬佩啊…
竟然能三度上那鳥山頭!

看來太常上三千公尺以上高山的人
容易因腦部缺氧而腦殘
請問各位有蝦米補腦的靈丹妙藥冇?
(雖然本來就沒多聰明了啦)